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 (四庫全書本)/卷14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四十一 太平廣記 卷一百四十二 卷一百四十三

  欽定四庫全書
  太平廣記卷一百四十二
  徵應八
  劉德願   李鎭    栁元景
  向𤣥季   滕景直   王晏
  留寵    爾朱世隆  劉敏
  李廣    王氏    張雕虎
  强練    李密    張鷟
  唐望之
  劉德願
  宋太始中豫州刺史彭城劉德願鎭壽陽住内屋閉户未合輒有人頭進門扉窺看户内是丈夫露髻圑面内人驚告把火搜覓了不見人劉明年被誅出異苑
  李鎭
  廬山自南行十餘里有雞山山上有石雞冠距如生道士李鎭於此下住常寳玩之雞一日忽摧毁鎭告人曰雞忽如此吾其終乎因與知故訣别後月餘遂卒岀幽明錄
  栁元景
  宋驃騎大將軍河東栁元景大明八年少帝即位元景乗車行還使人於中庭洗車卸轅曬之有飄風中門而入直來衝車明年而闔門被誅出神鬼
  向𤣥季
  宋河南向𤣥季爲南郡太守其妻煮練忽爛如粥汁赤如血夜有人扣閣而呼曰府君今可去矣俄而刺史南郡王義宣作逆𤣥季力弱不能自固以附於逆父子並伏法岀渚宫故事
  滕景直
  宋滕景直家在廣州元徽中使婢炊釡中有聲如雷婢驚白景直及家人走視釡聲更壯釡上花數十漸長如蓮花而大赤色俄頃萎絶旬日景直病死岀廣古今五行記
  王晏
  齊王晏字休黙位勢隆極而驕盈怨望伏誅焉其將及禍也見屋桷悉是大虵就視之則滅焉晏惡之乃令以紙裹桷猶紙内動揺簌簌有聲岀廣古今五行記
  留寵
  東陽留寵字道𢎞居于湖熟每夜門庭自有血數升不知所從來如此三四後寵爲折衝將軍受命北征將行而炊飯盡變爲蟲其家人蒸麨亦變爲蟲其火逾猛其蟲逾壯寵遂北征軍敗於壇丘爲徐龍所殺岀法苑珠林
  爾朱世隆
  後魏僕射爾朱世隆晝寢妻奚氏忽見有一人攜世隆頭去奚氏遽往視之隆寢如故及隆覺謂妻曰向夢見有人斷我頭將去數日被誅岀廣古今五行記
  劉敏
  梁侯景亂支江人劉敏於江中接得一豫章木大數十圍敏求以施入寺陸法和曰此木正可與君家自用敏不悟此語後十餘日敏婦亡即解用此木爲棺法和曰猶未了更一月敏弟亡用此木僅足岀廣古今五行記
  李廣
  北齊文宣天保年御史李廣勤學博物拜侍御史夜夢見一人岀於其身中謂廣曰君用心過苦非精神所堪今辭君去因而惚怳數日便遇疾積年而終出廣古今五行記
  王氏
  北齊後主武平初平邑王氏與同邑人李家爲婚載羊酒欲就親家宴㑹行不過三里日沒漸暗見東南五十歩外有赤物大如升若流星曳影直來著車輪牛即不動見者並怖其妻遂下車向而再拜張裙引之便入裙下昇車還家照看乃眞金遂盛於庫櫃每至良晨恒以香火祈恩後四方異貨畢集其家田蠶每年百倍至春其庭生一桑樹枝葉異於衆木數年之間遍滿一院竒禽異鳥莫不棲集其家大富將三十年王氏妻以老病終後凌朝有白鳥似鷺飛至桑樹側吐血久之墮地而死日午後西北大旋風漲天而來遶旋此樹竦上其枝柯如掃帚形不經十日奴婢逃走首尾相繼家資畧盡及開櫃取金唯見螢火蚰蜒腐草之餘耳岀廣古今五行記
  張雕虎
  北齊末監吏待詔張雕虎未死一日前騎馬在路有人望不見其頭俄而見殺岀廣古今五行記
  强練
  後周武帝時有强練者岐山人佯狂號曰强練冢宰晉國公宇文䕶未敗之日强練執一瓠到其門前撲破之云瓠破憐你子苦䕶被殺䕶之諸子皆楚毒而卒時臯公侯龍思兄弟被冢宰寵遇燻灼當時強練度其門思妻嫗等遣婢呼入爲設飲食察其言語練謂思等云與我作婢衆嫗大笑練又云作婢㑹不免他人將去安能勝我未幾冢宰誅思兄弟亦同被戮岀廣古今五行記
  李密
  隋李密既㑹衆屯洛口設壇大張旌旗告天即公位其夜狐狸鳴於壇側翌日臨行事大風四起飛沙拔木旗竿有折者其後果敗岀感定錄
  張鷟
  唐永徽年中張鷟築馬槽厰宅正北掘一坑丈餘時隂陽書云子地穿必有人墮井死鷟有奴名永進淘井土崩壓死又鷟故宅有一桑高四五丈無故枯死尋而祖亡沒後有明隂陽云喬木先枯衆子必孤此其驗也岀朝野僉載
  唐望之
  唐咸亨四年洛州司户唐望之冬選科五品進止未岀聞有一僧來覓初不相識延之共坐少頃云貧道岀家人得飲食亦少以公名人故闇相托能設一頓鱠否司户欣然即處置買魚此僧云看有蒜否司户家人云蒜盡此僧云既蒜盡去也即起司户留之云蒜盡遣買即得僧云蒜盡不可更住者留不得司户無疾至夜暴亡蒜者算也年盡所以異僧告之

  太平廣記卷一百四十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