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七百四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七百四十七 太平御覽 卷之七百四十八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七百四十九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四十八

工藝部五

     書中

王右軍題衛夫人筆陣圗後曰夫紙者陣也筆者刀矟也

墨者鍪甲也水硯者城也夲領者將軍也心意者將副也

結構者謀畫也颺筆者𠮷凶也出入者號令也屈折者殺

戮也夫欲書者先于研墨凝神静思預想字形大小偃仰

平直振動令筋脉相連意在筆前然後作字(⿱艹石)平直相似

狀如筭子便不是書伹得其㸃畫耳昔宋翼常作此書翼

鍾繇之弟子乃咄之翼三年不敢見繇潜心改跡每畫一

波常三過折筆毎作一㸃常隱鋒而爲之

衛夫人筆陣圗曰(⿱艹石)𥘉學書先湏大書不得從小善鑒者

不冩善冩者不鑒多骨微肉者筋書多肉微骨者墨猪多

力豐筋者聖無力無筋者病一二從其消息而用之

王僧䖍論書曰王平南廙是右軍之叔自過江東右之前

唯廙爲最𦘕爲晉明帝師書爲右軍法

又曰中書今王珉筆力過於子敬書舊品云有四疋素月

朝操筆三暮便竟首尾如一又無誤字子敬𭟼云弟書如

𮪍騾駸駸常欲度驊騮前

又曰鍾公之書謂之盡妙鍾有三躰一曰銘石書妙者也

二曰章程書傳小學秘書教者也三曰行狎書是者也二

法皆丗人所善

虞龢論書曰晉謝奉起廟悉用棐村右軍取柹書之滿林

奉𭣣得一大簣子敬後徃謝奉爲說右軍書甚佳而宻巳

削作數十棐板請子敬書之亦甚佳奉並珎録後履分半

與桓𤣥用履爲楊州主簿餘一半孫㤙破㑹稽略以之海

又曰晉時有一好事少年故作精白紗祴衣着詣子敬子

敬便取書之草正諸體悉備兩䄂及褾略同少年覺王左

右有陵奪之色掣祴而走左右果逐之及門外𨷖争分裂

少年𦆵得一䄂耳

梁武帝觀鍾繇書法曰子敬不迨逸少猶逸少不迨元帝

學子敬者如𦘕虎也學元常者比𦘕龍也

又曰夫運筆邪則無芒角執手寛則書緩弱㸃掣短則去

擁腫㸃掣長則法離澌畫促則字横畫踈則形慢拘則乏

勢放又少則純骨無媚純肉無力少墨浮澁多墨笨蒲本

鈍此並任之自然之理也

𢈔元威論書曰余爲書十牒屏風書作十體間以采墨當

時衆所驚異自尓絶筆唯留草本而巳體者懸針書垂露

書𥘿望波冢書金鵲書玉文書鵠頭書虎爪書倒薤書偃

波書幡信書制書列書日書月書風書雲書科斗署書胡

書蓬書相書天竺書轉𪧐書一筆篆一筆𨽾飛白章草古

又𨽾横書横書楷書小科𨽾芝英𨽾花草𨽾幡信𨽻鍾鼓

𨽻龍虎篆鳯魚篆麒麟篆仙人篆科斗篆篆篆篆

篆篆篆篆篆龍虎𨽻鳯魚𨽻麒麟𨽻仙人𨽻

科斗𨽻雲𨽾蟲𨽾魚𨽾鳥𨽾龍𨽻龜𨽾虎𨽾鸞𨽻龍文書

龜文書䑕書牛書龍書虎草書兔書龍草書蛇草書馬書

羊書猴書雞書大書豕書巳上皆采色其外復有大篆

篆銘鼎摹印刻符石經象形篇章震書到書反左書等及

九體書所謂縑素書簡奏書牋表書行狎書檝書蒿書半

草全草書此九法極真草之次第焉刪捨之外所存猶一

百二十體

𡊮昂古今書評曰王右軍書如謝家子弟縱復不端正者

爽爽有一種風氣王子敬書如河洛間少年雖皆充恱而

舉體蹉跎殊不可耐羊欣書如大家婢爲夫人雖處其位

而舉止羞澁終不似真徐淮南書如南岡士大夫徒好尚

風䡄終不免寒乞阮研書如貴胄失品次不能復排突英

賢王儀同書如晉安帝非不處尊位而都無神施吴興書

如新亭傖父一徃見似楊州人共語便音態出陶隱居書

如吴興小兒形雖未成長而骨體甚駿快殷鈞書如膏麗

使人抗浪甚有意氣滋韻終不精味𡊮山松書如深山道

士見人便欲退縮蕭子雲書如春𥘉望山林花無處不發

如經論道人無絶不言崔子玉書如危峯阻日孤松一枝

有絶望之意師冝官書如鵰羽未息翩翩自逝韋誕書如

龍威虎振劒拔弩張蔡邕書骨氣風逺爽爽爲神鍾司書

徒字十二種意外殊妙實多竒邯鄲淳書應䂓入矩方圎

乃成張伯英書如漢武帝愛道憑虚欲仙索靖書如飄風

忽舉鷙鳥不飛皇象書如歌聲繞梁琴人捨揮衛常書如

揷花美人舞𥬇鏡臺孟光禄書如崩山絶崖人見可畏張

芝驚竒鍾繇特絶逸少鼎能獻之冠丗四英其頽洪芳不

㓕羊真孫草蕭竹范篆各一時妙絶鍾繇書(⿱艹石)飛鴻戯海

舞鶴遊天行間希宻實亦難過蕭思話書走墨連綿字𫝑

屈強(⿱艹石)龍跳淵門虎卧鳯闕薄紹之書字𫝑蹉跎如舞妓

低𦝫仙人嘯樹

江式論書表曰𥘿有八體一曰大篆二曰小篆三曰符書

四曰蟲書五曰摹印六曰署書七曰殳書八曰𨽻書

又曰漢時有六書一曰古文孔子壁中書也二曰竒字即

古文而異者也三曰篆書云小篆也四曰佐書秦𨽻書也

五曰繆篆所以摹印也六曰鳥蟲所以書幡信也

李嗣真書後品曰蟲篆者小學之所宗草𨽻者士人之所

尚近代君子故多好之或時有可觀耳

武平一徐氏法書記曰梁大同中武帝勑周興嗣撰千字

文使温鐡石摸次羲之之迹以賜八王

徐浩論書曰𥘉學之際冝先筋骨筋骨不立肉何所附用

筆之𫝑特須藏鋒鋒(⿱艹石)不藏字則有病病且未去能何有

焉字不欲踈亦不欲宻亦不欲大亦不欲小小長令大大

蹙令小踈肥令密密瘦令踈斯其大經矣筆不欲捷亦不

欲徐亦不欲平亦不欲側側竪令平峻不使傾捷則湏定

徐則須利如此則其大較矣

徐浩古跡記曰中宗時中書令宗楚客奏事承恩乃乞大

小二王真跡勑賜十二卷大小各十軸楚客遂裝作十二

扇屏風以禇遂良閑居賦枯樹賦爲脚大會貴要張以示

之時薛稷崔湜盧藏用廢食歎美復不宴樂

何延之蘭亭記曰蘭亭者晉右軍將軍㑹稽内史琅耶王

羲之字逸少所書之詩序也右軍蟬聮美胄蕭散名賢雅

好山水尤善草𨽻以晉穆帝永和九年暮春三月三日甞

遊山隂與太原孫綽興公廣漢王彬之并逸少凝徽操之

等四十有一人修祓禊之禮揮毫製序興樂而書用蠶

𥿄䑕鬚筆遒媚勁徤絶代更無凢二十八行三百二十四

字字有重者皆構別體就中之字最多乃有二十許箇變

轉悉異遂無同者其時廼有神助及醒後他日更書數百

千夲終無如袚褉所書之者右軍亦自珍愛寳重此書留

付子孫傳掌至七代孫智永永即右軍第五子徽之之後

掌其書爲蕭翼紿而取之

又曰右軍孫僧智永帝居永欣寺闕閣上臨書所退筆頭

置之於大竹簏簏受一石餘而五簏皆滿凡三十年於閣

上臨得真草千字文好者八百餘夲浙江東諸寺各施一

夲今有存者猶直錢數萬

張懷瓘書詁曰文質相法立其三古貴賤殊品置其五等

三古者篆籕爲上古鍾張爲中古羲獻爲下古

又曰崔張玉也逸少金也大賈則貴其玉小啇則重其金

膚淺之人多任其耳但知王書爲最真草一槩略無差殊

張懷瓘二王等書録曰承聖末魏師襲荆州元帝將降其

夜乃聚古今圗書十四萬卷并大小二王跡遣後閣舎人

髙善寳焚之吴越寳劒並將斫柱乃歎曰蕭丗誠遂至於

此文武之道今夜窮乎歷代祕寳並爲煨燼矣

張懐瓘議書曰其真書逸少第一元常第二丗將第三子

敬第四士秀第五文静第六茂猗第七其行書逸少第一

子敬第二元常第三伯英第四伯玉第五季琰第六敬和

第七茂弘第八安石第九章草子玉第一伯英第二㓜安

第三伯玉第四逸少第五士秀第六子敬第七休明第八

其草書伯英剏立䂓範得物象之形歸造化之理然其法

太古質不剖斷以此爲少也有推輪草意之妙後學得魚

獵其中冝爲第一叔夜第二子敬第三處冲第四丗將第

五仲將第六士秀第七逸少第八

張懷瓘叙書法曰太宗自真草書屏風以示羣臣筆力遒

勁爲一時之絶甞謂朝臣曰書學小道功非急務時或留

心猶勝弃日凡諸藝業未有學而不得者也

韋述書法記曰太宗貞觀中搜訪王右軍等真跡岀御府

金帛重爲購賞由是人間古夲紛然畢進

書斷曰鍾繇字元常尤善書師曹喜蔡邕劉德昇真書光

妙乃過於師剛柔備矣㸃畫之間多有異趣雖神明不備

可謂幽深無際而古雅有餘𥘿漢巳來一人而巳求其盡善

盡美則狐裘而有羔䄂其行書羲之之亞書則索衛之下

八分則有魏受禪碑稱此爲最也

又曰晉韋昶字文休太元中孝武帝改治宫室及廟諸門

並欲使王獻之隷書題牓獻之固辭乃使劉瓌以八分書

之後又使文休以大篆改八分焉或問王右軍父子書君

以爲如何荅曰二王自可謂能未是知書也

又曰妙則筆王子敬得其筆歎爲絶丗

又曰晉薄紹之字敬叔丹陽人也官至給事中善書憲草

風格秀異(⿱艹石)干將出匣光芒射人

書斷曰晉太元中新起太極殿謝安欲使子敬題牓以爲

萬代寳而難言之乃說韋仲題陵雲臺事子敬知其旨乃

正色曰仲將魏室大臣寧有此事使其(⿱艹石)此知魏德之不

長安遂不之逼

又曰齊王僧䖍善書孝武欲擅書名僧䖍不敢顯迹大明

之丗常用掘筆書以此見容

梁蕭子雲字景喬小篆草行諸體兼備而剏造小篆飛白

意趣飄然㸃畫之際有(⿱艹石)騫舉妍妙至極難與比肩故歐

陽詢云飛白烏巾冠丗其後逸少子敬又稱妙絶乃尓飛

而不白蕭子雲輕濃得中蟬翼掩素遊霧崩雲可得而語

其真書𥘉學子敬晚師元常及其暮年筋骨亦備名蓋當

丗舉朝效之

又曰梁𢈔肩吾云張功夫第一天然次之鍾天然第一功

夫次之王功夫不及張天然過之天然不及鍾功夫過之

懷瓘以爲杜度章草並無所師鬱然靈變爲後丗楷則此

乃天然第一也及有道變杜君章體以至草聖天然所資

理可度矣池水盡墨功亦至焉隨永欣寺僧知果會稽人

也煬帝甚善之工書甞謂永師云和尚得右軍肉智果得

骨夫筋骨藏於膚肉山水不厭髙深

書斷曰唐禇遂良善書少則伏膺虞監長則祖述右軍真

書甚得其媚趣(⿱艹石)瑶堂青𤨏窅䁐春林美人嬋姢似不任

乎羅綺鈆華婥約則歐虞謝之其行草之間即居二公之

書斷曰唐髙正臣善書廣平人也甞爲人書十五紙人或

戲換其五紙又令示髙再看不寤客曰有人換公書髙乃

審詳之得其三紙客曰猶有在髙又觀之竟不能辯

又曰唐宋令文河東陜人也官至左衛郎將竒姿偉麗

三絶書𦘕力尤於書備兼諸體偏意在草焉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四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