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三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三十六 太平御覽 卷之三十七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三十八

太平御覽卷第三十七

 地部二

  地下    土    壤

  塊     塵

     地下

淮南子曰東方之極自碣石碣石山在東北海中過朝鮮朝鮮東夷貫大

人之國東方有大人之國也東至日出之次扶木之池青土樹木之

皆日所出之地太皥勾芒所司者萬二千里其令曰挺群禁開

𨳲闔通窮窒逹障塞行優游棄怨惡解赦罪免憂患休罰

刑開𨵿梁宣出財和外怨撫四方行柔惠止剛強南方之

極自北户烏孫之界北户日在其北嚮以爲户貫顓頊之國南方有顓頊之國也

南至委火炎風之野赤帝祝融之所司者萬二千里帝赤著明

審諟也祝屬也融工也萬物盛長屬續而工也其令曰爵有德賞有功惠賢良救

飢渴舉力農振貧窮惠孤寡養老疾出大禄行大賞起毁

宗立無後封建侯立賢輔中央之極自崑崙東絶𢘆山崑崙在西

方𢘆山北岳也日月之所道謂二十八宿舎在地之分野江漢之所出人民之

野五糓之冝龍門河濟相貫以息壤堙鴻水之州禹以息土堙洪

水以爲中國九洲洲水中可居也東至於碣石黃帝后土之所司者萬二

千里黃中色帝道諟地道載物故稱后也其令曰平而不阿明而不苛包裹

覆露無不囊懷普大無私正静以利和行麋粥養衰弔死

問疾以送萬物之歸西方之極自崑崙絶流沙沉羽沉羽弱水

也其弱至沉毛羽也西至三危之國石城金室飲氣之民不死之野

少皡蓐収之所司者萬二千里少皥白帝之號少皡隂用事物浩成也蓐荗也万物

茂可収用之其令曰審用法誅必辜備盗賊禁姦邪勑群牧謹

貯聚脩城郭𥙷决竇塞蹊徑隄溝瀆止流水壅谿谷守門

閭陳兵甲百官誅不法北方之極自九澤九澤北方之澤也窮夏

海之極夏海大海也北至令止之俗令止丁令北海胡地有凍寒積氷雪

雹霜霰漂潤群水之野顓頊𤣥SKchar所司者萬二千里顓頊黒帝

之號頊大言大隂用事振翕而寒也陰閉不見故神爲𤣥SKchar其令曰申群禁固閉藏脩

塞障繕𨵿梁禁外徒断罰刑殺當罪𨳲閭大捜客止交游

禁夜樂早閇晏開以索姦人姦人巳得執之必 固節巳

幾終刑殺母赦雖有盛尊之親斷以法度母行水母發

藏母釋刑罪

又曰任一人之能不足以治三畒之宅也循道理之數因

天地之自然則六合不足均也均平

又曰盧敖游乎北海盧敖燕人秦始皇帝召以爲博士使求神僊亡而不返也徑乎太

隂入乎𤣥闕太隂北方𤣥也至於蒙糓之上見一士焉深目而𤣥

𩯭渡注而鳶肩豊上而殺下軒軒然迎風而舞顧見盧敖

慢然下臂遯逃乎碑盧敖就而視之方倦龜殻而食合梨

合梨海𧉻盧敖與之語曰唯敖爲背群離黨窮觀於六合之外

者非敖而巳乎敖㓜而好遊至長不渝解周行四極唯北隂

之不闚今卒賭夫子於是子殆可與敖爲友乎(⿱艹石)士者

然嘆曰噫子中州民寕肯而逺至此此猶光日月言太隂之

地尚見日月而載列星隂陽之所行四時之所生此其比夫不

名之地猶突奥言我所游不可字名之地以盧敖所行之則如突奥中也(⿱艹石)我南游乎

岡䍚之野北息乎沉墨之郷西窮SKcharSKchar之黨東開澒濛之

光此其下無地而上無天聽焉無㫬此其外猶有狀沐之

狀沐四海與天之際流聲也汜崖也其餘一舉而千萬里千萬里狀沐之外也吾猶

未能之在吾尚未至此地今子游始此乃於語窮觀豈不亦逺哉

然子處矣哉吾與若汗漫期於九垓之上汗漫不可知之地九垓九天也吾不

可以乆居士舉臂而竦身遂入雲中盧敖仰而視之弗見

乃止駕止其所駕而居

尸子曰八極之内有君長者東西二萬八千里南北三萬

六千里故曰天左舒而起牽牛地右闢而起畢𭥦

孟子曰天子之地方千里不方千里不足以待諸侯諸侯之

地方百里不方百里不足以守宗廟

吕氏春秋曰凢四極之内東西五億有九萬七千里南北

五億有九萬七千里

又曰長廬子曰山海岳河水金石火木此積形成乎地也

又曰冬之德寒寒不信其地不成剛地不成剛則凍閇不

開天地之大四時之化而猶不能以不信成物又况於人

𨵿令内傳曰地厚萬里其下得大空大空四角下有自然

金柱輙方圎五千里

     土

釋名曰土吐也吐生物也徐州貢土五色色有黄青白赤

黒也土赤者䑕肝色也土色黒曰盧盧然解散也土黄而

細宻白埴埴職也如脂之職也土色青䔧似䔧草也土色

白曰漂漂輕散也

尚書禹貢曰兾州土白壤孔安國曰無塊白壤兖州土黒墳孔安國曰色黒

而墳青州土白墳徐廣曰𥠖土也楊州土塗泥馬融曰漸如也荆州土塗

泥豫州土白墳下墳盧孔安國曰盧踈也馬融曰豫州地青三等下者墳盧也雍州

土黄壤徐州土赤戠墳謝沉注曰戠音志梁州土青驪孔安國曰色青黒

又洪範曰五行其五曰土土爰稼穡稼穡作甘孔安國曰土可以種

可以歛甘味生百榖

尚書帝命驗曰土者金之父也

周書作雒曰周公建太社於國中其壝東青土南赤土西

白土北驪土中央以黄土將遣諸侯鑿其方一面土苴以

白茅以土卦之故曰裂土

詩曰⿰氵専天之下莫非王土

又曰孔樂韓土川澤滸滸

周禮地官上曰大司徒辯十二土名以相民宅知其利害

以任土事

禮記曰范金合土以爲臺榭

又曰土𡚁則草木不長

又曰地一撮土之多及其廣厚載華岳而不重

又曰衆生必死死必歸土此之謂鬼SKchar斃于下隂爲野

隂䕃

蔡邕月令章句曰色別曰土言五方土色各異也

崔寔四民月令曰正月雨水中地氣上騰土長昌撅陳根

可拔

春秋元命苞曰土爲言吐也言子成父道吐也氣精以輔

也陽立於三故成生其立字十夾一爲土

春秋繁露曰天有十端其土爲之一端

春秋考異郵曰后族專則土踊宋均注曰陰盛也

論語里仁曰君子懷德小人懷土

家語曰孔子曰堯以土德王而尚黄黄土之色也

又曰食土者無心而不息

又曰宰我問於孔子曰聞鬼神之名而不知其所謂敢問

孔子曰人生有魂氣有魄氣氣也者神之盛也衆生必死死

必歸土此之謂鬼魂氣歸天此之謂神

戰國筞曰孟嘗君將入𥘿⿱⺾⿰𩵋禾𥘿曰臣來過於淄上有土偶

人與桃梗相與語桃梗語人曰子岸上土也八月降雨淄

水至則汝殘則復爲岸矣今子淄水至則水漂何所之也

漢書張釋之傳曰文帝拜釋之爲廷尉人有盗髙廟坐前

玉環文帝怒下廷尉治奏當棄市上大怒釋之頓首謝曰

假令愚民盗長陵一柸土陛下復何以加其法乎

後漢書曰朱浮與彭寵書曰亦猶河濵之人捧土以塞孟

謝承後漢書曰東郡趙咨病自置小素棺使人取乾黄土

二十石細擣篩之遺令亡後置土棺底厚一尺内屍於中

以土壅上

又曰范訓母亡以布囊盛土負以成壙

魏志曰魏明帝起芳林園建昭陽殿公卿以下至於學生

莫不展力帝乃躬自握土以率之

後魏書曰髙𭥦父次同語人曰吾四子皆五服我死後豈

有人與我一鍬土邪及次同死𭥦大起SKchar2對之曰此老公

子平生畏無一鍬土今日𬒳壓竟知之否

唐書天寳十三載𠕋楊國忠爲司空其日雨土

江表傳曰孫權討𡊮術舉兵攻晥城術閇門自守粮食乏

盡士女或丸土而呑之

晉安帝紀曰劉敬宣在鮮卑夢丸土而服之旣而占焉或

荅曰此服土呑丸也旣𮗜而喜曰丸者桓也桓旣吞矣我復

夲土也旬日中聞桓𤣥敗得來歸

世本曰禀君名務相姓巴與樊氏暉氏相氏鄭氏凢五姓

俱出皆争神以土爲舡雕丈畫之而浮水中其舡浮因立

爲君佗舡不能浮獨禀君舡浮因立爲君

蜀王本紀曰蜀王獵於褒谷見秦王以金一笥遺蜀王蜀

王報以禮物盡化爲土秦王大怒臣下拜賀曰土地也今

秦當得蜀矣

崔鴻十六國春秋後趙録曰建武十二年沙門吴進言於

帝曰胡運將衰晉當復興當苦𭛠晉人以厭其氣帝於是

使尚書張郡發近郡男女十六萬車十萬乗運土築華林

園及長墟一作墻于鄴北廣長五里

白虎通曰土在中央中央者主吐含萬物

聖證論曰孔SKchar云能吐生百糓謂之土

河圖挺佐輔曰自此百丗之後地髙天下山陵消去不風

不雨不寒不暑民復食土皆知其母不知其父

雷煥別傳曰煥與張華見異氣起牛斗之間煥曰此寳劒

也拜煥豐城令到縣掘屋基入四十餘尺得一石凾中有

𩀱劒𤥨錯文采翳而未明君𥘉經南昌遣人取西山北巖

下土二𦫵黄白色拭劒光艶照耀莫不驚愕張公得劒喜

置坐側曰此土南昌西山北巖土也不如華隂山赤土封

一斤與君荅書云詳觀劒體眞干將也君更用赤土磨拭逾

益精明

晉書符堅傳𥘉秦之未亂也𨵿中土無火而煙氣火起數

十里月餘不滅

宋躬孝子傳曰宗承字丗林父資喪葬舊塋負土作墳不

役僮僕一夕間土壤髙五尺松竹生焉

荆州先徳傳曰羅獻守巴東吴遣盛曼說獻合從之計詣

獻求借城門獻遣叅軍楊宗謾曰城中土一撮不可得何

言城門乎

三輔舊事曰成帝作延陵及起廟竇將軍有青竹田在廟

南恐犯蹈之言作陵不便乃徙作昌陵取土十餘里土與

粟同價

𨵿中記曰未央宫蕭何所造周廽二十三里䟽龍首山土

爲殿基殿基出長安城上也

宣城記曰江矩吴時爲廬江太守以清稱徴還舡輕皆載

土時嵗暮逐除者就乞所𫉬甚少江乃語之逐除人見而

盛弘之荆州記曰武當縣有一谿岸土色鮮黄乃可噉

義興記曰陽羡縣塘西潜壤中有黄土色如精金

法顯記曰阿育王昔在小兒時當道戯遇迦葉佛乞食小

兒欣喜即以一掬土施佛佛持還泥經行地因此果報作

鐡輪王〇晉太康地記城陽姑募縣有五色土

呉郡記曰呉縣餘杭山出白土光潤如玉〇墨子曰啇王紂

不德兼夜十日雨土於亳○孫卿子曰子貢問於孔子賜

未知爲人下者其猶土也深掘之而得甘泉樹之而五糓

蕃草木植焉禽獸育焉生則主焉死則入焉多其功而不

得爲人下者猶土也韓詩外傳說苑並載也

申子曰四海之内六合之間曰奚貴曰貴土土食之本也

淮南子曰伊尹曰興土功也脩脚者使之蹠鏵強脊者使

負

淮南萬畢術曰東行馬蹄中土含人卧不起取東行白馬蹄下土三家

井中泥合土和之置卧人臍上即不能起

又曰竈之土不思故郷取竈前三寸方半寸取中土持之逺出令人不思故鄉

裴𤣥新言曰俗間有土公之神云土不可動𤣥有五歲女

孫卒得病詣市卜云犯土𤣥即依方治之病即愈然後知

天下有土神矣

物理論曰㳺濁爲土土氣合和而庶𩔖自生

抱朴子曰土飯瓦胾不療於飢

     壤

說文曰壤軟土也

尚書康誥曰賔奉珪弊執壤奠孔安國注曰賔諸侯執壤地所出而奠贄

尚書孔安國注曰土無塊曰壤

周禮地官上司徒職曰大司徒辦十二壤之物而名其種

教稼穡樹蓺

史記曰李斯上書曰太山不讓土壤故能成其髙河海不

擇細流故能就其深

王隱晉書曰解結問别駕治中曰河北白壤髙良何故少

人士毎以三品爲中正

山海經曰洪水滔天鯀竊帝息壤以堙洪水不待帝命祝

融殺鯀于羽郊郭璞注曰息壤謂土自長故可以堰水也漢元帝時臨除縣地埇長六里髙二丈即

息壤𩔖

帝王丗紀曰禹葬㑹稽下不及泉上不通臭旣葬収餘壤

爲壟

蕭廣濟孝子傳曰巴郡文讓母死墳土未足耕一𠭇地爲

壤群鳥數千銜所作壤以着墳上

𨵿中記曰長安地皆黒壤城今赤如火堅如石

韓子曰蟻冬居山之陽夏居山之隂蟻壤寸而有水乃掘

遂得水

     塊

禮記檀弓上曰寢苫枕塊

左傳曰晉文公過衛出五鹿乞食於野野人予之塊公怒

咎犯曰天賜也稽首受而載之

國語曰楚靈王於乾溪彷徨於山林枕疇人之股疇人枕

王以璞而去之賈逺曰璞瑰也

徐整長暦曰黄帝時風不鳴條雨不破塊也

淮南子曰土勝水者非一墣塞江也許愼注曰墣瑰也

     塵

詩曰無將大車維塵𡨋𡨋

禮記曰前有埃塵則載鳴鳶鄭𤣥注曰鳴則將風

又曰爲長者糞之禮必加箒於箕上以𬒮拘而退其塵不

及長者

左傳曰晉楚戰狐毛設二斾而退之欒枝使曵柴而僞遁

曳柴起塵詐言聚衆走

又曰潘黨望其塵使騁而告曰晉師至矣楚人懼遂出陳

史記曰鈎弋夫人死雲陽暴風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漢書酷吏傳曰長安中姦猾 多受財報仇相與探丸得

赤丸者斫武吏黒者斫文吏城中薄暮塵起死傷横道枹

鼔不息

謝承後漢書曰范雲爲萊蕪長閭里歌之曰甑中生塵范

史雲

魏志曰歳朝西北大雲風塵埃蔽天十餘日間何晏乃誅

晉書王導傳𢈔亮以望重地逼出鎭於外南蠻校尉陶稱

說亮當舉兵勸導宻爲之防導曰吾與元規休戚是同

悠悠之談冝絶智者之口元規(⿱艹石)來吾便角巾還第復何

懼哉時亮執朝廷之權趍向者多歸之導内不能平常遇

西風塵起舉扇自蔽徐曰元規塵汙人

家語曰顔回拾甑中塵

博物志曰徐州人謂塵土爲蓬塊吴人謂塵土爲

崔鴻十六國春秋前秦録曰慕容冲叛符堅遣平原公暉

討之冲乃令婦人各將一囊盛塵皆令𮪍牛服文采衣執

持長槊於陳後冲晨攻暉兵刃交接昌言班隊何在於是

奔競而進皆毀囊揚塵埃霧連天莫測多少暉衆大潰

晏子春秋曰余家素貧晝則苦於作勞夜則甘於疲寢三

時之際書皆生塵

山海經曰黒水之南有𤣥虵食塵

又曰大人國有青虵頭方食塵

帝王丗紀曰黄帝夢大風吹天下塵埃皆去又夢人執千

鈞之弩駈羊數萬群帝歎曰風爲號令垢去土后在也豈

有姓風名后者哉千鈞之弩異力能逺駈羊數萬群牧民

爲善豈有姓力名牧者得風后於海隅得力牧於大澤

神仙傳王方平曰聖人言海中復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老子曰和其光同其塵

莊子曰野馬也塵埃

淮南子曰地不滿東南故水潦塵埃歸焉

又曰蒙塵而欲無昧渉水而欲無濡不可得也

語林曰劉道奠年十五六在門前弄塵垂𤾁涕至𦚾

葛洪肘後方曰治暍死方取道中𤍠塵𡈽以積暍人心下

即活

楚辭曰安能以皓皓之白蒙世俗之塵埃也

宋謝莊月賦曰陳王𥘉䘮應劉端憂多暇緑苔生閣芳塵

凝榭

曹子建洛神賦曰羅襪生塵

古詩云君爲淸路塵妾爲濁水泥

又曰京洛多風塵素衣化爲緇

丗說虞公善歌發聲動梁塵

李康遊仙序曰人生天地之間若流電之過户牖輕塵之

棲弱草

兵書曰名將望塵知馬歩之多少也

晉書曰潘岳謟事賈謐望塵而拜

又曰簡文帝性冲澹所居凝塵滿席湛如也





太平御覽卷第三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