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70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服用部九 太平御覽
卷七百八.服用部十
服用部十一 

[编辑]

《說文》曰:簟,竹席也。

《釋名》曰:簟,覃也,布之覃然正平也。

《禮》曰:莞簟之安,而蒲越藁秸之尚。

又曰:父母舅姑之簟席,枕几,不傳。

《詩》曰:下莞上簟,乃安斯寢。莞蒲曰席,蒲竹葦曰簟。

《方言》曰:簟,宋、魏之間謂之笙,或謂之籧曲;自闗而東謂之簟,其粗者謂之籧蒢、筕篖以蘧直文而粗也。;自關而東,周、洛楚、魏之間謂之倚佯音陽;自關而西謂之筕篖。

《東觀漢記》曰:殤帝詔省荏弱平簟。

又曰:馬稜為㑹稽太守,詔詰㑹稽車牛不務堅强,車皆以桃枝細簟。

又曰:尚書令王允奏曰:「太史令王立說《孝經》六隱事,能消却姦邪。」常以良月,允與立入為獻帝誦《孝經》一章,以丈二竹簟畫九宫其上,隨日時入焉。及允被害,乃不復行

《晉書》曰:王恭字孝伯,與王忱齊名,友善。恭有六尺簟,忱見之,謂其有餘,因求之。恭輙以送,遂坐薦上。忱聞而大驚。恭曰:「吾平生無長物。」

王隱《晉書》曰:車永為廣州刺史。永子溢使工作象牙細簟,工患之。

《晉公卿禮秩》曰:太宰何曾遜位,賜簟褥一具。

蕭子顯《齊書》曰:林邑王永明九年遣使貢獻金簟等物。

《孫卿子》曰:輕煖平簟,而體不知其安。

《淮南子》曰:席之上先萑簟,尊之上先玄酒。王貴之,先本而後末也。

《東宫舊事》曰:太子納妃,有赤花雙文簟。

《西京雜記》曰:武帝以象牙為簟,賜李夫人。

又曰:㑹稽獻竹簟供御,世號為流黃簟。

諸葛亮《轉教》曰:計一嵗運用蓬旅簟千萬具。

庾翼《與燕王書》曰:今致八尺、丈二細桃枝簟十枚,黄篾雙文簟二枚王獨受黄,篾雙文簟一枚。

王廙《春可樂》曰:弱簟平端。

潘岳《悼亡詩》曰:展轉盼枕席,長簟竟牀空。

左思《吳都賦》曰:桃笙象簟,韜於筒中。

王鑒《作簟賦》曰:楚簟陳於玉房,巴箱列於椒臺。

[编辑]

《爾雅》曰:褥謂之兹。

《釋名》曰:褥,人所坐䙝辱也。

又曰:茵,車中所坐用虎皮也。

《詩》曰:文茵暢轂,駕我騏馵。文茵,虎皮。

漢書》曰:霍禹廣治第室,作乗輿,輦加繡茵。憑黃金塗,如淳謂所憑白馬者也。金塗以,黃金塗飾之也。韋絮薦輪。晉灼曰:御輦以韋縁輪,貯之如絮也。

《東觀漢記》曰:祭遵有疾,詔賜重茵。

《魏略》曰:焦先字孝然,河東人也。髙尚不仕,自作蝸牛廬。淨掃其中,榮木為床,布褥其上,天寒搆火以自炙。

《魏志》曰:太祖性節儉,帷帳屏風壊則補納,茵褥取温,無有縁飾。

又曰:王朗上疏曰:「老臣慺慺,願國家同祚於軒轅之伍。某少小常苦被褥泰温,則不能便軟膚弱體,是以難可防䕶,而易用感慨。若常全小緼袍,不至於甚厚,則必咸保金石之性,而比壽於南山矣。

《吳録》曰:孟仁字恭武,江夏人也。從李肅學,其母為作厚褥大被。人問其故,母曰:「小兒無徳致,客學者多貧,故為廣褥大被。」

《齊書》曰:宗測髙尚不仕。王儉亦雅重之,贈以蒲褥筍席。

又曰:褚彦回弟澄為左民尚書。彦回薨,澄以錢一萬一千,就招提寺贖髙帝所賜彦回白豹坐褥。

又曰:栁慶逺為儀同。初,慶逺從父兄世隆,嘗謂慶逺曰:「吾夢太尉以褥席見賜,吾遂位亞臺司。適又夢以吾褥席與汝,汝必光我門族。」至是慶逺亦繼世隆焉。太尉為元景也。

《後魏書》曰:尒朱世隆將被誅。此年正月晦日,令、僕並不上省,西門不開。忽有河内太守田帖家奴告省門亭長云:「今旦為令王借車牛一乗,終日於洛濵遊觀,至晚,王還省。將車出東掖門,始覺車上無褥,請為記識。」

《世說》曰:晉孝武年十三四時,冬天晝日不著複衣,夜則累茵褥。謝公云:「體宜令常和。陛下晝過冷,夜過熱,恐非攝生之術。」帝曰:「夜静宜温。」謝公岀,歎之。

《南越傳》曰:尉陀卧象牀錦茵。茵,褥也。

《東宫舊事》曰:皇太子拜,有八尺褥一,重中褥一,步輿褥一。納妃,有承床褥三。

《㑹稽後賢傳》曰:丁潭以光禄大夫還第,詔賜床帳席褥。

《鄴中記》曰:石虎作褥,長三丈。用房子綿百斤錦縁之。

《神異經》曰:北方有氷萬里,厚百丈鼷䑕在氷下土中,其毛長八尺,可以為褥。

《西京雜記》曰:趙飛鷰為皇后,其弟上遺鴛鴦被鴛鴦褥。

《拾遺録》曰:周穆王時,紫羅文褥者,檀孫國獻之。

《語林》曰:大將軍收周侯,至石頭,坐南門盤石上。將戮之,送已褥與周。

司馬相如《美人賦》曰:髙茵重設。

[编辑]

《說文》曰:蛩毛可以為氊。

《釋名》曰:氊,旃也,毛相著旃旃然也。

《集》韻曰:氊,細罽也。

《周禮·天官·掌次》曰:王大旅上帝,則張氊案。大旅上帝,祭天于圎丘國有故而祭亦曰旅。張氊案,以氊為床于幄中。

又曰:掌皮供毳毛為氊,以待邦事。

漢書》曰:蘇武使匈奴,絶,不與食。天雪,武卧齧雪,與氊毛褁咽之。

漢書》曰:王吉諫昌邑王遊獵曰:「夫廣厦之下,細氊之上,明師居前,勸誦在後,上論唐虞之際,下及殷周之盛,其樂豈徒衘橛之間哉?」

又曰:江都王女《昭君歌》云:「逺適異國烏孫王,窮廬為室氊為鄉。」

《魏志》曰:李勝為荆州刺史,徃辭太傅曹爽,使察之。太傅因謬問勝曰:「并州有佳氊,可致之。」勝出曰:「太傅耄,無能為也。」

又曰:鄧艾伐蜀,自隂平行無人之地,鑿山通道作橋,以氊自裹,推轉而下。

魏武帝《與楊彪書》曰:今贈足下青氊牀褥三具。

《晉書》曰:杜預子錫為愍懐太子舍人,屢直諫於太子。太子患之,置針於錫坐處氊中,錫坐,刺之血出。

又曰:《載記》曰:慕容熈后符氏卒。慕容隆妻張氏,熈之嫂也,美姿容,有巧思,熈將以符氏之殉,欲以罪殺之。乃毁其禭鞾中有𡚁氊,遂賜死。三女叩頭求哀,熈不許。

《齊書》曰:孔奐為晉陵太守,清白自守。妻子並不之官,唯以單舡臨郡,所得秩俸隨即分贍孤寡,郡中號曰「神君」。曲阿富人殷綺見奐居處儉素,乃餽以氊衣一具,奐辭不受。

《北齊書》曰:裴寛與東魏將彭樂戰於新城,因傷被擒,至河隂見齊文襄。寛舉止閑雅,善於答對,文襄實甚異之,解鏁付舘,厚加禮遇。寛乃裁所卧氊,夜縋而出。因得遁還。

又曰:清河三年,周師及突厥至并州。突厥謂周人曰:「爾言齊亂,故我伐之。今齊人眼中有鐵,何可當也?」乃還至陘嶺,凍滑,乃鋪氊以渡之。

又曰:綦雋佞巧,能候當途,斛斯椿、賀㧞勝,皆與友善。性多詐。賀㧞勝出鎮荆州,過雋别,因辭。雋故見敗氊弊被,更遺之錢物。

《廣志》曰:𦍑女人披大華氊以為盛服。

《拾遺録》曰:漢武帝以氊綈藉地,惡輙之喧也。

《搜神記》曰:太康中,天下以氊為陌頭及帶身、袴口,於是百姓相戲曰:「中國其有西北之憂乎?夫氊西北,之服也,而今天下以為陌頭、帶身、袴口,是既三制之矣。」

《淮南子》曰:夫胡人見麻,不知其可以為布;越人見毳,不知其可以為氊,故不通於物者,不可與言俗。

《俗說》曰:桓豹奴病勞冷,無氊可卧。桓車騎自撤已眠氊與之。

《語林》曰:王子敬在齋中卧,偷人取物,一室之内畧盡。子敬卧而不動,偷遂豋榻,欲有所覔。子敬因呼曰:「偷兒,石染青氊是我家舊物,可特置否?」於是羣偷置物驚走。

《日南傳》曰:調斯國有青石染氊綘,染氈也。

王褒《聖主得賢臣頌》曰:夫荷氊被毳者,難與道純錦之麗宻。

陸雲《詩》曰:冬坐比肩氊。比肩,獸名也,取其毛為氊。

卧具[编辑]

《風俗通》曰:扶風蘇不違父為司𨽻。李暠所遷不違穿府北垣,徑上㕔事,斫暠卧具。暠一宿數遷。

沈約《宋書》曰:朱百年隱居山隂,家素貧,母以冬月亡衣並無絮,自此不衣錦帛。嘗寒時就孔顗飲酒,醉眠。顗以卧具覆之,百年不覺也。既覺,引卧具去體,謂顗曰:「綿定竒温。」因流涕悲慟,顗亦為感傷。

《梁書》曰:謝朓常宿衛,還過候江革。時大雪,見革𡚁絮單席而躭讀,不倦。眺嗟歎乆之,乃脫所著𥜗,并手割半氊與革充卧具而去。

又曰:劉孝綽與劉溉兄弟甚狎。溉少孤,宅近僧寺。綽徃溉宅,適見黃卧具。孝綽謂「僧物色也」。撫手笑。溉知其㫖,奮拳擊之,傷口而去。

氍㲣[编辑]

《通俗文》曰:織毛褥謂之氍㲣。

《聲類》曰:氍㲣,毛席也。

《廣志》曰:氍㲣㲲,織也,近出南海。古文稱北漢之氍㲣,非其所生。

《魏畧》曰:大秦國以野蠒絲織成氍㲣文,出黄白黑緑氍㲣。

《周書》波斯國,大月氏之别種也,其地出氍㲣。

吳時《外國傳》曰:天竺國出細靡氍㲣。

《陶侃别傳》曰:外國獻氍㲣,公舉之曰:「我還國,當與牙共眠。」牙名剡之,字處靜,是公庶孫,小而被知。以為後嗣。

《南州異物志》曰:氍㲣以羊毛雜羣獸之毛織,鳥獸草木人物雲氣作鸚鵡,逺望軒若飛也。

《古樂府詩》曰:請客上北堂,坐氊及氍㲣。

張衡《四愁》曰:美人贈我氊氍㲣。

《諸葛亮集·詔答恢》曰:行當離别,以為惆悵。今至氍㲣一,以達心也。

𣰅㲪上音榻,下音登[编辑]

《通俗文》曰:氍㲣細者謂之𣰅㲪。名𣰅㲪者,施大牀之前小榻之上,所以登而上床也。

《東觀漢記》曰:景丹率衆至廣阿,光武出城外,按馬坐氊𣰅㲪,上設酒肉。

《魏畧》曰:大秦國以羊毛木皮野絲作之𣰅㲪之屬,有五色九色𣰅㲪,其毛鮮於海東諸國所作也。

《南史》:中天竺國出好裘𣰅㲪。

《世說》曰:王子猷詣郗雍州,雍州在内未出。王見鋪𣰅㲪,云:「阿乞那得此?」令左右送向家。郗出,王曰:「向有大力者負之以趨。」郄愔為雍州刺史。阿乞,愔小字。郄無忤。

《異苑》曰:沙門有法存者,生廣州,善醫術,遂富。有八尺𣰅㲪有,百種形像。又有沉香八尺板牀。太原王淡為刺史,大兒邵之屢求二物,法存不與,王殺而籍焉。法存後形見於府内經日。王尋得疾亡,邵之又喪。

杜篤《邉論》曰:匈奴請降,𣰅㲪𦋺褥,帳幔氊裘,積如丘山。

班固《與弟超書》曰:月支𣰅㲪而小相雜,但細好而已。

馬融奏馬賢於軍中帳内施𣰅㲪,士卒飄於風雪。

 服用部九 ↑返回頂部 服用部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