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三百九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三百九十五 太平御覽 卷之三百九十六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三百九十七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九十六

  人事部三十七

   溺    相似    偶像

    溺

大戴禮曰武王踐祚曰盥盤之銘與其溺於水寜溺於人

不可救

禮記檀弓上曰死而不吊者三謂輕身志孝人或時以非罪攻巳不有以說

之死之者孔子畏於臣是也行止危險之下不乗橋舡

又緇衣曰子曰小人溺於水君子溺於口大人溺於人皆

在其所䙝也夫水近於人而溺人德易狎而難親也易以

溺人

左傳哀下曰越圍吴晉趙孟使楚隆問吴王王曰勾踐將

生憂寡人寡人死之不得矣王曰溺人必𥬇吾將有問也

史黯何以得爲君子對曰黯也進不見惡退無謗言王曰

冝哉

東觀漢記曰鄧訓字平叔永平中治滹沲石曰河從都盧

至羊腸倉欲令通漕太原吏民苦轉運所經三百八十九

隘前後没溺死者不可勝筭建𥘉三年拜訓謁者使監

其事更用驢輦歳省億萬計活徒士數千人

後漢書曰廉范西迎父䘮至葭萌載舩觸石破没范抱持

棺柩遂俱沉溺衆傷其義鉤求得之僅免於死

魏志曰管輅族兄孝國居在斥丘輅徃從之與二客㑹客

去後輅謂國曰此二人天庭及口耳之間同有凶氣累變

俱起𩀱宅流魄于海骨歸于家少許時並當死也復數十

日二人飲酒醉夜共載牛渴下道入漳河中皆即溺死也

又曰帝幸許昌杜畿居守受詔作御樓舡於陶河試舡遇

風没帝爲之流涕詔曰昔𡨋勤其官而水死稷勤百榖而

山死故尚書僕射杜畿於孟津試舩遂至覆没忠之至也

朕甚𢚓焉追贈太僕謚曰戴侯

吴録曰孫䇿討黄祖表曰臣討黄祖斬首二萬餘級其赴

水溺死二萬餘口舩六十餘艘財物山積

唐書曰封德彛隋開皇末江南作亂内史令楊素徃征之

署爲行軍記室泊舩海曲素夜召之德彛墜於水中人救

免溺乃易衣以見竟𥨊不言素後知問其故荅曰私事也

所以不白素甚嗟異之

莊子曰至德者火弗能熱水弗能溺寒暑弗能害禽獸弗

能賊

孟子曰淳于髠曰嫂溺則援之以手乎孟子曰嫂溺不援

是犲狼也

吕氏春秋曰洧水大有冨人溺死有人得冨者尸請贖而

求金甚多冨人黨以告鄧析曰但安之必無買此者得尸

者患其不贖又告鄧析鄧析曰但安之必無人更賣

又曰子路拯溺者其人拜之以牛子路受之孔子曰魯人

必極溺矣

又曰荆人欲襲宋使人先表灌水灌水𭧂溢荆人不知循

表而夜渉溺死者千有餘人

淮南子曰與溺者金玉不如與之一尋常之纒

又曰父溺則𭣄父髮而整之非敢憍侮以救死也

說苑曰梁相死惠子欲之梁渡河而遽墮水中舩人救之

曰居舩檝之間而溺無我則子死矣子何能相梁乎惠子

曰居廣艘長檝之間則不如子至安國家全社稷子之比

我䝉䝉如未視之駒

曹毗神女杜蘭香傳曰神女姓杜字蘭香自云家昔在青

草湖風溺大小盡没香時年三歳西王母接而養之於崑

崙之山於今千歳矣

異苑曰蜀郡張貞行舡覆溺死貞婦黄因投江就之積十

四曰執夫手俱浮出

又曰河内荀儒字君林乗𣲙省舅氏䧟河而死兄倫求尸

積日不得設𥙊冰側牋與河伯投牋一𪧐岸側冰開尸首

執牋浮出倫又牋謝

又曰頴川荀茂逺景平中至南康夜夢一人頭有一角爲

逺筮云君(⿱艹石)至都必得官問是何職荅曰官生于林於是

而寤未解所况因復𥧌又夢部伍至楊州水門墮水而死

作棺旣成逺入中自試恨小即見殯瘞葬渚次悵然驚覺

以告母兄舩至水門過果落江而殞䘮儀一如其夢

幽明錄曰蔡廓作䂊章郡未發大兒始迎婦在渚次兒欲

渡婦舡衣挂舡頭遂墮水即没徐羡之作楊州登勑兩岸

厚賞漁人及昆崙共尋覔至二更不得婦哀泣之間髣髴

如夢聞聲告之曰吾今在卿舡下以告婢婢白之令水工

没覔果見坐在舡下𥘉出水顔色如平生

三輔決録曰文帝竇后名猗清河觀津人也父遭𥘿之亂

隱身漁釣墜淵而卒景帝即位后登尊號遣使者更填父

所墜淵而築起大墳觀津城南青山是也

益部𦒿舊傳曰孝女叔光雄者犍爲人也父泥和永建𥘉

爲縣功曹乗舡墮水物故尸䘮不歸號泣晝夜心不圖存

所生男女二人並數歳雄乃各爲囊盛珠環以繫兒數爲

訣別之辭家人毎防閑之後稍懈因乗小舡於父堕處慟

𡘜遂自投水死弟賢其夕夢雄告之却後六日當共父同

出至期伺之果與父相持江上郡縣表上爲雄立碑圖像

其形焉

愽物志曰澹臺子羽渡水子溺死將葬之㓕明日此命也

吾豈與螻蟻爲親戚魚鼈爲仇讎遂以葬之

又曰南郡冝城王子山到太山從鮑子真學筭到魯賦靈

光殿歸渡湘水溺死時年二十許其弟子玉親見之樂府

解曰公無渡河朝鮮津卒霍里子髙妻麗玉所作子髙晨

起刺舡有一白首狂夫𬒳髮提壷亂流而渡其妻呼而止

之乃遂溺死於是援箜篌而歌曰公無渡河

    相似

春秋暦命序洛書曰人皇岀於提地之日九男九兄弟相

似別長九國

家語曰孔子適鄭與弟子相失獨立東郭門或謂子貢曰

東門有一人焉其形長九尺有六寸河目而隆顙其頭似

尭其項似臯陶其肩似子産而腰已下不及禹三寸

孔叢子曰萇弘語周文公曰吾觀仲尼有聖人之表其狀

河目而隆顙是黄帝之形也脩肱而龜背其長九尺有六

寸是成湯之容體也然言稱先王躬履謙讓洽聞強記愽

物不羣抑亦聖人之興者也

史記曰孔子旣没弟子思慕有(⿱艹石)狀似孔子相與共立爲

師如夫子時又曰楚相孫叔敖臨死屬其子貧困徃見優

孟乃爲叔敖衣冠振掌談語歳餘像叔敖王與左右不能

別欲以爲相優孟曰孫叔敖盡忠爲楚令尹死其子負

楚相不足爲也王乃封敖子

漢書曰夏陽人姓成名方遂居湖以卜筮爲事有故太子

舎人甞從方遂卜謂曰子狀貌甚似衛太子方遂心利其

言幾得以富貴即詐自稱詣闕廷尉建召郷里識知者張

宗禄等 遂坐誣罔不道要斬東市

又曰馮立字聖卿遷西河上郡守立居職公廉治行略與

兄野王相似而多知有恩貸好爲條教吏民嘉羙野王與

立相代爲太守歌之曰大馮君小馮君兄弟継踵相因循

聦明賢智惠吏民政如魯衛德化鈞周公康叔猶二君

漢獻帝春秋曰孝靈皇帝王羙人生皇子恊恊生十餘日

何皇后妬殺羙人靈帝母永樂董太后攝養恊號曰董侯

董侯八𡻕能讀詩書

魏志曰𥘉髙勾麗王生能開目視國人惡之及長果凶虐

數冠鈔曽孫位生亦能開目視國人惡之勾麗呼相似爲

位以似其曽祖故名曰位

晉書曰桓玄聞義軍起憂懼曰何無忌劉牢之外生酷似

其舅共舉大事何慮不成

又曰蜀人王冨作亂郡縣討平之𥘉諸葛孔明有盛德于

蜀土子瞻又身死王事蜀人思之爲瞻不死故將謂王冨

曰君狀貌甚似諸葛亮君因此思尅復以覇巴蜀

晉中興書曰王允之字淵猷年在揔角從伯敦知之謂爲

似已入則共寢

檀道鸞晉陽秋曰𥘉議以吴隱之爲黄門郎而隱之皃似

太宗上不忍見故攻焉

齊書曰謝弘微性嚴正舉止必脩禮度時有蔡湛之者及

見謝安兄弟謂人曰弘微皃𩔖中郎而性似文靖

梁書曰王筠字元禮琅瑘人年十六爲芍藥賦沈約曰王

郎非唯額似𡊮公見人輙矜王郎見人必悮𥬇唯此條不能

酷似耳𡊮粲即筠外祖也

唐書曰王孝傑雍州新豐人髙宗末西討吐蕃戰於大非

川爲賊所獲吐蕃賛普見孝傑垂泣曰貌𩔖吾父厚加敬

孟子曰昔者孔子殁子夏子游子張以有(⿱艹石)似聖人欲以

所事孔子事之強曽子曽子曰不可江漢以濯之秋陽以

𭧂之皜皜乎不可尚已

劉昭㓜童傳曰漢孝昭帝諱弗陵武帝少子也年五六歳

壯大武帝云𩔖我甚竒之

江表傳曰孫皓夫人死皓哀𢚓葬於苑中皓治喪於内半

年不出國人見葬太奢麗皆謂皓巳死所葬者是也皓舅

子何都顔狀似皓云都代立也

孔融別傳曰融爲太中大夫虎賁士皃似蔡邕每酒酣輒

引與同坐曰雖無老成人尚有典刑

續搜神記曰吴興施續爲吴尋陽督能言論有門生亦有

意理常秉無鬼論門生後渡江忽有一單衣白帢客來因

共言語遂及鬼神客辞屈乃語曰僕便是鬼何以云無受

使來取君門生請乞酸苦鬼問有似君者不云施續下都

督與僕相似鬼許之便與俱歸與都督對坐鬼手中出一

鐡鑿可長尺餘正自打之放鑿便去頋語門生慎勿道俄

而都督云頭痛還所住至食時便亡

說苑曰孔子之匡簡子將殺陽虎孔子似之甲士以圍孔

子之舎子路怒𡚒㦸將下闘孔子止之曰夫歌予和汝子

路歌孔子和之三終而甲罷

風俗通曰陳國張伯喈弟仲喈婦炊於竈下至井上謂喈

曰我今日粧好不伯喈曰我伯喈也婦大慙愧其夕時伯

喈到更衣婦復逐牽其背曰今旦大誤謂伯喈爲卿荅曰

我故伯喈也蓋親宻無過夫婦然尚如此况於𥘉未相見

而責先識之乎

說曰桓豹奴是王混外生形似舅桓甚諱之宣武云不

𢘆似時似耳𢘆似則形時似是神桓愈不恱

又曰魏黃𥘉末吴人發長沙王吴芮冢容皃如故吴卒發

者見淮南吴綱曰君何𩔖長沙王綱曰先祖也去綱近五

百年

語林曰張衡死蔡邕母始懷孕此二子才皃甚相𩔖時人

云邕是衡之後身

又曰桓温自以雄姿風氣是司馬宣王劉越石一軰器有

以叱王大将軍者意大不平征符徤還於北方得一巧作

老婢乃是劉越石妓女一見温入澘然而泣温問其故荅

曰官家甚似劉司空温大恱即出外脩整衣冠又入呼問

我何處似司空婢荅曰眼甚似恨小面甚似恨薄䰅甚似

恨赤形甚似恨短聲甚似恨雌宣武於是㢮冠解帶不覺

惛然而睡不怡者數日

    偶像

說文曰偶人也

尚書說命曰髙宗夢得說使百工營求諸野得諸𫝊巖王

庸作書以誥曰以台正于四方台恐德弗類兹故弗言恭

黙思道夢帝頼子良弼其代子言乃審厥像俾以形旁求

于天下孔安國注曰審所夢之人刻其形像以旁求之旅於民間說築𫝊巖之野惟肖

𫝊氏之巖在虞虢之界肖似所夢之形也

史記曰孟甞君將入𥘿賔客諌不聽蘇代謂曰今旦代從

外來見木偶人與土偶人相與語木偶人曰天雨子将敗

矣土偶人曰我生於土敗即歸土今天雨流子而行未知

所止息也今𥘿虎狼國也而君欲徃如有不得還無乃爲

土偶人所𥬇乎孟常君乃止

國語曰越㓕吴范蠡遂乗輕舟而浮於五湖莫知其終極

越王命工以良金冩范蠡之狀朝禮之環㑹稽三百里以

爲范蠡地

春秋後語曰𥘿欲攻安邑恐齊救之則以宋委於齊曰宋

王無道爲木人以像寡人射其靣寡人地絶兵逺不能攻

也王苟能破宋有之寡人如自得之

戰國䇿曰孟甞君將入𥘿⿱⺾⿰𩵋禾𥘿謂曰今臣經緇上有土偶

人與桃梗人相與語桃梗謂𡈽偶人曰子西岸土也八月

雨降淄水至則子殘矣曰吾殘則復西岸子東園梗也刻

削爲人淄水至而去漂然將何所之矣孟甞乃止

漢書曰匈奴畏郅都之威刻木像都之狀交弓射之莫能

魏志曰鮑信與太祖擊黄巾信乃闘死太祖購求信䘮不

得乃刻木如信形𥙊而哭之

魏略曰時苗字德胄鉅鹿人少清白爲人疾惡出爲壽春

令令行風靡楊州治在其縣時蔣濟爲治中苗以𥘉至任欲

謁濟濟素好酒適㑹其醉不能見苗苗怨恨還刻木爲人

署曰酒徒蔣濟立之於壇旦夕射之

江表傳曰孫權使朱雋徃喻關羽令降羽乃作像人於城

上而潜遁

又曰孫皓以張布女爲羙人棒殺之後思其顔色使工巧

刻作羙人形𢘆置坐側

隋書曰栁誓字頋言夲河東人也拜祕書監封漢南縣公

帝退朝之後命入閣言宴諷讀終日而罷恩(⿱艹石)朋友帝猶

恨不能夜召於是命匠刻木偶人施機𨵿能坐起拜伏似

於誓帝每在月下對酒輙令宫人運之於坐與相酬酢而

爲歡𥬇

唐書曰丘行恭從太宗討王丗充㑹戰於印山之上太宗

與諸𮪍相失唯行恭獨從尋有 𮪍數人追及太宗矢中

御馬行恭乃迴𮪍射之賊不敢復前然後下馬柭箭以其

所乗馬進太宗貞觀中有詔刻石爲人馬以像行恭抜箭

狀立於昭陵闕前

又曰侯君集滅髙昌國拜麹智盛爲左武衛將軍及太宗

崩刋石像智盛之形列於昭陵玄闕之下

又曰天寳中天下州郡皆鑄銅爲玄宗真容擬佛像之制

又曰天寳五年於太清宫刻石爲李林甫陳希烈像侍於

聖容之側

孝子傳曰丁蘭早孤不識其母乃刻木作母而事之

車頻𥘿書曰姚萇爲符堅神像戰求有利軍中士衆出入

並驚恐皆云畏符主像萇嚴鼓斬之以首送符登

抱朴子曰張華作愽物志曰黄帝仙去其臣左徹者削木

爲黄帝像帥諸侯奉之亦見汲冢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九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