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三百七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三百七十一 太平御覽 卷之三百七十二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三百七十三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七十二

 人事部十三

   髀股   臋  SKchar   脛

   腓脹   足   踝

      髀股

說文曰髀股外也又曰股髀也

釋名曰髀卑也在下稱也股固也爲強固也

說卦曰巽爲股

春秋元命苞曰髀之爲言跂也隂二故人兩髀

尚書咎繇謨帝曰臣作朕股肱耳目

左傳僖中曰宋公及楚人戰於泓宋公旣成列楚人未濟

司馬曰彼衆我寡及其未濟也請擊之公曰不可旣陣而

後擊之宋師敗績公傷股

又襄四年曰齊侯襲莒門于且于且于莒邑傷股而退

又襄二十五年曰崔杼之亂甲興公登臺而請弗許公踰

牆又射之中股

又哀下曰衛石圃攻公公踰北方而墜折股

戰國䇿曰⿱⺾⿰𩵋禾秦讀書欲睡引錐自刺其股血流至踵

漢書曰髙祖股上有七十二黒子

又曰魏勃少時欲求見齊相曹參家貧無以自通乃早掃

齊舎人門因得自進及灌嬰責其勸齊王反狀勃曰失火

之家豈暇先言大人然後救火乎因退股戰不能言嬰曰

人謂勃勇庸妄人耳何能爲乎

東觀漢記曰耿弇擊張歩於東城飛矢中弇股以手中刀

截之軍中無知者

魏志曰諸葛亮軍退司馬宣王使張郃追之郃曰軍法圍

城必闕歸軍勿追宣王不聽郃不得巳逐之蜀軍乗髙布

伏弓弩亂發矢中郃髀股

江表傳曰孫䇿攻苲融爲流矢中傷股不能乗馬因自輿

九州春秋曰劉備奔荆州劉表甚敬禮之備作上客數年

甞於坐中起至厠見髀裏肉生流涕還坐表問備備曰昔

年甞身不離鞍鞞肉皆消今不復𮪍髀裏生肉日月(⿱艹石)

老將至矣而功業不立是以悲耳

晉中興書曰王恭敗單馬奔曲阿不堪乆𮪍兩髀生瘡不

能復去曲阿人殷礭以舡載之爲胡浦尉所得

三國典略曰後周盧昌期祖英伯反宇文神舉討平之神

舉以英伯壯節欲令寛赦軍人巳割其髀肉如鵝𡖉矣英

伯顔色不變遂遣誅之

唐書曰李勣𥘉平王世充獲其故人單雄信勣表稱其武

藝 請以官爵贖之髙祖不許臨將就戮勣對之號慟割

股肉以啖之曰生死永訣

典略曰王符字節信安定人渡遼將軍皇甫規去官歸安

定有人前以貨買鴈門太守者亦去官歸書刺從規規卧

不迎使呼入旣坐問啖鴈美乎又以其刺刮髀聞符至大

禮之

叚龜龍涼州記曰隠王張美人年色壯艶出家爲道吕隆

逼之張自投門樓𩀱股頓折口誦經色自(⿱艹石)俄而死

太公金匱曰武王伐殷丁侯不朝尚父乃引𦘕丁侯射之

丁侯病遣使請臣尚父乃以十干日別去箭丁侯病乃愈

四夷聞皆懼越裳氏獻白鳥也

山海經曰長股國爲人常𬒳髮一曰長脚

范注方曰青龍中司徒吏顔奮女苦風一髀偏枯農犢民

爲穿地作坈取雞矢荆葉燃之令煙内脛坈中視䖝出長

尺頭尾赤病愈

     臋

廣雅曰臋謂之脽亦謂臎脽音誰臎音翠

釋名曰臋遌也髙厚有殿遌也

周易困卦𥘉六曰臋困于株木入于幽谷三歳不覿凶

又姤卦曰臀無膚其行次且

國語曰晉成公之生其母夢神䂓其臋以黒曰使有晉國

故名之黒臋

     SKchar

釋名曰SKchar申也可屈申也SKchar頭曰SKcharSKchar圎也因形圎而

名之

禮記檀弓下曰穆公問子思曰爲舊君反服古歟子思曰

古之君子進人以禮退人以禮今之君子進人(⿱艹石)將加諸

SKchar退人(⿱艹石)將墜諸淵無爲戎首不亦善乎又何反服之禮

之有

孝經曰故親生之SKchar下以養父母日嚴

史記曰衛鞅復見孝公與語不自知SKchar之前於席也

魏志曰朱建平善相馬文帝將出取馬入建平曰此馬之

相今日死矣文帝將乗馬馬惡衣香囓帝SKchar帝大怒即使

殺之

又曰諸葛亮復出𡵨山詔張郃督諸將至木門與亮軍交

戰飛矢中郃右SKchar

又曰⿱⺾⿰𩵋禾則與董昭俱爲侍中昭甞枕則SKchar卧則推下之曰

蘇則SKchar非侫人之枕

又曰鍾繇有SKchar疾拜起不便常輿車上殿

魏略曰𥘉𡊮熈納甄后熈出行在幽州后留侍姑及鄴城

破𡊮紹妻及后坐堂上文帝入紹舎后怖以頭伏姑SKchar

文帝謂曰𡊮夫人令新婦舉頭姑乃捧后令仰帝就視顔

色非凢稱歎之太祖聞遂爲迎之

又曰諸葛亮在荆州以建安𥘉與潁川石廣元徐元直汝

南孟公威等俱遊學三人務於精熟而亮獨觀其大略每

晨夜從容常抱SKchar長嘯而謂三人曰卿諸人仕進可至郡

守刺史三人問其所至亮但𥬇而不言

三國典略曰王僧辯平侯景或謂僧辯曰朝士來者孰當

先至僧辯曰其周𢎞正乎俄而𢎞正與弟𢎞讓自拔迎軍

僧辯甚喜謂之曰公可坐SKchar上𢎞正對曰可謂加諸SKchar

老夫何足當之

莊子曰黄帝聞廣成子在於崆峒之上間居三月復往邀

之廣成子南首而卧黄帝從下風SKchar行而進

列女傳曰桀日夜與末嬉及宫人飲酒常置末嬉於SKchar

聽用其言

黄帝素問曰SKchar者筋之府

     脛

說文曰脛胻也胻胡郎切

釋名曰脛莖也直而長似物莖

尚書㤗誓曰啇王受斮朝渉之脛孔安國注曰冬月見朝渉水者謂其脛耐寒斬

論語憲問恥曰原壤夷俟孔子曰㓜而不遜悌長而無述

焉老而不死是爲賊以杖叩其脛

後漢書曰馬援擊西羗中流矢貫脛帝以璽書勞之

東觀漢記曰淳于恭養兄崇孤而教誨學問時不如意輙

呼責數以捶自擊其脛欲感之兒慙負不敢復有過

魏略曰北丁零有馬脛國聲似鴈鶩從SKchar脛以下生馬蹄

走疾於馬

正部曰夏禹治水腓無胈脛無毛

山海經曰交脛國爲人交脛郭璞注曰脚脛曲相交所謂交趾也有赤脛民

赤水之東有長脛之國

     腓脹

說文曰腨腓脹也腨市兖切腓符非切脹直良切

易艮卦曰六二艮其腓

又咸卦六二曰咸其腓凶居則吉

東觀漢記曰馬援爲隴西太守擊羗中矢貫腓脹上聞賜

羊三千牛三百頭以飬病

山海經曰無䏿之國爲人無䏿郭璞曰脹脹音啓又公弟切

韓子曰晉平公與唐彦坐而出叔向入公曵一足叔向問

之公曰向吾侍唐子腓痛足痺而不可伸

      足

尓雅曰趾足也

說文曰足在下也

釋名曰脚却也以其坐時却在後也

說卦曰震爲足

尚書說命曰(⿱艹石)跣弗視地厥足用傷

禮記玉藻曰足容重舉欲遲也

又𥙊義曰樂正子春下堂而傷其足數月不出猶有憂色

門弟子曰夫子之足瘳矣數月不出猶有憂色何也樂正

子春曰父母全而生之子全而歸之可謂孝矣不𧇊其體

不辱其身可謂全矣故君子頃歩而弗敢忘孝也今子忘

孝之道予是以有憂色也一舉足而不敢忘父母一出言

而不敢忘父母是故道而不徑舟而不遊不敢以先父母

之遺體而行危殆

左傳莊公曰鄭伯治與於雍糾之亂者刖強鉏君子謂強

鉏不能衛其足

又莊公八年曰齊亂殺孟陽于牀曰非君也不𩔖見公之

足于户下遂弑之

又成下曰齊刖鮑牽仲尼曰鮑莊子之智不如葵葵猶能

衛其足牽居亂不能危行言遜

又昭二年曰衛襄公夫人姜氏無子嬖人婤姶生孟縶孟

縶之足不良能行跛也婤音周始烏合切

又哀下曰衛侯與諸大夫飲酒禇師聲子襪而登席公怒

曰必斷而足事具手部

糓梁傳定公 㑹齊侯于夾谷孔子曰𥬇君者罪當死使

司馬行法焉手足異門而出

史記曰韓信使人言齊僞詐多變願爲假王漢王大怒張

良陳平躡漢王足因附耳語曰漢方不利寜能禁信之王

漢書曰漢王項羽相與臨廣武之間漢王數羽十罪羽大

怒伏弩射中漢王漢王傷胷乃捫足曰虜中吾指

又曰張湯所愛史魯謁居病卧閭里主人湯自徃視病爲

謁居摩足

又曰昭帝立遣李陵故人隴西任立政等三人俱至匈奴

招陵單于置酒政等見陵未得私語即目視陵而數自循

其刀環握其足隂喻之言可歸漢

後漢書曰李固足下有龜文

續漢書曰楊彪見漢祚將終遂稱脚攣不復行積十餘年

王隠晉書曰陶偘爲荆州杜㢭將王眞遥語眞横脚馬

上𠈉說曰杜㢭爲益州刺史盗用庫金父死不奔喪君夲

佳人何隨之天下無白頭賊也眞聞下其脚辭又順𠈉知

其意使降人喻眞眞乞得先信乃截髮爲信蜀賊粮盡真

旣降而走

晉書曰陶潛無履江州刺史王𢎞顧左右爲之造履左右

請履度潛便於座伸足令度焉𢎞要之還州問其所乗荅

云素有脚病向來籃輿亦足自反乃令一門生二兒共輿

三十國春秋曰王濟甞與武帝棊濟伸脚在局下因問孫皓

曰聞君生剥人面皮何也皓曰見人臣無禮於其君者則

剥之武子大慙遽縮脚

晉陽秋曰周顗旣遇害王彬告之甚哀敦怒曰周伯仁凢

人遇汝何爲如此彬曰伯仁長者君之親友在朝雖無蹇

諤亦無所阿黨且加之極刑何痛如之左右見敦盛怒竊

勸跪謝彬曰脚痛不能跪拜敦復曰脚痛孰與頸痛咸爲

失色

續晉陽秋曰習鑿齒以脚病廢於里巷符堅滅樊鄧素聞

其名與釋道安俱舉而致焉與語大恱以其蹇疾裁堪半

丁與諸鎮書曰晉氏平吴利在二陸今破漢南得士一人

半耳

三國典略曰侯景左足上有肉瘤其狀如龜戰應剋捷瘤

則隠起如其不勝瘤則低下及奔敗瘤䧟肉中

唐書曰工部尚書賈直言父道冲以𠆸術待詔翰林因言

事獲罪於代宗皇帝詔逐之賜酖於路直言僞令其父拜

四方辭上下神祇伺使者視稍怠即取其酖以飲遂迷仆

而死明日酖洩于足而後復⿱⺾⿰𩵋禾代宗聞之減父罪直言亦自

此病躄

家語曰南宫縚見孔子未甞越履往來過之足不履影

老子曰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韓子曰楚人和氏得玉璞楚山之中獻之武王武王使玉

人相之曰石也刖其左足武王薨文王即位又奉獻之玉

人相之曰石也刖其右足成王即位和抱其璞𡘜于楚山

之下三日三夜泣盡繼之以血王使玉人理之得寳焉名

曰和氏璧

又曰魯哀公問孔子曰吾聞夔一足信乎對曰夔人也獨

通於聲堯曰夔一而足矣使爲樂正

又曰晉平公與唐彦坐而出叔向入公曵一足叔向問之

公曰吾待唐子腓痛足痺而不敢申叔向不恱公曰子欲

貴吾爵子子欲冨吾禄子夫唐先生無欲也非正坐吾無

以養之

三輔舊事曰武帝發兵攻衛太子連𨷖五日白虎闕前溝

中血没足

吴越春秋曰越王念吴欲復怨非一旦也苦思勞心夜以

接日足凊則漬之以水冬寒則抱冰夏𤍠則握火愁心苦

志縣膽於户出入甞之不絶於口

帝王世紀曰大禹右足文履巳字

枹朴子曰老君足下有八卦

穆天子傳曰至于巨蒐氏巨蒐之人乃獻白鶴之血以飲

天子且具牛馬之湩湩乳也今江南人多呼乳爲湩音寒凍之凍以洗天子之

山海經曰柔利國爲人一手反SKchar曲足一曰留利之國人

足反折跛踵國其爲兩足皆大郭璞注曰其人行足跟不着地也

周書曰晉平公使師曠見太子晉曰吾聞王子之語髙於

太山夜𥧌晝居不安不逺道願一言王子曰吾聞太師將

來吾心甚喜旣以見君子喜而又懼吾甚年少見子而攝

盡忘吾度師曠束躅其足曰善哉善哉王子曰太師何舉

足驟師曠曰天寒足跔居劬是以數也王子曰請入坐遂

席弦琴師曠歌無射

瀬郷記李母碑曰老子足蹈二五

西京雜記曰廣川王發欒書冢柩明器朽爛無餘有一白

狐見人驚走左右逐㦸之不能得傷其左脚夕王夢一丈

鬚眉盡白來謂王曰何故傷吾左脚仍以杖擊王左脚

王覺左脚腫痛生瘡至死不差

王子年拾遺録曰周昭王夢羽人遺藥以之塗足則飛上

天萬里之外

蕭廣濟孝子傳曰五郡孝子者中山常山魏郡鉅鹿趙國

人也少去郷里孤無父母相隨於衛國因結兄弟長元重

次仲重次叔仲次季仲次稚重期夕相事財三千萬於空

城中見一老姥兄弟下車再拜曰願爲母母許焉積二十

四年母得病口不能言五子乃仰天歎願使我母語即便

得語謂五子曰吾太原董陽猛女嫁同縣張文賢死亡我

男兒名焉遺七歳值亂亡失心前有七星右足有黒識語

未竟而卒五子送喪㑹朝歌長晨出亡其記囊疑五子所

𥨸收得三重詣河内告枉具言始末太守號哭曰生不識

父與母相失痛不自聊知近爲五子所養馳使放三重

㑹稽典録曰黄昌爲蜀郡太守𥘉昌爲州書佐婦寧於家

遇賊遂流轉入蜀爲民妻其子犯法乃詣昌昌疑不𩔖蜀

人因問所由對曰妾本㑹稽餘姚戴次公女州書佐黄昌

妻甞歸家爲賊所略遂至於此昌驚呼前謂曰何以識黄

昌左足心有黒子常言當爲二千石乃出足示之相持悲

泣還爲夫妻

楚辭卜居曰漁父鼓枻歌曰滄浪之水清𠔃可以濯我纓

滄浪之水濁𠔃可以濯我足

     踝

釋名曰踝跖踝踊也亦因其形踝踝也足後曰跟在下旁

着地踵聚也上體之所鍾聚也

史記曰⿱⺾⿰𩵋禾秦握錐自厲流血至踝

英雄記曰向詡坐板牀有兩踝處入板中二寸許

陸機別傳曰孟玖欺成都王頴曰陸機司馬孫承備知機

情可考驗也頴於是收承父子五人考掠備加踝骨皆脫

出終不誣機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七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