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三百五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三百五十一 太平御覽 卷之三百五十二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三百五十三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五十二

 兵部八十三

     㦸上

釋名曰㦸格也旁有枝格也戈勾矛㦸也戈過也所刺則

决過所勾引制之不得過也車㦸曰常長丈六尺車上所

持也八尺曰尋倍尋曰常故稱常也手㦸手所持擿之㦸

說文曰戈平頭㦸也從戈一横之象形也㦸有枝兵也㦸

(⿱艹石)𣗥鏌鎁大㦸也

方言曰㦸楚謂之孑鄭璞曰取名於鈎孑也凡㦸而無刃𥘿晉之間

謂之子或謂之鏔吴楊之間謂之戈東齊𥘿晉之間謂

其大者曰鏝莫干胡其典者謂之句孑鏝胡即今鷄鳴句孑㦸也

楚宛郢謂之匽㦸其柄自𨵿而西謂之秘或謂之殳

廣雅曰匽謂之雄㦸

太公兵法曰㦸之神名大將

趙氏兵書曰㦸叅星主之

周禮曰掌舎爲壇壝宫𣗥門鄭司農云𣗥門以㦸爲門也

左傳曰鄭伯將伐許授兵於太宫公孫閼與頴考叔爭車

考叔挾輈以走輈車轅也子都技𣗥以逐之𣗥㦸及大逵不及

子都怒都閼字也

又曰莊公四年楚武王荆尸授師孑焉以伐隨尸陳也子者㦸然則

楚始於此叅用㦸爲陳也

又曰鄭公子歸生受命于楚伐宋宋華元禦之戰于大𣗥

宋師敗績囚華元狂狡輅鄭人鄭人入於井狂狡宋大夫輅迎也

㦸而出之獲狂狡君子曰失禮違命冝其爲禽也

又曰晉侯飲趙盾酒伏甲將攻之遂跣以下公族夫𤎅犬

焉靈輙倒㦸以禦公徒而免之問何故曰翳桑之餓人

又曰諸侯伐偪陽狄虒弥建大軍之輪蒙之以甲爲櫓左

執之右拔㦸成一隊

又曰欒氏乗公門范宣子謂鞅曰矢及君屋死之鞅用劒

以帥卒用劒短兵接欲致死也欒氏退攝車從之遇欒樂SKchar之族曰樂

射之不中又注注属矢於弦則乗槐本而覆或以㦸鉤之斷肘

而死

周書曰年飢上用輿曲輈不漆矛㦸縷纒羽旄不擇鳥

史記曰平原君與楚合從言其利害日出而言之日中不

决毛遂按劒而前曰今楚地方五千里持㦸百萬此霸王

之資也

又曰蘇𥘿說韓王曰韓之劒㦸皆出於SKchar山棠谿

漢書曰項羽令壯士挑戰漢有善𮪍射曰樓煩應劭曰樓須今樓煩

縣是楚戰三合樓煩輙射殺之羽大怒自𬒳甲持㦸挑戰

樓煩欲射羽瞋目叱之樓煩目不能視手不能發走還入

壁不復敢出

又曰田肯賀上曰𥘿形勝之國也帶河阻山懸隔千里持

㦸百萬懸隔千里之外秦得百二馬齊地方二千里持㦸百萬齊得十二焉非親子弟莫可使王

齊者也

又曰奉天子法駕迎皇帝代邸皇帝入未央宫有謁者十

人持㦸衛端門曰天子在足下何爲者不得入

又曰漢七年長樂宫成於是皇帝輦出房百官執㦸傳警

引諸侯王以下至吏六百石以次奉賀

又曰息夫躬云諸曹以下僕遫不足數卒有強弩圍城

長㦸指闕陛下誰與備之

又曰晁錯上言曰兩陣相近平地淺草可前可後此長㦸

之地也劒楯三不當一

又曰灌夫字仲𡦗父孟死吴軍夫𡚒曰願取吴王(⿱艹石)將軍

頭以報父仇於是夫𬒳甲持㦸募軍中壯士所善願從數

十人及岀壁門莫敢前獨兩人及從奴十餘𮪍馳入吴軍

至戲下所殺傷數十人

又曰揚雄位不過執㦸

又曰八月飲酎行祠孝昭廟是時霍氏外孫代郡太守任

宣坐謀反誅宣子章爲公車丞亡在渭城界中夜𥙆服入

廟執㦸立廟門待上至欲爲逆發覺伏誅

後漢書曰光武署銚期爲賊曹SKchar上略地向北期從徇薊

時王郎檄書到薊中起兵應郎光武趍駕出百姓聚觀諠

呼滿道遮路不得行期𮪍馬𡚒㦸嗔目大呼左右曰䟆

⿰𥘈籴僕掌䟆宫中之事鄭衆曰止行清道也(⿱艹石)今警蹕說文䟆與蹕同衆皆披靡

東觀漢記曰吴漢與蘇茂周建戰漢躬𬒳甲持㦸告令諸

部將曰聞皷聲皆大呼俱進後至者斬遂皷而進賊兵大

又曰建武四年隗囂遣馬援奏課京師因曰臣與公孫述

同縣少小相善臣前徃蜀述陛㦸乃見臣今臣逺從異方

來陛下何以知臣非刺客姧人而簡易(⿱艹石)是上大𥬇

又曰田邑字伯玉爲上黨太守時更始遣鮑永馮衍屯太

原永衍恐其先降說之曰晏嬰臨盟擬以曲㦸不易其辭

又曰楊政字子行師事愽士范升建武中范升爲太常丞

爲去妻所誣告坐事繫獄當伏重罪政以車駕出時伏道

邊抱升子持車叩頭武𮪍虎賁恐驚馬引弓射之不去旄

頭以㦸义政傷𮌎前政遂涕泣求哀上即尺一出升

又曰孫程與王康等斬江京等迎立濟隂王是爲順帝閻

顯弟景爲衛尉從省中還外府收兵至盛德門尚書郭鎮

率直𪧐羽林出逢景景因斫鎮不中鎮劒擊景墮車左右

以㦸义其𮌎禽之送廷尉

謝承後漢書曰彭循字子陽太守祕君聞循義勇多謀請

循以守呉令民歌之曰時歳倉卒盗賊縱横大㦸強弩不

可當賴遇賢令彭子陽

司馬彪續漢書曰楊仁字文義巴郡人顯宗特詔𥙷北宫

衛士及帝崩時諸馬貴盛各爭欲入宫仁𬒳甲持㦸嚴勒

門衛莫敢輕進者肅宗旣立諸馬共譛仁上知其忠愈善

張瀅漢南記曰陳蕃等欲除諸黃門謀泄閽寺之黨於宫

中詐稱驚云外有反者蕃奔入宫小黃門朱寓逆以㦸刺

魏志曰董卓恐人謀巳常以吕布自衛嘗失意拔手㦸擿

布布拳捷之由是隂怨卓英雄記又載吕布詣董卓卓嘗抜㦸擲之言布亂其私室

又曰𡊮術遣將紀靈等歩𮪍三萬攻劉備備求救於吕布

嚴歩兵千𮪍二百馳徃赴備布謂靈等曰布性不憙合𨶜

但憙解𨶜耳布令門候於營門中舉一𨾏㦸布言諸君觀

布射㦸小支一發中者諸君當解去不中可留𨶜布舉弓

射㦸正中小支諸將皆驚言將軍天威也明日歡會然後

各罷

又曰張繡反襲太祖營太祖出戰不利典韋以長㦸左右

擊之一义輙十餘摧左右死傷者略盡韋𬒳數十創

短兵接戰賊前搏之韋𩀱挾兩㦸擊殺之餘賊不敢前

又曰典韋好持大𩀱㦸與長刀軍中爲之語曰帳下壯士

有典軍持一𩀱㦸八十斤

王沈魏書曰太祖討吕布於濮陽布有别屯在濮西相持

太祖募隱陳典韋先占但持長矛撩㦸時西面又急韋左

手持十餘㦸大呼起所抵無不應手倒者

魚豢魏略曰徐庶字元直少好任俠爲人報讎白琧烏各

突面𬒳髮而走爲吏所得乃感激弃其刀㦸更絹巾單衣

折節學問

吴志曰孫權拜諸葛恪丹陽太守授SKchar㦸武𮪍作皷吹導

引歸家

又曰孫權乗馬射虎庱亭庱懅陵切馬爲虎所傷權投以𩀱㦸

虎遂却

又曰太史慈劉繇使循𮪍卒遇孫䇿慈便前𨶜正與䇿對

刺慈馬以攬慈項上手㦸慈亦得䇿兠鍪

又曰孫綝遣中書郎李崇奪孫亮璽綬徵立琅邪王休奉

書於休曰綝以薄才見授大任不能輔導陛下頃月以來

多所造立親近劉承恱於美色敗壞藏中矛㦸五千餘枚

以爲戲具

韋昭吴書曰凌統怨甘寜殺其父操嘗於吕蒙舎會酒酣

統乃以刀舞寧起曰能𩀱㦸舞蒙曰寧雖能未(⿱艹石)蒙之巧

也因操刀持楯以身分之

張勃吴録曰嚴白虎使弟輿詣長沙桓王請和許之輿請

與王獨會面約旣㑹王引白削斫席輿體動王知其無能

以手㦸投之立死

蜀志曰兩鑲是謂閇木户持𩀱㦸是謂坐鐵室也

常璩華陽國志曰荆邯記公孫述曰昔漢祖敗而復征故

能禽𥘿亡楚以弱爲強况今地方數千杖㦸百萬

晉書曰賈后字南風𥘉爲太子妃性酷虐嘗手殺數人或

以㦸擲孕妾子隨刃墮地帝聞之大怒欲廢之

又曰楊駿字文長爲賈后所誅𥘉温縣有人如狂造書曰

光光文長大㦸爲牆毒藥雖行㦸還自傷及駿居內府以

㦸爲衛至兵入駿府逃于馬廐以㦸殺之

又曰裴楷有知人之鑒謂鍾㑹如觀武庫森森見矛㦸在

王隱晉書曰上聞賈妃酷妬㦸擿諸孕子者皆墮巳治

金 墉城當廢之趙粲救於內荀勗請於外故不廢焉

又曰祖逖軍大飢進據食犬丘城樊雅遣六十餘人入逖

營拔㦸楯大呼向逖逖軍人夜不知何賊多少皆欲散走

崔鴻前趙録曰杜育字子光濮陽人少爲賊其母毎怒育

曰天下將亂且以習膽如意望封侯不如意伹不使他斫

人頭曽爲賊圍衣甲三重持㦸蓬轉而岀

又曰劉聦獵上林以𢚓帝行車𮪍將軍戎服執㦸前導觀

者指曰此故長安天子

崔鴻後趙録曰冉閔所乗赤馬曰朱龍日行千里左杖𩀱

刃矛右執鈎㦸斬鮮卑三百餘級

齊書曰宋升平三年尤里封人於官髙湖際得瑞靸⿱⺾⿰𩵋禾

㦸三杖旁有古字

隋書曰柳彧爲屯田侍郎固讓弗許時制三品已上門皆

列㦸左僕射髙熲子弘德封應國公申牒請㦸彧判曰僕射

之子更不異居父之㦸槊已列門外尊有厭卑之義子有

避父之禮豈容外門旣設內閣又施事竟不行熲聞而歎

家語曰孔子北遊登于農山之上子路子貢顔回侍側孔

子曰二三子各言尓志吾將擇焉顔回曰回願得明王聖

主而相之敷其五教導之禮樂使城郭不脩溝池不越鑄

劒㦸爲農器放馬牛於原藪室家無離曠之思千載無戰

𨶜之患夫子懔然曰美哉德也

陸賈楚漢春秋曰沛公脫身鴻門從間道至軍張良韓信

乃謁項王軍門曰沛公使臣奉白璧一𨾏獻大王足下玉

斗一𨾏獻大將軍足下亞父受玉斗置地㦸撞破之

樂資春秋後傳曰聶政拔劒至韓韓相方坐府上持兵㦸

而衛侍者甚衆聶政直入上陛刺殺俠累

戰國䇿曰蘇𥘿說惠王曰夫徒處而致利安坐而廣地雖古

五帝三王五伯明主賢君常欲坐而致之其𫝑不能故以

戰續之寛則兩軍相守迫則杖㦸相撞

又曰齊王建入朝於𥘿雍門司馬横㦸當馬前曰所爲立

王者爲社稷王何以去社稷而入𥘿王不聽遂入𥘿

英雄記曰吕布白陳登使詣曹操求徐州牧不得登還布

怒拔㦸斫机曰不惟吾所求無獲但爲卿父子所賣耳登不

爲動容徐對曰登見曹公言飬將軍譬如飬虎當飽其肉

不飽則將噬人公曰不如卿言譬如養鷹飢則爲用飽則

颺去其言如此布意乃解○王隆漢官解詁曰衛尉宫闕

周廬殿掖屯陳夾道當兵交㦸胡伯始曰謂諸門郎閣陳屯士夾其道旁當兵以示威武

交㦸以遮妄出入者也

應劭漢官儀曰舊制太子食湯沐十縣家令領主自有宫

置周衛交㦸五日一朝因坐東廂省視膳食

東方朔傳曰武帝坐未央前殿天雨新止朔執㦸在殿陛

遥指獨語上見呼問之朔對曰殿後栢樹上有鵲立枯枝

上東向鳴上遣侍中視之如朔言上問何以知之朔曰風

從東來鵲尾旁風則傾背風則蹷必當順風而立故知東

向鳴也新雨生枝滑故枝澁故立枯枝上上大𥬇賜帛十

又曰孝武元封三年作栢梁臺召群臣有能爲七言者乃

得上坐衛尉口周衛交㦸禁不時

陳壽益部𦒿舊傳曰張霸遷㑹稽太守是後盗賊衰少野

無遺冦童謡曰弃(⿱艹石)㦸弃(⿱艹石)矛盗賊盡吏皆休

蕭廣濟孝子傳曰魏陽不知何處人獨與父居父有刀㦸

市南少年求之陽曰老父所服不敢相許少年怒道逢陽

父打傷叩頭請罪父没陽斷少年頭以謝父冢

師覺授孝子傳曰仲子崔者仲由之子也子路仕衛赴蒯

聵之亂衛人于黶遂殺之子崔旣長欲報父讎黶知之曰

夫君子不掩人之不備湏後日於城西决戰其日黶持蒲

弓木㦸與崔戰而死

張敞晉東宫舊事曰東列崇福門門各羗楯十幡雞鳴㦸

十張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五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