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三百五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三百五十六 太平御覽 卷之三百五十七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三百五十八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五十七

 兵部八十八

  楯下    彭排

  銜枚

  棓

  椎

     楯下

春秋元命苞曰帝俈戴干是謂清明發節移度蓋象招摇

宋均曰干楯也招揺爲天戈戈楯相副戴之者象見天中以爲表者也

史記曰項羽在戯下欲攻沛公沛公從百餘𮪍因項伯面

見羽謝無有閉𨵿事羽旣饗軍士中酒亞父謀欲殺沛公

令項莊拔劒舞坐中欲擊沛公樊噲在營外聞事急乃持

劒楯入營衛士止噲噲直橦入立帳下羽目之問爲誰

良曰沛公叅乗樊噲羽曰壯士賜之巵酒SKchar肩噲旣飲酒

拔劒切而㗖之羽曰能復飲乎曰臣死且不辭豈特巵酒

漢書曰周亞夫子爲父買尚方甲楯五百𬒳張晏曰𬒳具也可以

葬者取傭苦之不與錢傭知其盗買縣官怨而上變告子

事連于亞夫亞夫歐血死

又曰晁錯上言曰曲道相伏險阨相薄此劒楯之地也弓

弩三不當一

謝承後漢書曰孟政字子節地皇六年爲府丞虞卿書佐

時太守缺丞視事毗陵有賊丞討之未到縣道路逢賊吏

卒迸散政操刀楯與賊相擊丞得免難政遂死於路

又曰江漢字山甫遷丹陽太守是時太江劇賊余來等刼

擊牛渚丹陽邊水諸縣居民歐略良善經歳爲害漢到郡

㑹集勁士脩整戰具鈎鑲刀楯大㦸長弓弩勁兵轉送

承接余來亟戰失利遂見梟獲孝順帝喜其功賜以劒珮

後漢書曰𡊮紹爲髙櫓起土山射曹操營中皆蒙楯而行

東觀漢記曰逢萌字子康北海人少有大節家貧給事爲

縣亭長尉過迎拜問事尉去舉楯擿地歎曰大丈夫安能

爲人後耶遂去學問

魏志曰建安五年太祖軍於官渡𡊮紹進保武陽稍前依

沙塠爲屯合戰不利紹射營中雨下行者皆蒙楯衆大懼

又曰太祖與吕布戰太祖募䧟陣典韋先將應募者數十

人皆衣兩鎧棄楯但持長矛撩㦸

魚豢魏略曰鮑出字文才京兆新豐人也逰俠興平中三

輔亂出母爲賊所略出攘臂結袵獨持楯追之行數里及

賊殺十餘人賊乃解還出母

韋昭呉書曰魯肅欲渡江衆𮪍追肅肅植楯引弓射之矢

貫洞𮪍度不制乃相率還

呉録曰交阯朱鳶縣有㯽榔正直髙六七丈葉大如盾

王隱𣈆書曰朱伺字仲文小爲牙門將      内

渉江夏便鞍馬弓弩刀楯射獵

于寳𣈆記曰呉軍師張悌帥衆三萬濟江與討吴護軍

張翰楊州刺史周凌成陣相對沈瑩領丹陽銳卒刀楯五

千號青巾兵屢䧟堅陣

沈休文宋書曰宗越南陽葉人也爲隊主蠻有爲冦盗者

常使越討伐徃輙有功家貧無以市馬刀楯歩出單身挺

戰衆莫能當每一捷郡將輙賞錢五千因此得買馬

宋略曰寧朔將軍益州刺史劉豪少工刀楯勇冠三軍及

在漢中忽脩長生之術使道士合金丹餌之咽而死及就

殮屍 如生

宋元嘉起居注曰御史中丞劉損奏風聞前廣州刺史韋

朗莅任虐法𭧂濁是彰於州所造牙楯三十幡朱𦘕青綾

楯三十五幡請以見事追免朗前所居官○南史王洪軓隨

齊鎭新亭常以身捍矢髙帝曰我自有楯卿可防荅曰天

下無洪䡄何防蒼生方亂豈可一日無公帝甚賞之

齊書曰王冝興吴興人也形狀短小而果勁有膽力少年

時爲刼不湏伴郡縣討逐圍繞數十重終莫能禽甞舞刀

楯使十餘人以水交灑不能着

北史曰後魏蠕蠕而兖犯塞以任城王雲爲中軍大都督

從獻文討之過大磧雲曰夷狄馬𥘉不見虎頭楯(⿱艹石)令舞

楯在前破之必矣帝從之於是相率而歌方駕而前大破

之獲其兇酋

英雄記曰公孫伯圭追討叛胡丘力居等于管子城伯圭

力戰兵乏食馬盡煑弩楯啖食之

又曰𡊮紹討公孫瓉先令麴義領精兵八百強弩千張以

爲前登瓉輕其兵少縱𮪍騰之義兵伏楯下一時同發瓉

軍大敗

蔡邕月令章句曰洪範經云兵革並起兵謂金刃革謂甲

又曰審五庫之量金鐵皮革注曰去毛曰革犀兕水牛之属以爲甲楯鼔鞸

張敞𣈆東宫舊事曰東宮外崇福門門各羗楯十幡鷄鳴㦸

十張

陶公故事曰臣侃奉獻金華大羗楯五十幡青綾金華楯

五十幡

王琰SKchar祥記曰東海何敬叔少而奉佛至㤗始中隨湘州

刺史劉韞監營浦縣敬叔時遇有旃檀製以爲像像將就

而未有光材敬叔意願甚懃而營索無處慿几微睡見沙

門語敬叔云縣後何家有一桐楯甚堪像光其人極惜之

苦求可得也敬叔寤問縣後果有何家因求買楯何氏云

實有此楯甚愛惜之明府何以得知敬叔具說所夢何氏

驚奉以製先

山海經曰羿與鑿齒戰于壽華之野羿射殺之羿持弓矢

鑿齒持㦸盾郭璞曰鑿齒人類齒如鑿長五六尺

又曰開明北有鳯鳥鸞鳥背戴𢧕𢧕音伐盾也

張華愽物志曰朝廷都許時上先人刀劒楯物及銅犬盆

殿上四角鼎皆先侯所賜得也

劉義慶丗說曰魏武征𡊮夲𥘉治裝餘有數十斛竹片咸

長數寸衆並謂不堪用正合燒除太祖意甚惜思所以用

之謂可以爲竹甲楯而未顯其言馳使以問楊主簿徳祖

應聲荅與帝正同衆伏其辯悟

異苑曰河南禇襃字季野將北伐軍士忽同時唱言可各

持兩楯復相謂曰一人焉用兩爲及敗悉負樐而退

國語曰桓公問曰齊國寡甲兵爲之(⿱艹石)何管子曰輕過而

移諸甲兵賈逵曰輕過輕罪也移諸甲兵以甲兵贖罪也桓公曰爲之(⿱艹石)何管子

對曰輕罪贖一楯一㦸

潜夫論曰虜或持銅鏡以象兵或負板案以𩔖楯遑遽擾

攘未能相一誠易制也

淮南子曰夫栝淇衛箘簬音路髙誘曰栝翦栝也淇衛箘簬箭所出也載以銀

戴飾也飾翦以銀錫雖有薄縞之䄡腐荷之櫓荷蓮草也櫓大楯也然猶不

能獨穿也(⿱艹石)假之䈥角之力弓弩之勢則貫兕甲而經革

楯矣經猶逹也

楊泉物理論曰古有阮師之刀⿱⺾⿰𩵋禾家之楯皆爲良工利噐

時所寳貴也夫刀者身之寳也楯者身之衛也禦難之藩

牆守之城池也

夢書曰夢得鑲楯憂相負

漢書楊雄校獵賦曰賁育之倫蒙楯負羽杖鏌鎁而羅者

以萬計

呉都賦曰杭神龍之華殿施榮盾而捷獵勾踐將伐呉作榮盾嬰以白壁

鏤以黄金狀(⿱艹石)龍蛇以獻呉王呉王受之施於姑蘇臺捷獵例次皃也言今起神龍殿亦施此物也

又曰于鹵殳鋋暘夷㪍盧之施

又曰家有鶴膝户有犀渠鶴膝矛也犀渠楯也一曰鎧犀革爲之

尤楯銘曰吴旂魯戎兵特湏也

張奐與崔子真書曰㒒以元年到任有見兵二百馬如牿

古督羊矛如錐錟楯如榆葉錟徒甘切長牟也

陶侃荅慕容瓌書曰當今楊淮銳勇飛廉超𩦸収屈盧必

䧟之集鮫犀不入之楯

𢈔闡責伍貟文曰自我來思踰歴中春淒風跨月芒雨積

旬地藉濕蓐室無完幕負楯傳時伏櫓擊柝謝尚餉楊征

南書曰五尺金斵頭刀一口碧綾車中楯一畨

又與張涼州書曰今致碧綾車中楯一

     彭排

釋名曰彭排旁也在旁排敵禦攻也

晉安帝紀曰劉𥙿大破孫恩於䔉山思以彭排自載僅得

還舩

葛亮軍令曰帳下及右陣各持彭排

     銜枚

詩曰我東曰歸我心西悲制彼裳衣勿士銜枚鄭玄曰勿猶無也無

制彼裳衣而來謂兵服也示𥘉無行陳銜枚之事也

禮記曰升正柩諸侯執綍五百人皆銜枚

周禮曰銜枚氏下士二人徒八人鄭玄曰枚狀如箸横銜之銜枚氏掌

司囂察囂讙者爲其聒亂國之大𥙊祀令禁母囂軍旅田𭛠令銜枚

爲其言語以相誤也

國語曰呉王起師軍于江北越王軍于江南越王乃令左

軍銜枚泝江五里以湏亦令右軍銜枚踰江五里以湏

曰逆流而上曰泝徑渡曰踰湏待也夜中乃令渉江鳴皷中水以湏越王以

其中軍私率六千人銜枚以襲攻之呉師大北

史記曰項梁率師攻𥘿𥘿使章邯距梁章邯夜銜枚擊楚

殺項梁

陸賈楚漢春秋曰髙祖向咸陽南趣宛宛堅守不下乃匿

其旌旗人銜枚馬束口龍舉而翼奮雞未鳴圍宛城三匝

宛城降

漢書曰𥘿將章邯圍魏王咎於臨濟田儋都甘將兵救魏

章邯夜銜枚擊大破齊軍煞儋於臨濟下

又曰趙充國擊西羗至金城湏兵滿萬𮪍欲渡河恐爲虜

遮即夜遣三校銜枚先渡渡輙營陣㑹明畢

東觀漢記曰呉漢伐蜀分營於水南水北北營戰不利乃

銜枚引兵徃合水南營大破公孫述

梁祚國統曰孫權甞賜甘寧酒米寧以米賜帳下乃以銀

椀酌酒自飲次與其郡督次酌其次命銜杖出斫敵

王隱晉書曰母丘儉文欽反遣鄧艾進屯樂嘉欽果夜銜

枚襲艾等昧爽至于城下

又曰王浚都督幽州諸軍事成都王使和演發兵殺浚單

于以演謀告浚州府逼近銜枚宻嚴夜與單于圍演演持

白幡請降

孫嚴宋書曰栁元景揔軍北討元景至弘農營於開方口

衆軍並造陜下元景遣軍副柳元怙簡歩𮪍二千一𪧐而至

遂合戰元怙悉偃旗皷士馬皆銜枚潜師伏甲而進旣出

賊不意虜衆大駭

王智深宋書曰劉誕作亂孝武帝使沈攸等伐之於是龍

驤將軍卜天生推車塞壍率敢死數百人銜枚先登

習鑿齒漢晉陽秋曰𥘉魏軍始入蜀劉禪分二千人付羅

獻留守呉聞蜀敗遂起兵遣盛憲謝詢等水陸並到說

以合從之計獻謂諸將曰今處孤城百姓無主呉人因釁

公敢西過冝一决戰以示衆心遂銜枚夜岀擊破憲

盧綝𣈆四王起事曰天子自鄴至洛右將軍張方逼帝幸

長安河間王率叅佐到覇水上迎人兵去路百餘歩銜枚

屯列

崔鴻後秦録曰永和二年遣武衛姚鸞營于大路晉將沈

林子簡其軍中精銳朱逺等銜枚夜襲鸞營鸞死之

又前凉録曰張璩字元琰年十四拜奉車都尉從梁肅征

隴右與王擢遇於邢崗相拒十日璩銜枚宻擊大破之由

是顯名

又蜀録曰李特使弟驤屯軍毗橋以備羅尚尚遣將張興

僞降於驤以觀虚實興夜歸白尚尚遣精勇萬人銜枚隨

興夜襲驤營驤及將士奔于流柵

越絶書曰呉王闔閭問伍子胥軍法子胥曰王身將即疑

舡旌麾兵㦸與王舡等者七艘將軍疑舡兵㦸與將軍舡

等三舡皆居於大陣之左右有敵即出就陣吏卒皆銜枚

敖歌擊皷者斬

曹瞞傳曰公將襲𡊮紹軍乃選精銳歩𮪍皆銜枚縛馬口

夜從問道出人抱束薪至紹圍屯大放火營中驚亂大破

太公六韜曰以少擊衆必以日之暮人操炬火合則滅之

或皷呼而行或銜枚而止

呉孫子三十二壘經靈輔曰移車移旗以順其意銜枚而

陳分師而伏後至先擊以戰則克

魏文帝兵書要略曰銜枚母讙譁唯令之從

左思呉都賦曰銜枚無聲悠悠斾旌

     棓棓與棒通用

服䖍通俗文曰大杖曰棓歩項

魏志曰鍾㑹反囚將軍胡烈等與子䟽云㑹帳下督丘建

說消息㑹以作大坈白棓數千欲呼外兵入以次棓殺

投置坑中外兵聞乃殺㑹

曹暪傳曰操爲洛陽北部尉繕治四門造五色棒懸門左

右各數十枚有犯禁者不避豪強輙棒殺之

虞浦江表傳曰孫皓以張布女爲羙人皓先報布後問羙

人曰尓父何在荅曰賊巳殺之皓大怒即棒殺美人

沈約宋書曰後廢帝昱或有忤意者輙加以虐刑有白棒

數十枚各有名號鍼鑿錐鋸之徒不離左右甞以鐵錐椎

人隂破

六韜曰方胥鐵棓重十二斤柄長五尺千二百枚一名天

許慎注曰大杖以桃爲之擊殺羿是以鬼畏挑人也

枹朴子呉遣賀將軍討山賊中有善禁者每交戰官軍刀

劒皆不得拔將軍乃多作勁木白棓擊之禁不復行因而

尅賊

又曰余願世人改其無檢之行除其驕簡之失則趙勝之

門無去客黄祖之棓無所用矣

晉宣帝敎曰當教諸圍上守土皆作棓人一枚輕重長短

者各各可守皆當頭施紉挂臂賊破死在旦夕邂逅衝突

圍當以棓棓之

髙堂隆陳灾異表曰石氏星占曰天棓五五星天之杖也

主檛棓亂兵客星彗茀干犯棓兵大起二年消復之冝罷

省百𭛠勿使士卒怨於勤苦而爲亂足其廪食度可勞然

後用之則士卒安而無亂兵矣

     椎

史記曰張良爲韓報讎得力士爲鐵椎重一百二十斤擊

始皇博浪沙中誤中副車

又曰朱亥䄂四十斤鐵椎椎𣈆鄙

漢書曰淮南厲王長髙帝少子也有才力力扛鼎乃徃請

辟陽侯出見之即自䄂金椎推之命從者刑之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五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