太平廣記/卷第41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四百一十一 草木六

果下 櫻桃 檽棗 柿 底櫟樹實 柿盤 融峰梨 六斤梨 紫花梨 胡榛子 酸棗 蒲萄 王母蒲萄 侯騷子 蔓胡桃 仙樹實 橄欖子 東荒栗 猴栗 瓜 五色瓜 瓜惡香 菜 蔓菁 越蒜 三蔬 菠薐 芥菹 芥末 水韭 茄子樹 崑崙紫瓜 茄子故事 儋崖瓠
下一卷 

果下[编辑]

櫻桃[编辑]

  唐時新進士,尤重櫻桃宴。乾符四年,劉鄴第三子覃及第。時鄴以故相鎮淮南。敕邸吏曰:「以銀一錠資醵置。」而覃所費往往數倍。邸吏以聞,鄴命取足而已。會時及薦新,狀頭已下,方議醵率。覃潛遣人,厚以金帛,預購數十樹矣。於是獨置是宴,大會公卿。時京國櫻桃初出,雖貴達未適口。而覃山積鋪席,復和以糖酪。用享人蠻獻一小盤,亦不啻數升。以至參御輩,靡不沾足。(出《摭言》)

檽棗[编辑]

  晉趙瑩家,庭有檽棗樹,婆娑異常,四遠俱見。有望氣者,訪其鄰里,問人云:「此家合有登宰輔者。」裡叟曰:「無之。然主人小字相兒,得非此乎?」術士曰:「王氣方盛,不在其身,當在其子孫。」其後瑩由太原判官大拜,出將入相。(出《北夢瑣言》)

[编辑]

  俗謂柿樹有七德:一壽,二多陰,三無鳥窠,四無蟲,五霜葉可玩,六嘉實,七落葉肥大。(出《酉陽雜俎》)

底櫟樹實[编辑]

  阿驛,波斯呼為阿驛,拂林呼為底櫟。樹長丈四五。枝葉繁茂。葉有五出,似蜱麻。無花而實。實赤色,類蜱子。味似乾柿,而一年一熟。

柿盤[编辑]

  木中根固,柿為最,俗謂之柿盤。(出《酉陽雜俎》)

融峰梨[编辑]

  仙梨。融峰上有青壇,方五丈。有燒香行道處。古形銅器數種。有梨樹。高三十丈,子如斗。至搖落時,但見其汁核,無得味者。(《出洽聞記》)

六斤梨[编辑]

  洛陽報國寺梨,重六斤。(出《酉陽雜俎》)

紫花梨[编辑]

  清泰中,薄游京輦。曾與盧泳巡官、鄭扆博士、僧季雅,及三五知友,夜會與越波隄僧院。是時清秋欲杪,明月方高。句聯五字之奇,酒飲八仙之美。柿新紅脯,茗醶綠芽。一詠一觴,或醒或醉。座上因相與徵引古今,遂及果實之事。有敘及紫花梨者。眾云:「真定有之。」雅公獨顰蹙而言曰:「此微僧先祖之遺恨。」眾驚而問之。雅曰:「昔武宗皇帝御天下之五載,萬國事殷,聖情不懌。忽患心熱之疾,名醫進藥,厥疾罔瘳。遂博詔良能,遐徵和、緩。時有言青城山邢道士者,妙於方藥。帝即召見之。道士以肘後綠囊中青丹兩粒,及取梨數枚,絞汁而進之。帝疾尋愈。旬日之內。所賜萬金,仍加廣濟先生之號。帝從容問其丹為何物,先生曰:『赤城山頂,有青芝兩株。太白南溪,有紫花梨一樹。臣之昔歲,曾游二山,偶獲兩寶,合煉成丹。五十年來,服食殆盡,唯餘兩粒,幸逢陛下服之。更欲此丹,須求二物也。』經數月,邢生辭帝歸山。後疾復作,再詔邢先生於青城,則不知何適也。帝遂詔示天下,有紫花梨,即時奏上。時恒州節度太尉公王達,尚壽春公主,即會昌之女弟。聞真定李令,種梨數株,其一紫花梨,即遣寺人,就加封檢,剪其旁樹,匝以朱欄。寶惜纖枝,有同月桂。當花發之時,防蜂蝶之窺耗,每以輕綃紗縠,遠加籠罩焉。守樹者不勝艱苦。洎及秋實,公主必手選而進之。此達帝庭,十得其六七。帝多食此梨,雖不及邢氏者,亦粗解其煩躁耳。是時有李遵來侍御,任恒州記室,作《進梨表》云:『紫花開處,擅美春林。縹蒂(「蒂」原作「帝」,據明抄本改)懸時,迥光秋景。離離玉潤,落落珠圓。甘不待(「待」原作「得」,據明抄本改)嘗,脆難勝口。』表達闕下,公卿見者,多大笑之曰:『常山公何用進殘梨於天府也?蓋以其表有脆難勝口之字。』明年,武宗崩,公主亦相次逝。此梨自後以為貢賦之常物。縣官歲久,亦漸怠於寶守焉。至天祐末焉,趙王為德明(「德明」原作「明德」,據明抄本、陳校本改)之所篡弒。其後縣邑公署,多歷兵戎。紫花之梨,亦已枯朽。今之真定,無復繼種者焉。當武宗時,縣宰李公,名尚,即雅之祖也,嘗以守樹不謹,曾風折一枝,降為冀州典午。由是追感而顰蹙也。」(出《耳目記》)

胡榛子[编辑]

  阿月生西國。蕃人言與胡榛子同樹,一年榛子,二年阿月。(出《酉陽雜俎》)

酸棗[编辑]

  耆舊說,周秦時,河南雨酸棗,遂生野酸棗。今酸棗縣是也。酸棗之甚小者,為野酸棗。(出《述異記》)

蒲萄[编辑]

  俗言蒲萄蔓好引於西南。庾信謂魏使尉瑾曰:「我在鄴,遂大得蒲萄,奇有滋味。」陳招曰:「作何形狀?」徐君房曰:「有類軟棗。」信曰:「君殊不體物,何得不言似生荔枝?」魏肇師曰:「魏武有言,『末夏涉秋,尚有餘暑,酒醉宿醒,掩露而食,甘而不飴,酸而不酢。』道之固以流沫稱奇,況親食之者?」瑾曰:「此物出自大宛,張騫所致。有黃白黑三種。成熟之時,子實逼側,星編珠聚。西域多釀以為酒,每來歲貢。在漢西京,似亦不少。杜陵田五十畝中,有蒲萄百樹。今在京邑,非直止禁林也。」信曰:「乃園種戶植,接蔭連架。」昭曰:「其味何如桔柚?」信曰:「津液勝奇,芬芳減之。」瑾曰:「金衣素裡,見苞作貢,向齒自消,良應不及。」(出《酉陽雜俎》)

王母蒲萄[编辑]

  具丘之南,有蒲萄谷。谷中蒲萄,可就其所食之。或有取歸者,即失道。世言王母蒲萄也。天寶中,沙門曇霄,因游諸岳,至此谷,得蒲萄食之。又見枯蔓堪為杖,大如指,五尺餘。持還本寺,植之遂活。長高數仞,蔭地幅員十丈,仰觀若帷蓋焉。其旁實磊落,紫瑩如墜。時人號為草龍珠帳焉。(出《酉陽雜俎》)

侯騷子[编辑]

  侯騷蔓生,如雞卵,既甘且冷,輕身消酒。《廣志》言因王太僕所獻。(出《酉陽雜俎》)

蔓胡桃[编辑]

  蔓胡桃出南詔,大如扁螺,兩隔,味似胡桃。或言蠻中藤子也。(出《酉陽雜俎》)

仙樹實[编辑]

  祁連山上有仙樹實,行旅得之,止饑渴。一名四味木。其實如棗。以竹刀剖則甘,鐵刀剖則苦,木刀剖則酸,蘆刀剖則辛。(出《酉陽雜俎》)

橄欖子[编辑]

  獨根樹,東向枝曰木威;南向枝曰橄欖。(出《酉陽雜俎》)

東荒栗[编辑]

  東方荒中有木,名曰栗。有殼,徑三尺三寸。殼刺長丈餘。實徑三尺。殼亦黃,其味甜,食之,令人短氣而渴。(出《酉陽雜俎》)

猴栗[编辑]

  唐衛公李德裕,一夕甘子園會客。盤中有猴栗,無味。陳堅處士云:「虔州南有漸栗,形如素核。」(出《酉陽雜俎》)

[编辑]

  漢明帝陰貴人,夢食瓜,甚美。帝使求諸方國。時有敦煌獻異瓜種,常山獻巨桃核。名穹窿,長三尺而形屈,其味臭如粨。父老云:「昔道士從蓬萊山得此瓜,雲是空洞靈瓜。四劫一實。東王公、西王母遺種於地,世代遐絕,其實頗存。」又說:「此桃霜下始花,隆冬可熟。」亦云:「仙人所食,常使植於霜林園。此園皆植寒果,積冰之節,百果方盛。俗為相陵瓜。故『霜園』之聲訛也。」後曰:「王母之桃,王公之瓜,可得而食,五萬歲矣。」安可食乎?後崩,內侍者見鏡奩中有瓜桃之核,視之涕零,疑其非數。(出王子年《拾遺記》)

五色瓜[编辑]

  吳桓王時,會稽生五色瓜。今吳中有五色瓜,歲充貢賦。(出《述異記》)

瓜惡香[编辑]

  瓜惡香,中尤忌麝。唐鄭注,太和初,赴職河中。姬妾百餘,盡騎,香氣數里,逆於人鼻。是歲,自京至河中,所過路,瓜盡死,一蒂不獲。(出《酉陽雜俎》)

[编辑]

蔓菁[编辑]

  諸葛所止,令兵士獨種蔓菁者,取其才出甲可生啖,一也;葉舒可煮食,二也;久居則隨以滋長,三也;棄不令惜,四也;回則易尋而彩之。五也。冬有根可斸食,六也。比諸蔬屬,其利不亦博哉?劉禹錫曰:「信矣。」三蜀之人也,今呼蔓菁為諸葛菜。江陵亦然。(出《嘉話錄》)

越蒜[编辑]

  《異苑》曰:晉安平有越王餘蒜菜,長尺許,白者似骨,黑者如角。古云:越王曾於舟中作籌算,有餘者,棄之水而生焉。

三蔬[编辑]

  晉咸寧四年,立芳圃於金墉城東,多種異菜,名曰雲薇。類有三種。紫色者最繁滋。其根爛漫。春敷夏密,秋榮冬馥。其實若珠,五色,隨時而盛。一名雲芝。其紫色者為上蔬,而味辛;其黃色者為中蔬,而味甘;其青色者為下蔬,而味咸。常以此蔬充御,其葉可以藉飲食,以供宗廟祭祀。亦止人饑渴。宮中掐其莖葉者,歷月不歇。(出《拾遺錄》)

菠薐[编辑]

  菜之菠薐者,本西國中有僧,自彼將其子來,如苜蓿、蒲萄,因張騫而至也。菠薐本是頗陵國將來,語訛耳,多不知也。(出《嘉話錄》)

芥菹[编辑]

  廣州人以巨芥(「芥」原作「菜」,據明抄本、陳校本改)為咸菹,埋地中,有三十年者。貴尚,親賓以相餉遺。(出《嶺南異物志》)

芥末[编辑]

  掌中芥末多國出也。取子置掌中,吹之,一吹一長,長三尺,乃植於地。(出《酉陽雜俎》)

水韭[编辑]

  水韭生於水湄,狀如韭而葉細長。可食。(出《酉陽雜俎》)

茄子樹[编辑]

  南中草菜,經冬不衰,故蔬圃之中,栽種茄子,宿根有三二年者,漸長枝幹,乃為大樹。每夏秋熟,則梯樹摘之。三年後,漸樹老子稀,即伐去,別栽嫩者。(出《嶺表錄異》)

崑崙紫瓜[编辑]

  隋煬帝大業末。改茄子為崑崙紫瓜。(出《述異錄》)

茄子故事[编辑]

  茄子。茄字(「字」原作「子」,據明抄本、陳校本改)連莖名,革遐反。今呼伽,未知所自。昔段成式因就廊下食茄子數蒂,偶問工部員外張周封茄子故事。張雲,一名落蘇。事具《食料本草》。成式記得隱侯《行園》詩云:「寒瓜方臥壟,秋瓜正滿陂。紫茄紛爛漫,綠芋鬱參差。」又一名崑崙瓜。嶺南茄子,宿根成樹,高五六尺。姚向曾為南選使,親見之。故《本草》記廣州有慎火樹,樹大三四圍。慎火即景天也,俗呼為護火草。茄子熟者,食之厚腸胃,動氣發疾。根能理龜瘃。欲其子繁,候其花時,取葉布於過路,以灰規之,人踐之,子必繁也。俗謂嫁茄子。曾火炙之,甚美。有新羅種者,色稍白,形如雞卵。西明寺僧造玄院中,有其種。《水經》云:「石頭西對蔡浦,長百里,上有大荻荻浦,下有茄浦。」(出《酉陽雜俎》)

儋崖瓠[编辑]

  儋崖種瓠成實,率皆石餘。芥,高者亦五六尺。子大如雞卵。(出《酉陽雜俎》)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太平廣記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