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七百七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七百七十一 太平御覽 卷之七百七十二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七百七十三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七十二

 車部一

     叙車上

釋名曰古者車聲如居言所以居人也今曰車車舎也行

者所處(⿱艹石)居舎也

又曰黄帝造車故號軒轅氏

說文曰車輿輪惣名象形也軒曲周璠車也軿車輅小車

也輊車也輈兵車也輊䧟陣車也輦一輪也輿車軨前

横木也䡝於𡊮大車後掩也輦大車駕馬也䡝引車轟車

易曰大車以載積中不敗

又曰賁其趾舎車而徒

又曰上九𦝢孤見豕負塗載鬼一車

書曰五載一廵狩羣后四朝敷奏以言明試以功車服以

又曰武王戎車三百兩虎賁三百人與受戰于牧野作牧

至牧地至誓衆

又曰酒誥妹土嗣爾股肱純其藝𮮐稷奔走事厥考厥長

肇牽車牛逺服賈用孝養厥父母農功旣畢始牽車牛載其所有易求所無逺行

賈賣用其所得異珍孝養其父母

又蔡仲之命曰惟周公位冢宰正百工百工百官羣叔流言乃

致辟管叔于啇囚蔡叔于郭鄰以車七乗

詩曰我送舅氏曰至渭陽何以贈之路車乗黄乗黄白馬𥘿康公作

是詩送重耳歸晉

又曰何彼穠矣棠棣之華曷不肅雍王姬之車

又曰公車于乗朱英緑縢

又曰戎車孔愽徒御無斁

又曰君子之車旣庶且多

又曰子有車馬弗馳弗驅

又曰役車其休

又曰有棧之車行彼周道

又曰命彼後車謂之載之

又曰我任我輦我車我牛

又曰擇有車馬以居徂向鄭箋云擇民之在車馬者徃居于向

又曰其車旣載乃弃爾輔

又曰旣岀我車旣挾我侯

又曰脩爾車馬謹爾戎兵

又曰間𨵿之車牽兮牽音

又曰戎車旣飾徒御無繹

又曰戎車旣安如輊如軒輕陟利灱車前重軒後重也

禮曰乃擇元辰天子親載耒耜置之車右率公卿諸侯大

夫躬耕籍田

又曰乃教田獵以習五戎班馬政命僕夫七騶咸駕載旌

旐授車以級整設于屏外有司搢朴北靣以誓之

又曰大夫七十而致仕(⿱艹石)不得謝則必賜之几杖行役以

婦人適四方乗安車自稱曰老夫

又曰夫爲人子者三賜不及車馬

又曰獻車馬者執䇿綏旌武車綏旌徳車結旌

又曰前有車𮪍則載飛鴻

又曰車驅而騶至于大門君撫僕之手而顧命車右就車

門閭溝渠必歩

又曰君車將駕則僕執䇿立於馬前君岀就車則僕并轡

授綏

又曰客車不入大門

又曰祥車曠左

又曰乗君之乗車不敢曠左右必式

又曰國君不乗竒車

又曰車上不廣欬不妄指

又曰問士之冨以車數對問庶人之冨數畜以對也

又曰君之適長殤車三乗公之庶長殤車一乗大夫之適

長殤車一乗

又曰五十無車者不越疆而弔人

又曰有(⿱艹石)曰晏子一狐裘三十年遣車一乗及墓而反國

君七介遣車七乗大夫五介遣車五乗晏子焉爲知禮

又曰赴車不戢櫜丘不戢示當報以告䘮之辭言之謂還吿於國櫜甲衣韔弓衣

又曰大夫殺則止䡛止則百姓田獵佐車䡱送之車也

又曰有發則命大司徒教士以車甲乗兵專衣甲之儀有發謂有軍師之發卒

又曰有圭璧金璋不鬻於市命服命車不鬻於市宗廟之

器不鬻於市犠牲不鬻於市戎器不鬻於市用器不中度

不鬻於市兵車不中度不鬻於市鬻賣

又曰曽子問曰古者師行必以遷廟主行乎孔子曰天子

廵狩以遷廟主行載于齊車言必有尊也今也取七廟之

主以行則失之矣齊車金路也

又曰曽子問曰古者師行無遷主則何主孔子曰主命問

曰何謂也孔子曰天子諸侯將出必以幣帛皮圭告于祖

禰遂奉以岀載于齊車以行毎舎奠焉而后就舎以脯⿰酉𬐚禮神乃

敢即安所告而不以岀即埋之

又曰苟有車必見其軾茍有衣必見其敝

又曰其爲賔則公舘復私館不復其在野則升其乗車之

左轂以其綏而復私館則卿大夫之家也不私之復爲主人之惡

又曰武王克殷反啇未及下車而封黄帝之後於薊封帝

堯之後於祝封帝舜之後於陳下車而封夏后氏之後於

𣏌封殷之後於宋封王子比干之墓釋箕子囚使之行啇

容而復其位庶民㢮禁庶士倍禄濟河而西馬散之華山之

陽而弗復乗牛散之桃林之野而弗復服車甲衅而藏

之府庫而弗復用

又曰大夫以布爲輤而行至於家而說輤載以輲車入

自門至於阼階下而說車舉自阼階升適所殯

又曰國主待客出入三積餼客於舎五牢之具陳於内米

三十車禾三十車

周禮春官下曰巾車掌公車之政令

又考工記曰輿人爲車輪圜者中規方者中矩立者中縣

衡者中水直者如生焉繼者如附焉治材也如生如木從地生附如木之附𬒳

輈人爲輈輈車轅也國馬之輈深四尺七寸田馬之輈深四

尺駑馬之般輈深三尺有三寸軫方象地蓋圎象天輪輻

三十象日月蓋弓二十有八以象星行澤欲短轂短轂則

利行山欲長轂長轂則安

又曰巾車云服車五乗孤乗下篆以五綵𦘕轂約也卿乗

夏縵五綵𦘕無篆也大夫乗墨車不𦘕者也士乗棧車不

革輓而⿰氵𭝠之也庶人乗役車方箱可載任器 以供役自

孤巳下之妻亦各得乗其夫之車也

又曰王后五輅一曰重翟錫靣朱緫二曰厭翟勒靣繢緫

三曰安車彫靣鷖緫四曰翟車具靣組緫有握五曰輦車

組輓有翣羽蓋王之䘮車五乗一曰木車始遭喪乗也二

曰素車卒𡘜所乗三曰薻車旣練所乗四曰駹車旣祥所

乗五曰⿰氵𭝠車既禫所乗其卿大夫士𥘉喪三年者乗堊齊

衰素車大功藻車小功駹車緦麻⿰氵𭝠

又曰王后有安車翟車五乗木車素車藻車駹車服車五

孤乗夏篆卿乗夏縵大夫乗墨車士乗棧車庶人乗役

車散車其用無常

又考工記曰一器而工聚者車爲多

傳曰太叔將襲鄭夫人將啓之公聞其期曰可矣命子封

帥車三百乗以伐京

又曰鄭伯之車僨于濟

又曰北戎侵鄭鄭伯禦之患戎師曰彼徒我車懼其侵軼

我也

又曰公孫閼與潁考叔爭車潁考叔挾輈以走子都拔𣗥

以逐之子都公孫閼也

又曰秋大閲簡車馬也

又曰𨶜丹獲其戎車與其戎右少師

又曰天王使家父來求車非禮也諸侯不貢車服天子不

𥝠求財諸侯自常職貢

又曰使公子彭生乗公公薨于車公魯桓公也

又曰公怒公齊襄公也曰彭生敢見射之豕人立而啼公懼墜

于車傷足喪屨反誅屨於徒人費

又曰南宫長萬奔陳以乗車輦其母一日而至

又曰衆車入自純門及逵市

又曰齊侯使公子無𧇊帥車三百乗甲士三千人以戍曹

又曰元年革車三十乗季年乃三百乗

又曰車說其輹火焚其旗不利行師敗于宗丘

又曰戒爾車乗敬爾君事

又曰晉車七百乗韅靷鞅靽

又曰及甲車四百六十乗俘二百五十人

又曰兵車百乗文馬百駟

又曰趙盾爲旄車之族

又曰鄭人卜行成不𠮷卜臨于大宫且巷出車𠮷

又曰趙旃弃車而走林屈蕩搏

又曰晉人懼二于魏錡趙㫋之怒楚師也使軘車逆之

又曰遂疾進師車馳卒奔

又曰登諸樓車使呼宋人而告之

又曰禽之而乗其車旣𫉬其人因釋巳車而載所𫉬者車

又曰張侯曰師之耳目在吾旗鼓進退從之此車一人殿

之可以集事

又曰邴夏曰射其御者君子也公曰謂之君子而射之非

禮也射其左越于車下射其右斃于車中

又曰綦母張喪車從韓 厥曰請寓乗

又曰丑父使公下如華泉取飲鄭周父御佐車宛茂爲石

載齊侯以免

又曰茍有險余必下推車子豈識之乎然子病矣

又曰楚子登巢車以望𣈆軍巢車車上爲櫓

又曰叔山冉謂養由基曰雖君有命爲國故子必射乃射

再發盡殪叔山冉搏人以投中車折軾𣈆師乃止

又曰狄虒彌建大車之輪而䝉之以甲以爲櫓狄虒彌櫓人也蒙覆

也櫓大楯

又曰巳酉師于牛首𥘉子駟與尉上有爭將禦諸侯之

師黜其車禦牛首師也黜減損遂弗使獻不使獻所𫉬

又曰子西聞盗不儆而岀子西公孫夏子駟子尸而追盗而逐賊

入於北宫乃歸授甲臣妾多逃噐用多喪子産聞盗子國

爲門者置守庀羣司閉府庫完守備成列而後岀兵車十

七乗尸而攻盗於北宫子蟜帥國人助之殺尉止子師僕

盗衆盡死

又曰鄭人賂晉侯以師悝師觸師蠲皆樂師名廣車軘車淳十五

乗甲兵備廣車軘車皆兵車名淳禺也凡兵車百乗他兵車及廣軋共百乗

又曰魯人莒人皆請以車千乗自其郷入

又曰齊侯登巫山以望晉師晉人使司馬斥山澤之險雖

所不至必斾而䟽陳之斥候也䟽建旄旗以陳爲陳民衆也

又曰使乗車者左實右僞以斾先輿曳柴而從之以陽

侯見之畏其衆也乃脫歸

又曰旣食之使御廣車而行廣車兵車巳皆乗乗車乗車安車

又曰丁亥葬諸士孫之里士孫人姓因名其里四翣不𨆅下車七乗

不以兵甲下車送葬之車齊舊依上公禮九乗又有甲兵今皆降損

又曰六月鄭子展子産帥車七百乗伐陳霄突陳城

又曰賦車籍馬賦車兵車也兵甲士也

又曰大夫逆於境者逆迎也迎衛侯執其手而與之言道逆者自

車揖之逆於門者領之而巳領摇其頭言衎驕心易生

又曰齊慶封來聘其車羙孟孫謂叔孫曰慶季之車不亦

羙乎季慶封之字

叔孫曰豹聞之肥羙不稱必以惡終羙車何爲

又曰獻車於季武子羙澤可以鑑展莊叔見之曰車甚澤

人必瘁冝其亡也

又曰王聞羣公子之死也王楚靈也自投于車下曰人之愛其

子也亦如余乎侍者曰甚焉小人老而無子知擠干溝壑

擠墜

又曰治兵于郝南甲車四千乗三十萬人

又曰叔向曰寡君有甲車四千乗在雖以無道行之必可

畏也况其率道其可敵之

公羊傳曰夏四月公㑹紀侯于郕秋八月壬午大閲大閱

者何簡車徒也大簡閲兵車使可任用而習之

又曰宋公與楚子期以乗車之會公子目夷諫曰楚夷國

也彊而無義請君以兵車之㑹徃宋公曰不可吾與之約

以乗車㑹自我爲之自我墮之曰不可終以成乗車以㑹

徃楚人果伏兵車執宋公以伐宋

又曰晉卻缺帥師革車八百乗以納接菑于邾婁力沛(⿱艹石)

有餘沛有餘貌七SKchar有車右有御者

又曰秋蒐于紅蒐者何簡車徒也楚衆

穀梁傳曰兵車之會四未嘗有大戰也愛民也以兵車㑹而不用兵伐也

論語曰𦫵車必正立執綏車中不内顧不疾言不親指

大戴禮曰王𦫵車則聞和鸞之聲是以非僻之心無自入

也在衡爲鸞在軾爲和馬動而鸞鳴鸞鳴而和應其聲曰

和則敬此仰之節也上車以和鸞爲節下車以珮玉爲度

禮斗威儀曰山車垂勾福草生宗廟中松栢爲常山車者

自然之車句者曲也不揉治而自貟曲故言垂

孝經援神契曰徳至山陵則山岀根車根車應載養萬物也

家語曰孔子適衛子矯僕靈公與夫人小子同車岀令䆠

者雍渠SKchar乗使孔子爲次連遊過市孔子耻之

又曰孔子曰自南宫敬叔之乗我車也而道加行

又曰三尺之限空車不能登峻故天子郊乗乗車貴其質也車則有

左右車而無左右則亂於車矣

史記曰孝文帝岀趙同參乗𡊮盎伏車前曰臣聞天子所

與共六尺輿者皆天下英豪今漢雖乏人獨奈何與刀鋸

人載於是上𥬇下同同泣而下車

又曰封禪爲蒲輸車惡傷土石草木

又曰𥘿王収穰侯之印使歸陶自使縣官給車牛以從千

乗有餘到𨵿閱其寳器𤤽恠多於王室

漢書曰田千秋年老上令朝見得乗小車入宫殿中故目

號車丞相

又曰王莽造四輪車駕六馬力士三百人黄衣赤幘軛

上人擊鼓輓者呼登倦莽岀令在前百官竊言此似轜

車非僊物也

後漢書曰𡊮閎二弟忠弘節操皆亞於閎忠字正甫與同

郡范滂爲友俱證黨事得釋𥘉平中爲沛相乗葦車到官

以清亮稱及天下亂忠弃官客㑹稽上虞縣也

又曰江革字次翁齊國臨菑人少失父獨與母居遭天下

亂賊盗並起革負母逃難備經阻險常採拾以爲養數遇

賊或刧欲將去革輙涕泣求哀言有老母辭有足感動人

者賊以是不忍犯之或乃指示避兵之方遂得俱全于難

轉客下邳窮貧祼跣行傭以供母革以母老不欲摇動自

在轅中輓車不用牛馬由是郷里稱之曰江巨孝

又曰井丹字大春建武末沛王輔等五王皆好亮賔客請

丹不能致信陽侯隂就光烈皇后弟也令左右進輦丹𥬇

曰吾聞桀駕人輦豈非此邪帝王丗紀曰桀以人駕車坐中皆失色就

不得己而仐去輦自是隱蔽不閞人事以壽終

又曰愽士張佚帝稱善曰欲置傳者以輔太子也今愽

不難正朕况太子乎即拜佚爲太子傅而以桓榮爲少保

賜以輜車乗馬榮大㑹諸生陳其車馬印綬曰今日所䝉

賜稽古之力也可不勉乎

又曰馬援平南越封爲新息侯援乃擊牛釃所綺酒勞饗

軍士從容謂官屬曰吾從弟少游常哀吾慷慨多大志曰

士生一代但取衣食裁足乗下澤車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七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