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三百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百九十九 太平御覽 卷之三百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三百一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

 兵部三十一

   卒        𮪍

     卒

說文曰𨽻人給事者爲卒衣有題識者也

玉篇曰卒衆之名也屯戍之兵也

桂𫟍曰卒𨽻人也

管子曰管仲相齊作内政而𭔃軍令二百人爲卒卒有正

卒聚也

韻海曰南楚謂卒爲弩父卒主檐弩導因以爲名也又行

鞭杖者也皆赤幘絳褠

左傳曰齊侯來逢SKchar2父三入三岀毎出齊師以帥退入于

狄卒狄卒者狄人從晉討齊也狄皆抽戈盾冒之

又曰楚令尹子重將爲陽橋之役赦罪悉師王卒盡行彭

名御戎蔡景公爲左許靈公爲右

又曰晉侯將伐鄭楚子救鄭六月晉楚遇於𨻳陵苗賁皇

言於晉侯曰楚之良在中軍王族而巳請分良以擊其左

右而三軍萃於王卒必大敗

又曰宣子謂鞅曰矢及君屋死之鞅用劒以帥卒而欒氏

退攝車從之

又曰楚伐舒鳩呉人救之楚子彊子息桓子駢子子孟五

人以其私卒先擊呉師呉師奔登山以望見楚師不繼復

逐之傳諸其軍

又曰齊爲鄎故國書髙無夲帥師伐我及清季孫謂其宰

冉求曰齊師在清必魯故也季氏之甲七十冉有以武城

人三百爲巳徒卒老㓜守宫次于雱門之外五日右師從

又曰蔡衞不拔固將先奔旣而萃於王卒可以禁事從之

又曰子玉使伯棼請戰曰非敢必有功也願以間執䜛慝

之口王怒少與之師唯西廣東宫與若敖之六卒實從之

又曰狐毛狐偃以上軍夾攻子西楚左師潰楚師敗績子

玉收其卒而止故不敗

史記項羽夲紀曰是時吕后兄吕侯爲漢將兵居下邑漢

王間徃從之稍稍收其士卒

漢書曰呉王劉濞傳曰呉王先起兵誅漢吏二千石以下

膠西膠東王爲渠率與甾川濟南共攻圍臨甾趙王遂亦

隂使匈奴與連兵七國之發也呉王悉其士卒下令國中

曰寡人年六十二身自將少子年十四亦爲士卒先諸年

上與寡人同與少子等皆發二十餘萬人也

又司馬迁傳曰且陵提步卒不滿五千深踐戎馬之地足

歴王庭垂餌虎口横挑強胡陵李陵也

又刑法志曰戰國之時轉相攻伐齊愍以伎擊強魏惠以

武卒𡚒𥘿昭以銳士勝

又五行志曰成帝綏和二年八月鄭通里男子王褒衣綘

衣小冠帶劒入北司馬門上前殿解帷組結佩之自云天

帝使我居此收縳考問故公車大誰卒病狂易不自知入

宫下獄死大誰者非常之人名大姓誰是也本以誰何爲稱因用名官有大離長今此卒即長所領之卒

又食貨志曰董仲舒說武帝曰今荒滛越制踰侈以相髙

邑有人君之尊里有公侯之冨小民焉得不困又加月爲

更卒巳復爲正一歲屯戍三十倍於古更工衡切更卒謂給郡

縣一月而更也

又胡建傳曰建字子孟河東人也孝武天漢中守軍正丞

貧亡車馬常歩與走卒起居所以尉薦走卒甚得其心

自上安之也薦者舉藉之也

𣈆書天文志曰積卒十三星在房心南主爲衛也

又謝万傳曰万乃召集諸將都無所說直如意指四座云

諸將皆勁卒諸將益恨之

又劉元海載記曰元海薨和嗣立呼延攸等恨不叅顧命

說和曰先帝不惟輕重之計而使三王揔強兵於内大

司馬握十萬勁卒居于近郊陛下今便爲𭔃坐禍難未可

惻也

又劉曜載記曰劉岳攻石生于洛陽配以近郡甲士五千

𪧐衛精卒一萬濟自盟津鎮東呼延讓荆州之衆自崤澠

而東

莊子曰孔子徃見盗跖盗跖乃方休卒太山之陽膾人肝

而餔之

魏武歩戰令曰嚴鼔一通歩𮪍士悉裝再通騎上馬歩結

屯三通以次出之隨幡所指住者結屯幡後聞急鼔音整

陣斥𠉀者視地形廣狹從四角面立表制陣之冝諸部曲

各自按部陣兵曹舉 不如令者斬

陳孔璋檄呉將校部曲文曰又使征西將軍夏侯淵等帥

精甲五萬巴漢銳卒

又曰城都屠勾踐武卒散於黄池

曹植求自試表曰伏見先帝武臣𪧐兵年𦒿即丗者有聞

矣雖賢不乏丗𪧐將舊卒猶習戰也

阮嗣宗爲鄭冲勸晉王牋曰東誅叛逆全軍獨尅擒闔閭

之將斬輕銳之卒以萬計威加南海名懾三越

于寳𣈆紀論曰將相侯王連頭受戮乞爲奴僕而猶不獲

免嬪嬙妃主虜辱於戎卒豈不哀哉

陸士衡辨亡論曰告𩔖上帝拱揖羣后虎臣毅卒循江而

劉孝摽辨命論曰楚師屠漢卒睢河鯁其流𥘿人坑趙士

卒沸聲(⿱艹石)雷霆

班孟堅西都賦曰列卒周匝星羅雲布

左太冲呉都賦曰雕題之士鏤身之卒

又魏都賦曰簿戍綿羃無異蛛蝥之網弱卒𤨏甲何異螳

蜋之衛○王仲宣從軍詩曰汎舟盖長川陳卒𬒳隰坰

謝靈運擬魏太子鄴中集應瑒詩曰官度厠一卒烏林預

艱阻

賈𧨏過𥘿篇曰率罷散之卒將數百之衆轉而攻𥘿斬木

爲兵掲竿爲旗

又曰信臣精卒陳利兵而誰何

顔延年楊給事誄曰立于將卒之間以輯華裔之衆

     𮪍

釋名曰𮪍歧也兩脚歧别也

史記曰韓信伐趙未至井陘選輕𮪍二千人人持一赤幟

從間道而望趙軍

又曰今上爲膠東王時韓嫣與上學書相愛及上爲太子

愈益親嫣善騎射上即位欲事伐匈奴而嫣先習胡兵以

故益尊貴

漢書曰霍去病年十八爲侍中善騎射

又曰趙充國字公孫隴西上邽人也始爲騎士以六郡良

家子服䖍曰金城隴西天水安定北地上郡也善騎射對𥙷羽林

後漢書曰景丹從擊王郎將倪宏等於南蠻郎兵迎戰漢

軍追却續漢書曰南蠻賊迎擊上營得上鼓車輜重數乗丹等縱突𮪍擊大破之

追奔十餘里死傷者從横丹還丗祖謂曰吾聞突𮪍天下

精兵今乃見其戰樂可言耶遂從征河北

又曰吕布爲曹操所敗布見操曰今日巳徃天下定矣操

曰何以言之布曰明公之所患不過於布今巳服矣令布

將𮪍明公將歩天下不足定也

東觀漢記曰鄧禹攻赤眉輙不利吏士散巳盡禹獨與二

十四𮪍還詣雒陽

又曰叚熲移於徒中爲并州刺史徵還京師馬𮪍五萬餘

又曰馬魴將緹𮪍𪧐𤣥武門

張璠漢記曰蔡雍上書靈帝曰幽州突𮪍兾州強弩天下

精兵也

魏志曰曹休字文烈太祖族子太祖指休謂左右曰此吾

家千里駒也使與文帝同居止見待如子常從征伐使領

虎豹騎

又曰太祖哀曹眞少孤占養與諸子同使與文帝共止甞

獵爲虎所逐顧射應聲而倒太祖壯其勇使將虎騎

又曰光和中涼州賊起發幽州突𮪍三千假公孫瓉都督

行軍事討之

呉志曰孫堅領豫州刺史遂治兵於魯陽城當進軍討董

卓遣長史公仇稱將兵從事還州督軍粮施帳幔於城東門外

祖道送稱官屬並㑹卓遣歩𮪍數萬人逆堅輕𮪍數十先到

堅方行酒談𥬇勑部曲整順行陣無得妄動後𮪍漸益堅徐

罷坐導引入城乃謂左右曰向所以不即起者恐兵相蹈襲

諸君不得入耳卓兵見堅士衆甚整不敢攻城乃引還

又曰孫䇿𮪍士有罪逃入𡊮術營隱於内廐䇿指使人就

斬之訖詣術謝術曰兵人好叛當共疾之何爲謝耶

蜀志曰曹公入荆州先主奔江南曹公追之及於當陽之

長阪先主弃妻子奔使張飛將二十𮪍據水斷橋瞋目横

矛曰張益德也可 來共決死敵皆無敢近者

又曰趙雲字子龍隨先主爲先主主𮪍

晉書載記曰符堅伐晋捨大軍于項城以輕𮪍八千兼道

赴之令軍人曰敢言吾至壽春者拔舌而族之

宋書曰傅弘之素善𮪍射髙祖至長安弘之於姚泓馳道

内緩服戯馬或馳或驟徃反二十里中甚有莭制羌胡聚

觀者數十人並惋驚歎息

梁書曰曹景宗謂所親曰我昔在郷里𮪍快馬如龍與年

少軰數十𮪍拍弓絃作礕礳聲箭如餓鴟叫平澤逐麞數

肋射之

後周書曰太祖甞從數𮪍於野忽聞簫鼓之音以問從人

皆莫之聞也

唐書曰貞觀中左右屯營始置飛騎揀材力驍捷善𮪍射

者爲之太宗時出遊幸則從馬衣五色𫀆乗六閑駿馬賜

猛獸皮韀以摽異之又加階級廪(“㐭”換為“面”)食各有差

五代周史曰顯德中丗宗車駕至濠州城下戊子親破十

八里灘砦在濠州東北淮水之中四面阻水上令甲士數

百人跨駞以濟太祖皇帝以𮪍軍浮水而渡遂破其砦虜

其戰艦而廻

三國典略曰陳韋翽字子羽有志操以孝著稱先㝷以爲

驍𮪍將軍領朱衣直閣驍騎之職舊領營兵梁丗巳來其

任逾重SKchar素有名望毎大事恒令俠侍左右時人榮之號

曰俠御將軍

祢衡別傳曰衡着官布單衣以杖捶地數罵責操及其先

祖無所不至操乃勑外具上廐驎馬三疋并𮪍二人須㬰

外給啓馬辨曹公謂孔文舉曰祢衡小人無狀乃尔孤

殺之無異䑕雀耳顧此子有異才逺近聞之孤今殺之將

孤不能容劉景𦫵天性險急不能容受此子必當殺之

乃以衡置馬上兩𮪍挾送至南陽也

㑹稽典録曰朱育謂鍾離曰大皇帝以神武之姿欲得五

千𮪍乃可有圖今𮪍無從出而懷進取之志將何計收曰

大皇以中國多騎欲得𮪍以當之呉神鋒弩射三四里洞

三四馬騎敢近之乎

鄴中記曰石虎皇后出女𮪍千人皆着五綵靴鄴城故事

記涼馬臺一名閱焉臺亦名戯馬臺案鄴中記云趙王虎建武六年

涼馬臺在城西漳水之南約坎爲臺虎常於此臺簡練𮪍

卒虎牙𪧐衛號雲騰黒矟𮪍五千人毎月朔晦閱馬於此

臺乃於漳水之南張幟鳴鼔列𮪍星羅虎乃登臺射𩩉箭

一發五千騎一時奔走從漳水之南齊走集於臺下隊督

巳下皆班賚虎又射一箭其五千𮪍又齊走於漳水之北

其五千流散攅促(⿱艹石)數萬人𮪍皆以⿰氵𭝠矟從事故以黒矟

爲號季龍又常以女𮪍一千人爲鹵簿皆着紫綸巾熟錦

袴金銀鏤帶五文織成靴遊于臺上

六韜曰選士之法取年四十以下長七尺五寸以上材輕

捷疾力過倫等能馳彀𮪍射前後左右周旋進退超越溝

塹馳山陵險阻絶大澤越強敵亂大衆者名曰武騎之士

不可不厚也

三略曰欲知敵形色可勝之符先以二十八𮪍感之𮪍象

二十八𪧐也

淮南子曰夫善游者溺善𮪍者墮各以其所好反自爲禍

禍害是故好事者未甞不中中傷也好爲情欲之事者未甞不自傷也爭利者

未甞不窮也

通典曰孫臏云用𮪍有十利一曰迎敵始至二曰乗敵虚

背三曰追散亂擊四曰迎敵前擊後使敵奔走五曰遮其

糧食絶其軍道六曰敗其津𨵿發其橋梁七曰掩其不備

卒擊其未振八曰攻其靜怠岀其不意九曰燒其積聚市

里十曰掠其田野係纍其子弟此十者𮪍戰利也夫𮪍者

能離能散能集百里爲期千里而赴出入無間故名離合

之兵也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