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三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三十一 太平御覽 卷之三十二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三十三

太平御覽卷第三十二

 時序部十七

  七月十五日    九月九日

     七月十五日

荆楚歳時記曰七月十五日僧尼道俗悉營盆供諸寺按

盂蘭盆經云有七葉功德並幡花歌鼓果食送之盖由此

又盂蘭盆經曰目連見其亡母生餓鬼中即鉢盛飯往餉

其母食未入口化成火炭遂不得食目連大叫馳還白佛

佛言汝母罪重非汝一人柰何當湏十方衆僧威神之力至

七月十五日當爲七代父母危難中者具百味五果以著

盆中供養十方大德佛勑衆僧皆爲施主呪願七代父母

行禪定意然後受食是時目連白佛未來世佛弟子行孝

順者亦應奉盂蘭盆供養佛言大善故後代人因此廣爲

華飾乃至刻木割竹飴蠟綵鏤繒摸花葉之形極工妙之

道經七月十五日中元之節地官校閲捜選衆人分別善惡

諸天聖衆普詣宫中簡定刼數人鬼簿錄餓鬼囚徒一時

俱集以其日作𤣥都大齋獻於玉京及採諸花果世間所

有竒異之物玩弄服飾幡幢寳盖莊嚴供養之具清膳飲

食百味芬芳獻諸衆聖及與道士於其日夜講誦是經十

方大聖髙詠靈篇囚徒餓鬼當時解脫一俱飽滿免於衆

苦得還人中(⿱艹石)非如斯難可拔贖

唐書曰代序七月望日於内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造盂蘭盆飾以金翠所

費百萬又設髙祖巳下七聖神座備幡節龍傘衣裳之制

各書尊號于幡上以識之舁出内庭陳於寺觀是日排儀

仗百寮序立於光順門以俟之幡花鼓舞迎呼道路歳以

爲常而識者嗤其不典

唐楊盈川盂蘭盆賦曰渾元告秋羲和奏曉太隂望𠔃圎

魄皎閶闔開𠔃凉風嫋四海澄𠔃百川皛隂陽肅𠔃天地

窅掃離宫清重閣設一皇邸張翠幕鸞飛鳯翔睒䁑倐爍

雲舒霞布翕赫䀜霍陳法供飾盂蘭壯神功之妙物何造

化之多端青蓮吐而非夏頳果摇而不寒銅鐵鈆錫璆琳

琅玕映以甘泉之玉樹冠以承露之金盤憲章三極儀形

萬𩔖上寥廓𠔃法天下安貞𠔃象地殫怪力窮神異少君

王子掣曳𠔃(⿱艹石)來玉女瑤SKchar翩僊𠔃不至鳴鷫鸘與鸑鷟

舞鶤鷄與翡翠毒龍怒𠔃赫然狂象奔𠔃沉醉怖魍魎潜

魑魅离婁明目不足見其精微匠石洗心不足微其奥祕

𦆯𦆯紛紛氲氲五色成文(⿱艹石)榮光休氣發彩於重雲

蒨蒨粲粲煥煥爛爛三觀壯麗(⿱艹石)合璧連珠耿矅於長漢夫

其逺也天台嵥起繞之以赤霞夫其近也削城孤峙覆之

以蓮晃𠔃瑶臺之帝室赩𠔃金闕之仙家其髙也上諸天

於大𣑽其廣也遍法界於常沙上可以薦元符於七廟下

可以納群動於三車

     九月九日

續齊諧記曰汝南桓景隨費長房遊學累年長房謂之曰

九月九日汝家當有灾厄冝急去令家人各作綘囊盛茱

茰以繫臂登髙飲菊花酒此禍消景如言舉家登山夕還

見鷄牛羊一時𭧂死長房聞之曰此可以代矣今世人毎

至九月九日登髙飲酒婦人帶茱茰囊因此也

晉書曰孟嘉爲桓温參軍旣和而正温甚重之九月九日温遊

龍山僚屬畢集風吹嘉帽落不𮗜如厠孫盛時在坐温授

紙筆命嘲之着嘉坐處嘉歸見之𥬇而請𥿄即荅了不容

言速

續晉陽秋曰陶潜九月九日無酒宅邊東籬下菊叢中擿

盈把坐其側未幾望見白衣人至乃王𢎞送酒也即便就

醉而後歸

又曰寧康三年九月九日上嘗講孝經謝安侍坐陸納并

卞躭執讀謝石𡊮宏並執經車狷王温摘句

南齊書曰髙祖以九月九日登髙飈舘在孫陵寺崗世呼

爲九日臺在縣北三里一百歩當孫陵崗曲街也

又曰南齊以九月九日馬射或說秋金氣講習武事象漢

立秋之禮

又曰宋武帝爲宋公在彭城九月九日出項羽戯馬臺至

今相承以爲故事

荆楚歳時記曰九月九日四民並籍野飲讌杜公瞻云九月九日宴㑹

未知起於何代然自漢世來未改今北人亦重呼節近代多宴設於臺榭

風土記曰九月九日律中無射而數九俗於此日以茱萸

氣烈成熟尚此日折茱茰房以挿頭言辟惡氣而禦𥘉寒

西京雜記曰漢武帝宫人賈佩蘭九月九日佩茱茰食餌

飲菊花酒云令人長壽盖相一傳自古莫知其由

豫章記曰龍沙在郡北帶江沙甚㓗白髙峻而陂有龍形

俗爲九日登髙處

又曰郡北龍沙九月九日所遊宴處其俗皆然也案南陽

酈縣有菊水民居其側者壽並百二三十歳漢時劉寛𡊮

隗甞臨此郡月致三十斛水以自供

續搜神記曰有一書生居吴自稱胡愽士以經傳教授假

借諸書經傳年載忽不復見後九日人相與登山遊觀但聞

講誦聲㝷覔有一空塚入數歩群狸羅坐見人迸走唯有

一狸獨不能去是常假書者

集異記曰明皇天寳十三年重陽日獵於沙苑雲間有孤

鶴佪翔焉上親御弧矢一發而中其鶴則帶箭徐墜將及

地丈許歘然矯翰西南而遊萬衆極目良乆乃滅益州城

距郭十五里有明月觀焉依山臨水松桂深寂道流非修

習精慤者莫得而居觀之東廊第一院尤爲幽絶毎有自

稱青城道士徐佐卿者風局清古一歳率三四而至觀之

𦒿舊因虚其院之正堂以俟其來而佐卿至則栖焉或三

五日或旬朔言歸青城甚爲道流之所傾仰一日忽自外

至神爽不怡謂院中人曰吾行山中偶爲飛矢所加㝷巳

無恙矣然此箭非人間所有吾留之於壁上後年箭主到

此即冝付之愼無墜失仍援毫記壁云留箭之時則十三

載九月九日也𤣥宗避狄幸蜀暇日命駕行遊偶至斯觀

樂其佳境因遍幸道室旣入此堂忽覩挂箭則命侍臣取

而翫之盖御箭也上深異之因詢觀之道士皆以實對即

是佐卿所題乃前歳沙苑縱畋之日也佐卿盖中箭孤

耳究其題處沙苑飜飛日集于斯歟上大竒之因收其箭

而寳焉自後蜀人亦無有逢佐卿者

襄陽記曰望楚山有三名一名馬鞍山一名災山宋元嘉

中武陵王駿爲刺史屢登之鄙其舊名望郢山因改爲望

楚山後遂龍飛是孝武所望之處時人號爲鳯嶺髙處有

三登即劉𢎞山簡九日宴賞之所也

姑熟記曰縣南十里有九井山即殷仲文九日從桓公九

井賦詩即此山是也

臨海記曰郡北四十里有湖山形平正可容數百人坐民

俗極重九日毎菊酒之辰讌㑹於此山者常至三四百人

登之見邑屋悉委江海分明

壽陽記曰州有義門社有數百人毎至九日於明義樓街

作樂以受施以供冬

齊人月令曰重陽之日必以餻酒登髙眺逈爲時讌之遊

賞以暢秋志酒必采茱茰甘菊以泛之旣醉而還

太清諸草木方曰九月九日採菊花與茯苓松栢脂丸服

之令人不老

盧公範曰凢重陽日上五色餻菊花枝茱茰樹飲菊花酒

佩茱茰囊令人長壽也

魏文帝九日與鍾繇書曰歳往月來忽復九月爲陽數而

日月並應俗嘉其名以爲冝於長乆故以享宴髙㑹是月

律中無射言群木庻草有射地而生於芳菊紛於獨秀非

夫含乾坤之純和體芬芳之淑氣孰能如此故屈平悲冉

冉之將老思餐秋菊之落英輔體延年莫斯之貴謹奉一

束以助彭祖之術

宋謝瞻九月從宋公戯馬臺詩曰風至授寒服霜降休百

工巢幕無留鷰遵渚有歸鴻輕霞冠秋日迅適薄清穹聖

心眷嘉節鳴鑾戾行宮四延霑芳體中堂起絲桐扶光廹

西汜餘歡宴有窮

又謝靈運九日從宋公戯馬臺送孔令詩曰季秋邊朔苦

旅鴈違霜雪淒淒陽卉腓皎皎寒潭㓗良辰惑聖心雲旗

興暮節鳴笳戾朱宫蘭巵獻時哲歸客遂海隅脫冠謝朝

列東流有急瀾浮驂無緩轍○梁𢈔肩吾九日侍宴詩曰

轍跡光周頌廵遊盛夏功鈎陳萬𮪍轉閭闔九門通秋暉

逐行漏朔氣遶相風獻壽重陽節廻鑾上苑中䟽山開輦

道間樹出離宫玉醴吹花菊銀牀落井桐飲羽山西射浮

雲兾北聡塵非金垺滿葉破栁條空

又劉苞九日侍宴樂遊苑詩曰上郡良家子幽并遊俠兒

立乗争飲羽側𮪍競紛馳明珂飾華眊金𫀆映玉覊膳羞

殫海陸和齊眡秋冝雲飛雅琴奏風起洞簫吹曲終髙宴

罷景落樹隂移微薄承嘉惠飲德良不貲取効績無紀感

恩心自知

後周王褒九日從駕詩曰黄山獵地廣青門官路長律改

三秋節氣應九鍾霜射馬垂𩀱帶豊貂佩兩璜苑寒梨樹

紫山秋菊葉黄華露霏霏冷輕飈颯颯傷終慙屬車對空

假侍中郎

隋江揔衡州九日詩曰秋日正凄凄茅茨復蕭瑟SKchar人薦

秋醖㓜子問殘疾園菊抱黄華庭榴剖珠實𦕅以著書情

暫遣他郷日

又九日至微山亭詩曰心逐南雲逝形隨北鴈來故郷籬

下菊今日幾花開




太平御覽卷第三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