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97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果部七 太平御覽
卷九百七十一.果部八
果部九 

[编辑]

《義熙起居注》曰:二年正月,吳令顧脩期言:「西鄉有柿樹,殊本合條。依舊集賀,詔停之。」

《晉宮閣名》曰:徽章殿前柿一株。

《廣志》曰:柿有小者如杏。

王逸《荔支賦》曰:宛中朱柿。

潘岳《閑居賦》曰:張公大谷之梨,梁侯烏椑之柿。

王廙《洛都賦》曰:豹祠赤杏,胡並丹柿。甘液滋脆,不絓牙齒。

李尤《七款》曰:鴻柿若瓜。

劉義恭《啟事》曰:勑旨垂賜華林園柿,出自神苑,滋味殊絕。

[编辑]

《說文》曰:橙,橘屬也。

《東觀漢記》曰:建武中,南單于來朝,賜御食及橙、橘、龍眼、荔支。

《晉令》曰:諸官有祑者,守護橙者,置吏一人。

《淮南子》曰:夫橘樹之江北,化為橙。

《風俗通》曰:橙皮可為醬虀。

《慱物志》曰:成都、廣都、郫、繁、江原、臨卭六縣生金橙,似橘而非,若柚而芬香。夏秋冬或華或實,大如櫻桃,小者或如彈丸。或有年,春秋冬夏華實竟歲。

《廣志》曰:有給客橙,自夏至冬,且花且實。

《風土記》曰:橙、柚屬也,而葉正圓。

《異苑》曰:南康歸美山石城內有橙,就食其實,任意取足。持歸家人啖,輙病,或顚仆失徑。

庾仲初《楊都賦》曰:菓則黃甘朱橙。

胡道安《甘賦》曰:襄陰大橙,江陽巨橘。

林檎[编辑]

《廣志》曰:黑琴似赤㮏。亦名黑琴。

劉禎《京記》曰:園多林檎。

《述征記》曰:林檎,菓實可佳,其榲勃實微大,其狀醜,其味香。輔関有之,江淮南少。

《晉宮闕記》曰:華林園有林檎十二株,榲勃六株。

左思《蜀都賦》曰:林檎、枇杷、橙、柿、梬、楟。

謝靈運《山居賦》曰:枇杷、林檎,帶谷映渚。

[编辑]

《廣州記》曰:荔支、壺橘,南珍之上;菱、蓮、椑、柿為其次。

《地理記》曰:梁侯園有烏椑,八稜,大如酒盞。

《荊州土地記》曰:宜都出大椑。

《晉宮閣名》曰:華林園,椑子二株。

范汪《祠制》曰:孟冬,祭用椑、柿。

《異苑》曰:傅亮,永初中為護軍。兄珍住府西齋,忽見北䆫外椑樹下物,面廣三尺,狀若方相,久乃自滅。

韋耀《靈陽賦》曰:甘蔗、椑、柿、榛、栗、木瓜。

潘安仁《閑居賦》曰:梁侯烏椑之柿。

謝靈運《山居賦》曰:椑、柿被實於長浦。

潘岳《金谷詩》曰:前庭樹沙甘,後園植烏椑。

魏武帝《為兗州牧上書》曰:謹上椑、棗二箱。

枇杷[编辑]

范汪《祠制》曰:孟夏,祭用枇杷。

《唐書》曰:建中元年,詔山南之枇杷,江南之甘、橘、藕,歲為次第貢者,取一次以供廟饗,餘皆罷。

《晉宮閣名》曰:華林園,枇杷四株。

《風土記》曰:枇杷,葉似栗,子似葯,十而叢生,四月熟。

《南中八郡志》曰:南安縣出好枇杷。

《廣州記》曰:枇杷、若榴,參乎京都。

《華山記》曰:華山講堂西頭,有枇杷園。

《荊州記》曰:宜都出大枇杷。

《廣志》曰:枇杷,冬華,實黃,大如雞子,小者如杏,味甜酢,四月熟,出犍為。

仲長統《昌言》曰:今人主不思甘露醴泉之涌,而患枇杷、荔支之腐,亦鄙矣!

王彪之《閩中賦》曰:菓則烏椑朱柿,扶餘枇杷。

周祗《枇杷賦》曰:昔魯季孫有嘉樹,韓宣子譽之。屈原《離騷》,亦著《橘賦》。至於枇杷,寒暑無變,負雪揚華,余植之庭圃,遂賦之云:名同音器,質異貞松,四序一采,素華冬馥。

曹植《樂府歌》曰:橙、橘、枇杷、甘蔗代出。

謝靈運《七濟》曰:朝食既畢,摘菓堂陰,春惟枇杷,夏則林檎。

檳榔[编辑]

《吳錄·地理志》曰:交趾朱䳒縣有檳榔樹,直無枝條,高六七丈,葉大,如蓮實房,得古賁灰,扶留藤食之,則柔而美。郡內及九真日南並有之。

《宋書》曰:劉穆之少時,家貧,誕節嗜酒食,不修拘檢。好徃妻兄家乞食,多見辱,不以為耻。其妻江嗣女,甚明識,每禁不令徃。江氏後有慶會,屬勿來,穆之猶徃。食畢,求檳榔,江氏兄弟戲之曰:「檳榔消食,君乃常飢,何忽須此?」妻復截髮市肴饌,為其兄弟以餉穆之,自此不對穆之梳沐。及穆之為丹陽尹,將召妻兄,妻泣而稽顙以致謝。穆之曰:「本不匿怨,無所致憂!」及至醉,穆之乃令廚人以金拌貯檳榔一斛以進之。

《齊書》曰:任昉父遙,本性重檳榔,以為常餌,臨終甞求之,不得好者。昉亦所嗜好,深以為恨,遂終身不甞檳榔。

《梁書》曰:干陁利國,在南海洲上,其俗與林邑、扶南略同。出班布、古貝、檳榔。檳榔特精,為諸國之極。

《三國典略》曰:齊命通直散騎常侍辛德源聘于陳,陳遣主客蔡佞宴醻。因談謔,手弄檳榔,乃曰:「頃聞北間有人為噉檳榔獲罪,人間遂禁此物,定爾不?」德源荅曰:「此是天保初王尚書罪狀辭耳,猶如李固被責云胡粉飾貌,搔頭弄姿,不聞漢世頓禁胡粉。」

《金樓子》曰:有寄檳榔與家人者,題為「合」字,蓋人一口也。

《風俗記》曰:王高麗,年十四五時,四月八日在彭城佛寺中,謝混見而以檳榔贈之,執王手謂曰:「王郎,謝叔源可與周旋否?」

《南中八郡志》曰:檳榔,大如棗,色青似蓮子。彼人以為異。婚族好客,輙先進此物;若邂逅不設,用相嫌恨。

《林邑記》曰:檳榔樹,大圍丈餘,高十餘丈。皮似青銅,節如桂竹,下本不大,上末不小,調直亭亭,千萬若一。森秀無柯,端頂有葉。葉似甘蕉,條泒開破,仰望沙沙,如插藂蕉於竹杪;風至獨動,似舉羽扇之掃天葉。下繫數房,房綴十數子。家有數百樹,雲踈如墜繩也。

《廣州記》曰:嶺外檳榔,小如交阯,而大如蒳子,土人亦呼為檳榔。

《廣志》曰:木實曰檳榔,樹無枝,略如柱。其顚五六尺間,穟如黍秀,實大如桃李。生棘針,重疊其下。剝其皮,煑其肉實而貫之,堅如乾棗。食後啖之滑、美,消穀下氣。彼方珍之,以為口實。亦出交阯。

《南方草物狀》曰:檳榔樹,三月開花,仍連著實,大如雞卵,十一月熟。

《雲南記》曰:雲南有大腹檳榔,在枝朶上,色猶青。每一朶有三二百顆。又有剖之為四片者,以竹串穿之,陰乾,則可久停。其青者,亦剖之,以一片青葉及蛤粉卷和,嚼嚥其汁,即似減澁味。雲南每食訖,則下之。

又曰:雲南多生大腹檳榔,色青,猶在枝朶上,每朶數百顆。云是彌臣國來。

又曰:雲南有檳榔,花糝極美。

又曰:平琴州有檳榔,五月熟。以海螺殼燒作灰,名為奔賁蛤灰,共扶留藤葉和而嚼之,香美。

《羅浮山疏》曰:山檳榔,一名蒳子,幹似蔗,葉類柞。一藂十餘幹,每幹生十房,房底數百子,四月采。樹似栟音并櫚。生日南者,與檳榔同狀,五月子熟,長寸餘。

楊衒之《洛陽伽藍記》曰:南方歌營國冣為強大,民戶殷多。出明珠、金、玉及水精珍異,饒檳榔。

《異物志》曰:檳榔若筍竹生,竿種之,精硬,引莖直上。末五六尺間,洪洪腫起,若瘣木焉。因拆裂出,若黍穗,無花而為實,大如桃李。又生棘針,重累其下,以禦衛其實。剖其上皮,空其膚,熟而貫之,硬如乾棗。以扶留藤古賁灰并食,下氣及宿食消穀。飲設以為口實。

《嶺表錄異》曰:檳榔,交、廣生者,非舶檳榔,皆大腹子也。彼中悉呼為檳榔。交阯豪士,皆家園植之,其樹莖葉根幹,與桄榔椰子小異也。安南人自嫩及老採實啖之,以不婁藤兼之瓦屋子灰,競咀嚼之。自云交州地溫,不食此,無以袪其瘴癘。廣州亦噉檳榔,然不甚於安南也。府郭內亦無檳榔樹。

周成《雜字》曰:檳榔,菓也,似螺,可食。

李當之《藥錄》曰:檳郎,一名賓門。

左思《吳都賦》曰:檳榔無柯,椰葉無蔭。

劉淵林《吳都注》曰:檳榔高六七丈,正直無枝葉,條從心生。其實作房從心中,一房數百實,如雞子,外有殼。肉滿殼中,正白,味苦澁。得扶留藤與古賁灰食,則柔滑而美矣。

俞益期《與韓康伯牋》曰:檳榔,信南遊之可觀!子既非常,木亦特奇,云溫交州時度之。大者三圍,高者九丈。其擢穗似禾,其綴實似穀。其皮似桐而厚,其節似竹而穊音既。其中空,其外勁。其屈如覆虹,其申如縋繩,步其林則寥朗,庇其蔭則蕭條。信可以長吟,可以遠想矣!性不奈霜,不得北植,必當遐樹海南,遼然萬里。不遇長者之目,自令恨深。

劉義恭《啟事》曰:奉賜交州所獻檳榔,味殊常品,塗遠蒟醬。九真蠻獠俗曰:「九真獠欲婚,先以檳榔子一函詣女,女食即婚。」

豆蔻[编辑]

劉欣期《交州記》曰:豆蔻,似杬樹,味辛。堪綜合檳榔嚼,治斷齒。

環氏《吳地記》曰:黃初三年,魏來求豆寇。

《南方草物狀》曰:漏蔻樹,子大如李實,二月華,七月熟。出興古。

左思《吳都賦》曰:草則藿蒳豆蔻。

胡桃[编辑]

《晉宮閣名》曰:華林園,胡桃八十四株。

《廣志》曰:陳倉胡桃,皮薄多肌。陰平胡桃,大而皮脆,急捉則破。

《西京雜記》曰:上林苑有胡桃。

《吳時外國志》曰:大秦有棗、㮏、胡桃。

《慱物志》曰:張騫使西域還,得胡桃。

《廣五行記》曰:後蜀李雄玉衡十二年,扶風人韓豹為太史令。雄卒,子期立,以豹為太傳,猶領侯職。豹甞言於期曰:「臣今老,志在田園,欲植胡桃,願賜其種。」期不悟。俄而李壽自涪率眾南向,襲克成都,廢期自立。

《嶺表錄異》曰:山胡桃,皮厚而堅,大於北府。底平如檳榔,多肉少穰,亦與北中者相似。以斧磓之方破,或取之,自底磨平,以為印子,其隔屈曲,類篆文也。

馬融《西弟頌》云:胡桃自零。

潘岳《閑居賦》曰:三桃表櫻、胡之別。

孔融《與諸卿書》曰:先日多惠胡桃,深知篤意。

劉滔母《荅虞吳國書》曰:咸和中,避蘇峻亂於臨安山,吳國遣使餉饋,乃荅書曰:「此菓有胡桃、飛穰。飛穰出自南州,胡桃本生西羌。外剛內柔,質似賢,欲以奉貢。」

荔支[编辑]

《東觀漢記》曰:單于來朝,賜橙、橘、龍眼、荔支。

謝承《後漢書》曰:汝南唐羗為臨武縣長,接交州,舊獻荔支,羗上書諫,乃止。

魏文帝詔羣臣曰:南方有龍眼、荔支,寧比西國蒲陶、石蜜乎?今以荔支賜將吏,啖之,則知其味薄矣。

《吳錄》曰:蒼梧多荔支,生山中,人家亦種之。

《唐書》曰:楊貴妃生於蜀,好荔支。海南荔支勝蜀者,故每歲飛馳以進。然方暑而熟,經宿輙敗。

又曰:白居易為忠州刺史,在郡為木蓮荔支圖,寄朝中親友,各記其狀曰:「荔支生巴峽間,形圓如帷蓋。葉如桂,冬青。華如橘,春榮。實如丹,夏熟。采如蒲萄,核如枇杷,殼如紅繒,膜如紫綃。瓤肉瑩白如冰雪,漿液甘酸如醴如酪,大抵如此。其實若離本枝,一日而色變,二日而香變,三日而味變。四五日外,色香味盡去矣。」

《廣志》曰:荔支,高五六丈,如桂樹,綠葉蓬蓬然,冬夏鬱茂,青華朱實。實大如雞子,核黃黑,似熟蓮子。實白如肪,甘而多汁,似安石榴,有甜味。夏至日將已時,翕然俱赤,則可食也。一樹下百斛。犍為僰道南,荔支熟時,百鳥肥。其名之曰焦核,小次曰春花,次曰朝偈,此三種為美。次鱉卵,大而酸,以為醢和。率生稻田間。

又曰:荔支、壺橘,南珍之上。

《西京雜記》曰:南越王尉他,獻高祖鮫魚、荔支,高祖報以蒲桃、錦四疋。

笁法真《登羅浮山疏》曰:荔支冬青,夏至日子始赤,六七日可食,甘酸宜人。其細核者,謂之焦核,荔枝之冣珍也。

《異物志》曰:荔支為異,多汁,味甘絕口,又小酸,所以成其味。可飽食,不可使厭。生時大如雞子,其膚光澤,皮中食。乾則醮小,則肌核不如生時奇。四月始熟也。

《嶺表錄異》曰:荔支,南中之珍果也。梧州江前有火山,上有荔支,四月先熟,以其地熱,故曰火也。核大而味酸。其高新州與南海產者冣佳,五六月方熟。黔中亦出荔支,余曾得一甞,一似火山者。形若小雞子,近蔕稍平,皮殼殷紅,肉瑩寒玉。又有焦核者,性熱液甘,食之過度,即蜜漿制之。又有䗶荔枝,黃色,味稍劣於紅者。

《廣州記》云:每歲進荔枝,郵傳者疲斃於道。漢朝下詔止之。今猶修事荔支煎進焉。其樹自徑尺至于合抱,葉密如冬青。木性堅重。其根,工人多取為阮咸槽、彈弓、碁局。

仲長統《昌言》曰:今人主不思神芝、朱草,而患枇杷、荔支之腐,亦鄙矣!

王逸《荔支賦》曰:乃覩荔支之樹,其形也,曖若朝雲之興,森如橫天之篲。角亢興而靈華敷,大火中而朱實繁。灼灼若朝霞之吐日,離離如繁星之著天。

劉淵《吳郡注》曰:荔支樹生山中,葉綠色,實正赤,肉肥,肌正白,味美。

左思《蜀都賦》曰:傍挺龍目,側生荔枝,布綠葉之萋萋,結朱實之離離。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七十一

 果部七 ↑返回頂部 果部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