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15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皇親部十九 太平御覽
卷一百五十四.皇親部二十
州郡部一 

公主下[编辑]

《唐書》:竇抗,母隋文帝萬安公主。抗在隋以帝甥甚見崇寵。文帝幸其第,命抗及公主酣宴,如家人之禮也。

又曰:隋煬帝至雁門,爲突厥所圍,蕭瑀進謀曰:「臣聞始畢托校獵至此,義成公主初不知其有違背之心。且在蕃夷俗,可賀敦知兵馬事。昔漢高祖解平城圍,乃是閼氏之力。况義成以帝女爲妻,必恃大國之援。若發一單使以告義成,假使無益,事亦無損。」煬帝從之,發使詣可賀敦諭旨。俄而突厥解圍而去,于後獲其諜人,云:義成公主遣使告急于始畢,稱北方有警,由是突厥解圍,蓋義成公主之助也。

又曰:凡公主封,有以國名者,息阝國、代國、霍國是也;有以郡名者,平陽、宣陽、東陽是也;有以美名者,太平、樂安、長寧是也。唯玄宗之女,皆以美名名之。

又曰:高祖平陽公主起義兵。公主於縣莊散家資,招引山中亡命,得數百人,以應高祖。略地至、武功、始平,皆下間之。每申明法令,禁兵士無得侵掠,故遠近奔赴者甚衆,得兵七萬人。公主遣使以聞,使者至,高祖大悅。及義軍渡河,公主引精兵萬餘與太宗會于渭北,與其駙馬柴紹各置幕府,營中號爲娘子軍。京城平,封爲平陽公主,以獨有功,每賞賜异于他主。及薨,謚曰昭。

又曰:竇誕,竇抗第三子也。尚高祖女襄陽公主。竇氏自武德至今,再爲外戚,尚主者八人,女爲王妃六人,唐世貴盛,莫與爲比。

又曰:房玄齡之子遺愛,尚高陽公主。玄齡病,上表諫征遼。太宗見表,謂玄齡子婦高陽公主曰:「此人危悵如此,尚能憂我國家。」

又曰:房遺愛尚太宗女高陽公主,拜駙馬都尉。初,主有寵于太宗,遺愛既驕恣,謀黜遺直而奪其封爵。水徽中,誣告遺直無禮于己。高宗令長孫無忌鞫其事,因得公主與遺愛謀反之狀。遺愛伏誅,公主賜自盡。

又曰:杜如晦之子荷,以功臣子尚城陽公主,賜爵襄陽郡公,授尚乘奉禦。貞觀中,與太子承乾謀反,坐斬。

又曰:高士廉子以履行尚太宗女東陽公主,拜駙馬都尉。遭父艱,居喪以孝聞。太宗手詔敦諭曰:「古人立孝,毀不滅身。聞卿絕粒,殊乖大禮,幸抑摧裂之情,割傷生之累。」俄起爲衛尉卿。

又曰:蕭瑀子銳,尚太宗襄城公主。公主雅有禮度,太宗每令諸公主,凡厥所爲,皆視其楷則。又令所司別爲營第,公主辭曰:「婦人事舅姑如事父母,若居處不同,則定省多闕。」再三固讓,乃止。

又曰:王適子敬直,尚南平公主。禮有婦見舅姑之儀,自近代公主出降,此禮皆廢。曰:「今主上欽明,動循法制。吾受公主謁見,豈爲身榮,所以成國家之美耳。」遂與其妻就位而坐,令公主親執笄,行盥饋之道,禮成而退。是後公主下降有舅姑者,皆備婦禮,自始也。

又曰:貞觀中,長樂公主出降,太宗以皇后所生,敕有司資送倍于永嘉長公主。秘書監魏徵諫曰:「不可。昔漢明帝欲封其子,雲我子豈得與先帝子等,可半楚淮陽。前史以爲美談。天子姊妹爲長公主,天子之女爲公主,既加長字,即是有所尊崇。或可情有淺深,無容禮有逾越。」上然其言。

又曰:太平公主,高宗少女。以則天所生,特承恩寵。初,永隆年降駙馬薛紹。紹,垂拱中被誣告與諸王連謀誅死,則天乃殺武攸暨之妻以配主焉。公主豐碩,方額廣頤,多權略,則天以爲類己,每預謀議。神龍年,誅張易之有謀,進號鎮國太平公主,賞賜不可勝紀。二年,置公主府。時中宗韋後、上宮昭容用事,皆以爲智謀不及公主,甚憚之。公主日益豪橫。唐隆元年,玄宗清內難,公主又預其謀,令男崇簡從之,與玄宗尊立睿宗。公主頻著大勛,益尊重,加實封五千戶,通前一萬戶。每入奏事,坐語移日,所言皆聽,軍國大政,事必參决。如不朝謁,即宰臣就第,議其可否。公主由是驕恣,田園遍于近甸,貸殖流于江淮。公主懼玄宗英武,乃連結將相,專謀异計。時宰相七人,五出公主門。光天二年,玄宗漸危逼,乃勒兵誅其党蕭至忠等。公主遁入山寺,數日方出,賜死于家。籍其家,財貨山積,珍奇寶物,侔于禦府。

又曰:唐隆元年,敕:「公主置府,近有敕總停,太平公主有崇保社稷功,其鎮國太平公主府即宜依舊。」酸棗縣袁楚客奏記于中書令魏元忠曰:「女有內,男有外,男女有別,剛柔分矣。中外斯隔,陰陽著矣。豈可相濫哉!然而幕府者,丈夫之職,非婦人之事。今諸公主幷開府建僚,崇置官秩,若以女處男職,所謂長陰而抑陽也。而望陰陽不僭,風雨不爽,其可得乎!竊謂非致遠之計,乖久安之策。《書》曰:『事不師古,以克永世,匪說攸聞。』此之謂也,君侯不正,誰正之哉?」

又曰:安樂公主,韋後所生。初,中宗遷于房州,欲及州境,生于路次。性惠敏,容質秀絕。中宗、韋後愛寵日深,恣其所欲,奏請無不允許。恃寵驕縱,權傾天下,自王侯宰相以下,除拜多出其門。所營第宅幷造安樂佛寺,擬于宮掖。城西造定昆池于莊,延袤數里。出降之時,以皇后仗發于宮中,中宗與韋後禦安福門觀之。及韋庶人敗,與駙馬武延秀皆斬之。追貶爲悖逆庶人。

又曰:武延秀,承嗣之第子也。時武崇訓爲安樂公主婿,即延秀之從父兄也,數引至主第。延秀久陷蕃中,解突厥語,常于主第唱突厥歌,作胡旋舞,有姿媚,主甚喜。及崇訓死,延秀得幸,尚主。拜席日,授太常卿、兼右衛將軍、駙馬都尉。

又曰:大中二年,以起居郎、駙馬都尉鄭顥尚萬壽公主,詔曰:「女人之德,雅合慎修,嚴奉舅姑,夙夜勤事,此婦之節也。先王制禮,貴賤同遵。既已下嫁臣僚,儀則須依古典,萬壽公主婦禮宜依士庶。」

又曰:弘化公主,宗室女。貞觀十三年,降吐谷渾慕容諸葛鉢。

又曰:文成公主,宗室女。貞觀十五年,封降于吐蕃贊普弄贊,命禮部尚書、江夏王道宗送之。弄贊親迎于河源,見主人,子婿之禮甚謹。嘆大國服飾禮儀之美,俯仰有愧沮之色,謂所親曰:「我祖父未有通婚大國者,今我得尚大唐公主。當築一城,以誇示後世。」仍遣酋豪子弟,請入國學以習《詩》、《書》,從之。

又曰:貞元三年,遣回紇使合厥將軍歸其國。初,合厥將其君命,請婚于我,上許以咸安公主嫁之,命公主見合闕于麟德殿,且命賫公主畫圖就示可汗,以馬價絹五萬匹還之,許其互市而去。以殿中監、嗣王湛然爲送咸安公主使,仍兼婚禮使。四年,回紇公主兼使者至自本蕃,上御延喜門,禁婦人及車輿觀者。時回紇可汗喜于和親,其禮甚恭,乃上言曰:「昔爲兄弟,今即子婿。子婿,半子也。彼猶父,此猶子,父若患于西戎,子當遣兵除之。」

又曰:太和公主,長慶元年封爲公主,册爲回紇可敦,出降愛登裏邏骨沒密施合毗伽保義可汗。初,保義可汗既立,遣使求婚,遂封第九妹爲永安公主,將以降嫁。其年,保義可汗卒,册九姓回鶻爲崇德可汗。五月,遣使迎請所許嫁公主,朝廷封第五妹爲太和公主以降今回紇焉。雖狄人固請永安而終不許,故命中書舍人王起就鴻臚寺以宣喻焉。

《列仙傳》曰:朱仲,會稽市販珠人。高後募三寸珠,乃詣闕上之,珠好過度,賜五百金。魯元公主私以七百金從仲求珠,獻四寸之珠。

又曰:蕭史善吹簫,教秦穆公女作鳳聲。公爲作鳳台,令夫妻止其上。一旦,皆隨鳳飛去。

《荀氏家傳》曰:荀羨,字令則。年十五,擬國婚之選,君不欲連姻帝室,乃遠遁長沙。監司追尋不獲已,遂尚尋陽公主。

《世說》曰:桓武平蜀,以李勢女爲妾,有寵,嘗著齋後。溫尚南康長公主,主始不知之,既聞,乃伺溫不在,率數十婢拔白刃往李所,故欲斫之。見李梳頭,發垂委地,姿貌端麗,乃徐下地結髮,斂手向主曰:「國破家亡,以至今日,若能見殺,實猶生之年。」神色正,辭氣凄惋,主于是擲刀,前抱之曰:「阿姊,我見汝不能不憐,何况老奴!」遂善遇之。

《風俗通》曰:列侯尚公主,國人尚公主,以妻制夫,陽屈于陰爾。

《漢武帝集柏梁詩》曰:左九嬪作《萬年公主誄》曰:「赫赫京師,河洛所經。陰精發曜,降茲淑靈。篤生公主,誕膺休禎。秀出紫雲敫,日輝月明。紅顔鬚髮,金質玉形。」

駙馬[编辑]

漢書》曰:駙馬都尉,掌駙馬。駙馬,非正駕車皆爲副馬。一曰:附,近也,疾也。

又《百官公卿表》曰:漢武元鼎二年,置三都尉,駙馬、奉車,掌禦乘輿;車騎都尉,掌羽林從騎。幷無員,或以侍中、常侍、卿尹、校尉左遷爲之。

《漢舊儀》曰:駙馬都尉,掌騎從,武帝置,秩比二千石

《蜀志》曰:諸葛瞻,字思遠。建興十二年,亮出武功,與兄瑾書曰:「瞻已今年八歲,聰惠可愛,嫌其早成,恐不爲重器耳。」十七,尚公主,拜駙馬都尉。

《宋書》曰:江籞,字叔文。母宋文帝女淮陽公主。幼以戚屬召見,孝武謂謝莊曰:「此小兒方當爲名器。」少有美譽,尚孝武女臨江公主,拜駙馬都尉。爲丹陽丞時,袁粲爲尹,見,嘆曰:「風流不墜,正在江郎。」數與宴賞,留連日夜。

《齊書》曰:王暕,字思晦。年數歲而風神警拔,有成人之度。時祖儉作宰相,賓客盈門,見暕,曰:「公才公望,復在此矣。」弱冠,選尚淮南長公主,拜駙馬都尉。

《梁書》曰:袁樞博學,明悉舊典。初,陳武帝長女永嗣公主先適陳留太守錢蕆,生子,主及幷卒于梁時。武帝受命,唯主追封。至是將葬,尚書請議加蕆駙馬都尉,幷贈官。樞議曰:「昔王姬下嫁,必諸侯。同姓爲主,聞于《公羊》之說;車服不系,顯于詩人之篇。漢氏初興,列侯尚主,自斯以後,降嬪素族。駙馬都尉,置由漢武,或以假諸功臣,或以加于戚屬。是以魏曹植表駙馬、奉車取爲一號。《齊職儀》曰:『凡尚公主,必拜駙馬都尉,魏、晋以來,因爲瞻准。』蓋以王姬之重,庶姓之輕,若不加其等級,寧可合巹而,所以假駙馬之位,乃配于皇女也。今公主早薨,伉儷已絕,既無禮數致疑,何須駙馬之授,案杜預尚晋宣帝第二女,晋武踐祚而主已亡,泰始中,追贈公主,元凱無復駙馬之號。梁文帝女新安穆公主早薨,天監初,王氏無追拜之事。遠近二例,足以校明,無勞此授。宜追贈亭侯。」時以議爲當。

《後魏書》曰:陸昕之風望端雅,尚獻文女常山公主,拜駙馬都尉。

又曰:馮誕,字子正。與高祖同歲,幼侍書學,特蒙親待。尚高祖妹安樂公主,拜駙馬都尉。高祖寵誕,同輿而載,同按而食,同席而坐。

又曰:宿石,高宗時爲中散。嘗從獵,高祖親欲射虎,石叩馬而諫,引高宗至原上。後虎騰躍殺人。詔曰:「石爲忠臣,而控馬切諫,免虎之害。後有犯罪,宥而勿治。」尚上谷公主,拜駙馬都尉。

又曰:萬安國,代人。父振,尚高陽公主,拜駙馬都尉,遷散騎常侍、馮翊公。安國少明敏,有姿貌。以國甥復尚河南公主,拜駙馬都尉,遷散騎常侍。顯祖特親寵之,與同臥起,爲立第宅,賞賜至钜萬,超拜大司馬、大將軍,封安成王。

《唐書》曰:文宗儉素,召駙馬都尉韋處仁入見,巾夾羅巾以進,上謂曰:「本慕卿門戶清素,故俯從選尚。如此巾服,從他諸戚爲之,卿不須爲也。」

又《官品志》曰:駙馬、奉車、車騎三都尉,幷無員,駙馬以加尚公主者,無班秩。

《語林》曰:何晏,字平叔。以主婿拜駙馬都尉。美姿儀,帝每疑其傅粉,後夏月賜以湯餅,大汗出,以朱衣自拭之,尤皎然。

 皇親部十九 ↑返回頂部 州郡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