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一百一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百一十六 太平御覽 卷之一百一十七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一百一十八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一十七

  偏霸部一

   蜀劉備      劉禪

    劉備

蜀志曰先主姓劉韋備字𤣥德涿郡人漢景帝子中山靖王

勝之後也勝子貞元狩六年封𣵠縣陸城亭侯坐酎金失

侯因家焉典畧云備夲臨邑侯枝属先主祖雄父𢎞丗仕州郡雄舉孝

廉官至東郡𫟍令先主少孤母販履織席爲業舎東南角

籬上有桑樹上髙五尺餘遥望重重如小車蓋往來者皆

恠此樹非凢或謂當出貴人漢𣈆春秋曰𣵠人李定云此家必出貴人也先主

少時與宗中諸兒於樹下戯言吾必當乗此羽葆蓋車叔

父子敬謂曰汝勿妄語滅吾門矣年十五母使斈同宗劉

德然遼西公孫瓉俱事故九江太守同郡盧植德然父元

起常資給先主與德然等元起妻曰各自一家何能常尓耶

起曰吾宗中有此兒非常人也瓉深與先主相友瓉年長先

主以兄事之先主不甚樂讀書喜狗馬音樂美衣服身長七

尺五寸垂臂下膝頋自見其耳少語言善下人喜怒不形於

色好交結豪俠年少爭附之中山大啇張丗平⿱⺾⿰𩵋禾𩀱等貲累

千金販馬周旋於𣵠郡見而異之乃多與之金先主由是得

用合徒衆靈帝末黃巾起州郡各舉義兵先主率其属從校

尉鄒靖討賊有功除安喜尉大將軍何進遣都尉詣丹陽募

兵先主與俱行至下邳遇賊力𢧐有功除下密丞復去官後

爲髙唐尉遷爲令爲賊所破往奔公孫瓉表爲別部司馬

使与青州刺史田楷拒兾州收𡊮紹数有功守平原令後

領平原相郡民劉平素輕先主恥爲之下使客刺之客不

忍刺語之而去其得人心如此𡊮紹攻公孫瓉先主與楷

東屯齊曹公征徐州徐州牧陶勾遣使告急於楷楷与先

主俱救之時先主有兵千餘人謙以丹陽兵四千人益先

主遂去揩㱕謙謙表先主爲豫州刺史屯小沛謙病謂别

駕縻笁曰非劉備不能安此州謙死笁帥州人迎先主先

主未敢當下邳陳登謂先主曰今漢室陵遟海内傾覆立

功立事在於今日彼州殷富户口百万欲屈使君抚臨州

事北海相孔融謂先主曰今日之事百姓与能天与不取

悔不可追先主遂領徐州𡊮術來攻先主拒之於盱眙淮隂

曹公表先主爲鎭東將軍封冝城亭侯是歳建安元年

先主与術相持經月吕布乗虚襲下邳守將曹豹反間迎

布布虜先主妻子先主求和於布布還其妻子遣先主還小

沛復合兵得万餘人布惡之自出攻先主先主敗走歸曹

公曹公厚遇之以爲豫州牧曹公助先主圍布於下邳生

擒布先主復得妻子從曹公還許表先主爲左將軍礼之逾

重出則同輿入則同席衮術欲經徐州北就𡊮紹曹公遣先

主督朱靈路招要等術未至術病死曹公從容謂先主曰

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耳夲𥘉之徒不足数也先主方食

失匕箸先主據下邳乃殺操徐州刺史曹胄留𨵿羽守下

邳身還小沛曹公東征先主敗績曹公盡收其衆虜先主

妻子并擒𨵿羽以歸先主走青州青州刺史𡊮譚先主故

茂才也將歩𮪍迎先主先主隨譚到平原譚馳使白紹紹遣

將道路奉迎身去鄴二百里與先主相見𨵿羽亡歸先主曹

公遣曹仁將𮪍擊先主先主還紹軍隂欲離紹乃說紹南連

荆州收劉表紹遣先主將本兵至汝南遣麋笁孫乾與劉表

相聞表自郊迎以上賔待之先主在荆州數年甞於表坐起

至厠見髀裏肉生慨然䟽悌還坐表恠問備曰平常身不

離鞍髀肉皆消今不復𮪍髀裏肉生日月若馳老將至矣而

功業不建是以悲耳一日徐庶謂先主曰諸葛孔明卧龍

也將軍豈不欲見乎先主曰可以俱来庶曰此人可就見

不可屈致也宜枉駕頋之由是先主遂詣亮廬凢三見之

因屏人曰漢室傾頽姧臣竊命孤不度德量力欲仗大義

於天下而智術淺短遂用猖蹶然志由未巳君爲計將安

出亮曰自董卓巳來豪傑並起跨州連郡者不可勝計曹操

比於𡊮紹則名微而衆寡操遂能克紹以弱爲強非唯天時

抑亦人事今操巳擁百万之衆挾天子而令諸侯此誠不可

与爭鋒也孫權據有江東巳歷三代國險而民附賢能爲之

用此可與爲援而不可圖也荆州北據漢江利盡南海東連

呉㑹西通巴蜀此用武之國也而其主不能守殆天所以資

將軍也益州隘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土髙祖因之以成帝業

劉璋暗弱張魯在北人殷國富而不知恤智能之士思得明

君將軍旣帝室之胄信義著於四海㹅𭣄英雄思賢如渇

若跨有荆益保其巖阻西和諸戎南撫夷越結好孫權内

修政事天下有變則命上將將荆州之軍以向宛洛將軍

身率益州之衆出於秦川百姓孰不簞食壼漿以迎將軍

者乎誠如是則霸業可成漢室可興矣先主曰善於是與

亮情好日宻𨵿羽張飛不恱先主解之曰孤之有孔明如

魚之有水也願諸君勿復言十二年曹公北征烏丸先主說

表襲許表不能用及曹公南征㑹表死子琮代立遣使請降

先主屯樊城遂將其衆去過襄陽諸葛說攻琮荆州可

有先主曰荆州臨亡訟我以孤背信自濟死何靣目見劉

荆州乎吾不忍也琮左右及荆州人多歸先主比到當陽

衆且十萬輜重数千雨日行十餘里或謂先主曰宜速行

保江陵今雖擁大衆𬒳甲者少若曹公兵至何以拒之先主

曰夫濟大事者以人爲夲今人歸吾何忍弃去是時曹么

又以江陵有軍實恐先主據之乃釋輜重輕軍到襄陽聞

先主巳過曹公將精𮪍五千急追之一日一夜行三百餘里

及於當陽之長坂先主弃妻子與諸葛亮張飛趙雲等数

十𮪍走遣諸葛亮自結於孫權權遣周瑜等助之與曹公

𢧐於赤壁大破之焚其舟舩羣下推先主爲荆州牧治公

安益州牧劉璋内懷恐懼遣法正迎先主先主留諸葛

𨵿羽等據荆州將歩卒数万人入益州璋推先主行大司馬

領司𨽻校尉先主推璋行鎭西大將軍益州牧璋𠡠𨵿戍

諸將文書勿復關通先主先主大怒進圍成都数十日璋

出降蜀中殷盛豐樂先主置酒大饗士卒蜀城中金銀分

與將士還其榖帛先主復領益州牧羣下尊先主爲漢中王

還治成都魏文帝稱尊號傳聞漢帝見害先主乃發喪制

服追謚曰孝𢚓皇帝是後建立礼儀上尊號即皇帝位於

成都章武元年夏四月大赦改年永安三年先主病篤託

孤於丞相亮夏四月先主殂于永安宮時年六十三五月

梓宮自永安還成都謚昭烈皇帝秋八月葬惠陵

華陽國志曰漢末大乱雄傑並起若董卓呂布二𡊮韓馬

張楊劉表之徒兼州董郡衆動万計叱咤之間皆自謂漢

祖可踵桓文易邁而魏武神武肆略戡屠盪盡于時先主

名微衆鮮而能龍興鳯舉假翼荆楚畨飛梁益建元㣧漢

與之鼎跱非英才命丗孰克如是

   劉禪

蜀志曰後主諱禪字公嗣先主子也建安二十四年先主

爲漢中王立爲王太子即尊號爲皇太子先主殂于永安宮

後主襲位於成都時年十七是歳魏黄𥘉四年也景耀六

年夏魏大興徒衆命征西將軍鄧艾數道並攻用光禄大

夫譙周䇿奉書於艾後主輿襯自縛詣壘門艾解縛焚櫬

延請相見因承制拜後主爲驃𮪍將軍諸圍守悉𬒳後主

𠡠然後降下艾使後主止其故宫身往造焉後主乃舉家

東遷在位凢四十年旣至洛陽䇿命爲安樂縣公食邑萬

户賜絹萬疋奴婢百人後司馬文王與後主宴爲之作樂

故蜀妓傍人皆爲感愴而後主喜𥬇自(⿱艹石)王謂賈充曰人之

無情乃至於是雖使諸葛亮在亦不能輔之况姜維邪充

曰不如是殿下何由并之他日王問禪曰頗思蜀否禪曰

此間樂不思蜀也蜀故秘書令郄正聞之求見語禪曰王

復問可言先人墳墓逺在隴蜀乃心西悲無日不思因閉

其目㑹王復問禪以此荅王曰何乃似郄正之語也禪驚

曰此實如尊命左右皆大𥬇後薨於洛陽

魏略曰始備在小沛不意曹公卒至迫遽棄家属奔荆州

禪時年數歳匿竄隨人西入漢中爲人所賣及建安十六

年𨵿中破亂扶風人劉括避亂入漢中買得禪問知其良

家子遂養爲子與娶婦生一子始禪與父相失時識其父

字玄德比舎人有姓簡者及備得益州而簡爲將軍備遣

簡到漢中舎都邸禪乃詣簡簡相驗訊事皆符驗簡喜以

語張魯魯乃洗沐送詣益州備乃立爲太子始備以諸葛

亮爲太子太傅及禪位以亮爲丞相委以諸爲請亮曰政

由葛氏祭則寡人亮亦以禪未閑於政遂揔内外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一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