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七百四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七百四十四 太平御覽 卷之七百四十五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七百四十六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四十五

 工藝部二

     射中

後魏書曰胡太后親覽萬機手筆斷决幸西林園法流堂

命侍臣射不能者罰之又自射針中之大恱賜左右布帛

有差

又幸𨵿口登雞頭山自射象牙𬖂一發中之

又曰長孫晟甞使攝圗攝圗獨愛晟毎共遊獵留之竟歳

有二鵰飛而爭肉因以箭兩𨾏與晟請射取之晟馳徃遇

鵰相玃遂一發𩀱貫焉攝圗喜命諸子弟貴人皆相親友

兾眤近之以學彈射

又曰𠇍朱兆萬仁榮從子也少驍猛善𮪍射蹻捷過人榮

曾送臺使見二鹿乃命兆前授之二箭曰可取此鹿供令

食也遂停馬搆火以待之俄然兆𫉬其一榮欲矜誇使人

責兆曰何不盡取杖之五十

又曰山偉字仲才河南洛陽人其先代人也祖強攻𮪍射

彎弓五石𥘉爲駕部郎顯祖出於方山兩狐起於御前詔

強射之百歩之内二狐俱死顯祖善之除内行長

又曰元庫汗爲羽林中郎從駕北廵有兎起於乗輿命庫

汗射之應弦而斃太祖大恱賜金兎一枚以旌其能

又曰楊播字延慶車駕曜威城沔水上巳設宴髙祖與中

軍彭城王勰賭射左衛元遥在勰朋内而播居帝曹遥射侯

正中籌限以滿髙祖曰左衛籌足右衛不得不解播對曰仰

恃聖恩庶幾必爭於是彎弓而發其箭正中髙祖𥬇曰雖

養由基之妙何復過是遂與巵酒以賜之曰古人酒以養

病朕今賞卿之能何謂今古之殊也

又曰元幹機悟壯勇善弓馬太宗出遊白登之東北幹以

𮪍從有𩀱鴟飛於上太宗命左右射之莫能中者鴟旋飛

稍髙幹自請射之以二箭而下𩀱鴟太宗嘉之賜御弓矢

金帶以旌其能軍中於是號幹爲射鴟都尉

又曰靈丘南有山髙四百餘丈羣官仰射無能踰者文成

帝彎弧發矢岀三十餘丈過山南二百三十歩遂刋石勒

又曰孝武即位諸蕃並遣使朝貢帝臨軒宴之有鴟飛於

殿前帝素知竇熾善射因欲矜示逺人乃給熾御覽物𨾏

命射之鴟乃應弦而落諸蕃人咸歎異焉帝大恱

又曰南平王渾好弓馬射鳥輙歷飛而中之日射兎得五

十頭太武甞命左右分射勝者中的籌滿詔渾解之三發

皆中帝大恱器其藝能常引侍左右

又曰奚康生洛陽人少驍武彎弓十石矢異尋常魏宣武

聞之故作大弓兩張長八尺把中圍尺有二寸箭麤如今

之長笛送與康生康生便集文武用之平射猶有餘力觀

者以爲絶倫

西魏書曰文帝在天逰園以金巵置侯上令公卿射中即

賜之宇文貴一發而中帝𥬇曰由基之妙正當此耳進侍

北齊書曰斛律光甞從文襄洹橋校獵雲表見一大鳥射

之正中其頸形如車輪旋轉而下乃鵰也邢子髙歎曰此

射鵰手也當時號落鵰都督

又曰斛律羡及光並工𮪍射少時好獵父金命子孫㑹射

而觀之泣曰明月豐樂用弓不及我諸孫又不及明月豐

樂丗衰矣每日令出畋遊即較所𫉬光𫉬雖少必麗龜逹

腋羡獲雖多非要害之所光常䝉賞羡或𬒳箠人問其故

云明月必背上着豐樂隨處即下手數雖多去兄逺矣聞

者服其言明月光之字豐樂羨之字也

又曰元景安善射孝昭甞與功臣西園宴射侯去堂百二

十歩中的者賜以良馬及金玉錦綵等有一人射中獸頭

去鼻寸餘唯景安最後有矢未發帝令景安解之景安引

滿正中獸鼻帝嗟異稱善特賞玉帛又加常等

又曰髙隆之於射堋土上立三人像爲壯勇之勢文宣

曽至東山因射謂堋上可作猛獸以存古義何爲終日射

人隆之無以對

又曰皮景和琅邪下邳人也髙祖曾令和射一豕一箭而

𫉬之深見嗟賞及周通好之後冠蓋來常令景和對接毎

與使人同射百發百中甚見推重焉

後周書曰李逺甞校獵於莎栅見石於叢薄中以爲伏兎

射之而中鏃入寸餘就而視之乃石也太祖聞而異之賜

書曰昔李將軍廣親有此事公今復尓可謂丗載其德雖

熊渠之名不能獨善其羙

又曰趙文少而修德存忠節便弓馬能左右馳射

又曰豆盧寧甞與梁企定遇於平涼川相與肆射乃於百

歩懸莎草以射之七發五中企定時以爲能贈遺甚厚

又曰賀跋勝從太祖宴于昆明池時有𩀱鳬遊於池上太

祖乃授弓矢於勝曰不見公射乆矣請以爲歡勝射之一

發俱中因拜太祖曰使勝得奉神武以討不庭皆如此也

太祖大恱自是恩禮尤重

又曰齊王憲子貴年十一從憲獵於鹽州圍中手射野馬

及鹿一十有五

隋書曰突厥入朝隋文賜之射突厥一發中的上曰非賀

(⿱艹石)弼無能當此乃命弼弼再拜祝曰臣(⿱艹石)赤誠奉國當一

發破的如其不然發不中也旣射一發而中上大恱顧謂

突厥曰此人天賜我也

又曰韓洪平陳之役授行軍揔管及陳平晉王大獵於蔣

山有猛獸在圍中衆皆懼洪馳馬射之應弦而倒陳氏諸

將列觀於側莫不歎伏焉王大喜賜縑百疋

又曰宇文忻字仲樂年十二能左右馳射驍捷(⿱艹石)飛常謂所

親曰自古名將唯以韓白衛霍爲美談吾察其行事未足

多也(⿱艹石)使與僕並時不令竪子獨擅髙名也其少慷慨(⿱艹石)

又曰虞慶則㓜雄毅身𬒳鎧帶兩鞬左右馳射夲州豪俠

皆敬憚之

又曰史萬歳京兆杜陵人也見羣飛鴈曰請射行中第三

者射之應弦而落三軍莫不恱服

唐書曰馮盎時羅竇諸洞獠叛詔令盎率部落二萬爲諸

軍先鋒時有賊數萬屯據險要不可攻逼盎持弓語左右

曰盡吾此箭可知勝負連發七矢而中七人

又曰薛仁貴領兵擊九姓突厥於天山將行髙宗出甲令

仁貴試之上曰古之善射有穿七札者卿且射五重仁貴

射而洞之髙宗大驚更取堅甲以賜之

又曰李晟性雄烈有才善𮪍射年十八從軍身長六尺勇

敢絶倫時西河節度使王忠嗣擊吐蕃有驍將乗城拒闘

頗傷士卒忠嗣募軍中能射者射之晟引軍一發而斃三

軍皆大呼忠嗣厚賞之因撫其背曰此萬人敵也

荘子曰吴王浮乎江登于狙之山衆狙見之徇然而走逃

於𭰹榛有一狙焉見巧於王王射之敏給敏疾也給績也搏捷矢

捷速也矢徃雖速而狙能搏也王命相者趨而射之狙執死王顧謂其友

顔不疑曰是狙也伐其巧恃其便以傲於予以至此殛也

戒之哉

又曰列禦㓂爲伯昏瞀人射引之SKchar貫棤杯水於其肘

如矩右手如附枝左手放發而右手不知故可措之杯水發之適矢復沓矢去也箭適放去復歃沓

放矢復寓箭放去未至酌巳復𭔃杯水於肘言其敏捷之甚也當是時猶象人也

不動之至伯昬瞀人曰是射之射也非不射之射也不射之射乃盡善矣

又曰射者非前期而中謂之善射天下皆羿也可乎不期而中

誤中者耳非善射也(⿱艹石)謂謬中爲善射是則天下皆可謂之羿乎言不可矣

列子曰列子學射中矣請於𨵿尹子𨵿尹子曰子知子之

所以中者乎對曰弗知也𨵿尹子曰未可退而習之三年

又以報𨵿尹子𨵿尹子曰子知子之所以中者乎列子曰

知之矣𨵿尹子曰可矣而勿失也非獨射爲國與身亦皆

如之

又曰中山公子牟恱趙人公務龍樂正子輿之徒𥬇之公

子牟曰子何𥬇牟之恱龍也子輿曰吾𥬇龍之給孔穿

言善射者能令後鏃中前括發發相及矢矢相屬前矢

造淮而無絶落後矢之栝猶衘弦視之(⿱艹石)一焉孔穿駭之

龍曰此未其妙者逢蒙之弟子曰鴻起怒其妻而怖之引

烏號之弓淇衛之箭射其目矢至眸子而眶不睫矢墜地

而塵不揚是豈智者之言歟公子牟曰知者之言固非愚

者之所暁也後鏃中前括均後於前也矢注眸子而眶不

睫盡矢之𫝑也子何疑焉

又曰甘蠅古之善射者彀弓而獸伏鳥下弟子名飛衛學

於甘蠅而巧過其師紀昌又學射於飛衛曰尓先學不瞚

而後可言射矣紀昌歸偃卧其妻之機下以目承牽挺

牽挺機躡也三年之後錐末到眥而不瞚也以告飛衛飛衛日未也

亞學視小如大視微如著而後告我紀昌以𣯛懸虱於牖

南面而望之旬日之間浸大也三年之後如輪焉以覩餘

物並丘山也乃以燕角之弧朔蓬之簳射之貫虱之心而

懸不絶以告飛衛飛衛髙蹈捬膺曰汝得之矣紀昌旣盡

衛之術計天下之敵巳者一人而已乃謀殺飛衛相遇於

野二人交射中路 矢鋒相觸而墜於地而塵不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飛衛

之矢先射紀昌之矢唯一旣發飛衛以𣗥刺之端扞之而

無差焉於是二子泣而投弓相拜於塗請爲之父子

韓子曰李悝爲魏文侯北地之守而欲民之善射也乃下

令曰民之有狐疑之說者令人射杓中之者勝不中者

不勝令且下而民皆習射日夜不休乃與𥘿戰大敗之以

民之善射故也

墨子曰或有於墨子學射墨子曰不可夫學者必量其力

國士猶不可及今子非國士豈能我學又成射哉

周生烈子善射者不盡弓力善治者不盡下情

尸子曰荆莊王命養由基射青蛉王曰吾欲生得之養由

基援弓射之拂左翼焉王大喜

符子曰晉之相者桓氏丗傳于楚善以道假乎射焉常以

其所不射而之患晝之不足以卒歳故以夜而燭之

又曰夏王使羿射於方矢之皮征寸之的乃命羿曰子射

之中則賞子以萬金之費不中則削子以十邑之地羿容

無定色氣戰於胷中乃援弓而射之不中更射之又不中

夏王謂傅弥仁曰斯羿也發無不中而與之賞罰則不中

的者何也傅弥仁曰(⿱艹石)羿也口懼爲之災萬金爲之患矣

人能遺其喜去其萬金則天下之人皆不愧於羿矣夏王

曰人聞子之言始得無欲之道

淮南子曰尭時十日並出堯命羿仰射十日中其九焉

又曰史皇産而能書史皇蒼頡生而見鳥迹知著書虎曰史皇或曰鴶皇羿左臂脩

脩長而善射羿有窮之君也

又曰越人學逺射叅天而發適在五歩之内越人習水便舟而不知射

射逺反直仰向天而發矢勢盡而還故近在五歩之内叅猶望也不易儀儀射法也言不曉射故不知易

去叅天之法也丗巳變矣而守其故譬猶越人之射也言其守故不知變也

又曰楚王有白援王自射之則摶矢而熈熈戯使養由基

射之始調弓矯矢未發而猨擁柱號矣由基楚王之臣養姓調張矯直擁抱

號呼幽通賦日養流睇而援虎是也

又曰夫矢者所以射逺貫牢者弓力也其所以中杓部徹

微者人心也

又曰善射者發不失的善於射矣而不善所射所射者死故曰不善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四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