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93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鱗介部六 太平御覽
卷九百三十五.鱗介部七 魚上
鱗介部八 

魚上[编辑]

《星經》曰:天魚一星在尾後河中,此星明,則河海出大魚。

《周易·姤卦》曰:包有魚,義不及賓也。

又《中孚》曰:豚魚吉,信及豚魚也。

又《明象》曰:筌者,所以在魚,得魚而忘筌也。

《毛詩》曰:《》,季冬薦魚,春獻鮪也。冬,魚之性定。春,鮪新來,宜薦。

又《魚藻》曰:魚在在藻,有頒其首。毛云:頒,大首貌也。

《禮記·曰禮》曰:凡豋宗廟,藁魚曰商祭,鮮魚曰脡祭。

《尚書·益稷》曰:暨鳥獸魚鱉咸若。注:微物咸順之。

《左傳·昭元》:劉子曰:「美哉禹功,明德遠矣!微禹,吾其魚乎?」

又《昭元》曰:魚鹽蜃蛤,弗加於海。

《春秋運斗樞》曰:四方煩擾,小民失恩,虎銜魚。

《爾雅》曰:魚有力者鰴。强力多者。音暉。魚枕謂之丁,枕在魚頭骨中,形似篆書丁字,可作印。魚膓謂之乙,魚尾謂之丙。此皆以篆書字,因以名焉。《禮記》曰:魚去乙。然則魚之骨體,盡似丙丁之属,形因名之。

《史記·周本紀》曰:武王渡河,中流,白魚躍入船中,武王俯取以燎之。

漢書》曰:陳勝、吳廣為屯長,領兵戍將,舉大計,威兵士。以丹書帛曰:「陳勝王」,置所罾入魚腹中,兵買魚而見書。

《東觀漢記》曰:世祖率鄧禹等撃王郎横野将軍劉奉,大破之。兵過禹營,禹進炙魚,上飱㗖,勞勉吏,士威容嚴厲。衆皆竊言:「劉公真天人也!」

謝承《漢書》曰:㑹稽陳嚚,少時於郭外水邉捕魚,人有盜取之者,嚚見,避之草中,追以魚遺之,盜慙不受。自是無復盜其魚。

《後漢書》曰:羊續為南陽太守,府丞嘗獻其生魚,續受而懸於庭。丞後又進之,續乃出所懸者,以杜其意。

《魏志》曰:黄初六年,帝東征吳,文德郭后畱譙。時后從兄弟欲遏水取魚,后曰:「今奉車所不足,豈此魚乎?」

《吳志》曰:孫權時,謠云:「寧飲建鄴水,不食武昌魚。寧還建鄴死,不止武昌居。」

《晉書》曰:王延性仁孝。繼母卜氏嘗盛冬思生魚,勅延求而不獲,杖之流血。延尋向汾水叩凌而哭,忽有一魚五尺躍出水上,延取以進母。卜氏食之,積日不盡,於是心悟,撫延如己生。

又曰:五部單于賢王劉豹妻呼延氏,魏嘉卑祈子於龍門。俄而有一大魚,頂有二角,軒鬐躍鱗,而至祭所,久之乃去。巫覡皆異之,曰:「此嘉祥也。」其夜,夢晝所見魚變為人,左手把一物,大如半雞子,光景非常,授呼延曰:「此是日精,服之生貴子。」寤而吿豹,豹曰:「此吉徵也。」自是十三月而生元海。

又曰:錢塘杜子恭有祕術嘗。就人借瓜刀,其主求之,恭曰:「當即相還耳。」既而刀主至嘉興,有魚躍入船中,破魚得瓜刀。

又曰:吳隱之為廣州刺史。帳下人進魚,每剔去骨存肉。隱之覺其用意,罰而黜焉。

《宋書》曰:王弘之性好釣。上虞江有一處名三石頭,弘之常垂綸於此。經過者不識之,或問:「魚師得魚,賣否?」弘之曰:「亦不得,得亦不賣。」日夕載魚入上虞郭,經親故,各以一兩頭置門而去。

沈約《宋書》曰:明帝泰始二年,幸華林園天淵池,白魚躍入御舟。

《齊書》曰:中興元年,義師下。未至竟陵三十里,魚長三尺躍入御船中。

《梁書》曰:張昭,王德明,幼有孝性。父模常患消渴,嗜鮮魚。昭乃身自結網捕魚,以供朝夕。

又曰:王固嘗聘魏,國晏饗昆明池。魏人以南人嗜魚,大設罟網。固以佛法呪之,遂一鱗不獲。

崔鴻《十六國春秋·前京録》曰:金城太守胡朂叛,張軌遣都䕶宗毅、治中令狐瀏討之。濟河中流,白魚入船。瀏曰:「魚鱗物,虜必解甲歸我矣。」朂請降,軌宥之。

《後魏書》曰:高祖幸清徽堂,因之流化池。高祖曰:「此池中亦有魚在。」任城王澄曰:「此所謂『魚在在藻,有頒其首』。」髙祖曰:「且取『王在靈沼,於牣魚躍』」。

《北史》曰:陸政性甚孝。其母吳人,好食魚。北土魚少,政求之,常苦難得。後宅忽有泉出而魚,遂得以供膳。時人因謂其泉為孝泉。

《隋書》曰:虞孝仁性奢華。常以駱駝負函,盛水飬魚而自給。

又曰:大業中,納言楊達言:於遼山造御舟,有白魚躍入舟内。

又曰:乞伏慧為潭、桂二州總管。其俗輕剽,慧躬行朴素以矯之,風化大洽。曾見人以簺音賽捕魚者,出絹買而放之。

《唐書》曰:真臘國地饒瘴厲毒蠚音適,海中大魚半出,望之如山。

又曰:太宗幸蒲州,刺史趙元楷課父老服黄紗單衣迎謁路左;又潛飼羊百餘口,魚數百頭,将餽貴戚。太宗知而數之。

又曰:太宗觀漁於西宫,見魚躍焉。問其故,漁者曰:「此當乳也。」於是中網而止。

又曰:開元二十一年,衢州獲魚有銘,獻之。侍中裴光庭等奏曰:「魚龍為圖,河洛所出。比之盛明,彼何足云?」

又曰:吐蕃國,在吐谷渾西界,其春夏軍糧資海魚以給之。

《國語》曰:周文太子發嗜鮑魚,太公為其傅,曰:「鮑魚不登俎豆,豈有非禮而可飬太子?」

《老子》曰:魚不可脱於淵,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

《文子》曰:川廣者魚大,山髙者獸修。故魚不可以無餌釣,獸不可以空器召。

又曰:因所貴而貴之,物無不貴;因所賤而賤之,物無不賤。故不放魚於木,沈鳥於淵。

《鄧析書》曰:夫水濁則無掉尾之魚,政苛則無逸樂之士。

《列子》曰:八紘之北有冥海,魚廣千里,其長稱焉。

《孟子》曰:有餽生魚於子產,子產使校人畜之池,反命曰:「始舍之圉圉焉,少則洋洋焉。」子產曰:「得其所哉!」校人曰:「孰謂子產智?吾既烹而食之矣。」

又曰:故為淵敺魚者,獺也;為叢敺雀者,顫也。

《魯連子》曰:古善漁者宿沙習子。使魚生於山,則雖十宿沙不得一魚焉。宿沙非闇於魚道者,彼山非魚之所生也。

《荘子》曰:泉涸,魚相與處於陸,相煦以濕,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也。

又曰:荘子與惠子遊於濠梁之上。荘子曰:「儵出遊從容,是魚之樂也。」

惠子曰:「子非魚,安知魚之樂?」荘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也?」

又曰:吞舟之魚,蕩而失水,則螻蟻能制之。故鳥飛不厭髙,魚沈不厭深。

又曰:朽瓜化為魚,物之變也。

又曰:任公子蹲㑹稽釣東海,朞年,而大魚食之。公子得若魚,浙河以東,蒼梧以北,無不厭若魚者。

又曰:井魚不可語海,夏蟲不可語冰。

《符子》曰:太公㳙釣於隱溪,五十有六而未嘗得一魚。魯連聞而觀焉,太公㳙跽而隱崖,不餌而釣,仰咏俯吟,暮則釋竿。其膝所處若背,其跗觸崖若路。魯連曰:「釣本所以在魚,無魚何釣?」太公曰:「不見康王父之釣耶?渉蓬莱,釣巨海,摧㟁投綸五百年矣,未嘗得一魚;方吾,猶一朝耳!」

《顧子》曰:昔宋人臨萬仭之淵,釣數寸之鱗。魚将食釣,不知膝之日進有傾,墜而死,利能誘也。

《韓子》曰:公儀休相魯而嗜魚,一邦皆争買魚而獻之。公儀子不受,曰:「夫唯嗜魚,因不受也。」

《淮南子》曰:夫水濁則魚噞,政苛則民亂。

又曰:木上升,水下流。故鳥飛而髙,魚動而下。

又曰:上求材,臣殘木;上求魚,臣亁谷。

又曰:欲致魚者先通水,欲致鳥者先樹木。水積而魚聚,木而鳥集。

又曰:林中不賣薪,湖上不鬻魚,非所無也。

又曰:俎之先生魚,豆之先太羮,此皆不快於耳目,不適於口腹,而先王貴之,先本後末也。

又曰:使葉落者風搖之,使水濁者魚撓之。

又曰:惠子從車百乘,以過孟諸,荘子見之而棄餘魚。疾惠子故也。

又曰:月者,陰之宗,是以月毁則魚腦減。

又曰:楚王亡其猨,而林木為之殘;捷躁,依木而處,故殘林以求之也。宋君亡其珠,池魚為之殫。殫,盡也。

又曰:為魚德者,非挈而入淵;為猿賜者,非負而縁木。縱其所之而已。

又曰:富池魚者,必去徧音編。獺;飬禽獸者,必去豺狼。

又曰:臨河羨魚,不若歸而織網。羨,願也。

又曰:争魚者濡,逐獸者趨,非樂之也。故至言去言,至為無為。

又曰:故天之且風,草木未動而鳥已翔矣。鳥巢知風也。其且也,陰曀未集而魚已噞矣。魚潛雨也。

又曰:燿蟬者務在明其火,釣魚者務在芳其餌。明其火者,所以燿而致之也;芳其餌者,所以誘而利之也。

又曰:季子治亶父三年,季子,子賤。而巫馬期衣裋褐,易容貌,往觀化焉。易服而往,微以視之也。見夜魚者,釋之,巫馬期問焉,曰:「凡子所為魚者,欲得也。今見而釋之,何也?」魚者曰:「季子不欲人取小魚也。得者,小魚,是以釋之。」巫馬期以報孔子,曰:「季子之德至矣!」

《抱朴子》曰:取一把礬丸,内一活魚口,與無藥者俱投沸膏中。猛火之上,其銜藥者浮戱瀺灂,不死。

又曰:丹陽水有丹魚。先夏至十日夜伺之,魚浮於水側,赤光上照。取此魚血以塗足,可以步行水上。

《金樓子》曰:専諸學炙魚,香聞數里。王僚索魚炙,専諸持一利剛刀,蔵著魚腹中。

《晏子春秋》曰:景公射質堂上,唱善者一口。章入,公曰:「吾失晏子,未嘗聞吾不善。」章曰:「臣聞君好臣服、君嗜臣食。尺蠖食黄身黄,食蒼身蒼,君其食誦人言乎?」公曰:「善。」賜章魚五十乘。章歸,魚車塞途。章撫其僕曰:「曩之唱『善者』,皆欲此魚也。」固辭不受。

《戰國策》曰:靖郭君将城薛,齊人有請一言者。靖郭君見之,趨進曰:「海大魚。」因反走。君使更言之,曰:「海大魚,網不能止,釣不能牽。蕩而失水,則蝼蟻得意。今齊,亦君之水也。」靖郭君乃止。

又曰:魏王與龍陽君共船而釣。龍陽君得十餘魚而涕曰:「臣之始得魚也,臣甚嘉之。後得益,大臣且欲棄前所得者。今以臣之㓙惡也,而得為王拂枕席。夫四海之内,其美人亦甚多,聞臣之得幸於王也,畢褰裳而趨。王視臣亦曩臣之所棄魚也。」王於是令:「四境之内,有敢言美人者,族!」

《家語》曰:孔子之楚,有漁者獻魚,孔子不受。漁者曰:「天暑市逺,無所鬻之。思慮棄之糞土,不若獻之君子。」孔子再拜而受,掃地祭之。

《呂氏春秋》曰:竭澤而漁,豈不得魚?而明年無魚;焚薮而畋,豈不得獸?而明年無獸。

又曰:善釣者,出魚於千仭之下,餌香也;善弋者,下鳥於百仭之上,弓良也。

又曰:宋桓司馬有寳珠,獲罪出亡。宋王問珠之所在,曰:「投之池中。」於是竭池取珠,魚皆死矣。

《吳越春秋》曰:越王既棲㑹稽,范蠡等曰:「臣竊見㑹稽之山,有魚池上下二處,水中有三江四瀆之流,九溪六谷之廣。上池宜於君王,下池宜於民臣。畜魚三年,其利可以致千萬,越國當富盈。」

《新序》曰:楚人有獻魚於楚王者,曰:「今日獲,魚食之不盡,賣之不售,棄之又惜,故来獻之。」左右曰:「鄙哉!辭也。」楚王曰:「子不知,漁者仁人也。葢聞囷倉粟有餘者,國有饑民;後宮多幽女者,下民多曠夫;餘衍之蓄聚於府庫者,境内多貧乏之民。皆失君之道。故庖有肥肉,廏有肥馬,民有饑色,亡國之君蔵於府庫。寡人聞之久矣,未能行也。漁者知之,其以喻寡人也,且今行之矣。」於是乃遣使恤鰥寡。故漁者獻餘魚而楚國賴之。

《風俗通》曰:城門失火,禍及池魚。俗說:池魚,人姓字,居近城門,城失火,延及其家。謹案:《百家書》:「宋城門失火,因汲取池中水以沃灌之,池水空竭,魚悉露死。」喻惡之滋并中傷善類也。

又曰:伯魚之生,適有饋孔子魚者,嘉以為瑞,故名鯉,字伯魚。

《論衡》曰:釣者刻木為魚,丹漆其身,迎水浮之,水動,刻魚似真,真魚並来㑹聚。土龍之象,何必不能致雨耶?

又曰:彭蠡之濱,以魚食人。

《顔氏家訓》曰:山中人不信有大魚大如木,海上人不信有大木大如魚。

又曰:江陵髙偉,隨顏之推入齊地,凡數年,向幽州淀中捕魚。後病,見羣魚嚙之而死。

《三輔故事》曰:武帝作昆明池,學水戰法。後昭帝少,不能復征討。於池中飬魚以給諸陵祠,餘付長安市,魚乃賤。

《先賢傳》曰:蔡君仲,至孝。母喪,居墓側,天且下神魚四頭,置墓前以祭。

蕭廣濟《孝子傳》曰:郡邑杜孝役在成都,母喜食生魚。孝於官得生鱗,截竹筒盛之江中。妻得之,笑曰:「是我壻寄。」乃以進母。

又曰:陳元,陳太子也。後母譛之陳侯,令自投遼水,魚負之以出。元曰:「我罪人也,故求死耳。」魚乃去。

《西京雜記》曰:昆明池刻石為魚。毎雷雨,魚嘗鳴吼,鬐尾皆動。漢代祈雨,往往有驗。

又曰:昔人有逰東海者,隨風浪莫知所之。一日一夜得一孤洲,共侶歡然,下石植䌫,登洲煑食。食未熟而洲汎,住船者斫䌫船,復飄蕩。向者孤洲,乃大魚也,,掉尾揚鬐吹波吐浪,而去疾若風雲。「洲」上死者十餘人。

《神仙傳》曰:葛元見賣大魚者,元謂曰:「暫煩此魚到河伯處。」魚主曰:「魚已死。」元曰:「無苦。」乃以丹書紙内魚口中,擲水中,有頃,魚還躍上㟁,得書,青黑如木。又與呉王坐樓上,見天吐雲,元曰:「雨易得耳。」即書符著社中,一時之間,大雨流潦。帝曰:「水中可有魚乎?」元復書符擲水中,湏㬰,有大魚數百頭,使人治食之。

《水經》曰:魚復溪中有魚,其頭似羊,豐肉少骨,美扵餘魚。

又曰:扶桑國有鮮色魚,黒身,長五丈,頭如馬首。伺人入水,便来為害。

《廣志》曰:武陽小魚,大如針,號一斤千頭。蜀人以為醬。

 鱗介部六 ↑返回頂部 鱗介部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