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七百七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七百七十五 太平御覽 卷之七百七十六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七百七十七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七十六

 車部五

   轍   軸   轂   輻

   輞   軛      輨

   枕   軾   箱   轙

   轊   環   釭   轄

   錬   輠   當   蓋

   轑   杠   覆荅  枸

   較   幰   䋺

   茵

    轍

左傳曰齊師敗績公將馳之曹劌居衛曰未可下視其轍

登而望之曰可矣遂逐齊師旣克公問其故對曰夫大國

難測也懼有伏焉吾視其轍亂望其旗靡故逐之

又曰昔穆王欲肆其心周行天下特皆必有車轍馬跡焉

漢書曰户牖冨人張負有女五嫁而夫輙死人莫敢娶陳平欲得

負至平家乃負郭窮巷以席爲門然門多長者車轍負歸謂

子仲曰固有羙如陳平而長貧賤者乎卒與之女

老子曰善行無轍迹

莊子曰汝不知螳蜋怒臂當車轍不知不勝其任也

又曰莊周貸粟于監河侯曰我將得邑金貸子三百周曰

有中道而呼者周視車轍中有鮒魚焉子何爲耶對曰我

東海之波臣也君豈有𦫵斗之水而活我哉餘具魚門中

劉伯倫酒德頌曰有大人先生以天地爲一朝萬瑚爲湏

㬰日月爲户牗八荒爲庭衢行無轍迹居無室廬幕天席

地縱意所如

謝靈運送孔令詩曰河流有急瀾浮驂無蹊轍豈伊川途

念𪧐心愧將別

顔延年贈王太常詩曰林閭時晏開亟廻長者轍

陸韓卿荅兄希升詩曰駿足思長坂柴車畏危轍

傅武仲舞賦曰或踰埃赴轍雷霆駭電滅

    軸

說文曰軸持輪也

周禮曰軸有三理一者以爲媺也二者以爲乆也三者

以爲利也媺無節目也乆堅刃心利滑宻也

釋名曰軸複也重複非一之言也

左傳曰齊侯執陽虎將東之陽虎願東陽虎欲西奔晉如齊必反巳故許以東爲

及囚諸西鄙盡借邑人之車鍥(⿱艹石)其軸麻約而歸之

刻也欲絶追者載葱靈𥨊於其中而逃葱靈輜車名追而得之囚

於齊又以葱靈奔宋遂奔晉適趙氏

史記曰淳于髠曰狶膏𣗥軸所以爲滑也然不能運方穿

漢書曰臨江閔王榮立爲太子廢爲臨江王㘴侵廟壖地

爲宫上徴榮榮行祖於江陵北門旣上車軸折車廢江陵

父老涕泣竊言曰吾王不反矣

    轂

詩曰文茵暢轂駕我騏SKchar

周禮曰轂也者以爲利轉也凢斬轂之道必矩其隂陽陽也

者稹理而堅隂也者䟽理而柔是故以火養其隂而齊

諸其陽則轂雖敝不藃轂小而長則祚鋤革大而短則

音致

又曰行澤者欲短轂行山者長轂短轂則利長轂則安

左傳曰楚子與(⿱艹石)敖戰臯許射汰輈以貫笠轂

榖梁傳曰長轂五百乗緜地千里長轂兵車四馬曰乘

春秋考異郵曰黄池之㑹滕薛扶轂魯衛參乗

後漢書曰崔駰字亨伯涿郡安平人祖母師氏能通經學

百家之言王莽寵以殊禮賜號義成夫人金印紫綬文軒

丹轂顯於新代

老子曰三十輻共一轂當其無有車之用

桓譚新論曰楚之郢都車掛轂民摩肩市路相交號爲朝

衣新而暮衣弊

左太冲蜀都賦曰累轂疊跡叛衍相傾

張平子東京賦曰乗軒並轂

又曰䟽轂飛軨

又公讌詩曰神飈接丹轂輕輦隨風移

沈休文餞吕僧珎詩曰持轂二崤道楊斾九河隂

    輻

易曰輿說輻夫妻反目說音

周禮曰輪人爲輪斬三材必以其時三材轂輻牙輻也者以爲

直指也望其輻欲其揱爾而纎也進而胝之欲其肉

稱也參分其轂長二在外一在内以置其輻凢輻量其鑿

深以爲輻廣而鑿淺則是以大枕雖有良工莫之能固鑿

深輻小則是固有餘而強不足故竑其輻廣以爲之弱

則雖有重任轂不折參分其輻之長而殺其一則雖有

深泥亦弗溓讀如

漢書曰李陵擊匈奴矢盡斬車軸而持之

    輞

釋名曰輞羅也周輪其外

周禮曰輪人爲輪斬三材必以其時三村轂輻牙也牙讀如迓也間或謂之輞

牙也者以爲固抱也凡揉而首牙外不廉而内不挫旁不

腫謂之用火之善廉絶也挫所也腫廆也是故䂓之以眡其圜

之以眡其匡也

又曰六分其輪崇以其一爲之牙圍叄分其牙圍而⿰氵𭝠

⿰氵𭝠踐地者

    軛

續漢書曰文虎伏軾龍道衡軛

齊書曰呉興有項羽神護郡㕔事太守不得上太守到郡

必湏祀以軛下牛李安民奉佛法爲太守到郡不與神牛

SKchar上㕔事又於㕔上入𨵿齊俄而牛死葬廟側今呼爲

李公牛

韓詩外傳曰武王伐紂到邢丘軛折爲三天雨三日不休

武王召太公而問之曰未可伐乎太公曰不然軛折爲三

者軍當分爲三也天雨三日欲洒吾兵也

韓子曰鄭縣人得車軛不知其名問人人曰此車軛也俄得

一人復問對曰此車軛也問者大怒曰曩者車軛今又車

軛是何衆也遂與𨶜

    

釋名曰似人履

又曰伏莵在軸上似之也

    輨

說文曰輨軨轂端錔也

    枕

䆁名曰枕撗在前(⿱艹石)卧床之有枕

方言曰軫謂之枕郭璞曰車璞後横木

周禮曰車軫四尺謂之一等戈祕六尺有寸旣建而地

崇於軫四尺謂之二等六分其廣以一爲之軫圍參分

軫圍去一以爲式圍五分其軫間以其一爲之軸圍軫之

方象地也

    軾

周禮曰參分軫圍去一以爲式圍參分式圍去一以爲較

釋名曰軾式也式所以敬者

左傳曰齊與魯戰于長勺齊師敗績公將馳之曹劌曰未

可下視其轍登軾而望之曰可矣

又曰子玉使闘勃請戰曰請與君之士戯君慿軾而觀得

臣與寓目焉

又曰叔山冉摶人以𭠘中車折軾晉師乃止

又曰長狄喬如之首眉隱於軾

漢書曰酈生慿軛軾下齊七十二城

宋玉九辨云𠋣結軫𠔃太息涕潺湲𠔃霑軾

    箱

方言曰箱謂之輫

詩曰睆彼牽牛不以服箱

通俗文曰車箱曰較

風俗通曰車一曰兩相與爲體也原其所以叅車獨言兩

箱轅及輪兩而耦故稱兩耳

    轙音義宜二音

爾雅曰載轡謂之轙郭璞曰車軛軛環轡所貫

    轊

說文曰轊車軸端也杜林說轂錔也

方言曰車轊齊謂之

鮑明逺蕪城賦曰當昔全盛之時車挂轊人駕肩𢋨

檏地歌吹沸天

    環

釋名曰游環在休馬背上驂馬之外轡貫之游移前却無

常處

爾雅曰與環謂之捐 --捐徐絹切郭璞曰着車衆環

詩曰游環脅驅

    釭音江

說文曰釭轂之鐵也

方言曰車釭燕齊海代之間謂之鐹或謂之錕自関而

西謂之釭錕音

續捜神記曰鄭茂病亡殯殮訖未得葬忽然婦及家人夢

茂云巳未應死偶悶絶耳可開棺岀我燒車釭以熨頂頭

如言乃活

    轄

釋名曰轄害也車之急害也

詩曰出𪧐干干飲餞于言載脂載牽還車言邁牽與轄同

左傳曰諸侯賔至甸設庭燎㒒人廵宫車馬有所賔從有

侍巾車脂轄隷人牧圄各贍其事

漢書曰陳遵嗜酒每大飲賔客滿堂輙閉門取客車轄投

井中雖有急終不能去

蔡邕獨斷曰乗輿之車皆副轄副轄者施轄於外乃服設

轄銘曰載馳非轄不行臨政誤教非賢不明

張平子東京賦曰重輪貳轄䟽轂展軨

潘正叔贈陸機詩云星陳夙駕載脂載轄

    鍊

釋名曰錬簡也錬釭軸之間使不相忘

    輠胡果

釋名曰輠褁也褁軹也軹指見於轂頭

禮曰叔孫武叔朝見輪人以杖𨵿轂而輠輪者以是有爵

而后讀如前後之後餘具輪事注中

史記曰淳于髠齊人也愽聞彊學其諌說慕晏嬰之爲人

然而秉意觀色爲務故齊人謂之炙輠輠者之盛膏者炙

之不盡猶有餘流言髠之智不盡如炙輠

    當

通俗文曰車當謂箳歩輕

郭林宗別傳曰𪧐仲琰爲部從事嘗柴車駕牛編荆爲當

    蓋

周禮曰輪人爲蓋逹常圍二寸達常盍斗杠入丘中也上欲尊而宇

欲卑上近部平者也隤下兀字上尊而宇卑則吐水是疾而霤蓋者主爲兩設

蓋己崇則雖爲門也蓋己卑是蔽目也是故蓋崇十尺

良蓋弗冒弗紘殷敏而馳不隊謂之國工蓋之圜也以象

天也蓋弓二十有八以象星也

方言曰蓋在上如屋舎之復蓋

蔡邕獨斷曰乗輿車皆黄盖者並以黄爲裏也

董卓别傳曰卓諷朝廷使光禄宣璠持節拜卓爲太師位

諸侯上引還長安百官迎路拜揖卓遂僣擬車服乗金華

青蓋𦘕兩輪時人號爲竽摩車

    轑

釋名曰轑似弓曲也

說文曰轑蓋弓也淮陽名車穹

周禮曰弓鑿廣枚鑿上二枚鑿下四枚弓轑鑿深二寸有

半下庇軹五尺謂庇輪四尺謂之庇軫參分弓長而揉其

一以爲尊之蓋之二十有八以象星也

    杠

周禮曰輪人爲盖逹常圍三寸桯音楹盖杠也信其桯圍以爲

部廣六寸部長二尺桯長倍之四尺者二杠長八尺謂逹常以下也加逹

常二尺則盖髙一丈也

    覆笭音岑

釋名曰笭撗在車前在織竹作之空笭笭也

廣雅曰覆笭謂之辟

    枸心

廣雅曰從下枸軸也

通俗文曰軸限者謂之枸

    較

周禮曰參分式圍去一以爲較圍去一以爲軹圍

釋名曰其較重卿所乗也

    幰許偃

通俗文曰張布曰幰

儀制令曰諸車一品青油纁道幰朱裏朱絲絡網三品以

上青道幰朱五品以上青徧幰碧裏六品以下皆不得用

鹵簿令曰安車紫油通幰紫油纁朱裏四望車青油通幰

青油纁並朱絲絡網后及皇太子車幰並准此

風土記曰周禮以拂拭車一義謂施嚴惟幰

潘岳籍田賦曰微風生於輕幰纎埃起乎朱輪

潘尼書曰朝從長塗暮拪所集歸雲乗幰浮悽風㝷惟入

    䋺

釋名曰䋺道也在後道曰使不得却縮也

王隱晉書曰山濤爲尚書有人題曰閣中有大牛王齊鞅

裴揩鞦和嶠踖踧不敢休

    茵

釋名曰茵車中所㘴也用虎皮有文采

詩曰隂靷續文茵暢轂駕我騏SKchar

漢書曰邴𠮷爲丞相馭吏嗜酒數逋蕩逋亡也蕩放也謂亡其所供之職而

浙放常從𠮷出醉歐丞相車茵上西曹主吏白欲斥之𠮷

曰以醉飽之失去士使此人復何所容西曹但忍之此不

過汚丞相車茵爾遂不去也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七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