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七百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七百一 太平御覽 卷之七百二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七百三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二

 服用部

  扇      盖

      扇

楊雄方言曰扇自𨵿而東謂之扇自𨵿而西謂之箑世夲

曰武王作箑

帝王丗紀曰武王自盟津還返于國見暍人王自左擁而

以扇之

續漢書曰梁兾輿服之制作擁身扇

東觀漢記曰黄香至孝夏則以扇侍于親側

魏畧曰韓宣字景然爲丞相軍謀SKchar歩入宫門内與臨淄

侯相遇時新雨地有泥潦宣礙不得去以扇自障

晉書曰武帝太始中愽選良家以充後宫先下書禁天下

嫁娶使宦者馳傳州縣召充選者使楊后選所取后妬不

取端正好唯取長白時卞蕃女有美色帝舉扇彰面語后

云卞蕃女好后曰蕃三丗后族不冝枉以卑位帝乃止

又曰何植字元幹常以縛筆織扇爲業以奉供養

又曰𢈔亮出鎭於外以帝舅故執朝權王導不能平嘗遇

西風起輙舉扇自蔽曰元規塵汚人

又曰王羲之字逸少居蕺山見一老姥持六角扇賣之羲

之書其扇各爲五字姥𥘉歎惋因謂姥曰无苦但言是王右

軍書以求百金價姥如言人競買之後姥復將數扇來請

書羲之不荅〇又顧榮傳曰廣陵相陳敏反渡江攻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刺

史劉機阻兵據州郡有鼎峙之意遣頋榮歛舟於岸敏率

萬人岀不𫉬濟榮自麾羽扇敏衆大潰也

晉中興書曰安帝義熈元年禁絹扇及摴蒲

續晉陽秋曰謝安賞𡊮宏機對辯速宏爲東陽郡時賢祖

道治亭安起執宏手顧左右取一扇授云聊以贈行宏應

聲曰輙當奉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仁風慰彼𥠖庶合坐稱其率要

又曰謝安郷人有罷中𪧐縣者還詣安問其歸貨荅曰嶺

南彫𡚁唯有五萬蒲葵扇謂非時爲滯貨安乃取其一中者

捉之於是京都士庶競而慕焉増價數倍旬日則無所賣

宋書曰明帝王皇后上嘗宫内大集而祼婦人觀之以爲

歡𥬇后以扇鄣面獨無所言

又明㳟王后傳曰廢帝失德太后毎加勗譬始猶見順後

狂慝稍甚太后嘗賜帝玉柄毛扇帝嫌毛柄不華因此欲加

酖害令太醫煑藥左右止之乃止

又曰范曄謀逆𬒳擊上有白團扇甚佳送曄令書詩賦美

句曄受旨援筆而書曰去白日之炤炤襲長夜之悠悠上

循覽悽然

齊書曰竟陵王子良孫賁字文奐形不滿六尺神識耿介

㓜好學有文才能書善𦘕於扇上圖山水咫尺之内便覺

萬里爲遥

又曰劉祥字顯徴輕言肆行不避髙下建元中爲正貟郎

司徒禇彦回入朝以腰扇鄣日祥從側過曰作如此舉止

羞面見人扇鄣何益彦回曰寒士不遜祥曰不能殺𡊮劉

安得免寒士

又曰蕭子顯頗負才氣反掌選見九流賔客不與交言但

舉扇一撝而巳衣冠竊恨

梁書曰臨川王宏子正表糿不慧常執白團扇湘東王取題

八字銘玩之正信不知嗤之終常摇握

又曰栁惲早有令名少工篇什爲詩云亭皐木葉下隴首

秋雲飛琅瑘王融見而嗟賞因書齋壁及所執白團扇

南史張敷字景胤生而母亡年數𡻕問之雖童蒙便有感

慕之色至十𡻕許求母遺物而散施巳盡唯得一𦘕扇乃

緘録之毎至感思輙開笥流涕

又曰羊欣字敬元㑹稽王丗子元顯每使書扇常不奉命

元顯怒乃以爲後軍府舎人

又曰何戢美容儀動止與禇彦回相慕時人呼爲小禇公

家業富盛性又華侈衣𬒳服飾極爲奢麗出爲呉興太守

頗好𦘕扇宋武賜戢蟬雀扇善𦘕者顧景秀所𦘕時呉郡

SKchar微顧寳元皆能𦘕歎其巧絶戢因王晏獻之

後魏書曰尓朱弼字輔伯節閔帝時封河間郡公尋爲青

州刺史韓陵之敗欲奔梁數日與左右割扇爲約弼帳下都

督馮紹隆爲弼信待說弼曰今方同契闊冝當心𤁋血示衆

以爲信弼從之大集部下弼乃踞胡牀令紹隆持刀破心紹

隆因推刃殺之

唐書曰中宗爲皇太子天后以時熱令皇太子外朝用扇

鄣日太子讓之詔不許

太公六韜云將冬不衣裘將夏不操扇名禮將之也

管子曰夏行五政三曰禁扇去笠

淮南子曰失火而鑿池披裘而用扇不能救也

又曰夫夏日不披裘非愛之也煖有餘於身也冬日不用

箑者非簡之也清有餘也

抱朴子曰風不輟則扇不用日不岀則燭不息

春秋繁露曰以龍致雨以扇逐暑

崔豹古今注曰雉尾扇起於殷髙宗有雊雉之祥服章多

用翟羽周制以爲皇后夫人車服輦車有翣即緝雉羽爲之

以障翳風塵也漢朝乗輿服之後以賜梁孝王魏晉以來

以爲常准諸王皆得用之

又曰鄣扇長柄扇也漢丗多豪俠爲雉尾而制長扇也

又曰五明扇舜所作也旣受堯禪廣開視聽求賢人以自

輔故作五明扇秦漢公卿大夫皆用之魏晉非乗輿不得

用也

東宫舊事曰皇太子𥘉拜供漆要弱青竹扇各一太子納

妃同心扇三十單竹扇二十

脩復山陵故事曰𤣥宫中用絹團扇六枚

西京雜記曰朱買臣爲㑹稽太守懷章綬還至金堂而國

人未知也所知錢榖見其墨露乃勞之曰得无罷乎遺以

紈扇買臣至郡引爲上客

又曰長安巧工丁緩作七輪扇連七輪大皆徑尺相連續

一人運之則滿堂寒戰

又曰趙飛燕爲皇后其弟上遺雲母扇五明扇七華扇翟

扇蟬翼扇

又曰天子夏則設羽扇冬則設繒扇

晉中興徴祥說曰舊爲羽扇柄者刻木以象骨翮用十毛

取全數也中興𥘉王敦始改用長柄使其下出可捉而減

其羽用八識者以爲服妖也柄使可執者國柄之象毛減

用八是羽翮損少而飛羽不終之應也

鄴中記曰石虎作雲母五明金薄莫難扇此一扇之名也

薄打純金如蟬翼二面彩漆𦘕列仙竒鳥異獸其五明方

中辟方三寸或五寸隨扇大小雲母帖其中細縷縫爲其

際唯𦘕而彩色明徹看之如謂可取故名莫難也虎出時

以此扇挾乗輿亦用象牙桃枝扇其上竹或緑沉色或木

蘭色或作紫紺色或作鬰金色

異物志曰扶南國昔但知作大扇遣人持之不知人各自

用也及今𤍠時各自用也

拾遺録曰周昭王時𡍼脩國獻青鳯丹鵠各一雌一雄夏

至取鵠翅爲扇一名施風一名條翮一名反影時有南歐

獻二美女更摇此扇侍於王側

丗說曰王大將軍在西朝時見周侯轉扇鄣靣而得住後

度江左不能復尓王歎曰不知吾進伯仁退敦性强梁自少而長季倫

斬妓曽無異色如斯傲恨惲於周顗斯不然之言

又曰温嶠娶姑女旣婚交禮女以手披紗扇撫掌大𥬇我

嫌是老奴果如所疑

又曰羊孚作雪讃云資清以化乗氣以霏值象能鮮即㓗

成暉桓胤遂以書扇

語林曰諸葛武侯與宣王在渭濵將戰武侯乗素輿葛

白羽扇指麾三軍三軍皆隨其進止

又曰胡母彦國至湘州坐㕔事断官事𠇍時三伏中傍摇

扇視事其兒子光從容顧謂曰彦國復何爲自貽伊戚

又曰𢈔翼爲荆州都督以毛扇上城帝疑是故物侍中劉

邵曰栢梁雲構匠者先居其下管弦繁奏夔牙光聆其音

翼之止扇以好不以新季㳟聞之曰此人冝在帝左右

俗說曰顧虎頭爲人𦘕扇作嵇阮而都不㸃眼精主問之

顧荅曰那可㸃㸃精便語

列仙傳曰介之推隨晉重耳去國後辭禄與母入介山從

伯陽遊後丗見在東海王治賣扇

搜神記曰魯少千山陽人漢文帝微服懷金欲問其道少

千執象牙扇出應門

續搜神記曰呉猛好道術嘗渡江以白羽扇畫水横流直

過不用舟檝

異苑曰髙平檀茂宗義熈中䘮亡其母劉氏夢見宗云方

永違離今以此扇奉别母流涕𮗜於屏風間得扇上皆如

蜘蛛網絡

婦人集曰没太子妻季氏爲夫所遣婦與夫書并致安衆

扇兩𩀱

古詩曰綾扇如團月岀自機中素𦘕作𥘿女形乗鸞入煙

露班婕妤扇詩曰新裂齊紈素鮮㓗如霜雪裁爲合歡扇

團團似明月出入君懷䄂動揺微風發

魏陳王曹植九華扇賦曰昔吾先君常侍得幸漢桓帝帝

得賜尚方竹扇不方不貟其中結成文名曰九華其辭曰

形五離而九折𥰒𣯛解而縷分放虬龍之蜿蟬法雲霓之

烟煴因形致好不常厥儀方不應矩圎不中䂓隨皓腕以

徐轉發惠風之微寒時氣清以芳厲紛飃動乎綺紈

徐幹團扇賦曰於帷合歡之竒扇肇伊洛之纎素仰明月

以取象規圎體之儀度

傳咸狗脊扇賦曰盖卑以自居君子之經孤寡不穀王侯

脩名尚不媿狗脊之爲號亦焉顧九華之妙形

     盖

釋名曰盖在上覆盖人也

通俗文曰張帛避雨謂之繖蓋

禮檀弓下曰𡚁蓋不棄爲埋狗也

左傳定曰齊侯伐晉夷儀𡚁無存死於霤下闘死於門霤下齊侯

謂夷儀人曰得𡚁無存者以五家免給其五家命常不供役事乃得其

尸公三禭之襚衣也殯三加遂深禮厚之與之犀軒直盖犀軒卿車直盖髙盖

家語曰孔子將行命從者持盖旣而果雨聖人無所不通也

又曰孔子將行雨無蓋門人曰啇也有焉孔子曰啇也之

爲人也甚短於財吾聞與人交者推其長者違其短者故

能以乆也

史記曰五羖大夫相秦也勞不坐乗暑不張蓋

漢書曰上官傑少時爲羽林郎從武帝上甘泉天大風車

不得行解蓋投之傑奉蓋雖風常屬車雨下蓋輙御上竒

其材力焉

又曰黄覇爲揚州刺史三年宣帝詔賜車蓋特髙一尺以

彰有德

又王莽傳曰或言黄帝時建華蓋登仙莽乃造華蓋髙八

丈一尺皆全瑵羽蓋載以秘機四輪車駕六馬輓者皆呼

登山

續漢書曰靈帝時講武平樂觀建十重五彩華蓋髙十丈

建九重華蓋髙九丈

又曰祠老子於濯龍中設華蓋八座

東觀漢記曰隗囂破上歸過汧幸𥙊遵勞之時遵有疾

詔賜重茵覆以御蓋

後漢書曰光武東巡虞延從駕到魯還經封丘城門門

小不容羽蓋封丘今東京縣也帝怒使撻御史延救之乃止事具門部

呉志曰曹休入睆城陸遜破之權令左右以御蓋覆遜

又曰周㤗字㓜平數戰有功孫權覆以御蓋江表傳曰青兼蓋也

又曰劉基孫權愛敬之嘗從御樓舡上時雨甚權以蓋自

覆又令覆基餘人不得也

又曰賀齊爲將綺飾所乗舡青蓋絳幨

晉安帝記曰桓𤣥遊於水南飄風飛其輗蓋後義兵起遂

元嘉十年起居注曰御史中丞荀伯子奏左衛將軍何

尚之公事每𦋐笠有虧體制建野笠於公門棄華繖而不

元嘉二十九年起居注曰訶羅單國奉孔雀盖一具

齊書曰始安王遥光傳江祐𬒳誅東昬召遥光入殿告以

祐罪遥光懼還省便陽狂號𡘜自此稱疾不復入臺先是

遥光行還入風飄儀繖岀城外遥光後敗

梁書曰王籍爲中散大夫彌日忽忌不樂乃至徒行市道不

擇交遊有時途中見相識輙以笠傘覆靣

南史曰殷孝祖與賊合戰毎常以鼔蓋自隨軍中人相謂

曰殷統軍可謂死將至矣今與賊交鋒而以羽儀自摽顯

若此射者十手攅射欲不斃得乎是日中流矢死

又曰扶南其俗𦋐古具繖

文子曰大丈夫恬然無思淡然無慮以天爲盖以地爲輿

又宋玉大言賦曰圎天爲蓋方地爲輿

淮南子曰蓋非撩不能蔽日輪非輻不能追疾然而撩蓋

未足恃也撩盖骨也

孔藂子曰夫子適郯郯子遇子於𡍼傾蓋而語終日而別

命子路將束帛贈焉

尉繚子曰呉起與𥘿人戰僕嗽之蓋足以蔽霜露

說苑曰田子方遇翟璜乗軒車戴華蓋疑以爲人君也

崔豹古今注曰華蓋黄帝所作也與蚩尤戰于𣵠鹿之野

常有五色雲氣金枝玉葉於帝上有花蘤之象故因而作

華蓋蘤韋委切

又曰曲蓋太公所作武王伐紂大風折蓋太公因折蓋之

形而制曲盖焉戰國常以賜將軍自漢朝乗輿用之因謂

睥睨蓋有軍號者賜其一焉睥疋詣切睨五計切

搜神記曰湖陂吏丁𥘉忽見少婦人姿容可愛青衣戴傘

呼𥘉𥘉疑而待顧視婦自投波中是大蒼⿰犭頼衣傘皆是蓮

荷異苑曰義熈中烏陽小吏見女子戴青繖姿容甚麗遂

要之女至多電光乃是大狸抽刀研殺其繖乃枯荷葉事具獸部

眞人周君傳曰紫陽真人周義山子通合㑹仙人在金屋

銅門之内以紫雲爲蓋

眞人王君傳曰太上大道君授務成君繡羽蓋𩀱明珠

說曰徐干木年少時嘗夜夢見烏從天上飛銜繖樹其

廷中如此凢三過銜來作惡聲而去徐後果得繖遂以惡

青烏子葬書曰作墓發土夕夢見𦋐繖入市者冨貴

楚辭曰孔蓋𠔃翠旍言以孔雀翅爲車蓋翠羽爲旌旗也登九天𠔃撫彗星

又曰乗水車𠔃荷蓋駕雨龍𠔃SKchar

宋玉髙唐賦曰蜺爲旍翠爲蓋風起雨霽千里而逝

司馬相如大人賦曰屯余車其萬乗𠔃綷雲而樹華旗綷于對切

阮籍清思賦曰折丹木以蔽陽竦芝蓋之三重

劉植魯都賦曰蓋如飛鵠馬如游魚

宋玉大言賦曰圎天爲蓋方地爲輿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