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 (四庫全書本)/卷26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百六十 太平廣記 卷二百六十一 卷二百六十二

  欽定四庫全書
  太平廣記卷二百六十一
  嗤鄙四
  張茂昭   王播    李秀才
  姓嚴人   王初昆弟  李據
  教坊人   南海祭文宣王
  太常寺   栁氏婢   韓昶
  王智興   韋氏子   令狐綯
  鄭光    鄭畋盧攜  鄭綮
  鄭凖    張氏子   劉義方
  鄭羣玉   梅權衡   李雲翰
  張茂昭
  唐張茂昭為節鎮頻喫人肉及除統軍到京班中有人問曰聞尚書在鎮好人肉虚實昭笑曰人肉腥而且䏰争堪喫出盧氏雜說
  王播
  唐淮南節度王播以錢十萬貫賂遺恩倖以圖内授諫議大夫獨孤朗張仲方起居郎孔敏行栁公權起居舍人宋申錫補闕韋仁實劉敦儒拾遗李景讓薛廷老等數人前一日詣延英抗論其事後之賄遷其徒實繁自外官至内學士三司使皆有定價因此致位者不少近又縣令録事參軍亦列肆鬻之至有白身便為宰守者然所至多為四方諸侯不放上有以知其來也俾不遵王命抑有由焉豈時之重利𫆀而諫省任非其人𫆀未嘗以一字整頓頽綱深所未諭出盧氏雜說
  李秀才
  唐郎中李播典蘄州日有李生稱舉子來謁㑹播有疾病子弟見之覽所投詩卷咸播之詩也既退呈於播驚曰此昔應舉時所行卷也唯易其名矣明日遣其子邀李生從容詰之曰奉大人咨問此卷莫非秀才自製乎李生聞語色已變曰是某平生苦心所著非謬也子又曰此是大人文戰時卷也兼牋翰未更却請秀才不妄言遽曰某向來誠為誑耳二十年前實於京輦書肆中以百錢贖得殊不知是賢尊郎中佳製下情不勝恐悚子復聞於播笑曰此蓋無能之輩耳亦何怪乎饑窮若是實可哀也遂沾以生餼令子延食於書齋數日後辭他適遺之縑繒是日播方引見李生拜謝前事畢又云某執郎中盛巻遊於江淮間已二十載矣今欲希見恵可乎所貴光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旅寓播曰此乃某昔嵗未成事所懐之者今日老為郡牧無用處便奉獻可矣亦無愧色旋置袖中播又曰秀才今擬何之生云將往江陵謁表丈盧尚書耳播曰賢表丈任何官曰見為荆南節度使播曰名何也對曰名𢎞宣播拍手大笑曰秀才又錯也荆門盧尚書是某親表丈生慙悸失次乃復進曰誠如郎中之言則并荆南表丈一時曲取於是再拜而走出播歎曰世上有如此人𫆀蘄間悉話為笑端
  姓嚴人
  唐京兆尹龎嚴及第後從事夀春有江淮舉人姓嚴者登科記誤本倒書龎嚴姓名遂賃舟丐食就謁時郡中龎姓一判官亦更不問其氏便詣門投刺稱從姪龎之族人甚少覽刺極喜延納勤勤欵曲同食語及族人都非龎氏之事龎方訝之因問至竟郎君何姓曰某姓嚴龎新科獲第曰君誤矣嚴自名嚴預君何事揮之令去而猶自謂不悞從容而退出因話録
  王初昆弟
  唐長慶太和中王初王晢俱中科名其父仲舒顯於時二子初宦不為秘書省官以家諱故也既而私相議曰若遵典禮避私諱而吾昆弟不得為中書舍人中書侍郎列部尚書乃相與改諱只言仲字可矣又為宣武軍掌書記識者曰二子逆天忤神不永未幾相次殞謝出獨異志
  李據
  唐李據宰相絳之姪生綺紈間曽不知書門䕃調補澠池丞因歳節索魚不得怒追漁師云緣獺暴不敢打魚判云俯臨新嵗猛獸驚人漁網至寛疎而不漏放又祇承人請假狀後判云白日黄昏須到夜即平明放歸祇承人竟不敢去又判決祇承人如此癡頑豈合喫杖決五下人有語曰豈合喫杖不合決他李曰公何㑹豈是助語共之乎者也何别出盧氏雜說
  教坊人
  唐有人衣緋於中書門𠉀宰相求官人問前任答曰屬教坊作西方師子左脚來三十年出盧氏雜說
  南海祭文宣王
  自廣南際海十數州多不立文宣王廟有刺史不知禮將釋奠即署一胥吏為文宣王亞聖鞠躬𠉀於門外或進止不如儀即判云文宣亞聖決若干下出嶺南異物志
  太常寺
  唐有判太常寺行事禮官祭圓丘至時不到者判云太常大寺實自伽藍圓丘小僧不合無禮出𫝊載
  栁氏婢
  唐僕射栁仲郢鎮郪城有婢失意於城都鬻之刺史蓋巨源西川大校累典支郡居苦竹溪女儈以婢言導巨源欲之乃取歸他日巨源窺𥦗栁婢侍左通衢有鬻綾羅者召之就宅葢於束縑内選擇邊幅舒卷掠之第其厚薄酬酢可否栁婢失聲而仆似中風命扶之而去都無言語但令還女儈家翌日而瘳詰其所苦青衣曰某雖賤人曽為僕射婢死則死矣安能事賣綾絹牙郎乎蜀都聞之皆嗟歎世族之家率由禮則出北夢瑣言
  韓昶
  唐韓昶名父之子也雖教有義方而性頗闇劣嘗為集賢挍理史𫝊中有說金根車處皆臆㫁之曰豈其悞與必金銀車悉改根字為銀字至除拾遺果為諫院不受
  王智興
  唐王智興為汴師有舉人投謁便詩卷智興
  子謂鶴膝也遂善待之兼
  書舉子明年落第智興極怒  應
        士有得者以其例大故
       汴州一日致宴忽秀才
  冬必更奉薦
  見諸判官曰智興咬



  韋氏子
       微姪流
  衣裳滿身
  微召前
  
   顯曰
  

  令狐綯
  宣宗以政事委令狐綯君臣道契人無間然舍人劉蛻者每訐其短密奏之宣宗留中但以其事規於令狐綯而不言其人其間以丞相子不㧞解就試疏略云號曰無解進士又以子弟納賄疏云白日之下見金而不見人令狐憾之乃俾一人為其書吏謹事之劉託以腹心都不疑慮因為經業舉人致名第受賂十萬為此吏所告由是貶焉君子曰彭城公將欲律人先須潔已安有自負贓汚而發人之短乎宜其不躋大位也先是令狐自以單族每欲繁其宗與崔盧抗衡凡是當家率皆引進皇籍有不得官者欲進狀請改姓令狐時人以此少之出北夢瑣言
  鄭光
  唐鄭光除河中節度宣宗問曰卿在鳯翔判官是何人光曰馮三上不之㑹樞密使奏曰是馮袞臣曽充使至彼知之上曰便與馮三為副使及罷河中歸又詔對上曰卿在河中事大好光對曰臣須開始得又更對他事曰不得臣須裂始得上大笑後朝臣每遇延英入閣𠉀對多以開始為號時裴思謙郎中為節判頃客於河中到使院裴曰某在身官爵為尚書削盡皆謂不以本官呼之光在河中時遇國忌行香便為判官及屈諸客就寺醼飲徵令時薛起居保遜為客在坐光把酒曰某改令身上取果子名云膍臍他人皆尋思不得至薛還令云脚杏滿坐大笑出盧氏雜說
  鄭畋盧攜
  唐宰相鄭畋盧攜親表同在中書因公事不協更相詬詈乃至以硯相擲時人為宰相鬭擊以此俱出官出北夢瑣言
  鄭綮
  唐宰相鄭綮雖有詩名本無廊廟之望時王綱既紊四方多故才既無取言必依違太原兵至渭北天子震恐渴求破賊術綮奏請於文宣王謚號中加一哲字率此𩔖也同列以其忝竊每譏侮之出北夢瑣言
  鄭凖
  唐滎陽鄭凖以文筆依荆州成汭常欲自比陳阮集其所作為十卷號劉表軍書而辭體不雅至如祝朝貴書云中書舍人草麻通事舍人曰奏可又賀襄州趙洪嗣襲書云不沐浴佩玉而石祁兆不登山取符而無恤封是顯言其庶賤也應舉日詩卷題水牛曰䕶犢横身立逢人揭尾跳朝士以為大笑出北夢瑣言
  張氏子
  唐張裼有五子文蔚彞憲濟美仁龜皆有名第至宰輔丞郎一子忘其名少年聞說壁魚入道經函中因蠧蝕神仙字身有五色人能取壁魚吞之以致神仙而上昇張子感之乃書神仙字碎剪寘於瓶中捉壁魚以投之兾其蠧蝕亦欲吞之遂成心疾每一發竟日不食言詞麤穢都無所避其家扃閉而守之𠉀其愈既如常而倍食一月食料須品味而飫之嵗久方卒是知心靈物也一傷神氣善猶不可况為惡乎即劉闢吞人張子吞神仙善惡不同其傷一也出北夢瑣言
  劉義方
  唐劉義方東府解試貂蟬冠賦韻脚以審之厚薄義方賦成云某於厚字韻有一聫破的乃吟曰懸之在璧有𩔖乎兠鍪戴之於頭又同乎席帽莫后反無不以為歡笑
  鄭羣玉
  唐東市鐵行有范生卜舉人連中成敗每卦一縑秀才鄭羣玉短於呈試家寄海濵頗有生涯獻賦之來下視同輩意在必取僕馬鮮華遂齎緡三千并江南所出詣范生范喜於異禮卦成乃曰秀才萬全矣羣玉之氣益髙比入試又多齎珍品烹之坐享以至繼燭見諸舍賦多有冩浄者乃歩於庭曰吾今下筆一字不得生鐡行范生須一打二十突明竟掣白而去出乾𦠆子
  梅權衡
  唐梅權衡吳人也入試不持書䇿人皆謂竒才及府題出青玉案賦以油然易直子諒之心為韻塲中競講論如何押諒字權衡於庭樹下以短箠畫地起草日晡權衡詩賦成張季遐前趨請權衡所納賦押諒字以為師模權衡乃大言曰押字須商量争應進士舉季遐且謙以薄劣乃率數十人請益權衡曰此韻難押諸公且㕔上坐聽某押處解否遂朗吟曰恍兮惚兮其中有物惚兮恍兮其中有諒犬蹲其傍鴟拂其上權衡又講青玉案者是食案所以言犬蹲其傍䲭拂其上也衆大笑出乾𦠆子
  李雲翰
  唐咸通中舉人李雲翰行口脂賦又羅虬詩云窗前逺岫懸生碧𬖄外殘霞掛熟紅又李罕披雲霧見青天詩顔回似青天皆遭主司庭責面遣舉子中有每年撰無名子前有舉人露布後皇甫松作齊䕫凌纂要又李雲翰作吳王 李謁天帝紀無名子蕭相知舉年裴裕所製尤名近千餘首裕遂罷舉是年盧庸連旁文宣王廟前哭半日















  太平廣記卷二百六十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