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一百一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百一十一 太平御覽 卷之一百一十二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一百一十三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一十二

  皇王部三十七

   唐肅宗宣皇帝史思明附代宗孝皇帝

    肅宗宣皇帝

唐書曰肅宗宣皇帝諱亨玄宗第三子母曰元獻皇后楊

景雲二年乙亥生𥘉名嗣昇二歳封陜王五歳拜安西

大都護河西四鎮諸蕃落大使上仁愛英悟得之天然及

長聦敏彊記屬辭典麗耳目之所聽覽不復遺忘開元十

五年正月封忠王改名浚五月領朔方大使單于大都護

十八年奚契丹犯塞以上爲河北道元帥信安王禕爲副

元帥御史大夫李朝隱京兆尹裴伷先等八揔管兵以討

之仍命百寮設次於光順門與上相見左丞相張說退謂

學士孫逖韋述曰甞見太宗冩真圖忠王英姿頴發儀表非

常雅𩔖聖祖此社稷之福也二十年諸將大破奚契丹以

上遥統之功加司徒二十三年改名璵後皇太子瑛得罪立

上爲皇太子天寳十三載正月安禄山來朝上甞宻奏云


禄山有反相𤣥宗不聽十四載十一月禄山果叛十二月

丁未䧟東京辛丑制太子監國仍遣上親揔諸軍進討時


禄山以誅楊國忠爲名由是軍民切齒於楊氏國忠懼乃

與貴妃謀間其事上遂不行乃詔河西節度哥舒翰爲皇

太子前鋒兵馬元帥令率衆二十萬守潼𨵿明年六月哥

舒翰爲賊所敗𨵿門不守𤣥宗幸蜀丁酉至馬嵬頓兵

軍不進請誅楊氏於是誅國忠賜貴妃自盡車駕將發留

上在後宣諭百姓衆泣而言曰逆胡背恩主上播越臣等

生於聖代世爲唐民願勠力一心爲國討賊請從太子收

復長安𤣥宗聞之曰此天啓也乃令髙力士與壽王瑁送

太子内人及服御等物留後軍廐馬從上令力士口宣曰

汝好去百姓屬望愼勿違之莫以吾爲意且西戎北狄吾

甞厚之今國歩艱難必得其用汝其勉之上廻至渭北便

橋巳斷水𭧂漲無舟檝上號令水濵百姓歸者三千餘人

渭水可渉又過潼𨵿散卒誤以爲賊與之戰士衆多傷乃

收其餘衆以北上軍旣濟後者皆溺上喜以爲天之睠佑

時從上唯廣平建寧二王及四軍將士𦆵二千人自奉而

北夕次永壽百姓遮道獻牛酒有白雲起西北長數丈如

樓閣之狀議者以爲天子氣戊戍至新平郡時晝夜奔馳

三百餘里士衆器械亡失過半所存之衆不過一旅時賊

據長安知上治兵河西三輔百姓皆曰吾太子大軍即至

賊望西北塵起有時奔走七月辛酉上至靈武時魏少遊

預備供帳無不畢備裴冕杜鴻漸等從容進曰今㓂逆亂

常毒流函洛主上倦勤大位移幸蜀川江山阻脩奏請路

絶宗社神器湏有所歸萬姓顒顒思崇明聖天意人事不

可固違伏願殿下順其樂推以安社稷王者之大孝也上

曰俟平㓂逆奉迎鑾輿從容儲闈侍膳左右豈不樂哉公

等何忩忩也冕等凢六上牋辭情激切上不獲巳而從之

是月甲子上即皇帝於靈武即日奏上皇是日御靈武南門

下制大赦天下改元曰至德以朔方度支副使大理司直

杜鴻漸爲兵部郎中朔方節度判官崔漪爲吏部郎中並

知中書舎人事以御史中丞裴冕爲中書侍郎同中書門

下平章事改靈武郡爲大都督府癸巳上所奉表始達成

都丁酉上皇遜位稱誥遣左相韋見素吏部尚書房琯門

下侍郎崔渙等奉𠕋書赴靈武九月戊辰上南幸彭原郡

景子至順化郡韋見素房琯崔渙等自蜀郡賫上𠕋書及傳

寳等至上素知房琯名至是琯請爲兵馬元帥收復兩京

許之二載春正月庚戍朔上在彭原受朝賀是日通表入

蜀賀上皇上皇遣平章事崔圎奉誥赴彭原乙夘逆胡安

禄山爲其子慶緒所殺九月持四節與廻紇葉護太子率兵

四千𦔳國討賊葉護入見宴賜加等丁亥元帥廣平王統朔

方安西廻紇南蠻大食之衆二十萬東向討賊壬寅與賊將

安守忠李歸仁等戰於香積寺西北賊軍大敗斬首六萬級

賊帥張通儒弃京城東走癸夘廣平王𭣣西京甲辰捷書至

行在即日告捷於蜀上皇遣裴冕入京啓告郊廟社稷冬

十月癸丑賊將尹子𤦺䧟㫿陽害張廵姚誾執許逺賊自

香積之敗悉衆保陜郡廣平王統郭子儀等進攻與賊戰

於陜西之新店賊衆大敗斬首十萬級横屍三十里庚申

安慶緒與其黨奔河北壬戍廣平王入東京陳兵天津橋

南士庻歡呼路側䧟賊官僞署侍中陳希烈等三百餘人

素服待罪癸亥上自鳯翔還京仍遣太子太師韋見素入

蜀迎上皇鳯翔郡給復五載京寅至望賢宫得東京捷書

至上大喜丁夘入長安士庻涕泣拜抃曰不圖復見吾軍

上亦爲之感惻九廟爲賊所焚上素服𡘜於廟三日入居

大明宫十二月月午上皇至自蜀上至望賢宫奉迎上皇

御宫南樓上望樓辟易下馬趍進樓前再拜蹈舞稱慶上

皇下樓上匍匐捧上皇足涕泗嗚咽不能自勝遂扶侍上

皇御殿親自進食自試御馬以進又躬攏轡而行止之後

退上皇曰吾享國長乆吾不知貴見吾子爲天子吾知貴

矣上乗馬前導自開逺門至丹鳯門旗幟燭天綵棚夾道

士庻舞抃路側皆曰不圖今日再見二聖百寮班於舎元

殿庭上皇御殿左相苗晉卿率百辟稱賀人人無不感咽

禮畢上皇詣長樂殿謁九廟神主即日幸興慶宫上請歸

東宫上皇遣髙力士再三慰諭而止三載正月甲戍朔戊

寅上皇御宣政殿𠕋皇帝尊號曰光天文武大聖孝感皇

帝乙巳上御興慶殿奉𠕋上皇徽號曰太上至道聖皇大帝

丁未御丹鳯門大赦天下改至德三載乾元元年二年九月

庚寅逆胡史思明䧟洛陽副元帥李光弼守河陽汝鄭滑

等州䧟賊三年閏四月朔彗出西方其長數丈巳夘以星

文變異上御丹鳯門大赦天下改乾元爲上元追封周太

公望爲武成王依文宣王例置廟時大霧自四月雨至閏月

末不止米價翔貴人相食饑死者委骸於路二年三月甲

子史朝義率衆夜襲我陜州衛伯玉逆擊敗之戊戍史思

明爲其子朝義所殺九月壬午制自今巳後朕號唯稱皇

帝其年號但稱元年去上元之號其以今年十一月爲歳

首便數建丑建寅每月以所建爲數建夘月辛亥朔上御

丹鳯門大赦以京兆府爲上都河南府爲東都鳯翔爲西

都江陵爲南都太原爲北都建巳月庚戍朔壬子楚州刺

史崔侁表獻定國寳玉十三枚甲寅太上皇崩於西内神

龍殿上自仲春不豫聞上皇登遐不勝哀悸因兹大漸乙

丑詔皇太子監國又曰上天降寳獻自楚州因以體元叶

乎五紀其元年冝改爲寳應建巳月爲四月餘月並依常

數仍依舊以正月一日爲歳首丁夘宣遺詔是日上崩于

長生殿年五十二謚曰文明武德大聖大宣孝皇帝廟號

肅宗寳應二年三月葬于建陵

    史思明附

唐書史思明本名宰于營州寜州夷州突厥雜種胡人也

狹瘦少鬚鼻傴背眼目廞枯性急躁與安禄山同郷里

相校一日生思明除日生禄山歳日生及長相善俱以驍

勇聞𥘉事特進烏知義每令輕𮪍覘賊必生擒以歸又解

六蕃語與禄山同爲玄市郎張守珪爲幽州節度奏爲折

衝天寳𥘉頻立戰功官至將軍知平盧軍事甞入奏玄宗

賜坐與語甚竒之問其年曰四十矣玄宗撫其背曰卿

貴在後勉之遷大將軍北平太守十一載禄山奏授平盧

節度都知兵馬使十四載禄山反命思明討饒陽等諸郡

䧟之十五載正月六日思明與蔡希德圍顔杲卿於常山

九日拔之又圍饒陽二十九日不能拔李光弼出𡈽門收

常山郡思明解圍而拒光弼光弼列兵於城南相持累月

光弼草盡使精卒以車數乗於旁縣取草輙𬒳擊之其後

率十疋唯共得兩束草至剉蒿薦以飼之𥘉禄山以賈循爲

范陽留後謀歸順爲副留守向潤客所殺以思明代之又以

征戰在外令向潤客代其任四月朔方節度郭子儀以朔方

蕃漢二萬人自土門而至常山軍威遂振南收趙郡思明

退保愽陵五月十日子儀光弼敗思明於沙河上思明以

𮪍卒奔嘉山光弼擊之思明又敗走入慱陵郡光弼圍之

城方拔屬潼𨵿失守肅宗理兵于朔方使中官邢延恩追朔

方河東兵馬光弼入土門思明隨後邀擊之思明將卒頗精

銳皆平盧戰士因南收常山趙郡又攻河間平原顔真卿以

兵食旣盡乃渡河而南由是河北之地悉䧟於思明至德

二年正月思明以蔡希德合范陽上黨兵馬十萬圍李光

弼於太原光弼使爲地道至城陣前驍賊方戯弄城中人

地道中人擒而曳之賊以爲神呼爲地藏菩薩思明留十

月㑹安禄山死慶緒令歸范陽希德留百餘日竟不能拔

而歸自禄山䧟兩京常以駱駞運兩京御府珎寳於范陽

不知紀極由是資其逆謀思明轉驕慶緒之命慶緒爲王

師所敗投鄴郡其下蕃漢兵五萬人𥘉不知所從思明擊

殺三千人然後降之慶緒使阿史郍承慶安守忠徴兵於思

明且欲圖之判官耿仁智忠諒之士謂思明曰大夫崇重

人不敢言仁智請一言而死思明曰試言之對曰大夫乆

事禄山禄山兵權(⿱艹石)是誰敢不服如大夫比者逼於兇威

耳固亦無罪今聞孝感皇帝聦明勇智有少康周宣之略

大夫發使輸誠必開懷見納此轉禍爲福之上䇿也思明

曰善承慶等以三千𮪍至范陽思明悉衆介胄以逆之衆

且數萬去之一里使人謂之曰相公及王逺至將士等不

勝喜躍此皆邊兵怯懦頗懼相公之衆莫敢進也請㢮弓

以安之從之思明遂以承慶守忠入内㕔飲樂之別令諸

將於其所分收其甲仗其諸郡兵皆給粮恣歸之欲留者

分𨽻諸營遂拘承慶斬守忠及李立節之首㑹李光弼使

衙官敬俛招之思明遂令衙官竇子𭥦奉表以所管兵衆

八萬人兼以僞河東節度髙秀巖來降肅宗大恱封思明

爲歸義王范陽長史御史大夫河北節度使朝義已下並爲

列卿秀巗雲中太守以其男如嶽等七人爲大官使内侍李

思敬將軍烏承恩宣慰便令討殘賊明年改元乾元四月肅

宗使烏承恩爲副使候伺其過而殺之𥘉承恩父知義爲節

度思明常事知義亦有開奬之恩以此光弼兾其無疑因謀

殺之承恩至范陽數漏其情夜取婦人衣衣之詣諸將家

以飜動之意諭之諸將以白思明思明甚懼無以爲驗有

頃承恩與思敬從上京來宣恩命畢將歸私第思明留承

恩耳於館中思明當有所議已令幃其所𥨊之床伏二人

于其下承恩有小男先留范陽思明令省其父夜後私於

其子曰吾受命除此逆胡便授吾節度矣床下二人叫呼

而出以告思明思明令執之搜其衣囊得朝廷所與阿史

郍承慶䥫劵及光弼與承恩之牒云承慶事了即付䥫劵

不了不可付之又得簿書數百𥿄皆載先所從反軍將名

思明語之曰我何負於汝而至是耶承恩稱死罪此太尉

光弼之謀也思明集軍將官吏百姓西向大𡘜曰臣以十

三州之地十萬衆之兵降國家赤心不負陛下何至殺臣因

榜殺承恩父子囚李思敬遣使表其事朝廷又令中使慰

諭云國家與光弼無此事乃承恩所爲殺之善也又有使

從京至執三司議罪人狀以示思明思明曰陳希烈巳下

皆重臣 上皇弃之幸蜀旣收復天下此輩當慰勞之

今尚見殺况我本從禄山反乎諸將皆云烏承恩之前事

情狀可知光弼尚在憂不細也大夫何不取諸將狀以誅

光弼以謝河北百姓主上(⿱艹石)不惜光弼爲大夫誅之大夫

乃安不然爲患未巳思明曰公等言是乃令耿仁智張不

矜修表請誅光弼謝河北(⿱艹石)不從臣請臣則自領兵往太

原誅光弼不矜𥘉以表示思明及封入函耿仁智盡削去

之冩表者宻白思明思明怒甚執二人於庭曰汝等何得

負我命斬之仁智事思明頗乆意欲活之却令召入謂之

曰我任使汝向三十年今日之事我不負汝仁智大叫曰

人生固有一死湏存忠節今大夫細邪說爲反逆之計縱

延旬月不如早死請速加斧鑕思明大怒亂捶殺之腦流

于地十月郭子儀領九節度圍相州安慶緒偷道求救於

思明思明懼軍威之盛不敢進十二月蕭華以魏州歸順詔

遣崔光逺替之思明擊而拔其城光逺脫身南渡思明於魏

州殺三萬人平地流血數日即乾乾元二年正月一日也思

明於魏州北設壇僣稱爲大聖燕王以周贄爲行軍司馬

三月引衆救相州官軍敗而引退思明召慶緒等殺之併

有其衆四月僣稱大號以周䞇爲相以范陽爲燕京九月

㓂汴州節度使許𩦸合於思明思明益振又䧟洛陽與太

尉光弼相拒思明恣行兇𭧂下無𦕅矣上元二年潜遣人

說官軍曰洛中將士皆幽朔人咸思歸魚朝恩以爲然

告光弼及諸節度僕固懷恩衛伯玉等可速出兵以掃殘

賊光弼等然之乃出師南道齊進次榆林賊委物僞遁將

士等不復設備皆入城虜掠賊伏兵在北邙山下因大下

士卒咸弃甲奔散魚朝恩衛伯玉退保陜州光弼懷恩弃

河陽城退居聞喜歩兵散死者數千人軍資器械盡爲賊

有河陽懷州盡䧟於賊思明至陜州爲官軍所拒於姜子

反戰不利退歸永寧築三角城約一日内畢以貯軍粮朝義城畢未泥思明至

詬之對曰縁兵士疲乏暫歇耳又怒曰汝惜部下兵違我處

分令隨身數十人立馬看泥斯湏而畢又曰待收陜州斬

却此賊朝義大懼是夕思明居驛朝義在店中思明令心

腹曹將軍揔中軍兵嚴衛朝義將駱恱并許𩦸男季常等

言主上欲害王恱與王死無日矣因言廢興之事古來有

之欲喚取曹將軍舉大事可乎朝義廻靣不應王恱曰王(⿱艹石)

不應恱等即歸李家王亦不全矣朝義然之令許季常命

曹將軍至恱等告之不敢拒其夜思明夢而驚悟據床惆

悵每好伶人寢食置左右以其殘忍皆恨之及此問其故

曰吾向夢見水中沙上羣鹿渡水而至鹿死水乾言畢如

厠伶人相謂曰鹿者禄也水者命也胡禄命俱盡矣駱恱

入問思明所在未及對殺數人因指在厠思明覺變踰牆

出至馬槽鞴馬𮪍之王恱等至令傔人周子俊射中其臂

落馬曰是何事恱等告以懷王思明曰我朝來語錯合有

此事然汝殺我太疾何不待我收長安終事不成矣因急

呼懷王者三曰莫殺我囚我却罵曹將軍曰這胡誤我這

胡誤我恱遂令心腹手擒思明赴栁泉驛曰事巳成矣朝

義曰莫驚聖人否莫損聖人否恱曰無時周贄許𩦸統後

軍在福昌朝義令許季常徃告之贄聞驚欲仰倒朝義領

兵廽贄等來迎因殺贄思明至栁泉驛縊殺之朝義便僣

僞位寳應二年爲李懷所擒梟首送闕下

    代宗孝武皇帝

唐書曰代宗孝武皇帝諱豫肅宗長子母曰章敬皇太后

吴氏以開元十四年十二月生于東都上陽宫𥘉名俶年十

五封廣平王玄宗諸孫百餘上爲嫡皇孫宇量𢎞深寛而

能斷喜怛不形於色仁孝温恭動必由禮㓜好學尤專禮

易玄宗鍾愛之禄山之亂京城䧟賊從肅宗蒐兵靈武以

上爲天下兵馬元帥時朝廷草創兵募寡弱上推心示信

招懷流散此至彭原兵衆數萬及肅宗廽幸鳯翔時房琯

郭子儀繼戰不利賊鋒方銳屢來㓂襲上選求勇幹頻挫

其鋒聖慮遑寧士心大振及帥師進討雪涕辭違歩出闕門

方始乗馬廻紇葉護王子率兵入𦔳勇冠諸蕃上接以優恩

結爲兄弟故香積之戰賊徒大敗遂委西京而遁雖子儀嗣

業之奮命由上恩信結於士心故人思自效旣收京城民庻安

堵秋毫不犯遺老歡迎對之戯欷聞賊殘衆猶保陜郊即日

長驅東趍SKchar略新店之役一戰大捷慶緒之黨十殱七八數

旬之間河南厎定兩都恢復二聖廻鑾統率之功推而不受

肅宗還京改封楚王乾元元年三月改封成王四月庚寅立

爲皇太子改名豫上元末年兩宫不豫太子徃來侍疾躬甞

藥膳衣不解帶者乆之及承監國之命流涕從之寳應元年

四月肅宗大漸所幸張皇后無子后懼上功髙難制隂引越

王係於宫中將圖廢立乙丑皇后矯詔召太子中官李輔國

程元振素知之乃勒兵於凌霄門俟太子至即衛從太子入

飛龍廐以俟其變是夕勒兵於三殿收捕越王係及内官朱

光輝馬英俊等禁錮之幽皇后於别殿丁夘肅宗崩程元振

等始迎上於九仙門見羣臣行監國之禮己巳即皇帝位於

柩前二年秋七月壬寅朔戊申羣臣上尊號曰寳應元聖文

武皇帝御含元殿授𠕋壬子御宣政殿宣制改元曰廣德

大赦天下是月吐蕃大㓂河隴䧟秦成渭三州又大震𨵿

西䧟蘭廓河鄯洮岷等州盗有隴右之地己丑吐蕃㓂涇

州刺史髙暉以城降因爲吐蕃郷導冬十月庚午朔辛未

髙暉引吐蕃犯京畿㓂奉天武功盩厔等縣蕃軍自司竹

園渡渭循南山而東丙子車駕幸陜州戊寅吐蕃入京師立

廣武王承宏爲帝仍逼前翰林學士于可封爲制封拜辛巳

車駕至陜州子儀在啇州㑹六軍使張知節烏崇福長孫全

緒等率兵繼至軍威遂振舊將王甫誘聚京城惡少年齊

擊 鼔於朱雀街蕃軍震懾狼狽奔潰庚寅子儀收京城

壬辰以宰臣元載判天下元帥癸巳以郭子儀爲京城留

守十二月丁亥車駕發陜郡還京辛夘鄂州大風火發江

中焚舡三千艘焚居人廬舎二千家甲午上至自陜州二

年二月巳巳朔𠕋天下兵馬元帥尚書令雍王适爲皇太

子癸酉上親薦獻太清宫太廟乙亥祀昊天上帝於圎丘

冬十月景寅僕固懷恩引吐蕃二萬㓂邠州節度使白孝

德閉城拒守丁夘㓂奉天京師戒嚴先鋒將郭晞斬賊營

於邠州西俘斬數百計三年春正月癸夘朔制大赦天下

改爲永㤗元年三月庚戍吐蕃請和詔宰臣元載杜鴻漸

與蕃使同盟于興唐寺辛亥大風拔木是春大旱京師米

貴斛至萬錢九月丁酉僕固懷恩死于靈州之鳴沙縣時

懷恩誘吐蕃數十萬㓂邠州蕃將尚給思賛磨尚悉東賛

等㓂奉天醴泉党功羗渾奴刺㓂同州及奉天逼鳯翔府

盩厔縣京師戒嚴九年八月辛未幽州節度使朱泚遣弟

滔奉表請自入朝兼自率五千𮪍防秋許之詔所司築第待

之十年春正月乙未朔丁酉昭義牙將裴志清逐其帥薛㟧

㟧奔名州上章待罪志清率衆歸田承嗣乙未朱泚乞留京

師西征吐蕃請以弟滔權爲幽州留後許之十二年三月宰

相元載王縉得罪下獄命吏部尚書劉晏訊鞫之辛巳制

中書侍郎平章事元載賜自盡門下侍郎平章事王縉貶

撫州刺史十四年五月癸夘上不康至辛亥不視朝辛酉

皇太子監國是夕上崩于紫宸之内殿謚曰睿文孝武皇

帝廟號代宗十月巳酉葬元陵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一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