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一百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百八 太平御覽 卷之一百九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一百一十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九

  皇王部三十四

   唐太宗文皇帝

唐書曰太宗文皇帝諱世民髙祖第二子也母曰太穆順

聖皇后竇氏隋開皇十八年十二月戊午生於武功之別

舘時有二龍戯於館門之外三日而去髙祖之臨𡵨州太

宗時年四歳有書生自言善相謁髙祖曰公貴人也且有貴

子因見太宗曰龍鳯之姿天日之表年將二十必能濟世

安民矣髙祖懼其言大將殺之忽失所在隂採濟世安民

之義以爲名焉太宗㓜聦叡𤣥鑒深逺臨機果斷不拘小

節時人莫能測也大業末煬帝於鴈門爲突厥所圍太宗應

募救援𨽻屯衛將軍雲定興營將行謂定興曰必賫旗鼓

以設疑兵且始畢可汗舉國之師敢圍天子必以國家倉

卒無援我張軍容令數十里幡旗相續夜則鉦鼓相應虜

必謂救兵雲集望塵而遁矣不然彼衆我寡悉軍來戰必

不能支矣定興從之師次崞縣突厥候𮪍馳告始畢曰

王師大至由是解圍而遁及髙祖之守太原太宗時年十

八有髙陽賊帥魏刀兒自號歴山飛來攻太原髙祖擊之

深入賊陣太宗輕𮪍突圍而進射之所向皆披靡拔髙祖

於萬衆之中適㑹歩兵至髙祖與太宗又𡚒擊大破之時

隋祚巳終太宗潜圖義舉每折節下士推財養客及義兵

起乃率兵略徇西河尅之拜右領大都督右三軍皆𨽻焉封

燉煌郡公大軍西上賈胡堡隋將宋老生率精兵二萬

屯霍邑以拒義師㑹乆雨糧盡髙祖與裴寂議且還太原

以圖後舉太宗曰本興大義以救蒼生當湏先入咸陽號

令天下遇小敵即班師將恐從義之徒一朝解體還守太

原一城之地以爲賊耳何以自全髙祖不納促令引發太

宗遂號泣於外聲聞帳中髙祖召問其故對曰今兵以義

動戰則必尅退還則必散衆散於前敵乗於後死亡湏㬰

而至是以悲耳髙祖乃悟而止八月已夘雨霽髙祖引師

趣霍邑太宗恐老生不出戰乃將數𮪍先詣其城下舉鞭

指麾(⿱艹石)將圍城者以激怒之老生果怒開門出兵背城而

陣髙祖與建成合陣於城東太宗及柴紹陣於城南老生

麾兵疾進先薄髙祖而建成墜馬老生乗之髙祖與建成

軍咸却太宗自南原率二𮪍馳下峻坂衝斷其軍引兵奮

擊賊衆大敗各捨仗而走懸門發老生引繩欲上遂斬之

平霍邑至河東𨵿中豪傑争走赴義太宗請進師入𨵿取

永豐倉以賑窮乏収群盗以圖京師髙祖稱善太宗以前

軍濟河先定㴘北三輔吏民及諸豪猾詣軍門請自効者

日以千計扶老携㓜滿於麾下收納英俊以備僚列逺近

聞者咸自託焉師次于涇陽勝兵九萬破胡賊劉鷂子以

并其衆留殷開山劉𢎞基屯長安故城太宗自趣司竹賊

帥李仲文何潘仁向善志等皆來㑹頓于阿城獲兵十三

萬長安父老賫牛酒詣旌門者不可勝紀勞而遣之一無

所受軍令嚴肅秋毫無所犯尋與大軍平京城髙祖輔政

授唐國内史改封𥘿國公㑹薛舉以勁卒萬人來逼渭濵

太宗親擊之大破其衆追斬萬餘級略地至于隴坻義寧元

年十二月復爲右元帥揔兵十萬徇東都及將旋謂左右

曰賊見吾還必相追躡設三伏以待之俄而隋將叚逹率

萬餘人自後而至度三王陵發伏擊之叚逹大敗追奔至

于城下因於冝陽新安置熊糓二州戍之而還徙封趙國

公髙祖受禪拜尚書令右武侯大將軍進封𥘿王加授雍

州牧三年七月揔率諸將攻王世充於洛邑師次榖州世

充率精兵三萬陣於慈澗太宗以輕𮪍挑之時衆寡不敵

䧟於重圍左右咸懼太宗命左右先歸獨留後殿世充驍

將單雄信數百𮪍夾道來逼交搶競進太宗幾爲所敗太

宗左右射之無不應弦而倒獲其大將燕頎世充乃拔慈

澗之鎮歸于東都太宗遣行軍揔管史萬寳自冝陽南據

龍門劉德威自太行東圍河内王君廓自洛口斷賊糧道

又遣黄君漢夜從孝永河中下舟師襲廻洛城尅之黄河

巳南莫不響應城堡相次來降大軍進屯邙山九月太宗

以五百𮪍先觀戰地卒與世充萬餘人相遇㑹戰復破之

斬首三千餘級獲大將陳智略世充僅以身免其揔管楊

慶遣使請降遣李世勣率師出轘轅道安撫其衆榮汴洧

豫九州相繼來降世充遂求救於竇建德四年二月又進

屯青城宫營壘未立世充率衆二萬自方諸門臨榖水而

陣太宗以精𮪍陣於北邙山令屈突通率歩卒五千渡水以

擊之因誡通曰待兵交即放煙吾當率𮪍軍南下兵𦆵接

太宗以𮪍衝之挺身先進與通表裏相應賊衆殊死戰散

而復合者數焉自辰及午賊衆始退縱兵乗之俘斬八千

人於是進營城下世充不敢復出但嬰城自守以待建德

之援建德以兵十餘萬來援世充至于酸𬃷蕭瑀屈突

通封德彛皆以腹背受敵恐非萬全請退師榖州以觀之

太宗曰世充糧盡内外離心我當不勞攻擊坐收其弊建

德新破孟海公將驕卒惰吾當進據武牢扼其𬓛要賊(⿱艹石)

冒險與我爭鋒破之必矣如其不戰旬月間世充當自潰

(⿱艹石)不速進賊入武牢諸城新附必不能守二賊併力將(⿱艹石)

之何通又請解圍就險以就其變太宗不許於是留通輔

齊王元𠮷以圍世充親率歩𮪍三千五百人趣武牢建德

自滎陽西上築壘於板渚太宗屯武牢相持二十餘日謀

者曰建德伺官軍芻盡俟牧馬於河北因將襲武牢太宗

知其謀遂牧馬於河北以誘之詰朝建德果悉衆而至陳

兵汜水世充將郭士衡陣於其南綿亘數里鼓譟諸將大

懼太宗將數𮪍升髙丘以望之謂諸將曰賊起山東未見

大敵今度險而囂是無政令逼城而陣有輕我心我按兵

不出彼廼氣衰陣乆卒饑必將自退追而擊之無往不尅

吾與公等約必以午時後破之建德列陣自辰至午兵士

饑倦皆坐列又争飲水逡廵欲退太宗曰可撃親率輕𮪍

誘之衆繼至建德廻師而陣未及整列太宗先登擊之所

向皆靡俄而衆軍合戰囂塵四起太宗率史大奈程䶧金

秦叔寳宇文歆等SKchar2幡而入直突出其陣後張我旗幟賊

顧見之大潰追奔三十里生擒建徳於陣太宗數之曰我以于

戈問罪本在王世充得失存亡不預汝事何故越境犯我兵

鋒建德股慄而言曰今(⿱艹石)不來恐勞逺取乃將建德至東都

城下世充懼率其官屬二千餘人詣軍門請降山東悉平

太宗入據宫城令蕭瑀竇䡄等封守府庫一無所取令記

室房𤣥齡收隋圖籍於是誅其同惡叚逹等五十餘人大

饗將士班賜有差髙祖令尚書左僕射裴寂勞於軍中六

月凱旋大宗親𬒳金甲鐵馬一萬𮪍甲士三萬人前後部

鼓吹俘二僞主及隋氏器物輦輅獻于太廟髙祖大恱行

飲至禮以享焉髙祖以自古舊官不稱殊功乃別表徽號

用旌勲德十月加號大䇿上將軍陜東道大行臺位在王

公上増邑二萬户通前三萬户賜金輅一乗衮冕之服玉

壁一𩀱黄金六千斤前後部鼓吹及九部之樂班劒四十人

于時海内漸平太宗乃銳意經籍開文學館以待四方之

士行臺司勲郎中杜如晦等十有八人爲學士每更直閣下

降以温顔與之討論經義或夜分而罷八年加中書令九

年皇太子建成齊王元𠮷謀害太宗六月四日太宗率長

孫無忌尉遲敬德房𤣥齡杜如晦等於𤣥武門誅之甲子

立爲皇太子庻政皆斷决八月癸亥髙祖傳位於皇太子

太宗即位于東宫顯德殿遣司空裴寂柴告于南郊大赦

天下癸酉放掖庭宫女三千餘人景子立妃長孫氏爲皇后

巳夘突厥㓂髙陵辛巳行軍揔管尉遲敬德與突厥戰於

涇陽大破之斬首千餘級癸未突厥頡利至于渭水便橋

之北遣其酋帥執失思力入朝爲覘自張形勢太宗命囚

之親出𤣥武門馳六𮪍幸渭水之上與頡利隔津而語責

負約俄而衆軍繼至頡利見軍容旣盛又知思力就拘

由是大懼遂請和詔許焉即日還宫乙酉又幸便橋與頡

利刑白馬設盟突厥引退九月景戍頡利獻馬三千疋羊

萬口帝不受令頡利歸所掠中國户口丁未引諸軍衛𮪍

兵統將等習射于顯德殿庭謂將軍以下曰自古突厥與

中國更有盛衰(⿱艹石)軒轅善用五兵即能北逐獯鬻周宣驅

馳方邵亦能制勝太原至漢晉之君逮于隋代不使兵士

素習干戈突厥來侵莫能抗禦致遣中國生民𡍼炭於㓂

手我今不使汝等穿池築苑造諸滛費農民恣令逸樂兵

士唯習弓馬庻使汝𨶜戰亦望汝前無撗敵於是每日引

數百人於殿前教射帝親自臨試射中者隨賞弓刀布帛自

是後士卒皆爲精銳十月癸亥立中山王承乾爲皇太子

貞觀元年春正月乙酉改元三月癸已皇后親蚕十二月

壬午上謂侍臣曰神仙事本虚妄空有其名秦始皇非分

愛好遂爲方士所詐乃遣童男女數千人隨其入海求仙

藥方士避秦苛虐因留不歸始皇猶海側以待之還至沙丘

而死漢武帝爲求仙乃將女嫁道術人旣無驗便行誅戮旣

此二事神仙不煩妄求也二年春二月景戍靺羯上音末下音SKchar

屬三月丁夘遣御史大夫杜淹廵関内諸州出御府金寳

贖男女自賣者還其父母庚午大赦天下夏四月巳夘

詔骸骨𭧂露者令所在埋瘞景申契丹内屬𥘉詔天下州

縣並置義倉六月庚寅皇子治生三年春正月辛亥契丹

渠帥來朝戊午謁太廟癸亥親耕籍田四月辛巳太上皇

徙居太安宫甲子太宗始於太極殿聽政六月戊寅以旱

親録囚徒遣長孫無忌房玄齡等祈雨於名山大川中書

舎人杜正倫等往関内諸州慰撫又令文武百官各上封

事極言得失是歳户部奏言中國人自塞外來歸及突厥前

後内附開西夷爲州縣者男女一百二十餘萬口四年春

正月乙亥李靖大破突厥獲隋皇后蕭氏及煬帝之孫正

道送之京師二月癸亥幸温湯甲辰李靖又破突厥于隂

山頡利可汗輕𮪍逺遁甲寅大赦賜酺五月三日庚辰大

同道行軍副揔管張寳相生擒頡利可汗獻于京師甲午

以俘頡利告於太廟夏四月御順天門軍吏執頡利以獻

捷自是西北諸蕃咸請上尊號爲天可汗於是降璽書𠕋

命其君長則兼稱之九月庚午令收瘞長城之南骸骨仍

令致𥙊壬午令自古明王聖帝賢臣烈士墳墓無得蒭牧

春秋致祭冬十月壬辰幸隴州曲赦𡵨隴二州給復一年

十日校獵於貴泉谷十三日校獵於魚龍川自射鹿獻於

太安宫甲子至自隴州戊寅制决罪人不得鞭背以明堂

孔穴針炙所失髙昌王麴文㤗來朝是歳斷死刑二十九

人㡬致刑措山東至于海河南至于嶺皆外户不閉行旅

不賫糧焉六年十二月辛未親録囚徒歸死罪者二百九

十人于家令明年秋末就刑其後應期畢至詔悉原之是

歳党項諸羗前後内屬三十萬口八年二月乙巳皇太子

加元服景午賜天下酺三日三月庚辰幸九成宫五月丁

丑上𥘉服翼善冠貴臣服進德冠九年五月太上皇崩于

太安宮七月甲寅増修太廟爲六室冬十月庚寅葬髙祖

於獻陵十三年春正月乙巳朔謁獻陵曲赦三原縣及行

從大辟罪四月戊寅幸九成宫甲申阿史郍結社爾犯御營

伏誅壬寅雲陽石燃者方丈晝如灰 -- 灰 夜則有光投草木於上

則焚歴年而止十二月壬辰狩于咸陽是歳滁州言野蚕

食檞葉成繭大如柰其色緑凢收六千五百七十石髙

麗新羅西突厥吐火羅康國安國波斯𣗥勒于闐焉𦒿髙

昌林邑昆明及荒服蠻酋相次遣使朝貢十五年詔以來

年二月有事太山所司詳定儀制五月壬申并州僧道及

老人等抗表以太原王業所因明年登封巳後願特臨幸

上於武成殿賜宴因從容謂侍臣曰朕少在太原喜羣聚愽

戯暑往寒逝將三十年矣時㑹中有舊識上者相與道舊以

爲𥬇樂因謂之曰他人之言或有靣䛕公等朕之故人實

以告朕即日政教於百姓何如人間得無疾苦耶皆奏即

日四海太平百姓歡樂陛下力也臣等餘年日惜一日但

眷戀聖化不知疾苦因固請過并州上謂曰飛鳥過故郷

猶躑躅徘SKchar况朕於太原起義兵定天下復少小遊觀誠所

不忘岱禮(⿱艹石)畢或兾與公等相見於是賜物各有差六月戊

申詔天下諸州舉學綜古今及孝悌淳篤文章秀異者並以

來年二月揔集㤗山巳酉有星孛于太微犯郎位景辰停封

㤗山避正殿以思咎命尚食减膳秋七月甲戍孛星滅十

六年冬十一月景辰狩于岐山辛酉使𥙊隋文帝陵丁夘

宴武功士女於慶善宫南門酒酣上與父老等涕泣論舊

事老人等遞起爲舞争上千萬歳壽上各盡一柸庚午至

自岐州十二月癸夘幸温湯甲辰狩于驪山時隂寒晦SKchar

圍兵斷絶上乗髙望見之欲捨其罰恐𧇊軍令乃廻鑾轡入

谷以避之十七年正月戊申詔圖𦘕司徒趙國公無忌等

勲臣二十四人於凌煙閣三月丁巳熒惑守心前星十九

日而退夏四月皇太子承乾有罪廢爲庻人景戍立晉王

治爲皇太子大赦賜酺三日巳丑加司徒長孫無忌太子

太師司空房玄齡太子太傅特進蕭瑀太子太保兵部尚

書李勣爲太子詹事仍同中書門下三品庚寅上親謁太

廟以謝承乾之過五月乙丑手詔舉孝廉茂才異能之士

十八年十一月命太子詹事英國公李勣爲遼東道行軍

揔管出栁城禮部尚書江夏郡王道宗副之刑部尚書鄖

國公張亮爲平壤道行軍揔管以舟師出萊州左領軍常

何瀘州都督左難當副之發天下甲士召募十萬並趣平

壤以伐髙麗十九年春二月庚戍上親統六軍發洛陽

乙夘詔皇太子留定州監國髙士廉攝太子太𫝊與侍

中劉洎中書令馬周太子少詹事張行成太子右庻子

髙季輔五人同掌機務以吏部尚書安德郡公楊師道

爲中書令贈殷比干爲太師謚曰忠烈命所司封墓葺

祠堂春秋祀以少牢上自爲文以𥙊之三月壬辰上發

定州以司徒長孫無忌中書令岑文本楊師道從夏四

月癸夘誓師於幽州城南大饗六軍以遣之癸亥李丗

勣攻盖牟城破之五月丁丑車駕渡遼東甲申上親率鐵

𮪍與丗勣㑹圍遼東城因烈風發火弩斯湏城上屋及樓皆

盡麾戰士令登乃拔之六月景辰師次安市城丁巳髙麗

別將髙延壽髙恵真帥兵十五萬來援安市以拒王師李

丗勣率兵𡚒擊上自髙峯引軍臨之髙麗大潰殺獲不可

勝紀延壽等以其衆降因名所幸爲駐蹕山刻石紀功焉

賜天下大酺二日秋七月李世勣進軍攻安市城至九月

不尅乃班師冬十月景辰入臨渝𨵿皇太子自定州迎謁

戊午次漢武臺刻石以紀功德十一月幸幽州癸酉大饗

還師十二月幸并州二十年春正月上在并州遣大理卿

孫伏伽黄門侍郎禇遂良等二十二人以六條廵察四方

黜陟官吏庚辰曲赦并州宴從官及起義元從賜帛給復

有差三月車駕至京師六月遣兵部尚書固安公崔敦禮

特進英國公李世勣擊破薛延陁於鬱督山北前後斬首

五千餘級虜男女三萬餘人二十一年正月詔以來年二

月有事泰山甲寅賜京師酺三日八月詔以河北大水停

封禪辛未骨利幹國遣使貢名馬二十三年三月辛酉大

赦丁夘太宗以不䂊勑皇太子於金液門聽政是月日赤

無光夏四月巳亥幸翠微宫五月巳巳上疾甚令草遺詔

有頃崩於含風殿年五十二遺詔於皇太子即位於柩前䘮

紀冝依漢制祕不發䘮庚午遣舊將統飛𮪍勁兵從皇

太子先還京發六府甲士四千人分列於道及安化門翼

從乃入大行與從官侍御如常壬申發䘮六月甲戍殯于

太極殿謚曰文皇帝廟號太宗葬昭陵上元元年改上尊

號曰文武聖皇帝天寳十二載改上尊號爲文武大聖大

廣孝皇帝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