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一百九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百八十九 太平御覽 卷之一百九十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一百九十一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九十

 居處部十八

   倉    囷    𢈔

     倉

說文曰倉榖藏也倉黄取而藏之故謂之倉

周禮注曰藏米曰廪(“㐭”換為“面”)

釋名曰倉藏榖物也

詩云乃求千斯倉乃求万斯箱以峙其粻

又曰豐年多黍多稌亦有髙廪(“㐭”換為“面”)万億及秭

又曰我倉旣SKchar我𢈔惟億

尚書曰武王克啇發巨橋之粟大頼于万姓巨橋紂倉也

傳曰楚莊王賑廪同食注賑廪(“㐭”換為“面”)開倉同食上下無異

禮記月令曰季春發倉廪賜貧窮

又曰五榖皆入必量於歳

又曰循行積聚無有不歛

又曰孟冬命有司穿竇窖修囷倉謹蓋藏務積聚

又曰國無九年之畜爲不足無三年之畜曰急

周禮曰儲畜以待凶荒

又曰倉人掌粟入之藏辦九榖之物以待邦用若榖不足

則止餘法用有餘則藏之以待凶而頒之

又曰廪人掌九榖之數以待國之匪頒賜稍食以歳之上

下數邦用以知足否以詔榖用以治年之豐凶

公羊傳桓公曰御廪災御廪者何粢盛之所藏也

論語曰舊榖旣没新榖旣𦫵

春秋佐𦔳期曰天廪倉神名均明

史記曰舜母嫉舜舜父使舜塗泥倉放火而燒舜舜垂席

而下得無傷

又曰李斯年少時入倉觀倉中䑕食粟居大廡下斯乃歎

曰人之賢不肖譬如䑕矣在所處耳乃從荀卿學帝王之

又曰宣曲任氏之先爲督道倉吏𥘿之敗也豪桀皆爭取金

玉而任氏獨窖倉粟及楚漢交兵民不得田而豪桀金玉

盡歸任氏

又曰髙帝七年立太倉

漢書曰汲黯因使矯制發倉救河内飢民上釋罪

又曰武帝之𥘉民給家足太倉之粟陳陳相因詩曰如岡

如阜如山如陵

又宣紀曰耿夀昌奏設常平倉豐則籴儉則粜以利民

又曰王嘉奏事曰孝文時吏居官者或長子孫以官爲氏

倉氏庫氏則倉庫吏之後也

又鄒陽上書呉王曰呉有諸侯之位而實冨於天子轉粟

西郷陸行不絶水行滿河如淳曰言漢京師仰須山東漕運以自給耳不如海

陵之倉

又賈捐 --捐之上書曰武帝元狩六年太倉粟紅腐不可食

又食貨志曰漢宣帝時年豐人少利時大司農中丞耿壽

昌上計令郡國皆築倉以榖賤時増其價而籴以利農榖

貴時減其價而粜以利人名曰常平倉百姓利之也

後漢書曰韓韶字仲黄潁川舞陽人也少仕郡辟司徒府

𥘿山賊公孫舉僞號歴年守令不能破多爲坐法尚書選

三府SKchar屬能治劇者乃以韶爲羸長羸縣故城在今兖州塼城縣東北也

聞其賢相戒不入羸境餘縣多𬒳㓂廢耕桑其流入縣界

求索衣粮者甚衆韶愍其飢困乃開倉賑之所廪贍万餘

户主者爭謂不可韶曰長活溝壑之民而以此伏罪含𥬇

入地矣太守素知韶名徳竟無所坐

又曰隗嚻旣敗公孫述欲安衆以成都郭外有𥘿時舊倉

述改名白帝倉述以色尚白故改之自王莽巳來常空述即使人言

白帝倉出榖如山陵百姓空市里徃觀之述乃大㑹羣臣

問曰白帝倉竟出榖乎皆對言無述曰訛言不可信道隗

王破者復如此矣俄而嚻將王元降述以爲將軍

又曰虞詡時朝歌賊𡩋季等數千人攻殺長吏屯聚連年

州郡不能禁乃以詡爲朝歌長故舊皆弔詡曰得朝歌何

衰詡𥬇曰志不求易事不避難臣之職也不遇盤根錯節

何以別利器乎始到河内太守馬稜勉之曰君儒者當謨

謀廟堂之上反在朝歌邪詡曰𥘉除之日士大夫皆見弔

勉詡籌之知其能爲也朝歌者韓魏之郊背太行臨黄河

去敖倉百里而青兾之人流亡万數賊不知開倉招衆刧

庫兵守成臯斷天下右臂此不足憂也今其衆新盛難與

爭鋒兵不厭權願寛假轡䇿勿令有所舉閡而巳及到官

設令三科以募求壯士自SKchar吏巳下各舉所知攻刧者爲

上偷盗爲次帶喪服而不事家業者爲下收得百餘人詡

爲之饗會悉負其罪使入賊中誘令劫掠乃伏兵以待之

遂殺賊數百人及潜遣貧民能縫者傭作賊衣以綵縫其

𥚑爲幟幟記也續漢書曰以縫縷其𥚑也有市里者吏輙擒之賊由是駭

散咸稱神明

魏志曰𡊮渙字耀卿爲魏國郎中令及卒太祖爲之流涕以榖二

千斛一敎以太倉榖千斛賜郎中令家一敎以垣下榖千

斛與曜卿家外不解其意敎曰以太倉榖者官法也垣下

榖者新舊也

呉書曰建康宫城即呉𫟍城城内有倉名曰𫟍倉故開北

瀆通轉運於倉所時人亦呼爲倉城晉咸和中修𫟍城爲

宫惟倉不毀故名太倉在西華門内道北

晉書鄭黙出爲東郡太守值𡻕荒人飢黙輙開倉賑給乃

舎都亭自表待罪朝廷嘉黙憂國詔書褒歎比之汲黯班

告天下若郡縣有此比者聽出給入爲散𮪍常侍

又曰王渾武帝受禪加揚烈將軍遷徐州刺史時年荒饑

渾開倉賑贍百姓頼之

又曰王藴爲呉興太守民飢輙開倉贍䘏主簿請先列上

待報藴曰行仁義敗無恨坐違科免官士庶詣闕左降晉

陵太守

郡國誌曰衡山石廪峯一如倉𢈔有二户一開一閇閇者

亦有關鑰之形

王子年拾遺記曰曹曽遇丗亂家家焚廬曽畜書万卷慮

其先文湮没乃積石如倉廪以藏書丗謂曹家書倉焉

水經注云汾陽故城積粟所在名之曰羊膓倉在晉門閭

陽北石磴縈委若羊膓故以爲名即今羊膓坂是也

越絶書曰君均東倉春申君造西倉名曰君均西倉門周

一里八歩

又曰呉兩倉春申君所造一名均輸

洛陽記曰有常滿倉

天門集曰廪星主倉

說𫟍曰子路爲蒲令備水災興民春修溝瀆爲民煩苦故

人予一簞食一壷漿孔子聞之使子貢止之子路忿然不

恱往見夫子曰由也以暴雨將至恐有水災故與民脩溝

瀆以備之而民多匱於食故與人一簞食一壷漿而夫子

使賜止之何也夫子止由之行仁也夫子以仁敎而禁其

行仁  由也不受子曰尓以爲餓何不告於君發倉廪(“㐭”換為“面”)

以給食之而以尓𥝠饋之是汝不明君之惠見汝之𥝠義

也速巳則可矣否則尓受責不乆矣子路心服而退

又曰北郭騷踵見晏子曰竊恱先生之義願乞所以養母

者晏子使人分倉粟府金而遺之辭金而受粟有間晏子

見疑於景公出犇北郭子召其友而告之曰吾恱晏子之

義而甞乞所以養母者吾聞之曰養及親者身更其難今

晏子見疑吾將以身白之遂造公庭求復之曰晏子天下

之賢者也今去齊國國必侵矣方必見國之侵也不若先

死請絶頸以白晏子逡廵而退因自殺也公聞之大駭乘

馳而自追晏子及之郊請而反之晏子不得巳而反之聞

北郭子之以死白巳也太息而嘆曰嬰不肖罪過固其所

也而士以身明之哀哉

晉陽秋曰泰始四年七月立常平倉豐則糴儉則糶以利

民也

管子曰錯國不傾之地積不涸之倉藏不竭之府注不涸

之倉言務五榖也

述征記曰東城二石橋舊於王城之東北開渠引洛水名

曰陽渠東流經洛陽於城之東南然後北廻通運至建春

門以輸常滿倉

永嘉郡記曰青田溪發源太湖湖是白土無復細石中生

藴藻冬天水𤍠如湯故衆魚歸之名爲魚倉

益州記曰今成都縣東有頽城毀垣土人云古白帝倉也

異𫟍曰餘姚縣倉封閇完密而年年輙大損耗是冨陽縣

桓王陵上雙石龜所食即斵毁龜口於是無復𧇊減

三輔故事曰漢大將軍周亞夫軍於細柳今石激是也石

激西有細柳倉城東嘉禾倉

老子曰田甚蕪倉甚虚

管子曰倉廪實知禮節

又曰不務地利則倉不SKchar

莊子曰諸中國之在海内不似稊米之在太倉乎

韓子曰韓昭侯之時黍種貴昭侯令人覆廪吏果竊黍種

糶之

淮南子曰近敖倉者不爲之多飯期滿腹而巳

鹽鐵論曰匈奴因山谷爲城池水草爲倉廪

地理志曰敖倉在河南廣武山鄭國所置

漢王與頃羽爭天下運敖倉之粟

     囷

西京𮦀記曰曹元理善筭友人陳廣漢有二囷忘其石數

後筭欠一斗乃有䑕大如斗在其中

呉志曰周瑜過魯肅求資肅有米三千石乃指一囷與之

續異記曰晉陵無錫尉嚴無欲貯榖後開乃成虵以草焚之

便貧

詩曰胡取禾三百囷𠔃

     𢈔

韓詩外傳曰王者藏於天下諸侯藏於百姓農夫藏於囷

𢈔啇賈藏於篋笥

毛詩曰曽孫之𢈔如坻如京注曰𢈔露積也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九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