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13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皇親部二 太平御覽
卷一百三十七.皇親部三
皇親部四 

光武郭皇后[编辑]

《續漢書》曰:光武郭皇后,真定槁人也,安陽思侯昌女,曰聖通。世祖至真定,納聖通,有寵。世祖即位,聖通爲貴人。建武元年,生皇子强。二年,貴人立爲皇后,强爲太子。是後寵衰,數懷怨懟,廢。二十八年,薨,葬北陵。

光武陰皇后[编辑]

《續漢書》曰:光武光烈陰皇后,南陽新野人。名麗華,宣思哀侯陸女也。陸卒後,女年十九,兄識嫁與世祖,納后于宛當成里。以后性寬仁,宜母天下,欲授以尊位。后輒退讓,自陳不足以當。男爲東海王。十七年,郭皇后廢後,立爲皇后。十九年,太子强廢,東海王爲太子。

《東觀漢記》曰:上微時過新野,聞后美,心悅之。後至長安,見執金吾車騎甚盛,因嘆曰:「仕宦當作執金吾,娶妻當得陰麗華。」更始元年,遂納后于宛。

孝明馬皇后[编辑]

《續漢書》曰:孝明明德馬皇后,伏波將軍新息侯援之女。後年七歲,幹理家事,敕制僮御,出入授計,一以貫之。諸家莫如其母,不知其家事獨后所爲也。後聞之,咸驚异焉。母嘗使善卜者相后,曰:「此女必當大貴,遂爲帝王妃,然而少子。建武二十八年,年十三,以選入太子宮。接待同列,如承至尊,先人後己,發于至誠,由是見寵。永平三年春,有司奏請立長秋宮,以帥八妾,上未有所言,皇太后曰:「馬夫人德冠後宮,即其人也。」遂登后位。身衣大帛,御者禿裙不緣。性不喜出入游觀,未嘗臨御窗牖,又不好音樂。上時幸苑囿離宮,以故希從,輒誡言不宜晨起,因陳風邪霧露之誡,辭意甚備,上納焉。誦《易經》,習《詩》,論《春秋》,略記大義;讀《楚辭》尤善其賦頌,疾其浮華;聽論輒摘其要。讀《光武皇帝紀》至「有獻千里馬、寶劍者,上以馬駕鼓車,劍賜騎士,手不持珠玉」,后未嘗不嘆息也。時有楚獄,囚證相引,系者繁多。后慮其多濫,承間爲上言之,上惻然感動。于是上夜起仿徨,思論所納,非臣下所得聞。後志在克己奉上,不以私家奸朝廷。兄爲虎賁中郎將,兩弟黃門郎,迄永平之世不遷。明帝體不安,召黃門防奉參醫藥,夙夜勤勞。帝崩,后作《起居注》,省去防參醫藥事。章帝即位,后爲皇太后,下詔告三輔二千石無得令馬氏婚親因權托屬,奸亂吏治,犯者正法以聞。太后素自喜儉,前過濯龍門上,見外家問起居,車如流水馬如龍,蒼頭衣綠衤直領,領袖正白,顧視旁御者,遠不及也。亦不譴怒,但絕其歲用,冀以嘿止喧耳。于是親戚被服如一,政教不嚴而從,以躬率先之故也。置織室蠶于濯龍中,數來往來觀視,內以娛樂,外以先女功。太后崩,合葬顯節陵。

《東觀漢記》曰:后長七尺二寸,青白色,方口美睿,爲四起大髻,但以成尚有餘,繞髻三匝,復出諸。眉不施黛,獨左眉角小缺,補之如粟。后素謹慎小,感慨輒自責。如平生事舅姑時,新平主家御者失火,及北閣後殿。深以自過,起居不忻,至正月當上原陵,言「我守備不精,慚見原陵」,不上。

《陳思王畫贊序》曰:昔明德馬后美于色,厚于德,帝用嘉之。嘗從觀畫虞舜見娥皇、女英,帝指之戲后曰:「恨不如此爲妃。」又前見陶唐之象,后指堯曰:「嗟乎!群臣百僚,恨不戴君如是。」帝顧而笑。

孝章母賈貴人[编辑]

《續漢書》曰:孝明賈貴人,南陽人,明德馬后之姨女,孝章皇帝之母也。初選入後宮,爲貴人,生章帝。馬后無子,帝既生,而馬后母養之。明帝謂馬后曰:「人未必當自生子也,但患養之不勤,愛之不至耳。若能愛如己子,則孝敬亦如親生矣。」于是馬后待章帝過于所生,章帝感養育之恩,遂專名馬氏爲外家,故賈貴人家不蒙舅氏之寵。

孝章竇皇后[编辑]

《續漢書》曰:孝章章德竇皇后,右扶風平陵人,竇勛之女。後生二歲,呼卜相工,見後皆言大貴。有容貌才能,母沘陽公主欲內之,帝聞后有才色,數以問諸家。建初二年,后與女弟隨主入見長樂宮,進止有序,人事修備,奉事長樂宮,下至侍御貢獻問遺,皆得其忻心。太后异之,亦可焉。入掖庭,見北宮章德殿。后性敏給,稱譽日聞,太后亦緣意。明年,有司請立長秋宮,遂立爲后,有寵,專固後宮。先是宋貴人生太子慶,梁貴人生和帝,后心忌害之,皆誣以挾邪媚道。后以憂卒。

孝章梁皇后[编辑]

《續漢書》曰:孝章恭懷梁皇后,安定烏氏人也。父竦,建初中以女二人選入宮,有寵。其弟産孝和皇帝,竇后母養,欲隔絕梁氏。初,和帝生,竦兄弟不蒙忻喜,竊私相賀。語言漏泄,傳聞,竇后惡之,遂作蜚語誣陷以惡。詔書傳考竦,死漢陽獄,家屬徙九真,二貴人以憂薨。永元九年,竇太后崩,竦長女罪慝上書自陳,上遂見罪慝,泣涕問訊,賞賜舍第財物。以二貴人葬有闕,改殯之于承光宮。小貴人尊號曰皇太后,與姊貴人合葬于西陵,上謚曰恭懷皇后,儀比敬園。追爵謚竦爲褒親湣侯,徵還竦家屬。

敬隱宋皇后[编辑]

《續漢書》曰:敬隱宋皇后,右扶風平陵人,當陽穆侯楊之女也。兩女皆有才能令色,永平末,俱選入宮,配皇太子,皆寵。明帝崩,太子即位,是爲章帝,姊妹幷爲貴人。建初三年,小貴人生皇子慶,二歲,立爲皇太子,後竇后幸,廢爲清河王。至永元九年,竇后崩,清河王上書求上貴人冢,又爲外祖母求詣洛陽治病,詔書聽之。殤帝崩,清河王子立,是爲安帝。鄧太后崩,安帝追尊小貴人曰敬隱后。

孝和陰皇后[编辑]

《續漢書》曰:孝和陰皇后,吳房侯綱之女也。后爲人聰惠,有才能。永元四年,選入掖庭爲貴人。以託先后近屬,故有异寵,立爲皇后。自和熹鄧后入宮後,陰后寵衰,怨恨。后外母鄧朱數出入后所,有言后與朱共挾蠱,賜后策,遷于祠宮。以憂死,葬臨平亭部。

孝和鄧皇后[编辑]

《續漢書》曰:孝和和熹鄧皇后,太傅高密侯禹之孫,平壽敬侯訓之女也。訓有五男三女,長騭,次京、悝、弘、閶;女燕,次綏,綏即后也,次容。燕蚤卒,有子女娥甫在繈褓。時后年十二,傷娥早孤,養視撫育,慈恩深至。后七歲讀《論語》,十二通《詩》。諸兄讀經輒難問微意,志在書傳。母非之曰:「當習女工,以供衣服,今不是務,汝當舉博士耶?」后重違母意,則縫綻極女工事,暮夜私買脂燭讀經傳,宗族內外皆號曰諸生。父訓心异之。永元四年,呼相工蘇太相后,大驚曰:「此成湯之骨法也,貴不可言。」七年中,復與諸家女俱選入宮。姿容窈窕,進退辭令,粲然有异,與衆女殊。八年十一月己卯,后入掖庭爲貴人,諸兄除郎中。后時年十六,德冠後宮。后性恭肅小心,承事陰氏,夙夜兢兢,接撫同列,常克己下之。上深喜焉,遂有特寵。后自入宮,遂博覽五經傳記、圖讖內事、風雨占候、《老子》、《孟子》、《禮記·月令》、《法言》,不觀浮華申韓之書。上每欲官秩後諸兄弟,輒爲推讓。孝和世,騭裁虎賁中郎將,京、悝、弘、閶黃門郎。和帝未崩,數失皇子,皇子生,養于民間,群僚無知者。及和帝崩,是日倉卒,上下憂惶。后乃收斂皇子,皇子勝長,有微疾,殤帝生百餘日,后欲自養長,立爲皇子。其夜即位,尊皇后爲皇太后。帝在繈褓,皇太后臨朝。建元元年三月,太后崩。丙午,合葬順陵。

《東觀漢記》曰:后年五歲,太夫人爲剪,夫人年老目冥,幷中後額,雖痛忍不言,一額盡傷。左右怪而問之,后言:「夫人哀我爲斷穀,難傷老人意,故忍之耳。」及爲太后,時宮中亡大珠一筐,太后念欲下掖庭考問之,恐有無辜僵僕者,乃親自臨見宮人閱問,動察顔色,開示恩信,宮人即時首服。不加鞭棰,不敢隱情,宮人驚,咸稱神明。

曹大家[编辑]

《後漢書》曰:扶風曹世叔妻者,同郡班彪之女也,名昭,字惠班,一名姬,博學高才。世叔早卒,有節行法度。兄固著《漢書》,其八表及《天文志》未及竟而卒,和帝詔就東觀藏書閣踵而成之。帝數召入宮,令皇后諸貴人師事焉,號曰大家。每有貢獻异物,輒詔大家作賦頌。及鄧太后臨朝,預聞政事。作《女誡》七篇。年七十餘,卒,皇太后素服舉哀,使者監護喪事。所著賦、頌、銘、誄、論、疏,凡十六篇,子婦丁氏爲撰集之,又作《大家贊》焉。

孝德左皇后[编辑]

《續漢書》曰:孝德左皇后,安帝母也。父仲躬,犍爲武陽人。後兄聖伯,爲妖言伏誅。父母同産皆沒宮。後長掖庭,有令色,賜清河王。王大悅,特親幸,自姬妾已下,莫能與比。六年,生男,爲清河太子。卒,葬當利庭。延平元年,殤帝崩,清河太子爲皇帝。尊清河孝王曰孝德皇帝,左姬孝德皇后。

孝安閻皇后[编辑]

《續漢書》曰:孝安安思閻皇后,河南滎陽人,侍中長水校尉暢之女也。有才能令色,立爲皇后。安帝崩,閻後爲皇太后,與兄顯定策禁中,立濟北王少子北鄉侯爲皇帝,奉後,以其年少,欲久專政。于是,太后攝政。永建元年,崩,謚安思後,合葬恭陵。

孝安李皇后[编辑]

《續漢書》曰:孝安恭湣李皇后,以宮人侍上,見幸,生順帝。爲閻後所妒,見鴆物故,瘞葬城北。帝即位,左右以聞,更以禮殯。永元二年,葬北陵,謚曰湣皇后。

孝順梁皇后[编辑]

《續漢書》曰:梁皇后,大將軍商女。後生,有光景之祥。及長,聰睿,仰承兄姊,俯接弟妹,恩情周悉;既有女功之巧,尤好史書學問之事,九歲能誦《孝經》、《論語》,遂治《韓詩》,大義略舉;女傳列圖,常在左右。宗族中外,咸敬异焉。選入掖庭,相工茅通見之,大驚曰:「此所謂日角偃月,相之極貴,臣所未嘗見。」于是以爲貴人,恩寵日崇。乃白上曰:「陽以博施爲德,陰以不專爲義,蓋詩人《螽斯》之福,則百斯男之祚,所由興也。願陛下思天行之普逮,均貫魚之次序,使小妾得免罪謗之累。」于是上愈善之,益親顧焉。陽嘉元年,立爲皇后。沖帝在繈褓,太后攝政。和平元年,崩,群臣奏謚曰順烈皇后,合葬憲陵。

孝沖母虞貴人[编辑]

《續漢書》曰:孝順虞大家,孝沖皇帝母也。遭沖、質仍夭,政在梁氏,故與質帝母俱抑而無號。嘉平四年,小黃門趙祐、議郎畢正上言:「孝沖皇帝母虞大家,質皇帝母渤海陳夫人,皆誕生聖帝,未有稱號。今遭盛明,當以母氏序載外戚。朝廷之恩,臣子極賤,尚有追贈,况二母見存,而徒曰大家、夫人,非所示後進,母以子貴之義。」上感其言,即日拜大家爲貴人,使中常侍持節就園授印綬。

孝質母陳妃[编辑]

《續漢書》曰:樂安陳夫人,孝質皇帝母也。家本魏郡,少以伎入孝王宮,得幸,生質帝。梁冀欲專國權,令帝母不得至京都;又帝短祚,是以外家無他寵。靈帝拜夫人爲孝王妃。

孝崇郾皇后[编辑]

《續漢書》曰:蠡吾博園郾貴人者,桓皇帝母也。上年十四,襲父蠡吾侯翼爵。即帝位,追尊父爲崇皇,陵曰博陵,郾夫人爲崇園貴人。和平元年,有司上言爲孝崇皇后,即授印綬,宮曰永樂。

孝桓梁皇后[编辑]

《續漢書》曰:孝桓懿獻皇后,順烈後之女弟也,字女瑩。上始即位,備禮儀納彩,案舊令聘後,納彩乘馬束帛如孝惠、孝平故事,聘後黃金二萬斤。永初四年,立爲皇后。時太后秉政,皇后擅寵後宮。太后崩後,後恩稍衰。後宮妊孕,若産皇子,後輒隨嫉害,少有得全育者。然終身亦無子,後見禦轉希。至延熹二年,以憂恚崩,葬懿陵。

孝桓鄧皇后[编辑]

《續漢書》曰:孝桓鄧皇后,字猛女。母宣本微,初適郎中鄧香,生後。後適梁紀,故後冒姓梁氏。上誅後兄冀等,立猛爲皇后,惡梁姓之同,改姓亳氏,復姓鄧氏。後恃尊驕忌,與上所幸郭貴人更相譖,乃廢之。凡立七年,以憂死,葬于北邙。

孝桓竇皇后[编辑]

《續漢書》曰:孝桓竇皇后,章女帝竇德皇后之族孫,大將軍武之女也。孝靈皇帝尊皇后爲皇太后,臨朝。武以宦者放縱日久,謀悉誅除,廢其宦。上欲獲忠節,下副論者。數入禁中,進白太后。太后以爲「此皆天所生,漢興以來,世世用事,國典常故,何可廢耶?但當誅惡耳。」中常侍管霸頗聞其語,結謀誅武。武自殺,太后歸長樂宮。嘉平元年六月,崩,合葬宣陵。

孝仁董皇后[编辑]

《續漢書》曰:河間慎園董貴人,孝靈皇帝母也。靈帝即皇帝位,追尊父長爲孝仁皇帝,陵曰慎陵;董太夫人曰慎園貴人。及竇太后歸政,還長樂宮,迎貴人到京都,奉璽綬,上尊號爲孝仁皇后,稱永樂宮。竇太后崩後,永樂後數至前省,與上相見,與于政事。中平六年,上弃天下。永樂後兄子重爲驃騎將軍,何太后臨朝,重與太后兄大將軍進權勢相害。後每欲參與政事,太后輒相禁塞,後憤恚,嗔駡曰:「汝欲怙大將軍耶?敕驃騎斬大將軍頭來。」何太后以告進,進收重,免官爵。重自殺,後憂怖,病還河間。崩,合葬慎陵。

孝靈宋皇后[编辑]

《續漢書》曰:孝靈宋后,敬隱宋貴人之從孫,執金吾酆之女。無寵,而又當正位。後宮幸姬衆共譖惡,誣以祝詛。上信之,遂策收璽綬。后自致暴室獄,以憂死,父兄弟皆被誅。諸常侍、小黃門在省闥者,皆憐宋氏無辜,共合錢收葬后及酆父子於門亭宋氏舊塋。

孝靈何皇后[编辑]

《續漢書》曰:孝靈靈思何皇后,南陽宛人也。以良家子選入掖庭,見幸妊身,就館生男,爲貴人。父真前卒,召貴人同父兄何進爲郎中。靈帝崩,何皇后子辯立爲皇帝,后爲皇太后,進爲錄尚書。袁紹謀誅廢中宮,進以紹計白太后,后不聽,以爲:「中官統領禁省,自古及今,漢家故事,不可廢也。且先帝新弃天下,奈何令我楚楚與士人共事乎?」及董卓屯顯陽,議以爲太后迫永樂后,令崩,逆婦姑之節,遷太后于桐宮。太后暴崩,群臣奏謚曰靈思皇后,合葬文昭陵。

孝靈王皇后[编辑]

《續漢書》曰:孝靈靈懷王皇后,孝獻帝母,王章女也。才明聰敏,能書會計,以良家子應法相選入掖庭。光和三年中夏,幸,妊身,后怖畏何皇后,服藥欲除妊,胎安不動。又后數夢負日,遂不敢搖播。四年三月癸巳,生上。庚子,渴飲米粥,遂暴薨。上歸掖庭,暴室嗇夫朱直擁養,獨擇乳母。歲餘,永樂后自將護。至三歲,靈帝閔上早失所生,追思后令美,乃作《追德賦》、《令儀頌》。陵曰文昭陵,起墳文陵園北。

孝獻伏皇后[编辑]

《續漢書》曰:孝獻伏皇后,琅琊東武人,侍中輔國將軍不其侯完女也。后坐與父完謀爲奸書,詐罔無道。上收后下暴室詔獄,憂死,兄弟皆伏誅。

《漢記》曰:曹操入其二女于宮,爲貴人,誣伏氏爲亂,使御史大夫郗慮仗節收后。后被髮徒跣,走而執上手曰:「不能復相活耶!」上大驚,號哭曰:「我亦不知命在何時?」顧謂慮曰:「郗公,天下暴虐,豈有此乎!」左右莫不流涕,遂殺后也。

《曹瞞列傳》曰:公遣華歆勒兵入宮收后,后閉戶匿壁中。歆攘戶廢壁,牽后出。

孝獻曹皇后[编辑]

《續漢書》曰:孝獻曹后,丞相魏王操女也,名憲。建安十八年,上納操二女憲、節于後宮,皆以爲貴人。明年,伏后薨,憲爲皇后。二十年,獻帝禪位于魏,憲拜山陽公夫人。

 皇親部二 ↑返回頂部 皇親部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