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三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三十三 太平御覽 卷之三十四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三十五

太平御覽卷第三十四

 時序部十九

  熱       寒

     𤍠

釋名曰𤍠爇也如火之燒𬋖也或曰暑煑也如煑物也

說文曰溽濕暑也

易曰暑往則寒來

書曰哲時燠(⿱艹石)

又曰豫𢘆燠(⿱艹石)君行逸豫常暖順之

詩曰誰能執𤍠逝不以濯

禮曰季夏之月土潤溽暑鄭𤣥注曰潤溽塗漏

又曰仲春行夏令則國乃大旱煖氣早來

又曰仲秋行夏令則其國火災寒𤍠不節

漢書曰𦋺賔國武帝時剽殺漢使成帝時復遣使奉獻謝

罪杜欽說大將軍王鳯不令使上聲使去聲向𦋺賔國曰此國

道經大小頭痛之山赤𡈽身𤍠之坂令人頭痛歐吐

唐書曰代宗時有迎凉草鳯首木迎凉草幹如竹葉細於

杉乾枯而未嘗凋落盛暑而刺之䆫户間則凉風自至

易稽覽圖曰夏至之後三十日極温

京房易飛𠉀曰有雲大如車蓋十餘此陽水之氣必暑有

暍者暍音

禮斗威儀曰君喜怒無常時則常熱

五經通義曰冬至陽動於下推隂而上之故大寒於上夏

至隂動於下推陽上之故大𤍠於上故易云日月運行一

寒一暑日在牽牛則寒在東井則暑牽牛外宿逺人故寒

東井内宿近人故温也

白虎通曰夏至隂始起反大𤍠何隂起陽氣推而上故大

𤍠也

又曰至人神矣入大澤不濡焚而不能𤍠也

又曰暍者反凍於冷風

管子曰善爲國者使農寒耕而𤍠耘

淮南子曰𤍠焦沙寒凝水

抱扑子曰洪從祖仙公毎大醉及夏天盛熱輙入深淵之

底一日許乃出以能閉氣胎息故耳

又曰或問不𤍠之道或服玄冰丸或服飛雪散㓜子伯王

仲都用此方也

桓子新論曰元帝𬒳病廣求方士漢中送道人王仲都者

詔問所能對曰但能忍寒暑耳因爲待詔至夏大暑日使

暴坐又環以十鑪鑄火不言熱而身不汗出

益州記曰瀘水即武侯渡處水有熱氣暑不敢行

廣志曰南方炎洲炎氣薫數萬里爲寒瘴

又曰南方地暑𤍠交阯麥不成秀䔉不生蕪菁無根

括地圖曰天毒國最大暑𤍠夏草木皆乾死民善没水以

避時暑常入寒泉之水

語林曰劉眞長見王丞相時盛夏王公以腹熨彈棊局曰

何乃渹吴人以冷爲渹渹音楚敬切劉旣出人問見王公如何對曰未見

他異唯作吴語耳

山海經曰壽林之國爰有大暑不可以徃

說曰荀奉倩與婦至篤冬月婦病𤍠倩乃出庭中自取

冷還以身熨之

黄帝素問曰黄帝問歧伯曰人傷於寒而轉爲𤍠何也曰

夫寒盛則生於𤍠也

楚招魂辭曰東方不可託些些語𦔳蘇賀切十日代出流金鑠石

鑠銷也言東方有扶桑之木十日並在其上其熱酷烈金石堅剛皆爲銷鑠也彼皆集之魂往

必釋些釋解也魂徃必解爛

宋鮑昭苦熱行曰赤坂撗西阻火山燃南威身𤍠頭且痛

鳥墮魂未歸湯泉發雲澤燋煙起石沂日月有𢘆昬雨霧

未嘗晞丹虵踰百尺𤣥蜂盈十圍含沙射流影吹蠱病行

暉瘴氣晝燋體露夜沾衣飢猿莫暇食晨禽不敢飛毒

滛尚多死渡瀘寜具㫵生軀蹈死地昌志登禍機

魏王粲大暑賦曰或赫㸍以癉炎或鬱術而燠蒸獸狼望

以𠋣喘鳥垂翼而弗翔根生苑而焦炙豈含血而能當仰

庭槐而嘯風風旣生其如湯氣呼吸以祛短汗雨下而沾

裳就清泉以自沃猶淟涊而不凉體煩茹以於悒心憤悶

而窘惶

又曹植大暑賦曰大暑赫其遂蒸元服革而尚黄虵拒鱗

於靈窟龍解角於皓蒼遂乃温風赫㸍草木垂幹山拆海

沸沙融礫爛飛魚躍渚潜黿浮岸鳥張翼以逺栖獸交逝

而雲散

晉傳咸感凉賦曰踐朱明之中月暑𣡡隆以肇興赫融融

以彌熾乃沸海而焦陵

稽含困𤍠賦序曰夫閏於夏則崇暑在冬則増寒永熈元

年閏在仲夏三伏之節始奏啇秋之辰未期余以下里貧

生居室卑陋小巷不來清風短廡不足增䕃外困流汗内

懷煩暵歎彼夏屋之士口饜珎味體逸髙廊並天而寒暑

殊同丗而憂樂異

卞伯玉大暑賦曰體沸灼乎如燎汗流瀾𠔃珠連

程曉詩曰平生三伏時道路無行車閉門避暑卧出入不

相過今丗能襶能音柰襶音戴子觸𤍠到人家主人聞客來頻就

子六柰此何謂當行起去安坐止跘跨跘音盤跨音誇所說了無

急𠴲吟一何多疲倦向之以甫問居極郍摇扇臂中疼流

汗正澇沲莫謂此小事亦是人一瑕傳戒諸髙明𤍠行冝

見呵

晉傳𤣥詩曰朱明運將極溽暑晝夜興裁動四支廢舉身

(⿱艹石)山陵珠汗洽玉體呼吸氣鬱蒸塵垢自成𭰖素粉隨手

魏曹植九詠曰温風翕𠔃煎沙石翕𤍠皃也鳥罔竄𠔃獸無蹠

蹠之石切足履踐也言天煖石焦地熱鳥無所逃獸無所蹈履也

     寒

釋名曰寒捍也捍格也

說文曰寒也從雨執聲𪷤清寒也念切

書曰休徴謀時寒(⿱艹石)咎徴急𢘆寒(⿱艹石)孔安囯曰君能謀則時寒順之君行急則

常寒順之

又曰冬祁寒小民亦惟曰怨咨

詩曰一之日觱發風寒二之日栗列寒氣

又曰北風刺虐也衛國並爲威虐百姓不親莫不相携持

而去焉北風其凉雨雪其滂北風寒凉之風也滂盛貌也箋云寒凉之風病害萬物諭

君政教酷𭧂使民散亂而去

禮記曰天地嚴凝之氣始於西南而盛於西北此天地之

義氣也

又月令曰仲春行秋令則寒氣惣至

又曰季冬之月命有司大儺旁磔以送寒氣鄭𤣥曰丑爲牛言歲正者

也送猶畢也

又曰九月中氣是月也霜始降則百工休謂膠⿰氵𭝠作停乃命有

司曰寒氣惣至人力不堪其皆入室霜降後清風戒寒所以令人入室

又曰孟冬行夏令則國多𭧂風巽爲風立夏巽用事故行夏令則多暴風方冬不

夏氣干時方冬而温蟄虫復出虫以寒蟄温而復出

又曰大寒之日雞始乳鴈北嚮

又曰是月也乃命有司曰寒氣緫至民力不堪其皆入室

又曰季春行冬令則寒氣時發草木皆肅

又曰孟冬行夏令則國多𭧂風方冬不寒蟄虫復出

傳曰楚莊王圍蕭申公巫臣曰師人多寒王廵三軍拊而

勉之三軍之士皆如挾纊

史記曰須賈見范睢曰今叔何事范睢曰臣爲人傭賃須

賈意哀之留與坐飲食曰范叔寒如此哉乃取一綈𫀆

賜之

漢書曰上聞韓王信降匈奴上將擊之連戰乗勝逐北至

樓煩㑹大寒士卒墮指者十二三

又曰邴𠮷爲廷尉時有老人年八十餘無子妻死娶後妻

生一子而翁老死其子年數歳有前妻女曰非我父之胤

遂上聞𠮷曰吾聞老人之子而不耐寒日中無影遂令驗

之皆如其言

又曰晁錯上書曰夫胡貉之地積隂之處也木皮三寸

曰土地寒故也冰厚六尺食肉而飲酪其人宻理鳥獸毳毛其性

又曰王莽天鳯四年八月莽親之南郊鑄作威斗鑄日大

寒百官人馬有凍死者

又曰雲南郡有熊倉山特寒四月五月中猶積雪皓然

謝承後漢書曰盛夏多寒韋彪上䟽諌曰臣聞治政之夲

必順隂陽伏見立夏以來當暑而寒迨刑罰刻急郡國不

時令之所致也

東觀漢記曰王郎起兵上自東南馳夜至無蔞亭時天寒

冽衆皆飢疲馮異上豆粥明旦上謂諸將曰昨得公孫

字公豆粥飢寒俱解

續漢書五行志曰獻帝𥘉平四年六月寒風如冬時

又曰和光六年冬大寒北海東萊瑯邪井中冰厚尺餘大

有年

又窮谷之地固隂冴寒

趙書曰汲桑六月盛暑重裘累茵使人扇之患無清凉斬

扇者軍中謂之謡曰奴爲將軍何可羞六月累茵披貂裘

不識寒暑斬人頭

易稽覽圖曰冬至之後三十日極寒

京房易妖占曰春夏寒政教急

又京房傳曰有德遭險兹謂逆命厥異春寒秋運斗樞日

行失則雖當燠反寒

春秋考異郵曰繆公即位仲夏大寒冰錯亂甚也

老子曰躁勝寒靜勝𤍠

文子曰婦人當年不織天下有受其寒者

尸子曰雨雪楚莊王𬒳裘當户曰我猶寒彼百姓賔客甚

矣乃使廵國中求百姓賔客之無居𪧐絶粮者賑之國人

大恱

又曰朔方之寒冰厚六尺木皮三寸北極左右有不釋之冰

晏子曰景公時雪三日公𬒳狐白裘晏子入公曰恠哉雨

雪三日不寒晏子曰古之賢君飽而知人飢暖而知人寒

公曰善出裘發粟以與飢寒者

又曰景公起火臺歳寒𭛠人凍餒者有焉

管子曰大寒大暑大風大雨其至不時此謂四刑

淮南子曰北方有北極之山曰寒門積寒所在故曰寒門

又曰夏䖝不可與語寒蜩蟬不知寒雪

又曰青女天神青女玉女仲春二月之夕乃閉其寒

吕氏春秋曰衛靈公天寒鑿池宛春曰天寒恐傷民公曰

寒哉春曰君衣狐裘坐熊席取火是故不寒民衣弊不苴

君則不寒民則寒矣公曰善命罷𭛠左右曰是德必歸於

春不可公曰春而有之善乃寡人之善也衛人恱當時謂

公得君道矣

又曰冬之德寒

又曰見瓶水之冰而知天下之寒淮南子又載也

國語曰火見而清風戒寒火心星青風寒風也清風至而脩城郭

戰國䇿曰田單爲齊相過淄水有老人渉淄而寒不能行

單乃解裘衣與之襄王曰單之厚施欲取我國乎有貫珠

者聞之曰不知因以爲巳下令曰寡人憂民之寒單解裘

衣與之稱寡人意於是閭里相與語曰單之愛人乃王之

教也

周書時訓曰小寒之日鴈不北嚮民不懷主鵲不始巢國

家不寧雉不始雊國乃大水大寒之日雞不乳淫女亂男

鷙鳥不厲國不除兵水澤不堅言乃不從

說苑曰國有五寒而水凍不與焉一曰政外二曰女廣三

曰謀泄四曰不敬卿士而國敗五曰不能治内而務外此

五者一見惟禍無福

桓譚新論曰元帝時漢中送道人王仲都能忍寒乃於盛

寒日令𥘵衣載以駟馬於昆明池上環水而走御者厚衣

狐裘甚寒而仲都獨無變色此耐寒也〇方言曰𥙆寒也

論衡曰說寒温者曰人君喜則温怒則寒

又曰河東項曼都好道學仙去家三年而反曰去時有數

仙人將上天離月數里而上月之旁其寒凄凄

穆天子傳曰天子遊黄室之丘日中大寒雨雪有凍死人

天子作黄竹詩以𢚓之

葛仙公別傳曰公與客談語時天大寒仙公謂客曰居貧

不能人人得鑪火作請一大火共致暖者仙公因吐氣火

赫然從口出湏㬰火滿屋客皆𤍠脫衣

孝子傳曰閔子騫事後母絮騫衣以蘆花御車寒失紖父

怒笞之後撫背之衣單父乃去其妻騫啓父曰母在一子

寒母去三子單

石虎别傳曰十三年春二月虎率三公九卿躬耕籍田后

率二夫人命婦先蠶近郊是歳八月雨雪大寒行旅凍死

鐘離意别傳曰嚴遵昔與光武俱爲諸生暮夜宿息二人

寒不得寢卧更相謂曰後日豪貴憶此勿相忘別後數年

光武有天下徴遵不至也

西京雜記曰淮南王好方士士皆以術見嘘吸爲寒暑

劉向别録曰燕地寒谷不生五榖鄒衍吹律以暖之乃生

禾𮮐因名𮮐谷

廣志曰挹樓國城寒人多穴居也

又曰北方寒冰厚三尺地凍入一丈氣出口爲凌馬首常

洪範五行傳曰秦始皇九年四月寒凍民有死者

又曰聽不聦事不謀厥罰𢘆寒

晉朝𮦀事曰永寧二年十二月大寒凌破河橋

又曰大興四年大寒傷民冰厚時王敦肆亂殺戮忠良

神異經曰北方有増冰萬里厚百丈下有鼷䑕在冰下𡈽

中其形如䑕食冰草肉重萬斤作脯食之巳𤍠其毛長八

尺可以爲褥卧之可以却寒

又曰東南方海中烜興逺洲上有湖其中唯有鯽魚長八

尺食之冝暑而辟風寒㝷陽有林湖鯽魚大二尺餘食之肥美可以巳寒

黄帝素問曰地氣上爲寒

太公金匱曰武王伐紂紂駐洛邑天隂寒雨雪十餘日

漢張奐與延篤書曰太隂之地冰厚三尺木皮三寸風寒

冽肌傷骨但以非老憊者所堪而復加之以師旅因之以

飢饉衆艱罄集不可一二而言也

後漢張衡思𤣥賦曰逼區中之隘陋𠔃將北度而宣遊

行積冰之皚皚𠔃清泉泫而不流冴凍寒風凄其永至

𠔃拂穹岫之騷騷𤣥武縮於殻中𠔃騰虵𡨚而自糾龜與虵交

曰𤣥武也魚矝鱗而并凌𠔃鳥登木而失條凌氷

晉潘岳寡婦賦曰夜漫漫以悠悠𠔃寒凄凄以凛凛

魏應璩新詩曰嵐山寒折骨面目盡生瘡嵐山𦍑中山名

傳玄詩曰季冬時𢡖烈猛寒不可勝嚴風截人耳素雪隨

地凝牀上飛霜起波中自生冰未夕結重衾崇朝不敢興

又陸機樂府苦寒行曰北遊幽朔城凉野多嶮難俯入穹

谷底仰陟髙山盤凝冰結重澗積雪𬒳長巒隂雲與巖側

悲風鳴樹端不覩白日景但聞寒鳥喧猛虎慿林嘯𤣥猿

臨岸歎夕宿喬木下𢡖愴𢘆尠歎渇飲堅冰漿飢噉零

露飡

又連珠曰沉寒凝海不能結風

琴操曰曽子嘗耕於泰山之下遭天雨雪寒凍旬日不得

歸乃作憂思歌也

宋𡊮淑七言詠寒雪曰渚幽寒𠔃石烟聚日華收𠔃山氣

深邊亭哀𠔃夜燧滅孫松振𠔃空岫吟魚戢鱗𠔃鳥矝翰

虹蟄火𠔃龍藏金





太平御覽卷第三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