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七百二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七百二十六 太平御覽 卷之七百二十七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七百二十八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二十七

  方術部八

     筮上

説文日筭易卦用蓍也從竹文也

周禮春官上日筮人掌三易以辨九筮之名一日連山二

日歸藏三日周易九筮之名一日巫更二曰巫咸三日巫

式四日巫日五日巫易六日巫比七日巫祠八日巫參九

日巫環以辨吉凶鄭𤣥日此九巫讀皆當爲筮字之誤也更謂筮遷都邑也凡國之事

先筮而後卜

禮記典禮日假爾大龜有常假爾太筮有常卜筮不過三

求吉不過三也卜筮不相襲也卜不吉則又筮筮不吉則又卜是

瀆龜筮卜筮者先聖之所以使民信時日敬鬼神畏法令

決嫌疑定猶豫也

又表記日天子無筮謂岀征巡狩也天子至尊大事皆用卜春秋傳日先王卜征伍年襲其祥

諸侯有守筮守筮守国之筮也有事則用天子道以筮諸侯非其國

不以筮

左傳公曰初懿氏卜妻敬仲懿氏陳大夫也龜日⺊其妻占之日

吉          鳯雌雄相和而鳴鏘鏘敬伸夫妻相隨適齊有

有嬀之後朱育于姜嬀陳姓也姜齊姓也五世其昌並爲正卿八

世之後莫之與京京大陳厲公蔡岀也姉姊之子日岀也故蔡人

殺五父而立之五父陳它生敬仲其少也周内史有以周易見

陳侯者周太史也陳侯使筮之遇觀之否日是謂觀國之光利

用賔于王此其代陳有國乎不在此其在異國乎非在其

身在其子孫光遠而自他有耀者也坤土也巽風也乾天

也風爲天於土上山也巽變爲乾故日風爲天自二至四有艮象艮爲山也有山之

材而照之以天光於是乎居士上故日觀國之光利用賔

于王庭實旅百奉之以玉帛天地之美具焉故曰利用賔

于王艮爲門庭乾爲金玉坤爲布帛諸侯朝王陳贄幣之象也旅陳也百言物備也已矣猶有觀焉

故曰其在後乎因觀文以博占故言猶有觀非在已之言故知在子孫也風行而著於

土故曰其在異國乎若在異國必姜姓也姜太嶽之後也

山嶽則配天物莫能兩大陳衰此其昌乎變而象艮故知當興於太嶽之

後也得太嶽之權則有配天之大功故知陳必衰也

又閔公曰晉獻公以魏賜畢萬卜偃曰畢萬之後必大

晉掌卜大夫也萬盈數也魏大名也以是始賞天啓之矣天子曰

兆民諸侯曰萬民今名之大以從盈數其必有衆初畢萬

筮仕於晉遇屯之比辛廖占之吉辛廖晉大夫也屯固比入吉孰

大焉其必蕃昌震爲土車從馬足居之兄長之母覆之衆

歸之六體不可易合而能固安而能殺此公侯之卦也公

侯之子孫必復其始

又閔公曰成季之將生也桓公使卜楚丘之父卜之日男

也其名曰友在公之右在右言用事閒于兩社爲公室輔兩社同社

毫社也兩社之閒朝廷執政所在季氏亡則魯不昌又筮之遇大有之乾

曰同復于父敬如君所及生有文在其手曰友遂以命之

又僖上日秦伯伐晉卜徙父筮之吉涉河侯車敗詰之

涉河則晉侯車敗則秦伯不解謂敗在己故詰之對曰乃大吉也三敗必獲晉君

其卦遇蠱曰千乘三去三去之餘獲其雄狐夫蠱必其君

於周易卦利涉大川往有事也亦秦勝晉之卦也今此所言葢卜筮書雜辭以狐蟲爲君其義欲以喻晉惠公

其象未聞蠱之貞風也其悔山也内卦為貞外卦爲悔歲云秋矣我落具

實而取其材所以克也今歲巳秋風吹落山木之實則爲人所取實落材亡不

敗何待三敗及韓晉侯車三壞也

又曰初晉獻公筮嫁伯SKchar於秦遇歸妹之睽史蘇占之曰

不吉其繇日士卦羊亦無血也女承筐亦無貺也周易歸妹上六

爻辭也𥁃血也貺賜也判羊士之功承筐筐女之職也離爲中女震爲長男故稱上女也西隣責言不

可償也將嫁女於西而遇不吉之卦故知有責讓之言不可報償也歸妹之睽猶無相

歸妹女嫁之卦也睽乖離之象故曰無相相助也震之離亦離之震爲雷爲火

爲嬴敗SKchar說其輹火焚其旗不利行師敗于宗丘歸妹

睽孤寇之張弧姪其從姑六年其逋逃歸其國而棄其家

明年其死於髙梁之虚及惠公之在秦曰先君若從史蘇

之占吾不及此矣韓𥳑侍曰龜象也筮數也物生而後有

象象而後有滋滋而後有數先君之敗德其可數乎史蘇

是占勿從何益

又僖中日狐偃言於晉侯曰求諸侯莫如勤王諸侯信之

且大義也繼文之業而信宜於諸侯今爲可矣使卜偃卜

之曰吉遇黄帝戰于阪泉之兆公曰吾不堪也對曰周禮

未改今之王古之帝也公日筮之遇大有之睽日吉湡公

用享于天子之卦戰克而王饗吉孰大焉且是卦也天爲

澤以當日天子降心以逆公不亦可乎大有去睽而復亦

其所也

又成下日晉楚將戰苗賁皇言於晉侯日楚之良在其中

軍王族而巳請分良以擊其左右而三軍萃於王卒必大

敗之公日筮之史日吉其卦遇復日南國蹙射其元王中

厥目復陽長之卦陽氣起子南行推隂故日南国蹙也南國蹙𫝑則離受其咎離爲諸侯又爲日陽氣激南飛

失之象故日射其元國蹙王傷不敗何待公從之

又襄元日穆姜薨于東宫太了官也穆姜嬌淫僑如欲廢成公徙從居東宫事在成十六

始往而筮之遇艮之八艮下艮上艮周禮大⺊掌三易然則用連山歸周易也二

亡以八爲占故言遇艮之八也史日是謂艮之隨震下兊上隨史疑占易遇入爲不利故更

以周易占變爻得隨卦而論之隨其岀也史謂隨非閑固之卦君必速岀姜日亡

是於周易有日隨元亨利貞无咎元善之長也亨嘉之

㑹也利義之和也貞事之幹也體仁足以長人嘉㑹足以

合禮利物足以和義貞固足以幹事然故不可誣也是以

雖隨无咎今我婦人而與於亂固在下位婦人卑於丈夫而有不

仁不可謂元不靖國家不可謂亨作而害身不可謂利棄

位而姣姣淫之别名不可謂貞有四德者雖隨而无咎我皆无

之豈隨也哉我則取惡能无咎乎必死於此弗得岀矣

又襄四日齊棠公之妻東郭偃之姊也棠公齊棠邑大夫可也偃臣

崔武子棠公死偃御武子以弔焉見棠姜而美之使偃娶

爲巳娶也偃日男女辨姓今君川自丁成岀自相不可武子

筮之遇困之太過史皆日吉示陳文子日走從風坎爲中男故日

夫也變而爲巽故日從風也風隕妻不可娶也風能隕落變隕落故不可也且其繇

日困于石據于蒺䔧入于其宫不見其妻凶用六三爻辭也困于

石往不濟也據于䔧蒺所恃傷也入于其宫不見其妻凶

無所歸也崔子日𡠉也何害先夫當之矣寡婦日𡠉言棠公巳當此凶也

遂取之

又昭二日初穆子之生也荘叔以周易筮之莊叔穆子父得臣也

明夷之謙以示卜楚丘楚丘⺊人姓名也楚丘日是將行行出奔也

歸為子祀奉祭祀也以䜛人入其名日牛卒以餒死明夷日也

日之數十故有十時亦當十位自王已下其二爲公其三

卿日上其中食日爲二旦日爲三明夷之謙明而未融

其當旦乎故日爲子祀日之謙當鳥故日明夷于飛明而

未融故日垂其翼象日之動故日君子于行當三在旦故

日三日不食離火也艮山也離爲火火焚山山敗於人爲

言敗言爲讒故日有攸往主人有言言必讒也純離為牛

世亂讒勝勝將適離山焚則離勝故日其名日牛謙不足飛不

翔垂不峻翼不廣故日其爲子後乎吾子亞卿也抑少不

又日衛襄公嬖人婤姶上音周下音闔生子名之日元孔成子以

周易筮之日元尚享衛國主其社稷遇屯又日余尚立縶

尚克嘉之遇屯之比以示史朝史朝日元亨又何疑焉成

子日非長之謂乎對日康叔名之可謂長矣孟非人也將

不列於宗不可謂長且其繇日利建侯嗣吉何建建非嗣

也二卦皆云子其建之康叔命之二卦告之筮襲於夢武

王所用也弗從何為

又昭三日南蒯之將叛也枚筮之遇坤之比日黃裳元吉

以爲大吉也示子服惠伯日即欲有事何如惠伯日吾嘗

學此矣忠信之事則可不然必敗外疆内溫忠也和以卒

貞信也故日黄裳元吉黃中之色也裳下之飾也元善之

長也中不忠不得其色下不共不得其飾事不善不得其

極外内倡和爲忠率事以信爲共供養三德爲善非此三

者弗當且夫易不可以占險將何事也且可飾乎中美能

黃上美爲元下美則裳參成可筮猶有闕也筮雖吉未也

又哀下日衛侯夢于北宮見人登昆吾之觀𬒳髪北面而

譟日登此昆吾之虛緜緜生之𤓰余爲渾良夫呌天無辜

公親筮之胥彌赦占之日不害與之邑寘之而逃奔宋衛侯貞卜其

繇日如魚竀尾衡流而方羊裔焉大國滅之將亡闔門

塞竇乃自後踰

又日巴人伐楚圍鄾初右司馬子國之卜也觀瞻日如志

故命之及巴師至將卜帥王日寧如志何卜焉使帥師而

行敗巴師于鄾故封子國於析君子日惠王知志夏書日

官占惟先蔽志昆命于元龜其是之謂乎志日聖人不煩

卜筮惠王其有焉

又日晉荀瑶伐齊將戰長武子請卜知伯日君告于天子

而卜之以守龜於宗祧吉矣吾又何卜焉且齊人取我英

丘君命瑶非敢燿武也治英丘也以辭伐罪足矣何必卜

周易上繫辭日大衍之數五十其用四十有九王弻日演天地之數

所賴者五十也其用四十有九則其一不用而用以之通非數而數以之成斯易之大極也四十有九數之極也夫

無不可以無明必因於有故常於有物之極而必明其所由之宗也分而爲二以象兩掛一

以象三揲之以四以象四時歸奇於扐以象閏五歲再閠

故再扐而後掛奇凡四揲之餘不足復揲者也分而爲二旣揲之餘合掛於一故日再扐而後掛凡

閏十九年七閏爲一章五歲再閏者二故略舉其凡也天數五五奇地數五五竒合爲二十

五位相得而各有合天數二十有五地數三十五耦合爲三十

凡天地之數五十有五此所以成變化而行鬼神也變化以此

成鬼神以此行乾之策二百一十有六陽爻六一爻三十六策六爻二百一十六策

之策百四十有四隂爻六一爻二十四策六爻百四十四策凡三百有六十當

期之日二篇之策萬有一千五百二十當萬物之数也

三百八十四爻隂陽各半合萬一千五百二十䇿是故四營而成易分而爲二以象兩一營也

卦一以象三二營也揲之以四三營也歸奇於扐四營也十有八變而成卦八卦而小

成引而伸之伸之六十四卦觸𩔖而長之天下之能事畢矣顯道

顯明神德行由神以成其用是故可與酬酢可與祐神矣可以應對萬物

之求助成神化之功也酬酢應對也

又日耆之德圎而神卦之德方以知神以知來知以藏往

探賾索隱鉤深致遠以定天下之吉凶成天下之亹亹者

莫大乎蓍龜

歸藏日蓍末大於本爲上吉蒿末大於本次吉荆末大於

本次吉箭末大於本次吉竹末大於本次吉蓍一五神蒿

二四神荆三三神箭四二神竹五一神筮五犯皆臧五筮

之神明皆聚焉

洪範五行傳日若煩數溷瀆或不精嚴神不吿也或觀卦

察兆占不得也或龜不神蓍不靈此其所以過差聖人不

得專用也龜筮共違于人神靈不祐也

漢書日宣帝八月飲酎行祠孝昭廟先驅旄頭劒挺墮首

拂泥中刃向乘輿車馬驚於是召梁丘賀筮之有兵謀不

吉上還使有司行祠是時霍氏外孫代郡太守任宣坐謀

反誅宣子章爲公車丞亡在渭城中夜𤣥服入廟居郞閒

執戟立廟門待上至欲爲逆事發伏誅

後漢書日許曼者汝南平輿人也祖父峻字季山善卜占

之術多有顯驗時人方之前代京房自云少嘗篤病三年

不愈乃謁太山請命太山主人生死故請命也行遇道士張巨君授以

方術所著易林至今行於代曼少傳峻學桓帝時隴西太

守馬緄始拜郡開綬筒有兩赤虵分南北走緄令曼筮之

卦成象曼日三歲之後君當爲邊將官有東名當東北行

三千里復五年更爲大將軍南征延熹元年緄出爲遼東

太守討鮮卑至五年復拜車騎將軍擊武陵蠻賊皆如占

其餘多此類云

東觀漢記日沛獻王輔善京氏易永平五年京師少雨上

饗雲臺自作卦以周易林占之其䟽日蟻封穴戸大雨將

至上以問輔輔上書日蹇艮下坎上艮爲山坎爲水山出

雲爲雨蟻穴居知雨將至故以蟻爲興

又曰孝順梁皇后永建三年春三月丙午選入掖庭相工

通見之瞿然驚駭却再拜賀日此所謂日角偃月相之極

貴臣所未嘗見太史卜之兆得戴房又筮之得坤之比

又日明德皇后嘗乆病至卜者家爲卦問咎祟所在卜者

卦定釋蓍仰天歎息卜者乃日此女明年小疾必將貴遂

爲帝妃不可言也

魏志日管輅父爲利漕利漕民郭恩兄弟三人皆得躄疾

不知何故使輅筮其所由輅日卦中有君本墓中有女鬼

非君伯母當叔母也昔飢荒之世當有利其數斗米者排

著井中嘖嘖有聲推一大石下破其頭孤䰟𡨚痛自訴於

天於是恩涕泣服罪

又日管輅往見安平太守王基基令作卦輅日當有賤婦

人生一男兒墮地便走入竈中死又牀上當有一大蛇銜

筆小大共視須㬰便去又鳥來入室與鷰共鬬鷰死鳥去

有此三恠基大驚問其吉凶輅日直官舎乆遠魑魅魍魎

爲恠耳兒生便走非能自走直宋無忌之妖將其入竈也

大蛇銜筆直老書佐耳烏與鷰𨷖直老鈴下耳今卦見其

象而不見其凶非妖咎之徵自無所憂也後卒無患

又日館陶令諸葛原遷新興太守管輅往祖餞賔客並㑹

原自起取鷰夘蜂窠蜘蛛著於器中使射覆卦成輅日第

一物含氣須變依于宇堂雄雌以形分翼翅舒張此鷰𡖉

也第二物家室倒懸門戸衆多藏精育毒得秋乃化此蜂

窠也第三物觳觫長足吐絲成羅尋網求食利在昏夜此

蜘蛛也舉坐驚歎

又日管輅舉秀才吏部尚書何晏請之日聞君蓍爻神妙

試爲作一卦知位當至三公不又問連夜夢青蠅數十頭

來鼻上驅之不肯去有何意故輅日夫飛鴞天下賤鳥及

其在林食椹則懷我好音況輅心非草木不敢不盡忠昔

元凱之弻重華宣慈惠和周公之翼成王坐而待旦故能

流光六合萬國咸寧此乃履道之休應非卜筮之所明也

今君侯位重山嶽𫝑若雷電而懷德者鮮畏威者衆殆非

小心翼翼多福之人又鼻者艮此天中之山臣松之案相書鼻爲天中

鼻有山象故日天中之山高而不危所以長守貴也今青蠅臭惡而集

之焉位峻者顛輕豪者亡不可不思害盈之數盛衰之期

是故山在地中日謙雷在天上日壯謙則裒多益寡壯則

非禮不履未有損巳而不光大行非而不傷敗願君侯上

追文王六爻之㫖下思尼父彖象之義然後三公可決靑

蠅可驅也

又管輅過魏郡太守鍾毓共論易議輅因言卜可知君生

死之日毓使筮其生日月如言無蹉跌毓大SKchar日君可畏

人也命以付天不以付君遂不復問

又日平原太守劉邠取印囊及山雞毛着器中使筮輅日

内方外圎五色成文含寶守信岀則有章此印囊也高岳

巖巖有鳥朱身羽翼𤣥黄鳴不失晨此山雞毛也

又日淸河令徐季龍使人行獵令管輅筮其所得輅日當

獲其小獸復非食禽雖有爪牙微而不疆雖有文章蔚而

不明非虎非雉其名日狸獵人暮歸果如輅言

又日鄧艾當伐蜀夢坐山上而有流水以問殄虜護軍𡊮

紹紹日易卦山上有水日蹇蹇繇日蹇利西南不利東北

孔子日蹇利西南往有功也不利東北其道窮也往必尅

蜀殆不還乎艾憮然不樂

吳志日虞翻字仲翔㑹稽人嘗與孔融書示以所著易注

融荅書日聞延陵之理樂覩吾子之理易乃知東南之美

者非徒㑹稽之竹箭也可謂探𦣱窮通矣𨵿羽旣敗權使

筮遇節之臨翻日不出三日必當斷頭果如其言權日卿

不及伏義可與東方朔為比矣

又日陸杭之克歩闡孫皓意張乃使尚廣筮并天下遇同

人之頤對曰吉庚子歲靑蓋當入洛陽故皓不脩其政而

常有窺上國之志

王隱晉書曰淳于智字叔平濟北人也性沉深有思義少

爲諸生善易髙平劉柔夜臥鼠齧其左手中指意甚惡之

以問智智爲筮之曰鼠本欲殺君而不能當相爲使之反

死乃以朱書其手腕横文後二寸爲田字辟方一寸二分

使夜露手臥以其明有大鼠伏死手前譙國夏侯藻母病

因五鼓中岀詣智卜有一狐當門向之嘷喚藻愁愕遂馳

詣智智曰其禍甚急君速歸在狐嘷處撫心啼哭令家人

驚恠大小畢出一人不出啼哭勿休然後其禍僅可救也

藻如之母亦扶病而岀啼家人旣集堂屋五閒捽然暴崩

護軍張劭母病篤智筮之使西出市外猴繫母臂令傍人

搥拍𢘆使作聲三日三夜放去劭從之其猴岀門卽爲犬

所咋死母於此漸差

又曰上黨鮑瑗家多喪病貧苦或謂之曰淳于叔平神人

也君何不試就卜知禍所在瑗性質直不信卜筮日人生

有命豈卜筮所移㑹智適來應思遠謂之曰君有通靈之

思而但爲貴人用此君寒士貧苦多屯蹇可爲一卦智乃

令詹作卦卦成謂瑗曰爲君安宅者女子耶瑗日是也此

人安宅失冝旣害其身又令君不利君舎東北有大桑樹

君徑至市入門數十步當有一人持新馬鞭者便就請買

還以懸此桑𣗳三年當暴得財也瑗承其言詣市果得馬

鞭懸之正三年浚井得錢十萬銅鐵雜器復可二十餘萬

於是家業用展病者亦愈搜神記同

又曰韓友字光景廬江舒人也善卜占行京費厭勝之術

龍舒長鄧子林婦病積年垂死醫巫皆息友爲筮之使畫

作野猪象着卧處屏風上一𪧐覺佳於是遂差舒縣廷椽

王睦病卒巳復魄友爲卜之令以丹畫板作日月置床頭

及卧虎皮馬鄣泥登時大愈劉世則女病鬼魅積年巫爲

祈禱伐空冢故城閒得鼉數十猶不差友筮之令作布囊

女發時張囊着䆫牖閒友𨳲戸作氣若有所驅逐斯須之

閒囊大脹如吹葱葉因便敗女仍大發友乃便作皮囊二

枚沓張之施如前囊復脹滿因急縛囊口懸着樹閒二十

許日漸消下開視有一二斤毛狀如狐毛女遂大差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二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