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23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職官部三十三 太平御覽
卷二百三十六.職官部三十四
職官部三十五 

國子祭酒[编辑]

《六典》曰︰國子祭酒、司業之職,掌邦國儒學訓導之政令,有六焉︰一曰國子,二曰太學,三曰四門,四曰律學,五曰書學,六曰算學。

韋昭《辯釋名》曰︰祭酒者,謂祭六神以酒之也。辯云︰凡會同饗宴,必尊長先用,以酒祭先,故曰祭酒。漢時吳王年長,以爲劉氏祭酒是也。

徐廣《釋祭酒》云︰古主人具饌,則賓中長者一人舉酒祭地,是則長者爲祭酒也。

漢書》曰︰吳王賜號爲劉氏祭酒。應劭曰︰禮,飲酒必祭,示有先也,故稱祭酒。飲時,惟尊長者,以酒沃酹也。

又曰︰張安世薦蘇武明習故事,奉使不辱君命。宣帝以武壯節老臣,令朝朔望,號稱祭酒,甚優寵之。

《續漢書·百官表》曰︰建武初,置五經博士,太常差次有聰明威重者一人爲祭酒,總領綱紀。

《漢書·百官表》注︰博士祭酒一人,掌國子學,每朝,服進賢兩梁冠,佩水蒼玉。

《蜀志》曰︰先主既定益州,廣漢太守夏纂請秦宓爲師友祭酒。

《晋書》曰︰袁瑰字山甫,爲國子祭酒。時屬經喪亂,禮教陵遲,瑰上疏,求立學徒,帝從之。國學之興,自瑰始也。

又曰︰裴爲祭酒,奏立太學,講堂築門闕,刻石寫五經。

《晋中興書》曰︰杜夷字行齊,以儒學稱。中宗以夷爲丞相祭酒。中興初,皇太子凡三至夷舍,執經問義。

沈約《宋書》曰︰博士,秦官也。掌通古今,員多至數十人,有僕射。光武增爲十五人,益一經有數家之學故也。皆教弟子。光武改僕射曰祭酒。祭酒者。一位之元長也。

《齊書》曰︰張緒。竟陵王子良領國子祭酒,武帝敕王晏曰︰「吾欲令司徒辭祭酒以授張緒,物議以爲雲何?」子良竟不拜。以緒領國子祭酒。

《齊職儀》曰︰晋令博士祭酒掌國子學,而國子生師事祭酒,執經,葛巾單衣,終身致敬。

《梁書》曰︰王承字安期,爲國子祭酒。承祖儉父暕幷居此職,三代爲國師,前代未有,當時以爲榮。

崔鴻《十六國春秋·前秦錄》曰︰建元七年,高平蘇通、長樂劉祥幷以碩學耆儒,尤精二禮。堅以通爲《禮記》祭酒,居于東庠;祥爲《儀禮》祭酒,處于西亭。堅每月朔旦率百僚親臨講論。

《後魏書》曰︰韓子熙累遷國子祭酒。子熙儉素安貧,常好退靜。遷鄴之始,百司幷給兵力,時以祭酒閑豫,止給二人。或有令其陳謁者,子熙曰︰「朝廷不與祭酒兵,何關韓子熙事?」論者稱之。

《後周書》曰︰盧誕本名恭祖,拜給事黃門侍郎,魏帝詔曰︰「經師易求,人師難得。朕諸兒稍長,欲命卿爲師。」于是親幸晋王第,敕晋王以下皆拜之於帝前,因賜名曰誕。又以誕儒宗學府,爲當世所推,乃拜國子祭酒。

《隋書》曰︰楊汪字元度,拜國子祭酒。帝令百僚就學,與汪講論,天下通儒碩學多萃焉。論難鋒起,皆不能屈。帝令御史書其問答奏之,省而大悅,賜良馬一匹。

又曰︰元善遷國子祭酒。上嘗親臨釋奠,命善講《孝經》;于是敷陳義理,兼之以諷諫。上大悅,曰︰「聞江陽之說,更起朕心。」賫絹百匹,衣一襲。

《唐書》曰︰許後胤嘗侍太宗講,後爲睦州刺史,因入朝乞骸骨,太宗召問曰︰「朕與卿刺史,資以自養,何謂即求致仕。」後胤對曰︰「年老筋力不逮,望得私第,時見闕庭。」太宗曰︰「卿氣力猶强,欲何官也?」後胤陳謝不敢,太宗曰︰「朕昔從卿讀書,卿今日從朕求官,但言所欲,不相違也。」時國子祭酒缺,後胤奏言之,因授國子祭酒。

《風俗通》曰︰孫卿有秀才,善爲《詩》、《禮》、《易》、《春秋》,至齊襄王時而孫卿最老師,三爲祭酒。

齊王融《爲王儉讓國子祭酒表》曰︰竊以成均義重,振古所崇,資師道尊,有來攸尚。匪由蘭芷,疇變入室之情;不自朱藍,何遷素絲之質?

司業[编辑]

《唐書》曰︰韋叔夏遷成均司業,久視元年特下制曰︰「吉凶禮儀,國家所重,司禮博士,未甚詳明。成均司業韋叔夏、太子率更令祝欽明等,博涉禮經,多所該練,委以參掌,冀弘典式。自今司禮所修儀注,幷委叔夏等刊定訖,然後進奏。」

又曰︰歸崇敬上言︰「司業者,義在《禮記》,雲樂正司業。正,長也,言樂官之長,司主此業。《爾雅》云︰大板謂之業。按《詩·周頌》︰設業設ね,崇牙樹羽,則業是懸鐘磬之иね也。今太學既不教樂,于義則無所取,請改司業一爲左師,一爲右師,位正四品上。」

博士[编辑]

《六典》曰︰博士掌教文武官三品已上及國公子、孫。

應劭《漢官儀》曰︰博士,秦官也。博者,通博古今;士者,辯于然否。孝武帝建元五年初,置五經博士,秩六百石,太常差次有聰明威重者一人爲祭酒,總領綱紀。

《漢舊儀》曰︰武帝初置博士,取學通行修、博識多藝,曉古文、《爾雅》能屬文章者爲之。朝賀,位次中都官,吏稱先生不得言君,其弟子稱門人也。

漢書》曰︰賈誼,文帝召爲博士,時年二十許,最爲少,每詔令議下,諸老生未能言,誼盡爲之對,人人各如其意所出。

又曰︰韋賢字長孺,爲人質樸少欲,篤志于學,兼通《禮》、《尚書》,以《詩》教授,時人號稱鄒魯大儒,征爲博士。

又曰︰公孫弘對策,時百餘人,太常奏第居下。天子擢之對爲第一,召入見,容貌甚嚴,拜爲博士,待詔金馬門也。

又曰︰元鼎中,徐偃爲博士,使行風俗。偃矯制使膠東魯國鼓鑄鹽鐵。還奏事,張湯劾偃矯制,法死,偃以爲《春秋》之義,大夫出疆,有可以安社稷利萬人,專之可也。湯不能詘。

《東觀漢記》曰︰甄宇拜博士,每臘詔賜博士羊,人一羊,有大小肥瘦,時議欲殺羊分肉,又欲投鈎。宇因取瘦者,自是不復爭。後召會,詔問」瘦羊博士」所在,京師因以爲號。

又曰︰歐陽歙,其先和伯從伏生受《尚書》,至于歙,七世皆爲博士,敦于經學,恭儉好禮。

《後漢書》曰︰光武每朝會輒令桓榮于公卿前說經書,帝稱善,曰︰「得生幾晚!」會博士缺,帝欲用榮,榮叩頭讓曰︰「臣經術淺薄,不如同門生郎中彭閎、揚州從事皋弘。」帝曰︰「俞,往,汝諧。」因拜榮爲博士。

又曰︰董鈞,永初爲博士,時草創五郊祭祀及宗廟禮樂、威儀章服,輒令鈞參議,多見從用,當世稱通儒。

華嶠《後漢書》曰︰初,欲立《左氏傳》博士,范叔以爲左氏淺末,不宜立。陳元聞之,乃詣闕上疏爭之,更相辯對,凡十餘上,帝卒立左氏學也。

《漢舊儀》曰︰孝文皇帝時博士七十餘人,朝服,玄章甫冠。

《魏志》曰︰樂祗字文載。少好學,黃初中征拜博士。于時太學初立,博士十餘人,學多偏僻,不敢親教,備員而已。惟文載五業幷授。

又曰︰文帝黃初五年,太學制五經課試之法,置《春秋梁》博士。

又曰︰明帝太和二年,詔曰︰「尊儒貴學,王教之本也。自頃儒官或非其人,將何以宣明聖道!其高選博士才任中常侍者。

《吳志》詔曰︰古者建國,教學爲先,所以道世治性爲時養器也。自建興已來,時事多故,吏民頗以目前趨務,去本就末,不循古道。夫所尚不淳則傷化敗俗。其案古置學官,立五經博士,核取應選,加其寵祿,科見吏之中及將吏子弟有志好學者各令就業,一歲課試,差其品第加以位賞。使見之者樂其榮,聞之者羨其譽,以敦王化,以隆風俗。

《晋令》曰︰博士皆取履行清淳,通明典義,若散騎、中書侍郎、太子中庶子以上乃得。召試諸生有法度者及白衣試在高等,拜郎中。

《晋書·載記》曰︰姚泓受經于博士淳于岐。岐病,親詣省病,拜于床下。自是,公侯見師傅皆拜焉。

《後魏書》曰︰崔逸字景隽,好古博涉,爲國子博士。每因公事,逸常被詔獨進,博士特命,自逸始也。

《後周書》曰︰盧辯字景宣。爲太學博士,以《大戴禮》未有解詁,辯乃注之。其兄景裕爲當時碩儒,謂辯曰︰」昔侍中注《小戴》,今爾注《大戴》,庶纂前修矣。」

《隋書》曰︰馬光,開皇初,高祖征山東義學之士,光與張仲讓、孔籠、竇士榮、張黑奴、劉祖仁等俱至,幷授太學博士,時人號爲六儒。

又曰︰馬光爲太學博士,嘗因釋奠,高祖親幸國子學,王公以下畢集。光升座講禮,啓發章門。已而諸儒生以次論難者十餘人,皆當時碩學,光剖析疑滯,雖辭非俊辯,而理義弘贍,論者莫測其淺深,咸共推服,上嘉而勞焉。

又曰︰王頗授著作佐郎,尋令于國子講授。會高祖親臨釋奠,國子祭酒元善講《孝經》,頗與相論難,詞義鋒起,善往往見屈。高祖大奇之,超授國子博士。

又曰︰何妥授太學博士。帝初欲立五後,以問儒者辛彥之,對曰︰「後與天子匹體齊尊,不宜有五。」妥駁曰︰「帝嚳四妃,舜又二妃,亦何常數?」由是封襄城縣伯。

又曰︰房輝遠爲國子博士。會上令國子生通一經者,幷悉薦舉,將擢用之。既策問訖,博士不能時定臧否。祭酒元善怪問之,輝遠曰︰「江南,河北,義例不同,博士不能遍涉。學生皆持其所短,稱已所長,博士各各自疑,所以久而不决也。」祭酒因令輝遠考定之,輝遠覽筆便下,初無疑滯。或有不服者,輝遠問其所傳義疏,輒爲始末誦之,然後出其所短,自是無敢飾非者。所試四五百人,數日便决,諸儒莫不推其通博。

《魯國先賢傳》曰︰漢文帝時,聞申公爲《詩》最精,以爲博士。申公爲《詩》,號曰《魯詩》。

《李後阝別傳》曰︰後阝上書太后,數陳忠言,其辭雖不能盡施用,輒有策詔褒贊焉。博士著兩梁冠,朝會宜隨士大夫例。時賤經學博士,乃在市長下,公奏以爲非所以敬儒德、明國體也。上善公言,正月大朝引博士公府長史前。

《殷氏世傳》曰︰殷亮,建武中征拜博士,遷講學大夫。諸儒講論,勝者賜席,亮重席至八九,帝嘉之,曰︰「講學不當如是耶!」

《典略》曰︰公儀休者,魯博士也。爲魯相,無所變更,百官自正,使食祿者不得與下民爭利。

《論衡》曰︰王莽之時,省五經章句,博士弟子郭略,夜定舊說,死于燭下。

少府監[编辑]

《六典》曰︰少府監之職、掌百工技巧之政令,總中書尚、左尚、右尚職治,掌治五署之官屬,正其工徒,謹其繕作;少監爲之貳。

《漢官·宰尹下》曰︰少府,言別爲小藏,故曰少府。

漢書》曰︰少府,秦官。掌山海池澤之稅,以給供養。

又曰︰歐陽地餘,字長賓。爲少府,誡其子曰︰「我死,官屬送汝財物慎無受。汝九卿儒者子孫,以廉潔著,可以自成。」及卒,少府官屬送數百萬,其子不受。天子聞而嘉焉,賜錢百萬。

《後漢書》曰︰東平王蒼爲驃騎。正月朔朝,蒼當入賀,故事少府給璧。時陰就爲少府,貴傲不奉法,漏將盡,求璧不得。蒼掾朱輝遙見少府主簿持璧,乃往,紿曰︰「試請觀之。」既得而馳奉之,就復以他璧朝。

《漢記》曰︰太常種拂與李儒戰而死,子劭征爲少府、鴻臚皆不受,曰︰「我父盡忠于朝,而爲時所妒,父以身徇國,爲賊臣所害,爲臣子不能除賊,何面目復覲明主!」三輔聞之,爲之感動。

應劭《漢官儀》曰︰少府掌山澤、陂池之稅,名曰禁錢,以給私養,自別爲藏。少者小也,故稱少府。

《魏志》曰︰王觀徙少府,大將軍曹爽使材官張達斫屋材及諸私用之物,觀聞之,皆錄奪以沒官。少府統三尚方御府內藏珍玩之寶,爽等奢放,多有干求,憚觀守法,乃徙爲太僕。

又曰︰楊阜字義山,爲少府卿,然以天下爲己任。

《吳志》曰︰先主遣少府徐詳至魏,魏太祖謂詳曰︰「孤比者若越橫江之津,與孫將軍游姑蘇之台,獵長洲之苑,吾志足矣。」詳對曰︰「大王欲奉至尊以合諸侯,若越橫江而游姑蘇,是踵亡秦而蹈夫差,恐天下事去矣。」太祖曰︰「徐生得無逆詐耶!」

臧榮緒《晋書》曰︰陳字國鎮,過江爲少府卿。時大旱經久,大興四年四月始雨,有司奏應報賽宗廟山川。中宗詔曰︰「祈廟雲報賽,非奉尊上辭也,吾意有疑。」以爲舊山川有祈報,故雨應賽,非大事不應告廟;子無要君親之道,讀祭稱賽,于義有違。從之。

《唐書·官品志》曰︰少府卿位視尚書左丞,置材官將軍、左中尚方、甄官、平水、中署、南塘、邸稅庫、東西冶、中黃、細作、炭庫、紙官、染署等令、丞。

將作監[编辑]

《六典》曰︰將作大匠之職,掌供邦國修建土木工匠之政令,總四署、三監、百工之官屬,以供其職事;少匠貳焉。

漢書》曰︰將作少府,秦官,掌治宮室。

范曄《後漢書》曰︰魏霸征拜將作大匠。明年,和帝崩,典作順陵。時盛冬地凍,中使督促,數罰掾吏以厲霸。霸撫循而已,初不切責,而反勞之曰︰「令諸卿被辱,大匠過也。」吏皆懷恩,力作功倍。

《續漢書》曰︰曹褒字叔通,遷將作大匠。時有疾疫,褒巡行病徒,自省醫藥糜粥,死者减少。

又《百官志》曰︰將作,秩二千石,掌作宗廟、路、寢、宮室。丞一人,六百石。左右校令,左右工徒,掌木工之功,幷樹桐梓之類,列于道側。

又曰︰李固字子堅,遷大匠,常推賢士孔融,以將作大匠遷少府也。

華嶠《後漢書》曰︰應順字仲華,爲將作大匠,發摘衆奸,皆極其刑,豪猾之吏斂迹。視事五年,省費以億萬。

應劭《漢官儀》曰︰世祖中興,以謁者領其官,章帝建初元年乃置真,位次河南尹。永元七年大匠應慎上言︰「百郡計吏,觀國之光,而舍逆旅,崎嶇私館,貢篚之物,朽濕曝露。昔晋霸之盟主耳,舍諸侯于隸人,鄭子産以爲大譏,况今四海之大而可無乎?」和帝嘉納之。

《魏志》曰︰楊阜字義山,爲將作大匠。明帝時初治宮室,發美女充後庭,阜上疏欲省宮人諸不見幸者,乃召御府吏問後宮人數。吏守舊令,對曰︰「禁密,不得宣露。」阜怒,杖吏一百,數之曰︰「國家不與九卿爲密,反與小吏密乎?」帝聞之而愈敬憚。

《晋書》曰︰將作大匠陳勰掘地得古文《尚書》,奏今文長于古文,宜以古文爲正;潘岳以爲習用已久,不宜復改。

《唐書·官品志》曰︰大匠卿位視太僕,掌土木之工,統左、右校諸署。

《汝南先賢傳》曰︰應仲華遷大匠,除藻飾之無用,割有損之浮費,凡所省息七億餘萬。

 職官部三十三 ↑返回頂部 職官部三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