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94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鱗介部十四 太平御覽
卷九百四十三.鱗介部十五
蟲豸部一 

擁劍[编辑]

《廣志》:曰擁劍,似蟹,色黃,方二寸。其一螯偏長,如足大指,長三寸餘,有光,其短細者如簮。

《異物志》云:擁劍,状如蟹,但一螯偏大耳。

何遜詩云:「躍魚擁劍」,不分魚蟹也。

崔豹《古今注》曰:蟚螖音骨,小蟹也。生海邉塗中,食土,一名「長卿」。其有螯偏大者,名「擁劍」,一名「執火」。其螯赤,故謂之「執火」也。俗謂之「越王劍」。

杜寳《大業拾遺録》曰:吳都獻蜜蟹二千頭,作如糖蟹法,蜜擁劍四瓮。擁劍,似蟹而小,一螯偏大。《吳都賦》所謂「烏賊擁劍」是也。

鰌蝥[编辑]

祖台之《志怪》曰:㑹稽山隂東郭氏女,先與縣人私通。此人估還於縣東靈慈橋,女往入船就之,因共寝接。為設食,鰌蝥。食畢,女將兩鰌蝥上岸去。船還来至郭,逢人,語此女已死。乃往省之,尚未殯也。發衾視之,兩手各把一鰌螯。

《嶺表録異》曰:鰌蛑,乃蟹之巨者。,兩螯差大而有細毛如苔,身上八足;蝤蝥則足無毛,後兩小足薄而濶,俗謂之撥棹子。與蟹有殊,其大如升。南人皆呼為蟹。有大如小楪子者。八月,此物與人鬭,往往夾殺人也。

彭螖[编辑]

《爾雅》曰:螖蠌,小者蟧。螺属,見《捭蒼》。或曰即彭螖也,似蟹而小。滑澤二音。

《晉書》曰:夏統,字仲御,㑹稽永興人也。幼孤貧,養親以孝聞,睦於兄弟。毎採捃求食,星行夜歸,或至海邉捉蟛𧑅以資養。

《搜神記》曰:晉太康四年,㑹稽彭螖化為䑕,食稻為災。

崔豹《古今注》曰:彭螖,小蟹也,一名長卿。

《嶺表録異》曰:彭螖,吳呼為越,盖語訛也。足上無毛,堪食。吳越間多以鹽藏,而貨於市。

竭朴[编辑]

《臨海異物記》曰:竭朴,大於彭螖,殻黒斑,有文章,螯正赤。常以大螯障目,以小螯取食。

《嶺表録異》曰:竭朴,乃大蟛蜞也。殻有黒斑,雙螯一大一小。常以大螯捉食,小螯分而食。

沙狗[编辑]

《臨海異物志》曰:沙狗,似彭螖壌,沙為穴。見人則走,曲折易道,不可得也。

招潮[编辑]

《臨海異物志》曰:招潮,小如彭螖,殻白。常背坎向外潮來,舉螯不失常期,俗言招潮水也。

《嶺表録異》曰:招潮,亦蟛蜞之属,殻帶白色。海畔多潮,潮欲来,皆出坎舉螯如望,故俗呼招潮也。

倚望[编辑]

《臨海水土物志》曰:倚望,居常顧晲西東,其形如彭螖太。行塗上,四五進輙舉兩螯八足起望。行常如此,唯入穴中乃止。

石碅巨隕切[编辑]

《臨海水土物志》曰:石碅,大於蠏,八足,殻通赤,狀如鵝卵。

蜂江[编辑]

《臨海水土物志》曰:蜂江,如小蟹,兩螯,足極小,殻如石碅,同不中食也。

蘆虎[编辑]

《臨海水土物志》曰:蘆虎,似彭蜞,兩螯正赤,不中食。

石蕐[编辑]

《臨海水土物志》曰:石蕐附石,肉淡。

《㑹稽地理記》曰:鄮縣濱多石華。

蚼𧓄上古候切,下并亦切[编辑]

劉欣期《交州記》曰:蚼𧓄,似瑇瑁,⻱頭鼈身蝦尾,色班似錦文,大如笠,四足漫無指甲,前有黒珠,可以飾物。

《臨海水土物志》曰:𪓟𧓄,其狀⻱形,如笠,味如黿,可食。卵大如鴨卵,生噉,味羙於諸鳥卵。其甲黄點注云,廣七八寸、長二三尺,有光色。

左思《吳都賦》曰:𪓟鼊鯖鰐。

胡遘切[编辑]

《廣志》曰:鱟,似便面,負雌而行,失雄則不能獨活。出交阯南海中。

《吳録·地理志》曰:交阯龍編縣有鱟,形如惠文冠,青黒色。十二足似蟹,長五寸。腹中有子如麻子,取以作醤,尤美。

裴淵《廣州記》曰:鱟,廣尺餘,形如熨斗,頭如蜣蜋,腹下有十二足。南人重之,以為鮓。

《南越志》曰:張海口有鱟,毎過海輙相積於背,髙尺餘,如㠶乗風而下逰。

《嶺表録異》曰:鱟魚,其殻瑩净,滑如青瓷盌螯,背,眼在背上,口在腹下,青黒色,腹兩傍為六脚,有尾長尺餘,三稜,如梭莖。常雌附雄而行,捕者必雙得之。若摘去雄者,雌者即自止,背附之方行。腹中有子如菉荳,南人噉之,碎其肉脚,和以為醤食之。尾中有珠如粟,色黃。雌者小。置之水中,即雄者浮,雌者沉。

瑟𩻮[编辑]

《臨海水土物志》曰:瑟𩻮,與鼂相似。

海䲀[编辑]

《臨海水土物志》曰:海,如鼂,狹後廣前,其肉中食,亦又多膏。

鼂類上音朝[编辑]

《臨海水土物志》曰:鼂類,似⻱𧓄,膓如羊胃,可啖。

越王笄[编辑]

《臨海水土物志》曰:越王笄,如笄大,正白,長尺餘。生海邊池中,見即取之,可必得;中存來取,即入土中。

石蚑去鼓切[编辑]

《臨海水土物志》曰:石蚑生附石,長三寸,如小竹大,有甲,正黒,中食。

陽遂足[编辑]

《臨海水土物志》曰:陽遂足,此物形狀:背青黒,腹下黄白,有五足,長短大小皆等,不知頭尾所在。生時體軟,死即乾脆。

𪓬𪓹上音迷,下音麻[编辑]

《臨海水土物志》曰:𪓬𪓹,𪓟鼊相似,形大如䕠,生渤海邊沙中,肉極好噉,一枚有三斛膏。

土肉[编辑]

《臨海水土物志》曰:土肉,正黒,如小兒臂大,者長五寸,中有腹,無口自,有三十足,如釵,股大,中食。

[编辑]

《爾雅》曰:鰝,大蝦也。蝦大者。出海中,長二三丈,鬚長数尺。今青州呼蝦魚為觴,音鄔。

《東觀漢記》曰:馬稜,字伯威,為廣陵太守,奏罷鹽官,振貧羸,薄賦税。蝗蟲飛入海,化為魚蝦。

王隠《晉書》曰:吳後置廣州,以南陽滕脩為刺史。或語脩蝦長一丈,脩不信。其人後故至東海取蝦鬚,長四五尺,封以示脩,修乃服。《廣州記》亦云。

《金楼子》曰:舜攝天子,有援耳貫胷之民來獻珠蝦。

《世説》曰:虞嘯父為孝武帝侍中,帝從容謂曰:「卿在閣下,初不聞有獻替。」虞家富近海,謂帝望其意,對曰:「天時尚暖,魚鼈蝦鮮未可致,尋有所獻。」帝撫掌大笑。

《異物志》曰:蝦種多,𤧻最大,中作脯。

《南越志》曰:南海以蝦頭為盃中,長数尺,金銀鏤之,晉簡文以盛酒,未及飲,酒躍於外。筮之,曰:「三旬當後庭有告變者。」果有生子,人面犬身。

《博物志》曰:東海有物,狀如凝血,從廣数丈,正方圓,名曰鮓魚,無頭目,内無腹藏。其所處衆蝦附之,隨其東西。越人煑食之。

《嶺南異物志》曰:南海有蝦,鬚四五十尺。

《嶺表録異》曰:海蝦,皮殻嫩紅色,就中腦殻與前雙脚有鉗者,其色如朱。余嘗登海𦨴,忽見窓版懸二巨蝦殻,頭尾鉗足具全,各七八尺,首占其一,分嘴尖如鋒刄嘴,上有鬚如紅筯,各長二三尺,前雙脚有鉗,云以此捉食。鉗麄如人大指,長三尺餘,上有芒刺如薔薇枝,赤而銛硬,手不可觸。腦殻烘透,彎環尺餘,何止於盃盂也!

《北户録》云:滕修為廣州刺史。有客語脩曰:「蝦鬚有一丈者,堪為柱杖。」脩不之信。故去東海取鬚,長四丈、以示脩,方服其異。寜蝦,大者亦首尾尺餘。閩越牽取其肉臠而為炙,又渾以鹽藏,自然紅色,謂之紅蝦,貢送。白蝦,肉薄而白,瑩如水精,廣人偏食之,盖美而毒。詢於閩川、吳中,悉無此類。

《嶺表録異》曰:南人多買蝦之細者,生切,菜蘭、香蓼等,用濃醬醋先潑活蝦,盖以生菜,然後以熟飲覆其上,就口封之,亦有跳出醋楪者,謂之蝦生。鄙里重之,以為異饌也。

王朗《答魏文表》曰:夫張大網以漉蝤蝦,熱九鼎以烹鼃鼂。

應璩《百一詩》曰:大⻱既衰弊,復欲宻其羅。蚍蜉猶見得,何云蝤與蝦!

葛龔與張季景書曰:夜從劉伯宣舍西垂過龔家,無飯,噉煼蝦。

海月[编辑]

《臨海水土物志》曰:海月,大如鏡,白色,正圓,常死海邉,其指如搔,頭大,中食。

王䖴余招切[编辑]

《臨海水土物志》曰:玉䖴,如蜂,長二寸,廣五寸,上大下小。其殻中拄,炙之,味似酒。

陵龍[编辑]

《臨海水土物志》曰:陵龍之體黄,身四足,形短尾長,有鱗無角。為南越嘉羞,見之竟逐。

石矩[编辑]

《嶺表録異》曰:石矩,亦章舉之類,身小而足長。入鹽為乾,燒食極美。又有小者,两足如帶,曝乾後似射踏子,故南中呼為射踏子也。

玳瑁[编辑]

《嶺表録異》曰:玳瑁,形狀如⻱唯,腹背甲有班㸃。其大者悉似盤盖。

《本草經》:「曰玳瑁觧毒,兼云辟邪。」余所居廣南,日見盧亭海島夷人。獲活玳瑁⻱一枚,以獻連帥嗣薛主。王令生取甲小者三片,帶於左臂上,以辟毒。⻱被生揭其甲,亦甚苦楚。後養於使宅後北池,伺其揭處漸生,後遣盧亭送於海畔。或云:「玳瑁,若生帶之,有蟲毒,玳瑁甲即自揺動;若死,無此騐。」

蟕𧓈上遵為切,下音擕[编辑]

《嶺表録異》曰:蟕𧓈,俗謂之滋夷,乃山⻱之巨者。人立其背,可負而行。産潮循山中,鄉人採之,取殻以貨。金其殻,須以木楔其肉,⻱吼如牛,聲響山谷。廣州有巧匠,取其甲以為梳笓盃器之屬。

水母[编辑]

《廣志》曰:水母,如羊胃,在海中常浮,聞人聲沉水底。可生切食。

沈懐逺《南越志》曰:海岸間有水母,東海謂之䖳音蜡。

張茂先《博物志》曰:東海有物,狀如凝血,廣𢾗尺,正方圎,名曰水母,無頭目。所處則衆蝦附之,隨其東西南北。可煑食之。

《異物志》曰:水母在海,汎汎常浮。其體正白,常在水上浮也。

《嶺表録異》曰:水母,廣州謂之水母,閩人謂之䖳癡駕切。其形乃渾然一物。有淡紫色大者,如覆帽,小者如盌。腹下有物如懸絮,俗謂之足,而無口眼。常有數十蝦寄腹下,咂食其涎。浮沉於水捕者或遇之,即歘然而沒,乃是蝦有所見耳。《越絶書》云:海鏡,以蟹為腹;水母,以蝦為目也。南中好食之。

海鏡[编辑]

《嶺表録異》曰:海鏡,廣人呼為膏葉盤。兩片合以成形,殻圎,中甚瑩滑,日照如雲母光。内有少肉如蚌蛤,腹中有小蟹子,其小如豆黄,而螯足俱備。海鏡飢則蟹出拾食,蟹飽歸腹,海鏡亦飽。余曽市得数箇騐,之,或廹之以火,即蟹子走出,離膓腹立斃;或生剖之,有蟹子活在腹中,逡廵亦斃。

 鱗介部十四 ↑返回頂部 蟲豸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