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86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火部一 太平御覽
卷八百六十九.火部二
火部三 

火下[编辑]

《西京雜記》曰:惠帝七年夏,雷震南山,大木數千株,皆火燃至末。其下數十畝地,草皆焦黃。其後百許日,家人就其間得龍骨一具,鮫骨二具。

又曰:樊將軍噲問陸賈曰:「自古人君皆云受命於天,云有瑞應,豈有是乎?」賈曰:「有之。夫目則得酒食,火華則得錢財,故目則祝之,火華則拜之。況天下大寶、人君重位,非天命何以得之哉!」

《王子年拾遺記》曰:岱山東有員淵千里,孟夏之月,水騰沸,以金石投之,則爛如土矣。孟冬之月,稍焦涸,中有黃色煙從地出,起數丈,煙色萬變。山人掘之,入地數尺,得焦石如炭,或有碎火,如俗聞之火。有草名莽煌,葉圓如荷,去之十步,炙人衣服則焦,鳥獸不敢近也。刈以為席,冬彌溫,以枝相曆磨,則火出。

又曰:昔伯禹隨山浚川,起自積石,鑿龍門,至窒穴。初入窒穴之時,孔八尺,稍入,幽暗不可復行。禹乃負火而入,有黑蛇長十丈,頭有角,銜夜明之珠,以導於禹。

又曰:員嶠之山,一名環丘。有云石,廣五百里,或四五十里。扣之片片,則蓊然云出,俄而遍潤天下。有木名曰倚桑,煎椹以為蜜。亦有氷蠶,長七寸,黑色,角有鱗。以霜雪覆之,然後作繭,長一尺,其色五彩,織為文錦,入水而不濡,其質輕軟柔滑,以之投火,則經宿不燎。唐堯之世海人獻之。

又曰:始皇好神仙之事,求天下異朮。有宛渠之民,乘蠡舟,泛黑水,而至於雍部。始皇與之語及天初開之時,了如親見。始皇問曰:「聞子明於見遠,願聞其朮。」對曰:「臣之國,去咸池日沒之所九萬里焉,日月之所不照。以萬歲為夜,其晝則天豁然中開,闊數百丈,萬歲還合,則為一日也。及其為夜,琢燃石以代日光。此石出於然山,其土石皆自光明,鑽斬皆火出,大如栗,則輝曜一室。昔炎帝時火食國人獻此石也。」

又曰:申彌國去都萬里,有燧明國不識四時晝夜。其人不死,厭世而升天。國有火樹,名燧木,屈槃萬丈,云霧出於中間,折枝相鑽,則火出矣。後世聖人,變腥臊之味,游日月之外,以食救萬物,乃至南垂,目此樹表,有鳥若,以口啄樹,粲然火出。聖人感焉,因取小枝以鑽火,號燧人氏,在庖羲之前,則火食起乎玆矣。

又曰:郅寄字君珍,喪親盡禮。去墓一百里,每夜行,常有鳥銜火以夾之。

《六韜》曰:軍不舉火,將亦不食。

《莊子》曰:木與木相摩則燃,金與火相守則流。陰陽錯行,則天地大駭,於是乎有雷有霆。水中有火,乃焚大槐。

又曰:利害相摩,生火甚多,內熱也。眾人焚和。眾人遺利則和,若利害存懷,則其和焚矣。

又曰:曾子居衛,袍無表,三日不舉火,十年不制衣。

又曰:孔子窮於陳、蔡之間,七日不火食。

又曰:指窮於為薪,火傳,窮,盡也。為薪,猶前薪也。前薪以指,指盡前薪,故火傳而不滅。不知其盡也。前火非後火,故為薪而火傳,火傳而命續,由夫養得其極也,世豈知其盡而更生哉?

又曰:以火救火,以水救水,名之曰益多。適不能救,乃更足以成彼之威。

又曰:山木自寇也,膏火自煎也。

又曰:馬血為燐,人血為野火。

又曰:堯讓天下於許由。許由曰:「日月出矣,而爝火不息,其於光也,不亦難乎!」

《列子》曰:趙襄子率徒十萬,狩於中山,籍芿音仍燔林,扇赫百里。有一人從石壁中出,從燼上下,眾謂鬼物。火過徐行而出,若無所經涉。襄子怪而留之,徐而察之:形色七竅,人也;氣息音聲,人也。問奚道而入火,其人曰:「奚物而謂石?奚物而謂火?」襄子曰:「向之來所出者,石也;而向之所涉者,火也。」其人曰:「不知也。」

《管子》曰:黃帝作鑽燧出火,以熟葷臊。

《韓子》曰:魯燒積澤,天北風,火南倚。恐燒國,哀公懼,自將眾趣而救火。左右無人,盡逐獸而不救火。乃召問仲尼,仲尼曰:「夫逐獸者樂而無罰;救火者苦而無賞,此火所以不救也。事急不及以罰,救火者盡賞之,則舉國不足以賞,於民請徒行罰。」乃下令曰:「不救火者,比降北之罪。」令下未遍,火已滅矣。

《淮南子》曰:火上尋,水下流。

又曰:南方,火也。其帝祝融,其佐朱明,執衡而治夏。其神為熒惑,其獸為朱鳥,其音徵,其日丙丁。

又曰:十一月水正而陰勝陽。陽氣為火,陰氣為水。水勝故夏至溼,通合反。火勝故冬至燥。燥故炭輕,溼故炭重。

又曰:練土生木,練,治也。練木生火,練火生雲雲,金氣也。,練雲生水,練水生土。

又曰:火熯則水滅之,金堅則火消之。

又曰:失火而遇雨,失火則不幸,遇雨則幸也,故禍中有福也。

又曰:槁竹有火,弗鑽不{難灬};土中有水,弗掘無泉。掘猶窮也。{難灬}音然。

又曰:被蓑而救火,毀瀆而止水,乃愈益多。

又曰:畜火井中,操釣上山,揭斧入淵,欲得所求,難也。

又曰:甑得火而液,水中有火,火中有水。疾雷破石,陰陽相薄,自然之勢。

又曰:夫救火者汲水而趨之,或以甕瓴,或以盆盂,其方圓銳橢敕果反不同,盛水各異,其於滅火均也。

又曰:順風從火,紫芝與蕭艾俱死。蕭,蒿也。

又曰:今人放燒,或操火往益之,或雨者。皆未有功,而相去亦遠矣。

又曰:聖王之養民也,非求用之也,性不能已。若火之自熱,水之自寒,夫有何修焉?及恃其力、賴其功者,若救火舟中。言舟中之人同心救火,其用為易。

又曰:夫狂者之不能避水火之難而越溝瀆之險者,豈無形神氣志哉?然而用之異也。與人異也。

又曰:夫寒之與暖相反,大寒地坼水凝,火弗為衰其暑;大熱礫石流金,火弗為益其烈,寒暑之變,無損益於己,質有之也。

又曰:未嘗灼也,而不敢握火者,見其有所燒也;未嘗傷也,而不敢擢刃者,見其有所害也。 又曰:老槐生火,久血為燐,人弗怪也。血精在也,暴露百日則為燐,遙望若野火也。

又曰:炎帝紀火,死而為竈。炎帝,神農,以火帝王天下,死托祀於竈神。

《抱朴子》曰:案河洛之文,皆云水火者,陰陽之餘氣也。夫言氣,則其不能生日月可知也。若水火是日月所生,亦何必盡如日月之方圓乎?今火出於陽燧而火不圓也,水出於方諸而水不方也。又陽燧可以取火於日而無取日於火之理,則日精之生火明矣;方諸可以取水於月而無取月於水之道,則月精之生水可知矣。

又曰:南海之中,蕭丘之上,有自生之火,火常以春起而秋滅。丘方千里,當火起之時,滿此丘上,純生一種木,火起正著此木。木雖為火,所著但小焦黑。人或得以為薪者,火著如常薪,但不成炭。炊熟則灌滅之,後復更用,如此無窮。又夷人取木華,績以為火浣布,木皮亦剝以灰煮為布,但不及華細好耳。白鼠大者重數斤,毛長三寸,居空木中,其毛亦可績為布。故火浣布有三種焉。

又曰:暗非火積,水非魚屬,然暗竭則火滅,水涸則魚死。伐木而寄生死,芟草而菟絲萎。

又曰:立夏日,服六壬六癸之符,或服飛霜之散,則不熱。幼伯子、王仲都,此二人衣之以重裘,曝之於夏日之中,周以十爐之火,口不稱熱,身不流汗,蓋用此方也。

《傅子》曰:管寧之遼東而歸,海中遇暴風,餘船皆破,惟寧船自若。夜晦,船人盡惑,莫知泊所。忽望見火光,趣之,得島,一無居人,又無火燼,行人咸異焉,以為神光之祐。皇甫謐曰:「積善之應也。」

《尸子》曰:燧人上觀星辰,下察五木,以為火也。

《陰符經》曰:火生於木,禍發必克。

《孫子兵法》曰:凡火攻有五:一曰火人,二曰火積,三曰火輜,四曰火庫,五曰火燧。

《呂氏春秋》曰:齊桓公使人告魯曰:「管夷吾,寡人之仇也,願生得之。」魯君許諾,乃使轉其拳,膠其目,置之匣中。至齊境,桓公使以朝車迎之,祓以火。火,所以祓除不祥也。,讀曰灌。

又曰:燕雀處一屋之下,自以為安。竈突決火,棟宇將焚,燕雀不知禍將至矣。

又曰:伊尹說湯五味,九沸九變,火為之紀。

《博物志》曰:燧人鑽木而造火。

又曰:臨邛有火并一所,縱廣五尺,深二三丈,在縣南百里。昔人以竹木投之以取火。諸葛丞相往觀視後,火轉盛。以盆著井上,煮鹽得鹽。後人以家燭火投井中,火即滅,迄今不復然也。

又曰:臨邛有火井,深六十餘丈,火光上出。人以筒盛火,行百餘里,猶可燃也。《蜀王本紀》亦同。

又曰:魏明帝世,河東有焦光者,裸而不衣,處火不焦,處寒不凍。

又曰:積油萬石,則自然生火。晉泰始中,武庫火,積油所致。

《南越志》曰:廣州有大樹,可以御火,山北謂之慎火,多種屋上以防火。南無霜雪,故成樹也。

《風俗通》曰:城門失火,殃及池魚。案百家書:宋城門失火,汲取池中水以沃之,魚悉露見,但就取之。說云:司門尉姓池,名魚,城門火,惇之,燒死,故云然耳。

又曰:臧仲英家欲炊而失釜,火從篋中起,衣服盡燒而篋不損。

《山海經》曰:符愚之山,其鳥名{昏鳥}音旻,其狀如翠而赤喙翠似燕而紺色。,可以衛火。畜之辟災。

又曰:翠山之上,其鳥多鸓音壘,其狀如鵲,赤黑而兩首,可以衛火。

又曰:{山弇}嵫之山,上多丹木,其葉如谷,其實如瓜,赤符而黑理,食之可以衛火。

又曰:帶山之上有獸焉,其狀如馬而一角,其名曰{日雚}音歡疏,可以衛火。

又曰:令丘之山,無草木,其上多火。

又曰:崌音居山之上有鳥焉,其狀如鴞而赤身白首,名曰竊脂,可以衛火。

又曰:西海之南,流沙之濱,赤水後,黑水前,有山名曰昆侖之丘,其外有炎火之山,投物即然。今扶南東萬里有耆蒲國,東復五千里有火山國,其雖霖雨,火常燃。火中有白鼠,常出山邊求食人。捕之,以毛作布。而今之火浣布,此類也。

又曰:厭火國人獸身黑色,火出其口中。言能吐火。

《神異經》曰:南荒外有火山焉,長四十里,廣四五里,其中生木,晝夜火燃,得暴風雨,火不滅,火中有鼠,重百斤,毛長七尺餘,細如絲,可以作布。

《新論》曰:漢元帝廣求方朮之士。漢中道人王仲都云:「但能忍寒暑耳。」以隆冬單衣於上林昆明池上,無變色;至夏大暑,使暴坐,環以十爐火,不汗出。

《三輔黃圖》曰:秦始皇葬驪山,六年之間,為項籍所發。放羊兒墜羊冢中,然火求羊,燒其槨藏。

魏武帝《明罰令》曰:聞太原、上黨、西河、雁門,冬至之後百五日皆絕火寒食,云為介子推。子胥沉江,吳人未有絕水之事,至於子推,獨為寒食,豈不偏乎?

《河圖挺佐輔》曰:伏羲禪於伯牛,錯木作火。

《春秋潛潭巴》曰:火從井出,有賢士從民間起。宋均注曰:火明,賢者,象賢者屈淵從井出。

《禮含文嘉》曰:燧人始鑽木取火,炮生為熟,令人無腹疾,遂天之意,故為燧人也。

陸景《典語》曰:沖風之摧枯枝,烈火之炎寒草,武王伐紂,勢然也。

《古今注》曰:宣帝地節元年,上郡沙中夜中有火如粟出,不熱。

又曰:陽燧,以銅為之,形如鏡,向日則火生,以艾炷承之得火也。

《瑣語》曰:智伯既敗,將出走,夢火見於西方。及夫出奔秦,又夢見於南方,遂奔楚也。

張衡《靈憲》曰:日匹火,月匹水,火則外光,水則含影。

《河圖·汴光篇》曰:陽精散而分布為火。

《括地圖》曰:神丘有火穴,光照千里。

《笑林》曰:某甲夜暴疾,門人鑽火,其夜陰暗,未得火,催之急。門人忿然曰:「君責人亦大無道理,今暗如漆,何以不把火照我,當得覓鑽火具。」潘尼《箴》曰:夫水火者,所以佐理天地,清成大化也。在天則日月麗焉,在地則水火存焉。

 火部一 ↑返回頂部 火部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