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78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四夷部一 太平御覽
卷七百八十一.四夷部二
四夷部三 

東夷二[编辑]

百濟[编辑]

《北史》曰:百濟之國者,其先蓋馬韓之屬也,出自夫餘王東明之後有仇台,篤於仁信,始立國於帶方故地。漢遼東太守公孫度以女妻之,遂為東夷強國。初以百家濟,因號「百濟」。其國東極新羅,北接高句麗,西、南俱限大海,東西四百五十里,南北九百里。其都曰居拔城,亦曰固麻城。其外更有五方:中方曰古沙城,東方曰得安城,南方曰久知下城,西方曰刀先城,北方曰熊津城。

又曰:百濟國王姓夫餘氏,號於羅瑕,百姓呼為鞬吉支,夏言并王也。王妻號於陸,夏言妃也。官有十六品,左平五人,一品達率,三十人,二品恩率,三品德率,四品杆率,五品奔率,六品已上冠飾銀華將德,七品紫帶施德,八品皂帶固德,九品赤帶季德,十品青帶對德,十一品文督,十二品皆黃帝武督,十三品左軍,十四品振武,十五品卷虞,十六品皆白帶。自恩率以下,官無常員,各有部分。其人飲食衣服,與高麗略同。若朝拜、祭祀,其冠兩箱加翅,戎事則不拜。拜謁之禮,以兩手據地為禮。婦人不加粉黛,女辮髪垂後,已出嫁則分為兩道,槃於頭上。衣似袍而袖微大。兵有弓箭刀槊,俗重騎射,兼愛墳史。有鼓、角、箜篌、箏、竽、篪、笛之樂,投壺、樗蒲、弄珠、握槊等戲,尤尚奕棋。行宋元嘉曆,以建寅月為歲首。賦稅以布絹絲麻及米等,量歲丰儉,差等輸之。其刑罰,反叛退軍及殺人者斬;盜者流,其贓兩倍徵之;婦犯奸,沒入夫家為婢。婚娶之禮,略同華俗。父母及夫死者,三年居服,余親則葬訖除之。土田下溼,氣候溫暖,人皆山居。有巨粟。其五谷雜果菜蔬及酒醴肴饌之屬,多同內地,維無駝騾羊鵝鴨。

又曰:百濟國中,大姓有八族:沙氏、燕人、刕音離。氏、真氏、解氏、骨氏、木氏、苩氏。其俗每以四仲月祭天及五帝之神,立其始祖仇台之廟於國城,歲四祠之。

又曰:隋開皇初,百濟王余昌遣使貢方物,拜上開府帶方郡公百濟王。平陳之歲,戰船漂至海東耽牟羅國。其船得還,經於百濟,昌資送甚厚,并遣使奉表賀陳平,文帝善之。八年,昌復使長史王辯那來獻方物,屬興遼東之役,奉表請為軍導。高麗頗知其事,兵侵其境。大業七年,帝親徵高麗,其王餘璋使國智牟來請軍期,帝遣尚書起居郎席律詣彼與相知。明年,六軍度遼,餘璋亦嚴兵於境,聲言助軍,實持兩端。尋與新羅有隙,每相戰爭。十年,復遣使朝貢。後天下亂,使命遂絕。

《南史》曰:晉義熙十三年,以百濟王余映為使持節都督百濟諸軍事鎮東將軍百濟王。宋元嘉二年,詔兼謁者閭丘恩子兼副謁者丁敬子往宣旨慰勞。其後每歲遣使奉表獻方物。二十七年,上表求《易林》、《雜占》、腰弩,文帝并與之。梁天監中,進號徵東大將軍。尋為高麗所破,衰弱累年,遷居南韓地。普通二年,王余隆上表,陳累破高麗,今始與百濟通好,更為強國。五年,隆死,詔以其子明為百濟王。所都城曰固麻,謂邑曰擔魯,如中國之言郡縣也。其國有二十二擔魯,皆以子弟宗族分據之。其人形長,衣服潔淨。其國近倭,頗有文身者。言語、服章略與高麗同。呼帽曰冠,襦曰複衫,褲曰禈。其言參諸夏,亦秦韓之遺俗云。中大通七年,累遣使獻方物,并請《涅盤》等經義、《毛詩》博士并工匠、畫師等,并給之。太清三年,遣使貢獻,及至,見城闕荒毀,并號慟涕泣。侯景怒,囚執之。景平,乃得還國。

《唐書》曰:百濟國王所居有東西兩城,所置內官,曰內臣佐平掌宣納事,內頭佐平掌庫藏事,內法佐平掌禮儀事,衛士佐平掌宿衛兵事,朝廷佐平掌刑獄事,兵官佐平掌在外兵馬事。其用法,叛逆者死,籍沒其家;殺人者,以奴婢三人贖罪;官人受財及盜者,三倍追贓,乃終身禁錮。凡諸賦稅及風土所產,多與高麗同。其王服大袖紫袍。青錦褲、烏羅冠,金花為飾,素皮帶、烏革履;官人盡緋為衣,銀花飾冠;庶人不得衣緋紫。歲時伏臘,同於中國。其書籍有五經、子、史。又表疏并依中華之法。其國西南海中有三島,其上出黃漆樹,似小榎而樹大,六月取其汁,漆器物,色如黃金,其光自奪目。

又曰:武德四年,百濟王扶餘璋遣使來獻果下馬。七年,又遣大臣奉表朝貢。高祖嘉其誠款,遣使就冊封為帶方郡王。百濟王自此歲遣朝貢,高祖勞撫甚厚,因訟高麗閉其道路,不許來通中國,詔遣朱子奢往和之。又與新羅世為仇敵,數相侵伐。貞觀元年,太宗賜其玉璽書,令即停兵革,璋因遣使奉表陳謝。雖外稱順命,內實相仇如故。十一年,遣使來朝,獻鐵甲雕斧。太宗優勞之,賜彩帛、錦袍等。

又曰:貞觀十六年,百濟王義慈興兵伐新羅四十餘城;又與高麗和親通好,謀欲取党項城,以絕新羅入朝之道。新羅遣使告急請救。太宗遣司農丞相里玄獎齎書告諭兩蕃,示以禍福。及太宗親徵高麗,百濟懷貳,乘虛襲破新羅七城。二十二年,又破其十餘城。數年之中,朝貢遂絕。高宗嗣位,始遣使朝貢。六年,新羅王金春秋上表,稱百濟與高麗、鞂鞨侵其北界,已沒三十餘城。顯慶五年,命左衛大將軍蘇定方統兵討之,大破其國,虜義慈及太子隆、小王孝演、偽將五十八人等,送於京師,上責而宥之。其國舊分為五部,統郡三十七、城二百、戶七十六萬,至是乃以其地分置熊津、馬韓、東明等五都督府,各統州縣,立其酋渠為都督、刺史及縣令,命右衛郎將王文度為熊津都督,總兵以鎮之。

又曰:百濟王義慈事親以孝行聞,友於兄弟,時人號「東海曾閔」。及至京,數日疾卒,贈金紫光祿大夫衛尉卿,特許其舊臣赴哭送,就孫皓、陳叔寶墓側葬之。

夫餘[编辑]

《後漢書》曰:夫餘國在玄菟北千里,南與高句麗、東與挹婁、西與鮮卑接,北有弱水,地方二千里,本獩地也。初,北夷橐離國王出行,其侍兒於後妊身,王遂欲殺之。侍兒曰:「前見天上有氣,如大雞子,來降我,因以有身。」王囚之,後遂生男。王令置於豕牢,豕以口氣噓之,不死,復徙於馬欄,馬亦如之。以為神,乃聽母收養,名曰東明。東明長而善射。王忌其猛,欲殺之。東明奔走,南至掩㴲音斯。水,以弓擊水,魚鱉皆聚浮水上,東明乘之得度,因至夫餘而王之焉。於東夷之域,最為平敞,土宜五谷,出名馬、赤玉、貂┊、大珠如酸棗。以員柵為城,有宮室、倉庫、牢獄。其人粗大強勇而謹厚,不為寇鈔。以弓矛為兵。以六畜名官,有馬加、牛加、狗加。其邑落皆主屬諸加。食飲用俎豆,會同、拜爵、洗爵,揖讓外降。以臘月祭天,大會連日,飲食歌舞,名曰迎鼓。是時斷刑獄,解囚徒。有軍事亦祭天,殺牛,以蹄占其吉凶。行人無晝夜,好歌吟,音聲不絕。其俗用刑嚴急,被誅者,皆沒其家人為奴婢;盜一責十二;男女淫皆殺之;尤惡妒婦,既殺復尸於山上。兄死妻嫂,死則有槨無棺。殺人殉葬,多者以百數。其王葬用玉匣,漢朝常預以王匣付玄菟,郡王死則迎取以葬焉。建武二十五年,夫餘王遣使奉貢,光武厚報答之,於是使命歲通。至安帝永初五年,夫餘王始將步騎七八千人寇鈔樂浪,殺傷吏人,後復歸附。永寧元年,乃遣嗣子尉仇台詣闕貢獻,天子賜尉仇台印綬金彩。順帝永和元年,其王來朝京師,帝作黃門鼓吹角抵戲以遣之。桓帝時亦朝貢。獻帝時求屬遼東云。

《魏志》曰:夫餘本屬玄菟。其俗:有敵,諸加自戰,下戶俱擔糧飲食之;其死,夏月皆用冰,有槨無棺,停喪五月,以久為榮;其居喪,男女皆純白,婦人著布衣而去環珮,大體與中國相類。漢未,公孫度雄張海東,威服東夷,夫餘王尉仇台更屬遼東。時句麗、鮮卑強,度以夫餘在二虜之間,妻以宗女。正始中,幽州刺史母丘儉討句麗,遣玄菟太守王頎詣夫餘,王位居遣犬加郊迎,供軍糧。舊夫餘俗:水旱不調五谷不熟,輒歸咎於王,或言當易,或言當殺。其印文言「王之印」,國有故城名城,蓋本貊之地,而夫餘王其中,自謂亡人,抑有以也。

《晉書》曰:夫餘國,至太康六年為慕容所襲破,其王依慮自殺,子弟走保沃沮。武帝以何龕為護東夷校尉。明年,夫餘後王依羅遣使詣龕,求率見人還復舊國,遣督郵賈沈以送之,爾後每為掠。其種人賣於中國,帝又以官物贖還。禁市夫餘之口。自後無聞。

新羅[编辑]

《秦書》曰:符堅建元十八年,新羅國王樓寒遣使衛頭獻美女。國在百濟東,其人多美髮,髮長丈餘。

又曰:符堅時,新羅國王樓寒遣使衛頭朝貢。堅曰:「卿言海東之事,與古不同,何也?」答曰:「亦猶中國,時代變革,名號改易。」

南史》曰:「新羅,魏時曰新盧,宋時曰新羅,或曰斯羅。其國小,不能自通使聘。梁普通二年,王姓募名秦始,使使隨百濟奉獻方物。其俗呼城曰健牟羅,其邑在內曰啄評,在外曰邑勒,亦中國之言郡縣也。國有六家啄評,五十邑勒。邑勒土地肥美,宜植五谷,多桑麻,作縑布,服牛乘馬,男女有別。其官名有子賁旱支。壹旱支、齊旱支、謁旱支、壹吉支、奇貝旱支。其冠曰遺子,禮襦曰尉解,褲曰柯半,靴曰洗。其拜其行與高麗相類。無文字,刻木為信,語言待百濟而後通焉。

北史》曰:新羅者,其先本辰韓種也。辰韓始有六國,後稍分為十二,新羅則先本辰韓種也,辰韓始一也。其一也,或稱魏。將毋丘儉討高麗,破之,奔沃沮,其後復歸故國,有留者遂為新羅,亦曰斯盧。其人雜,有華夏、高麗、百濟之屬,兼有沃沮、不耐、韓獩之地。其王本百濟人,自海逃入新羅,遂王其國。初附庸百濟,百濟徵高麗,不堪戎役,後相率歸之,遂致強盛。因襲百濟,附庸於迦羅國焉。

又曰:新羅王真平,以隋開皇十四年,遣使貢方物,文帝拜真平上開府樂浪郡公新羅王。其官有十七等,一曰伊罰干,貴如相國,次伊尺干,次迎干,破彌,次大阿尺,次阿尺干,次乙吉干,次涉咄干,次及伏干,次大奈摩干,次奈摩干,次大舍,次小舍,次吉士,次大烏,次小烏,次造位,外有郡縣。其文字、甲兵同於中國。選壯健者悉入軍,烽戍邏俱有屯管部伍。風俗刑政衣服略與高麗、百濟同。每月旦相賀,王設宴會,班齎群官,其日拜日月神主。八月十五日設樂,令官人射,賞以馬布。其有大事,則聚群官,詳議定之。服色尚畫素,婦人辮髪繞頭,以新彩及珠為飾。婚嫁禮惟酒食而已,輕重隨貧富。死有棺斂葬送,起墳陵。王及父母妻子喪,居服一年。田甚良沃,水陸兼種。其五谷果菜鳥獸物產略與華同。大業以來,歲遣朝貢。

唐書》曰:新羅王所居曰金城,周七八里,衛兵三千人,設師子隊,文武官凡有十七等。武德四年,其王金真平遣使朝貢,高祖遣使,賜以璽書及畫屏風、錦彩。自此朝貢不絕。其食器用柳箱,亦以銅及瓦。國多金、朴兩姓,異姓不為婚。

又曰:貞觀五年,新羅遣使獻女樂二人,皆須發美色。太宗謂侍臣曰:「朕聞聲色之娛不如好德,且山川阻遠,懷土可知。近日林邑獻白鸚鵡,尚解思鄉,訴請還國,鳥猶如此,況人情乎?但憫其遠來,思戀親戚,宜付使者,聽其還家。

又曰:新羅王金真平安卒,無子,立其女善德為王。貞觀九年,遣使冊命善德為樂浪郡王。新羅王十七年,遣使上言:「高麗、百濟累相攻襲,亡失數十城,兩國連兵,意在滅臣社稷。謹遣陪臣歸命大國,乞偏師救助。」後太宗將親伐高麗,詔新羅纂集士馬應接大軍。新羅遣大臣領兵五萬入高麗南界,攻水口城,降之。

又曰:新羅王善德卒,立其妹真德為王。貞觀二十二年,真德遣其弟國相伊贊子金春秋及其子文正來朝。春秋請詣國學觀釋奠及講論,太宗因賜以所制溫湯及晉碑。并新撰《晉書》將歸國。

又曰:永徽元年,新羅王真德大破百濟之眾,遣其弟子法敏以聞。真德乃織錦作五言《太平頌》以獻,其詞曰:「大唐開洪業,巍巍皇猷昌。止戈戎衣定,修文繼百王。統天崇雨施,理物體含章。深仁諧日月,撫運邁陶唐。幡旗何赫赫,徵鼓何鍠鍠。外夷違命者,剪覆被天殃。淳風凝幽顯,遐邇竟呈祥。上時和玉燭,七耀巡萬方。維岳降宰輔,帝任忠與良。五三成一德,昭我家大唐。」帝嘉之,拜法敏為太府卿。

又曰:永徽六年,百濟與高麗、鞂鞨率兵侵新羅北界,其王春秋遣使上表求救。顯慶五年,命左武衛大將軍蘇定方為熊津道大總管,統水陸十萬,仍令春秋為嵎夷道行軍總管,與定方討平日濟,俘其王扶余義慈來獻。自是新羅漸有高麗、百濟之地,其界益大,西至於海。

又曰:龍朔三年,詔以新羅國為雞林州都督,授其王金法敏為雞林都督。法敏卒,其子政明嗣位。垂拱二年,遣使來朝,因請《唐禮》一部,并雜文章。則天令寫《吉凶要禮》,并於《文館詞林》釆其詞涉規誡者,勒成五十卷以賜之。

又曰:開元二十五年,新羅王興光卒。玄宗遣左贊善大夫邢璹往弔祭,并冊其子承慶為新羅王。璹將發,上制詩序,太子以下及百寮咸賦詩以送之,謂璹曰:「新羅,號君子之國,頗知書記,有類中華。以卿涉學,善於講論,故選充此使。到彼宜闡揚經典,使知大國儒教之盛。」又聞其人多善弈棋,亦令善棋人率府兵曹楊季膺為之副。璹等至彼,大為蕃人所敬。其國棋者皆季膺之下,於是厚賂璹等金寶及藥物。

又曰:大曆七年,新羅王金乾運遣使金標石來賀正。八年,又遣使獻金銀牛、黃魚、牙綢、朝霞綢等。

又曰:元和三年,新羅王金重興遣使金力奇來朝。力奇上言:「貞元十六年,奉詔冊臣故主金俊邕為新羅王。母申氏為大妃,妻朴氏為王妃。冊使韋丹至中路而知俊邕薨,其冊卻回在中書省。今臣還國,伏請授臣以歸。」敕金俊邕等冊,宜令鴻臚寺於中書省受領,至寺宣授與金力奇,令奉歸國。仍賜其叔彥升門戟,令本國准例給與。

 四夷部一 ↑返回頂部 四夷部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