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一百九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百九十四 太平御覽 卷之一百九十五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一百九十六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九十五

 居處部二十三

   逆旅    道路    馳道

   塗     阡陌    街

   巷

     逆旅

左氏傳僖公上曰荀息假道於虞曰今虢爲不道保於逆

旅以侵𡚁邑之南鄙

史記曰師尚父東就國道𪧐行遟逆旅之人曰吾聞時難

得而易失客𥨊處安殆非就封者也太公聞之夜衣而行

至國萊侯來伐與之爭營丘

漢武帝故事曰上甞至栢谷夜投亭𪧐亭長不内乃𪧐於

逆旅逆旅翁謂上曰汝長大多力當勤稼穡何忽帶劒羣

聚夜行動衆此不欲爲盗則滛耳上黙然不應因乞漿飲

翁曰吾正有溺無漿也有頃還内上使人覘之見翁方要

少年十餘人皆持弓矢刀劒令主人嫗出安過客嫗歸謂

其翁曰吾觀此丈夫乃非常人也且亦有備不可圖也不如

因禮之其夫曰此易與耳鳴鼓會衆討此羣盗何憂不尅

嫗曰且安之令其眠乃可圖也翁從之時上從者十餘人

旣聞其謀皆懼勸上夜去上曰去必致禍不如且止以安

之有頃嫗出謂上曰諸翁子不聞主人翁言乎此翁好飲

酒狂悖不足計也今日具令公子安眠無他嫗因還内時

天寒嫗酌酒多與其夫諸少年皆醉嫗出謝客殺雞作食平

明上去是日還宫乃召逆旅夫妻見之賜嫗金十斤其夫

爲羽林郎自是懲戒希復微行

續漢書五行傳曰靈帝數遊戲於西園中令後宮采女爲

客舎主身爲啇賈服行至舎采女下酒食因共飲食以爲

戲樂

東觀漢記曰第五倫自度仕䆠牢落遂將家屬客河東變

易姓名自稱王伯齊常與奴載鹽北至太原販賣每所止

客舎去輙爲糞除道上號曰道士開門請求不復責舎𪧐

范曄後漢書曰周防字偉公父楊少孤微常脩逆旅以供

過客而不受其報

郭林宗別傳曰林宗每行𪧐逆旅輙躬洒掃及明去後人

至見之曰此必郭有道昨𪧐處也

晉書曰桑虞甞行𭔃逆旅同𪧐客失脯疑虞爲盗虞黙然

無言便解衣償之主人曰此舎數失魚肉雞鴨多是狐狸

偷去君何以疑人乃將脯主至山冢間㝷求果得遺脯以

衣還虞虞投之不顧

說𫟍曰鄭桓公會封於鄭暮舎於宋東之逆旅逆旅之叟

從外來曰客將焉之曰㑹封於鄭逆旅之叟曰聞之時難

得而易失也今客之寢安殆非就封者也鄭桓公聞之援

轡自駕行十日十夜至即有與之爭封者○楚辭七諫曰路

室女之方桒路室客舎孔子過之以自侍言孔子岀遊過於客舎其女方採桒一心

不視善其貞信故以自侍

潘岳客舎議曰  尚書勑客舎廢農姧淫亡命敗亂法

度皆當除壞十里安一官舎使老小貧民守之又差吏掌

主依官舎收錢數春農事興求湏冬閑謹案客舎逆旅乆矣

其所由來矣行者賴以頓止居者薄收其直交易𧵍遷各

得其所官無役賦而因民成利惠加百姓而公無所費語

曰許由辭帝堯之命而舎於逆旅自唐到今未有不得客

舎之法

     道路

爾雅曰廟中路謂之唐一逹謂之道路二逹謂之枝旁三

逹謂之劇旁今南陽冠章孫卿數通交錯道路呼之五劇郷四逹謂之衢五逹謂

之康六逹謂之莊七逹謂之劇驂三道復一道𡵨出者北海極縣有此道

逹謂之崇期四道交岀九逹謂之逵四者交道岀復有旁通者

又曰大路謂之奔

說文曰一逹謂之道路又曰馗九逹道也似龜背故謂之

易曰艮爲徑王廙注曰物始故爲徑路

又曰何天之衢道大行也

又曰憧憧徃來朋從爾思

詩曰道之云逺曷云能來

又曰行路遟遟中心有違

又曰踧踧周道鞠爲茂草

又曰路阻且躋

又曰周道逶遟歷逺

又曰周道如砥貢賦均平

又曰有杖之杜行彼周道

又曰遵大路𠔃摻執子之祛𠔃

又𨵿雎兎𦊨曰肅肅兎𦊨施于中逵

周禮夏官曰合方氏掌天下道路

又曰司險掌九州之圖以周知其山林川澤之阻而逹其

道路

又夏官𠉀人曰各掌其方之道

禮記檀弓曰哀公使人弔蕢尚遇諸道於路畫宫而受弔

哀公魯君也盡宫𦘕地爲宫象曾子曰蕢尚不如𣏌梁之妻知禮也

又月令曰三月開通道路

又曰道路男子由左婦人由右車從中央

左傳曰公孫閼與潁考叔爭車潁考叔挾輈以走子都拔

㦸以逐之及大逵弗及子都怒

又曰盟諸王父之衢

史記曰文帝行至霸陵愼夫人從上示愼夫人新豐道曰

此走邯鄲道也

東觀漢記曰逢萌𬒳徴上道迷不知東西云朝所徴我者

爲聦明叡智有益於政方面不知安能濟政即駕而歸

國語曰夫辰角見而除道故夏令曰九月除道賈逵注曰辰角大辰

倉龍之龍角星名也

家語曰武王克啇通道于九夷八蠻

魏𣈆春秋曰阮籍有時率意獨行不由徑路車跡所窮輙

慟哭而返

陸機洛陽記曰宫門及城中大道皆分作三中央御道兩

邊築土牆髙四尺餘外分之唯公卿尚書章服道從中道

凡人皆行左右左入右出夾道種榆槐樹此三道四通五

逹也

淮南子曰楊朱見歧路而哭曰可以南可以北

又曰聖人之道如衢設罇過者斯酌之

愽物志曰文王以太公爲灌壇令其年風不鳴條文王夢

一婦人甚麗當道哭問其故曰我東山女嫁爲西海婦行

必以暴風雨今灌壇令當道有德吾不敢以風雨過也

十洲記曰天帝君之城仙眞之人岀道徑自有一路内到

鍾山海阿門外天帝君揔九天之維貴無比焉

崔豹古今輿服注曰警蹕所以戒徒行蹕路也謂行者警

於途路

列子曰堯治天下未知其天下治歟不治歟微服遊於康衢

聞兒童謡曰立我烝民莫匪尓極

任豫益州記曰江油左檐道案圖在隂平縣北於成都爲

西其道至阻自北來者檐在左扃不得度檐也鄧艾束馬懸車處

郡國志曰雍州軹道在通化門東北十里

又曰朱超石與兄書曰洛下道路夲好青槐䕃暎可愛

列子曰楊子之隣亡羊旣率其黨又謂楊子之竪追楊子

曰亡一羊何追者衆曰多歧路旣反問獲羊乎曰亡之矣

歧路之中又有歧焉吾不知所之而反

楊子曰大道以多𡵨亡羊學者以多方喪生

韓子曰魯以五月起衆爲長溝子路私爲漿飲要作溝者

於五甫之衢孔子譏其不知禮也

楚辭曰心不怡之長乆憂以之相接惟郢路之遼逺𠔃江

與夏之不可渉

古樂府詩曰相逢狹路間道隘不容車

古詩曰驅車駕言邁悠悠渉長道

     馳道

史記賈山曰𥘿爲馳道東窮燕齊南極呉楚江湖之上瀕海之觀畢逹道廣五十歩

三丈而樹厚築其外隱以金樵以鐵錐築之隱於靳反樹以青松十

里一亭亭有長十亭一郷郷有三老有秩嗇夫游徼三老

掌敎化嗇夫職聽頌收賦稅游徼徼循盗賊𥘿制也

漢書曰江充出逢館陶長公主行馳道中充聞之公主曰

有太后詔充曰獨公主得行車𮪍皆不得盡劾没入官充

從上甘泉逢太子家使乘車馬行馳道中充以屬吏太子

聞之使人謝充曰非愛車馬誠不欲令上聞之以敎勑亡

素者唯江君寛之充不聽遂白奏上曰人臣當如是矣大

見信用威震京師

又曰惠帝爲東朝長樂宮作複道方築髙帝廟南叔孫通

曰陛下何築複道髙帝寢衣冠月出遊髙廟奈何令子孫

宗廟道上行哉惠帝懼曰急壞之通曰人主無過舉今巳

作百姓皆知矣願陛下爲原廟渭北衣冠月游之益廣宗

廟大孝夲也帝從之

又曰元帝即位成帝爲太子上甞召太子出龍樓門不敢

絶馳道至直城門得絶乃度上遟之問其故以狀對上乃

令太子𬒳召得絶馳道

又曰上居雒陽南宫從複道望見諸將徃徃數人偶語上

曰此何語良曰陛下不知乎此謀反耳上曰天下屬安定

何故而反良曰陛下與此屬取天下今陛下己爲天子而

所封皆蕭曹故人所誅者皆平生仇怨今軍吏計功天下

不足以徧封又恐見疑過失及誅故相聚謀反耳上迺憂

曰爲將奈何良曰上平生所憎羣臣所共知誰最甚者上曰

雍齒與我有故數窘辱我良曰今急先封雍齒以示羣臣

則人人自堅矣於是置酒封雍齒爲什方侯而急趣丞相

御史定功行封羣臣皆喜曰雍齒且侯我屬無患矣

     塗

易震卦曰震大塗王廙注曰大塗万物所岀

論語陽貨曰道聽而塗說德之弃也

尓雅曰堂塗謂之陳路依塗

吕氏春秋曰孔子用魯三年男行乎塗左女行乎途右財物

之遺者民莫之舉

司馬相如上林賦曰長塗中𪧐

     阡陌

史記曰啇鞅相秦孝公壞井田開阡陌

漢書游俠傳曰原渉迺大治冢舎周閣重門𥘉武帝時京

兆尹曹氏葬茂陵民謂其道爲京兆阡渉慕之迺買地開

道立署曰南陽阡人不肯從謂之原氏阡

趙書曰佛圖澄建武末卒葬鄴西紫陌先造生墓已數年

三輔故事曰文王武王周公召公皆葬畢陌南北

風俗通曰南北曰阡東西曰陌

曹植詩曰東西經七陌南北越九阡

陸機詩曰廻渠繞曲陌通波扶直阡

     街

說文曰街四通道也

漢書曰張敞無威儀罷朝㑹走馬章臺街瓉曰在長安建章臺下街也

郡國志曰雍州司天臺西北有香室街

又曰夕隂街在右扶風南

東觀漢記曰建武時天下墾田皆不實詔下州郡檢實時

州郡各遣使奏事帝見陳留史牘上有書視之云潁川弘農

可問河南南陽不可問帝詰史言於長夀街得之

漢官典職曰洛陽有二十四街街一亭

華氏洛陽記曰兩銅駞在官之南街東西相對髙九尺漢

時所謂銅駞街洛陽又有香街

三輔故事曰太上皇在長安香街南髙廟在長安城門街

東太常街南

漢宮殿䟽曰長安有八街九市

風俗通曰京師有長壽街万歳街土馬街若此非一街者

携也離也四出之路携離而別

     巷

毛詩緇衣曰子之丰𠔃俟我乎巷𠔃巷門外也

又曰叔于田巷無居人叔于狩巷無飲酒叔適野巷無服

又曰姜嫄始生后稷誕寘之阨巷牛羊腓字之

論語孔子曰賢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

憂回也不改其樂

爾雅曰宫中謂之壺

漢書曰陳平家貧負郭窮巷以𡚁席爲門門外多長者車

晉書曰紀瞻性靜黙少交遊好讀書或手自抄冩凡所著

述詩賦牋表數十篇兼解音樂殆其妙厚自奉養立宅於

烏衣巷館宇崇麗園池竹木有足賞翫焉

丹陽記曰七戰巷者𢈔亮與⿱⺾⿰𩵋禾峻戰宣陽門外峻𥘉小退

㝷復來攻交戰者七亮乃南奔故有此名

啇君書曰窮巷多恠曲學多辯也

尸子曰舜之方陶不能利其巷也及南靣而君天下蠻夷

𬒳其福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九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