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一百二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百一十九 太平御覽 卷之一百二十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一百二十一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二十

  偏霸部四

   後趙

      石勒

      石弘

      石虎

      石閔

    後趙石勒

崔鴻十六國春秋後趙録曰石勒字丗龍上黨武郷羯人

父周易朱勒生時赤光滿室白氣自天屬于庭中長而壯

健有膽力雄武好𮪍射幼而力耕毎聞鞞鐸之聲或在前

後懼以告父母曰勞耳鳴無不祥也㑹并州刺史司馬騰

執諸胡山東賣充軍實將詣兾州兩胡一枷勒亦在中東

至平原賣荏平人師懽爲奴毎夜於野嘗聞鼔角之聲諸

奴亦聞歸以白灌懽竒而免之隣於馬牧率汲桑往來勒

以能馬自託於桑而傭武安臨水爲遊軍所囚㑹有羣鹿

傍過軍人競逐之勒乃獲免俄而見一老父謂勒曰羣鹿

者我也君應爲中州主故相救耳勒拜而受命遂招集王

陽䕫安等十八𮪍復東如赤龍𮪍諸𫟍中乗𫟍馬逺掠繒

寳以賂汲桑永興元年𨵿東所在兵起二年陽平人公師

蕃等自稱將軍起兵趙魏衆至數萬勒與汲桑率牧人乗

𫟍馬數百𮪍以赴之桑始命勒以石爲姓以勒爲名永嘉

元年勒歸劉淵淵拜爲輔漢將軍平晉王淵薨聦襲位劉

曜王弥圍洛陽勒帥精𮪍三萬㑹之王弥旣平洛陽將先

誅勒請弥讌于巳營手斬弥并其衆將軍郭黙獲沙門笁

浮圖澄以其有道術進之於勒試澄有効甚尊重之前趙

嘉平二年張賔說勒曰邯戰襄國趙之舊都依山慿險形

𫝑之國可擇此二邑而都之然後命將四岀授以竒略王

業可圖勒於是進據襄國聦授勒都督幽兾并營四州諸

軍事兾州牧進封本郡上黨公邑萬户三年以征虜將軍

爲魏郡太守鎭業三臺基謀之萌逃於此矣前趙麟嘉元

年劉琨遣姬澹帥衆來討勒與戰澹軍大敗琨長史李𢎞

以并州來降七月劉聦疾甚以勒爲大將軍録尚書事受

遺輔政勒固辭乃止劉曜稱尊號將授勒太宰大將軍加

九錫增封十郡并前二十郡出入警蹕如曹公輔故事曜

聞曹平樂之言停太宰之授勒大怒曰趙王趙帝孤自取

之名號大小豈尓所呼耶征虜虎與左右長史張敬張賔

等上䟽曰大司馬雖位SKchar九台非霸者之號請改稱大將

軍大單于領兾州牧趙王依魏王在鄴故事以二十四郡

户十九萬爲趙國十一月勒即位改光𥘉二年爲趙王元

年建社稷宗廟主書司典胡人出内重其禁法不聽侮易

SKchar華族號胡爲國人二年令曰國人不聽執㛐在喪婚

娶至於燒葬令如本俗八月繕軒懸儛八佾作金根大輅

黄屋左纛天子禮樂於斯備矣三年𥠖陽民陳武妻産三

男一女上書自陳令曰昔周之興也四乳八子今武妻乳

四子可謂慶過SKchar祥羙加曩日其賜乳婢一人榖百石雜

繒四十疋庶以肅迎嘉祥冬十月勒與郷親齒坐語及平

生勒曰李陽壯士也孤方任之何以不來父老歸語令速

來漚麻麻之忿是布衣之恨孤方崇信于天下寜讎疋夫

乎令曰武郷吾之豐沛也其復之三丗十一月李陽至引

入懽酣宣楊臂笑視之曰卿雖老臂中猶有力頗復與人

闘不孤住曰厭卿老拳卿亦飽孤毒手賜甲第一拜爲都

尉陽與勒隣居歳常爭漚麻池迭相敺擊四年二月拜子

𢎞爲丗子勒雅好文學雖在軍旅之中常令儒生讀春秋

史漢諸傳而聽之聞酈食其勸立六國後大驚曰此法當

失何以得成天下至留侯諫乃曰頼有此侯耳其天資英

逹如此八年八月脩三臺十月以丗子衛將軍𢎞鎮鄴太

和十年劉曜圍洛陽襄國大震勒統歩𮪍四萬趙金墉濟

河先是流澌風猛軍至氷冸清和濟畢流澌大至以爲神

靈之助命曰靈昌津戰于西陽門曜軍大潰石堪執曜送

之二年曜子熈等去長安奔于上邽車𮪍虎尅上封遣主

簿趙封奉傳國玉璽送之秦隴悉平建元元年二月車𮪍

虎等上尊號勒不許固請勒以趙天王行皇帝事大赦八

月羣臣又固請以名位不正宜即尊號九月僣即皇帝位

大赦改年正月勒南郊有白氣自壇属天勒大恱四月勒

如鄴議營新宫廷尉續咸諌曰臣聞唐虞之治採SKchar茅茨

土堦三尺羙彰于詩書漢文惜百金不營露臺稱之於千

古迨夏啇之瓊臺瑶室楚秦章華阿房資財内竭華夷外

叛詔曰且勑停作申吾直臣之氣九月以太尉中山王虎

爲大司馬程遐開府儀同是月犬雨霖中山西北𭧂水流

巨木萬餘根集于堂陽勒大恱謂公卿曰此非爲灾天意

欲吾營鄴都耳於是營之勒以成周漢晉舊京欲有移都

之意乃命洛陽爲南都置行臺治書侍御史于洛陽三年

正月大饗于建德殿酒酣勒謂徐光曰朕方自古開基何

等主也光對曰陛下神武籌略邁于髙皇雄藝卓犖超絶

魏祖自三王巳來無可比也其軒轅之亞乎勒𥬇曰人豈

不自知卿言亦巳太過朕(⿱艹石)逢髙皇當北面而事之然猶

與韓彭競鞭而爭先耳脫遇光武者當並驅于中原未知

鹿死誰手丈夫行事當礧礧落落如日月皎然終不能如

曹孟德司馬仲逹父子欺他孤兒寡婦狐媚以取天下朕

在二劉之間軒轅豈所擬乎羣臣皆稱萬歳四年雍州刺

史石生上言西郷竹死虵䑕𨷖于安定府間二日虵死臨

涇馬生角長安城中雞鳴音皆曰基兹安定㕔事前夜聞

誦書聲求之不得七日乃止隕石于肥郷六月勒寢疾召

中山王虎太子𢎞中常侍嚴震等侍疾禁中七月薨于西

閤僞謚明皇帝廟號髙祖

晉書曰勒年十四隨邑人行敗洛陽𠋣嘯上東門王衍見

而異之頋謂左右曰向胡鶵吾觀其聲視有竒志恐將爲

天下之患馳遣收之㑹勒巳去

    石𢎞

崔鴻十六國春秋後趙録曰石𢎞字大雅第三子母程夫

人右光禄遐之妹建平元年立爲太子虚衿受士好爲文

詠其所親昵莫非儒素勒謂徐光曰大雅愔愔殊不似將

家子光曰漢祖以馬上取天下孝文以𤣥黙治之聖人之

後必丗勝殘天之道也勒大恱程遐言於勒曰中山怏怏

不可以輔少主宜早除之以便大計勒不從勒薨虎執政

臨軒召子兾州刺史遂帥兵入禁𪧐衞文武無不奔散𢎞

大懼䇿拜中山王虎爲丞相以十三郡封爲魏王又加九

錫虎僞讓後乃授之延熈元年七月改頓丘爲衛國分魏

郡立𥠖陽十月𢎞賫璽綬親詣魏宫喻禪意虎曰𢎞昏昧

愚暗處喪無禮不可以君臨萬國奉承宗廟便當廢之云

何禪讓也十一月廢𢎞爲海陽王𢎞就車容色自(⿱艹石)幽𢎞

及太后南陽王恢于崇訓宫煞之時年二十二

    石虎

崔鴻十六國春秋後趙録曰石虎字季龍勒之從子勒父

朱幼而子之故或謂之爲勒弟晉永興中與勒相之嘉平

元年劉琨送勒母王及虎于葛陂時年十七殘忍好馳獵

諠遊無紀度尤善彈人軍中毒患之勒白王曰此兒凶𭧂

無使軍人煞之聲名可惜宜自除也王曰快牛犢子小時

多能破車爲復小忍勿怯之至十八檢攝恭謹嚴重愛士

弓馬迅健勇SKchar當時勒深嘉焉拜征虜將軍性酷虐無道

軍中勇幹䇿略與已侔者輙因事害之至於降城䧟壘坑

斬士女鮮有遺𩔖勒屢加責誨而行意自(⿱艹石)然御衆嚴而

不頗莫敢犯者指授攻討所向無前故勒寵信弥隆杖以

專征之任旣廢殺𢎞稱居攝趙大王建武元年正月大赦

改年虎志荒内遊外躭營繕使太子邃省可尚書奏事選

守牧祀郊廟征伐刑断乃親覽之三月南遊臨江而還江

東大震是日鶴省臺成賜匠有𦍑九月遷都鄴宫二年徙

洛陽鍾簴九龍等于鄴是歳大武殿東西宫皆就大武殿

基二丈八尺穿爲伏室置衛士五百人於其中東西七十

五歩南北六十五歩皆⿰氵𭝠瓦金璫銀楹珠簾玉壁窮極伎

巧起靈臺之殿于顯陽後採召百官州郡民女以充之後

庭服綺榖珎竒者萬餘人内置宫女十八等教宫人星占

及馬歩射置女太史靈臺仰𮗚災祥以考外太史虚實禁

郡國不得𥝠知學星䜟左校令成公叚造庭燎于崇杠之

末髙十餘丈上置繚下盤置人絙繳上下虎試而恱之三

年太保安夔等文武五百九十人上皇帝尊號𭄿進方入

而庭燎油灌下盤死者七人虎大怒腰斬成公叚于閶闔

門即天王位南郊大赦親王貶爲郡公蕃王爲縣侯太子

邃㹅百揆其後荒酒淫色驕恣無道或盤于遊畋懸管而

入或夜百𮪍𪧐于宫臣家淫其妻妾裝飾宫人羙淑者斬

首洗血置盤上傳首視之又内諸比丘尼有姿色者與其

交䙝後煞之合牛羊SKchar煑而食亦賜左右所以識其味也

虎荒躭内遊威怒違度𮟏以事可呈之怒曰此小事何足

呈也時有所不聞復怒曰何以不呈誚責杖捶月至再三

𮟏甚愠私謂中庶子李顔等曰官家難稱吾欲行冒頓之

事卿從我乎顔等伏不敢對事發幽𮟏于東宫殺之及妃

張氏男女二十六人盡賜死合一棺埋之誅其宫臣友黨

二百餘人立河間公宣爲太子建武六年追尊號考樂平

孝公爲太宗孝皇帝八年六月上黨孟門上有神人之像

㘴于山上三日而去虎遣使以太牢祀之九年十二月武

郷送雄虎變爲雌乳一狼子七日噬虎腦而殺之後三日

狼子亦死佛圖澄聞之流涕十年虎起河橋於靈昌津採

石爲中濟石無大小輙隨流用功五百餘萬不成虎如靈

昌津沉壁告誠壁浮于渚上水波騰上津所殿𮗚莫不傾

壞壓死者百餘人虎恚甚斬工匠而還十一年發雍梁十

六萬人城長安未央宫又發司豫荆兖二十六萬人城洛

陽宫十三年二月虎親耕籍田于桑梓𫟍十四年三月虎

夢龍飛西南自天落地旦而問澄公公曰禍將至矣陛下

冝父慈子和深以愼之四月秦公韜起宣光殿于太尉

府梁長九丈太子宣視而惡之斬匠截梁而云韜怒増之

十丈宣聞之恚甚謂楊柸牟成等曰韜凶竪勃逆敢違我

如是汝等能殺之者吾入宫盡以韜之國邑分封汝等韜

旣死主上必親臨喪因行大事無不濟矣柸等許諾八月

煞韜宣奏之虎哀絶乆之乃⿱⺾⿰𩵋禾召太子宣鏁繫於鄴北火

焚殺之議立太子于東堂虎曰吾欲以純灰 -- 灰 三㪷洗吾腹

穢惡故生凶子兒年二十便欲煞父今丗方十歳比其二

十吾巳老矣齊公丗爲皇丗子立昭儀劉氏爲皇后十一

月饗羣臣于大武前殿佛圖澄殿上褰衣而行吟曰𣗥子

成杯將壞人衣虎發石而視之有𣗥子生焉冉閔小字𣗥

奴也十二月辛巳雷大雨霖虎問佛圖澄澄曰其爲我乎

至戊子而澄卒大寜元年正月虎僣即皇帝位于南郊大

赦改年二月有沙門從雍州來稱見佛圖澄西入𨵿虎掘

之無屍唯有一石虎惡之曰石者朕也葬我而去吾將死

矣因而寢疾四月薨于金華殿晉書曰季龍始咸康元年僣位至此太和六年凡在

位十五歳子丗即位尊劉后爲太后彭城王遵先鎭𨵿右至是

勒兵而還戎卒九萬次于湯隂石閔爲前鋒都督太后令

授遵丞相加九錫増封十郡己丑至安陽亭庚申矅兵入

自鳯陽門昇太武前殿盡哀退如東閤羣臣敦𭄿即位大

赦封丗爲譙王邑萬戸廢太后劉氏爲昭儀㝷皆殺之丗

立凡三十三日尊其母鄭氏爲皇太后立妃張氏爲皇后

大司馬義陽王鑒爲太傅沛王冲爲太保石閔爲都督中

外諸軍事録尚書事甲午太武殿災諸門𮗚閤蕩然服御

燒者太半光炎照天月餘乃㓕乙未雨血周遍鄴城六月

葬虎顯原陵僞謚武皇帝廟號太祖十二月石閔劫司空

李農右衞王基等謀共廢遵閔使將軍蘇彦周成帥甲士

三十人執于南臺如意𮗚遵時方與婦人彈碁問成等曰

反者誰也成曰義陽王鑒當立遵曰我尚如是汝等立鑒

復幾時遂殺之于琨華殿并誅鄭太后張皇后遵字太祗

虎第九子凡在位百八十三日鑒即位大赦以石閔爲將

軍封武德王李農爲大司馬鑒使中書令李松殿中將軍

張才等夜誅閔農于琨華殿不克禁中擾亂鑒僞不知夜

斬松才於西中華門龍驤將軍孫伏都劉誅等結羯士三

千人伏于胡天亦欲誅閔等鑒在中臺伏都帥三十人將

昇臺挾鑒以攻之鑒見問其故伏都曰閔農等反已在都

掖門臣嚴帥衞士謹先啓知鑒曰卿好陳力勿憂無報也

伏都等攻閔農不克閔農攻斬伏都等自鳯陽門至琨華

撗尸相枕諸胡羯無少長斬之死者二十餘萬人于時髙

鼻多鬚至有濫死者青龍𥘉元年正月石閔欲㓕二石之

號議曰孔子曰死姓而王七月者七十有二國継趙李䜟

書炳然且德星鎭衞宜改號大衛易姓李氏又大赦改元

閏月廢鑒煞之誅虎孫三十八人盡殪石氏鑒在位一百

三日鑒字太朗虎第三子也

晉書曰季龍十三子五人爲冉閔所殺八人自殘害䜟言

㓕石者陵㝷而徙封蘭陵公字龍惡之改蘭陵爲武興郡

至是終爲閔所㓕石勒以成帝咸和三年僣立二主四子

凡二十三年以穆帝永和五年

    石閔

崔鴻十六國春秋後趙録曰石閔字永曾虎之養孫也父

瞻字𢎞武本姓冉名良魏郡内黄人也其先漢𥠖陽𮪍督

累丗牙門勒破陳午於河内獲贍時年十二長而勇悍便

弓馬臨陣不頋勒竒之曰此兒壯健可嘉命虎子之歴位

左積射將軍封西華侯閔㓜而果銳虎撫之如孫及身長

八尺善謀勇力絶人虎即位爲脩武侯歴北中郎將虎之

敗昌𥠖閔軍獨全由此功名大顯永興元年閏月司徒申

鍾司空郎闓等四十八人上尊號於閔僣皇帝位于南郊

大赦改元號稱大魏復姓冉氏追尊祖隆元皇帝考贍烈

祖皇帝母王氏爲皇太后妻董氏爲皇后子智爲皇太子

以司馬李農爲太宰諸子皆爲縣公新興王祗聞石鍳之

死稱尊號于襄國改年永寜石祗遣相國汝隂王石琨帥

衆十萬伐鄴六月進據邯鄲閔盡衆拒之琨軍大敗二年

三月閔改襄國百餘日祗懼乃去皇帝之號改稱趙王遣

太尉張舉乞師于慕容㑺中軍張春請救于姚弋仲三月

祗相國汝隂王琨自兾州救祗弋仲遣子襄帥𮪍三萬八

千儁遣將軍恱綰帥甲士三萬勁卒十三萬四方攻之祗

衛其後閔師大敗閔與十餘𮪍奔還鄴祗使劉顯師衆七

萬追奔伐鄴閔盡衆岀戰大敗之追奔至于陽平顯懼宻

使請降求煞石祗爲効四月劉顯煞祗及其丞相樂安王

炳太保張舉等遣拜顯上大將軍大單于兾州牧祗炳皆

虎之庶子也七月劉顯稱尊號襄國三年二月劉顯帥衆

伐常山守⿱⺾⿰𩵋禾彦告難閔率𮪍八千救彦敗顯于常山追奔

及于襄國顯大將軍曹伏駒開門爲應遂入襄國誅顯及

其公卿已下百餘人焚襄國宮室遷其民于鄴三月慕容

儁已尅幽葪略地至于兾州閔帥𮪍擊之與慕容恪遇于

廣臺恪方陣而前閔衆寡不敵所乗赤馬曰朱龍日行千

里潰圍出東奔二十餘里馬無故而死遂爲恪所擒送之

于薊儁立閔而問之曰汝奴僕下才何敢妄稱天子閔曰天

下大亂𠇍曹夷狄人面獸心尚欲SKchar逆我一時英雄何爲

不可作王耶儁怒鞭之三日遣慕容評帥衆圍鄴五月送

閔龍城告廆而煞之鄴中餓人相食虎時宫人略盡冉智

尚㓜蔣幹遣詹事劉猗奏表降晉八月長水校尉馬願龍

驤將軍田香開門降評蔣幹懸而投岀于倉垣評送閔后

董氏太子智太尉申鍾及諸王公卿于薊𥘉慕容儁斬閔

于遏陘山山左右七里草木悉枯蝗虫大起自五月不雨

至于十二月儁遣使者祀之謚曰武悼天王其曰大雨雪

是歳太和八年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