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三百八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三百七十九 太平御覽 卷之三百八十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三百八十一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八十

 人事部二十一

   羙丈夫下     羙婦人上

     羙丈夫下

唐書曰張知謇蒲州河東人徙家于𡵨少與兄知立知晦

弟知黙勵志讀書皆明經擢第儀質瓌偉眉目踈朗曉立

理文而清介自守故公卿爭進之

又曰崔湜羙姿儀有才名弟液滌及從兄涖並有文翰居

清要毎宴私之際自比東晉王導謝安之家謂人曰吾之

門及出身歴官未甞不爲第一丈夫當先據要路以制人

豈能黙黙受制於人液尤善五言湜歎曰海子我家之神

龜也海子即液小名官至殿中侍御史

又曰盧承慶羙風儀愽學有才幹貞觀𥘉爲𥘿州都督府

户曹叅軍因奏河西軍事太宗竒其明辯擢拜考功貟外

郎遷民部侍郎太宗甞問歴代户口數承慶叙夏啇後迄

于周隋皆有依據上嗟賞之令兼檢校兵部侍郎知五品

選事

莊子曰盗跖謂孔子曰長大羙好人見而恱者此吾父母

遺徳丘雖不吾譽吾不自知耶

傅𤣥子曰蒯躬字叔孝性方嚴有容儀人望而畏之有過

其門者皆整衣改容

郭子曰潘安仁夏侯湛並有羙容貌常同行人謂之連璧

又曰謝哲字頴豫陳郡人也羙風儀舉止藴藉而𬓛情豁

然爲士君子所重

郭林宗別傳曰林宗遊洛陽見河南尹李膺膺大竒之於是

名震京師復歸郷里衣冠諸儒送至河上車數千兩林宗唯

與膺同舟而齊衆賔望之以爲神仙焉

晉謝安別傳曰王珣以疾辭職歳餘卒桓玄與㑹稽王導

子書曰珣神情朗悟經史明徹風流之羙公私所𭔃忽尓

喪失歎悼之𭰹豈但風流相悼而巳

荀氏家傳曰荀恱字仲豫儉之子儉早卒恱年十二能說

春秋家貧無書毎之人間所見篇讀一覽多能誦記性靜

羙姿容

又曰荀羡字令則七歳隨父在石頭⿱⺾⿰𩵋禾峻愛其姿神數喚

之年十五擬國婚之選不欲連姻帝室乃遁長沙監司追尋

不得巳遂尚潯陽公主風氣英秀明䰅眉俯仰眄睞容止

可則

皇甫謐𨓜士傳曰或問許子將荀靖與荀爽孰賢子將曰

二人皆玉也慈明外朗叔慈内潤

何晏別傳曰何晏南陽人大將軍進之孫遇害魏武納晏

母晏小養於魏宫至七八歳惠心天悟形貌絶羙武帝欲以爲

子毎扶將游觀令與諸子長㓜相次晏微𮗜之坐則專席

止則獨立或問其故荅曰禮異姓不相貫

管輅別傳曰諸葛原與管輅別戒二事言卿樂酒量温克

然不可保寜當節之即卿有水鑒之才所見者妙仰觀如

神禍如膏火不可不愼也

呉地記曰陸閎字子春暢子也姿容如玉威儀秀異光武

𦫵臺而見偉之𥬇曰南方故多佳人

三國典略曰李繪儀貌端偉神情朗㑺舅河間邢晏毎與

之言歎其髙逺稱之曰(⿱艹石)披煙霧如對珠玉宅相之竒良

在此甥文襄嗣業晉代山東諸郡其特降書徴者唯繪清

河太守辛術二人而巳

又曰梁楊白花字長茂武都仇池人大眼之子也少有勇

力容貌瓌偉

又曰山公目嵆叔夜之爲人也巖巖(⿱艹石)孤松之獨立

又曰嵇叔夜之爲人其醉也隗峩如玉山之將頽

又曰衛玠從豫章下人乆聞其姿觀者如堵玠先有羸疾

發遂死時人謂看殺衛玠

又曰人歎王恭形茂者濯濯如春月栁

又曰王右軍見杜洪理歎曰膚如凝脂眼如㸃⿰氵𭝠此神仙

中人也

又曰裴叔則有儁彩容儀脫冠麤服亂頭皆好有人見之

曰裴叔則如玉山行光映照人也

又曰時人目李宣國如玉山之將摧

又曰衛伯玉爲尚書令見樂廣與朝中名士談義竒之曰

自昔諸子弟造之曰此人水鑒也瑩(⿱艹石)披雲霧而覩青

又曰撫軍問孫興公劉眞長何如曰清簡令淑王仲祖何

如曰温潤怡和

又曰范豫章謂王荆州范寗王悅曰卿風流儁望真後來之秀

王曰不有此舅焉有此甥王氏譜曰坦之娶陽范注女姉姉生悅

又曰𢈔子嵩目和嶠森森如千丈之松雖磊砢有節目施之

大厦有棟梁之用也

楊松玠談藪曰張緒字思㬅少而閑雅風流吐納觀者忘

疲永明主見靈和殿前栁條嫰弱披靡可愛嗟賞曰此楊

栁風流可愛似張緒少年

宋玉風賦曰楚襄王時宋玉休歸唐勒䜛之於王王謂玉

曰體貌容冶口多微辭不亦薄乎王謂王曰身體容冶受

之二親口多微辭聞之聖人

陳沈烱長安少年行曰長安羙少年𩣭馬鐵連錢陳王裝

腦勒晉帝鑄金鞭歩摇如飛鷰劒鍔似舒蓮去來新市北

遨遊大道邊也

     羙婦人上

周昜曰冶容誨淫

毛詩曰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又曰靜女其姝俟我於城隅匪女之爲羙羙人之貽妹羙色也

又曰云誰之思羙孟姜矣

又曰彼羙孟姜詢羙且都有女同行顔如舜英舜英不槿也

又曰野有𦽦草零露漙兮有羙一人清揚婉兮

又曰齊侯之子衛侯之妻東宫之妹邢侯之姨譚公惟𥝠

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𥘿首娥眉巧𥬇

倩兮羙目眄兮

又曰彼羙淑SKchar可以晤歌

又曰有女如玉

又曰有女如雲

又曰孌彼諸SKchar孌好

左傳曰叔向欲娶申公巫臣氏其母曰吾聞甚羙必有甚

惡而天鍾羙於是將必是以有敗也昔有仍氏生女鬒黒光

可以鑑名曰玄妻樂正后SKchar娶之生伯封古諸侯髪羙曰

鬒實有豕心䕫舜典樂夫有尤物足以移人苟非徳義必有禍

尤異

又曰宋華父督見孔父之妻於路目逆而送之曰羙而艷

色羙曰艷

又曰衛侯自城上見巳氏之妻髪羙使髠之以爲吕姜髢

又曰 鄭有徐吾犯之妹甚羙公孫楚與公孫黒爭聘之

公羊傳曰驪SKchar者國色也其顔色一囯之選

又曰邾婁顔夫人者嫗SKchar女國色也

爾雅曰羙女爲媛

國語曰恭王遊於涇上密康公從三女奔之其母曰必致

之於王夫獸三爲羣人三爲衆女三爲燦今以羙物歸汝

而何徳以堪之康公弗獻一年王滅密賈逵注曰燦羙也

戰國䇿曰晉文公得南威三日不朝遂推南威而逺之曰

後代必有以色亡國者

又曰隂SKchar與江SKchar爭爲后司馬喜爲隂SKchar乃謂趙王曰臣

聞趙佳麗之所出也今至境入都邑殊無羙者臣未甞見

人如中山隂SKchar者其眉目准額權衡偃月乃帝王之后非

諸侯SKchar也趙王大恱欲請之司馬喜歸謂中山君曰趙王

非賢主也乃欲請隂SKchar王冝立以爲后以絶趙王之意中

山君遂立爲后

又曰張儀之楚見楚王曰彼周鄭之女粉白黛黒立於衢閭

之間非知而見之者以爲神王曰楚僻陋之國寡人未見

中國之女如此之羙乃資以珠玉使行后鄭䄂聞之大恐令

人謂張子曰聞君將之晉有千金斤請供蒭秣張子請王

𨢩之王召鄭䄂而𨢩之張子再拜曰儀有死罪儀行天地

遍矣未甞見人如此之羙也而儀言得羙人是欺王也王

曰吾固知天下無兩人矣

史記曰紂囚西伯而閎夭之徒以有莘氏美女獻紂紂大

恱乃放西伯

又曰漢武帝時尹夫人與邢夫人同時幸武帝有詔不得相見

尹夫人自請武帝願見邢夫人帝令他夫人飾從者數十

人來前尹夫人見之曰非邢夫人帝曰何以知之對曰觀

其體貌形狀不足以當人主有詔邢夫人邢夫人故衣獨

身來尹夫人望見曰眞是矣於是乃伭頭而泣自痛其不

如也諺曰羙女入室惡女之仇

漢書曰孝武李夫人夲以倡進𥘉夫人兄延年性知音律

善歌舞侍上起舞歌曰北方有佳人絶丗而獨立一顧傾

人城再顧傾人國寜不知傾城與傾國佳人不可得上歎

息曰善丗豈有此人乎平陽主因言延年有女弟上乃召

見之實妙麗善舞李夫人少而早卒上憐𢚓焉圖𦘕其形

於甘泉宫

華嶠後漢書曰梁兾妻孫壽色羙而善爲妖態作愁眉啼

粧墮馬髻折𦝫歩齲齒𥬇以爲媚惑

東觀漢記曰趙喜與友人韓仲伯欲出武關仲伯以其婦

有色恐有強𭧂者而巳受其害欲棄之喜責怒仲伯以泥

塗其婦面載以鹿車身自推毎逢賊輙爲求哀言其病遂

又曰𥘉光武聞隂麗華羙心恱歎曰娶妻當得隂麗華後

爲皇后

漢武故事曰又起明光宫發燕趙羙女二千人充之率取

十五以上二十以下年滿四十者出嫁凡諸宫羙人可七

八千帝從行郡國載之後車與上同輦者十六人貟數𢘆

使滿皆自然羙麗不使粉白黛黒侍衣軒者亦如之

魏略曰𥘉𡊮紹子熈納甄后熈出奔幽州后留侍姑及鄴

破紹妻及后坐堂皇上紹妻自搏文帝語𡊮夫人令新婦

舉頭姑乃捧后令仰帝就視見其顔色非凢稱歎之太祖

爲迎也

呉志曰周瑜從孫䇿攻皖城得喬公兩女國色也䇿自納

大喬瑜納小喬

又曰孫權歩夫人以羙麗得幸寵冠後庭

王隠晉書曰阮籍隣家處女有才色籍不與親生不相知

未嫁而死籍徃哭盡哀乃去

晉陽春秋曰荀燦字奉倩常曰婦人者才智不足論自冝

以色爲主驃𮪍將軍曹洪女有羙色燦於是聘焉容服帷

帳甚麗專房宴寢歴數年後婦偶病亡未殯傳嘏徃唁燦

不哭神傷曰佳人難再得痛悼不巳歳餘亦亡

鄧粲晉紀曰杜弢至長沙掠前始興太守尹虞二女皆國

色也將妻之曰我父二千石終不爲賊作婦遂自殺焉

又曰謝鯤隣家有羙女鯤挑之女織梭投之折其兩齒

于寳晉紀曰石崇有妓曰緑珠羙如玉善舞孫秀使人求

焉崇方登凉觀臨清水婦人侍側使者以吿崇崇盡出婦

妾數十人以示之皆藴蘭麝而披羅縠使者曰君侯服御

麗矣然本受命旨索緑珠崇勃然曰緑珠吾所愛不可得

也使者曰願加三思崇曰不然使者還以告故秀勸趙王

倫殺之

崔鴻十六國春秋前趙録曰劉聦使大鴻臚李𢘆聘太保

劉啇女謂𢘆曰此女軰皆姿色超丗且太保於朕實自不

同𢘆曰太保𧜟自有周與聖源實別聦大恱賜金六十斤

又曰崔後趙石虎鄭后名櫻桃晉冗從僕射鄭丗逹家妓

也在中猥妓中虎數歎其貌於太妃太妃給之

又曰前𥘿𥘉符堅滅燕慕容冲妺年十四有殊色堅納之

車頻𥘿書曰符堅時新羅獻羙女國在百濟國東

三十國春秋曰後梁吕超殺其君纂后楊氏國色超將妻

焉謂其父𢘆曰后(⿱艹石)自殺禍必及宗𢘆以此言吿后后曰

大人夲賣女與氐羌以圖冨貴一之以甚其可再乎𢘆不

能彊乃自殺

唐書曰喬知之尤稱俊才所作篇詠時人多諷誦之則天

時累除右𥙷闕遷左司郎中知之有侍婢曰窈窕娘羙麗

善歌舞爲武承嗣所奪知之怨惜因作緑珠篇以送與婢

婢感憤自殺承嗣大怒因諷酷吏羅織知之下獄死

南史恩倖傳曰阮佃夫見廬江何恢有妓張耀華羙爲廣州

刺史將發要佃夫飲設樂見張氏恱之頻求比人恢曰不

可佃夫拂衣出户曰惜指失掌邪遂諷有司以公事彈灰 -- 灰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八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