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三百六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三百六十二 太平御覽 卷之三百六十三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三百六十四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六十三

 人事部四

   字

   形體

   頭上

     字

禮記冠義曰冠而字之成人之道也

春秋說曰字者飾也

謝承後漢書曰傅爕字南容北地靈州人也本字㓜起慕

南容三復白珪乃改焉

晉中興書曰諸葛恢字道明𧷤弟也弱冠知名試守即丘

長轉臨沂令值天下亂避地江左于時潁川荀闓字道明

陳留蔡謨字道明俱有名譽號曰中興三明時人爲之歌

曰京都三明各有名蔡氏儒雅荀葛

又曰孔愉字敬康少與同郡張茂字偉康丁潭字子康俱

知名號曰㑹稽三康

徐廣晉紀曰桓温才氣雄儁恢爽陵邁温嶠見其㓜時知

必非常故父彛字曰温

白虎通曰人所以有字何所以冠德明功敬成人也故禮

士冠經曰賔北面字之又曰冠而字之敬其名也所以五

十乃稱伯仲者五十知天命思慮定也能從四時長㓜之

序故以伯仲號也

荀氏家傳曰荀愷字茂伯小而智外祖晉宣王甚器之字

爲虎子弟悝爲龍子王每謂曰俟汝長大當共天下

陳武別傳曰武胡人育於臨水令陳君君竒之起議欲易

其故字武長跪自啓曰里語有之都亭䑕數聞長者語今

當易字寔有私心甞聞長卿慕藺相如之行故字相如徃

在郷里乆聞故老之說稱漢使⿱⺾⿰𩵋禾武執忠守志不服單于

流放漠北擁節牧羊𭔃秋鴈以訴心因行雲而託誠髙山

仰止意竊慕之陳氏嘉其志遂名之曰武又欲令字仲顯

其本是胡人而石勒石虎諱胡曰國人故因字之曰國武

尹文子曰康衢長者字僮曰善搏字犬曰善噬賔客不

過其門者三年長者恠而問之以寔對於是改之賔客復

聖證論曰學者不知孟軻字按子思書及孔叢子有孟子

居即是軻也軻少居坎軻故名軻字子居也

     形體

釋名曰形有形像之異也體弟也骨SKchar毛血表裏大小相

次第也

尚書大傳曰堯八眉舜四瞳子禹其跳湯扁文王四乳八者

如八字者也其跳者踦也其發聲也踦歩足不能相過也扁者枯也言湯體半

小家扁枯言皆不善也

韓詩外傳曰惟天命本人情人有五藏六府何謂五藏情

藏於腎神藏於心魂藏於肝魄藏於肺志藏於脾何謂六

府咽喉量入之府𦝩者五糓之府大腸轉輸之府小腸受

成之府膽積精之府膀胱精液之府也

孝經援神契曰人頭圎象天足方法地五藏象五行四胑

法四時九竅法九分目法日月肝仁肺義腎志心禮膽斷

脾信膀胱決難髪法星辰節法日歳腸法鈐鈐鈎也主

𨳲

東觀漢記曰詔書令功臣家各自記功狀不得自增加以

變時事或自道先祖形貌表相無益事實復曰齒長一寸

龍顔虎口竒毛異骨形容極變亦非詔書之所知也

又曰上復以朱祐爲護軍常舎止於中祐侍醼從容曰長

安政亂云有日角之相從以觀上風采上曰召刺姦收護

軍祐由是不復言

江表傳曰孫權生而方頥大口目有精光

晉起居注曰懷帝琅邪恭王子母曰夏侯氏帝生有白毫

生於目左角龍顔隆準眼有精曜

蜀李書曰武帝諱雄字仲儁始祖第三子帝身長八尺三

寸美容貌相工相之曰此君將貴其相有四目如重雲鼻

如龜龍口如方器耳如相望法爲貴人位過三公不疑也

帝每周旋郷里有識者皆器重之有劉化者道術士

也太康中每語郷里曰李仲儁有大貴之表終爲人主

車頻𥘿書曰符堅時四夷賔服湊集關中四方種人皆竒

貌異色晉人爲之題目謂胡人爲側鼻東夷爲廣面闊頞

北狄爲匡脚面南蠻爲腫蹄方方以𩔖名也

呉均齊春秋曰太祖神容魁梧天表英特體有龍文寛雅

沉深喜怒不形於人

隋書曰髙祖文帝龍顔額有五柱入頂目光外射

晏子春秋曰伊尹倨身湯傴

孫卿子非曰衛靈公有臣公孫吕長七尺面居三尺廣三

寸鼻目取具名振天下

管子曰子産日角晏平仲月角尾生犀角栁下惠史魚反

丈子曰人頭之圎以法天足之方以象地天有四時五行

九解三百六十日人亦復有四支五藏九竅三百六十節

天有風雨寒暑人亦有取與喜怒膽爲雲肺爲雨脾爲風

腎爲電肝爲雷以與天地相𩔖而心爲之主耳目者日月

也而血氣者風雨也日月失行而薄蝕無光風雨非時毀

折生災五星失行州土受其殃天地之道愛其神明人之

耳目何能乆勤而不愛精神何能乆馳而不止是故聖人

内而不失也

孔叢子曰魏安𨤲王欲以馬回爲相問子順曰回爲人便便

亮直之丈夫也順曰聞諸孫卿其爲人長目而豕視必體

方而心圎臣見其面非不偉其體幹而疑其目王卒用之

果以謟得罪

莊子曰老萊子弟子出薪遇仲尼反以告曰有人於彼修

上而趣下末僂而後耳耳却近後而上僂也(⿱艹石)營四海不知其誰

氏之子老萊子曰是丘也

淮南子曰形者生之舎也

又曰夫神者所受於天也而形體者所禀於地也故曰一

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故曰一月而氣二月而血三月而

胎四月而胞五月而筋六月而骨七月而成八月而動九

月而躁十月而生形體以成五藏乃形是以肺主目腎主

鼻膽主口肝主耳

又地形篇曰東方川谷之所主日月之所生其人銳形小

頭隆鼻大口鳶肩企行竅通於目筋氣屬焉倉色主肝長

大早知而不壽南方陽氣之所浹暑温居之其人墮形銳

上大口决眦竅通於耳血脉屬焉赤色主心早壯而夭西

方髙土川谷出焉日月入焉其人皆方面脩頸卬行竅通

於鼻皮革屬焉白色主肺而勇敢不仁北方幽晦不明天

之所閉者也寒冰之所積者也其人翕形短頸大肩下凥

竅通於隂骨幹屬焉黒色主賢其人惷愚而壽中央四逹

風氣之所通雨露之所㑹也其人大面短頥美鬚竅通於

口膚肉屬焉黄色主胃而惠聖

博物志曰東方少陽日月所岀山谷清㓪其人姣好西方

少隂日月所入其土窈𡨋其人髙鼻深目多毛南方太陽

𡈽下水沃其人大口北方太隂土平廣深其人廣面縮頸

中央四抄風雨交山谷峻其人端立

神仙傳曰玉札金䇶内經皆云老子黄色美鬚廣顙長耳

大目踈齒方口厚脣有叅午逹理魚目虎鼻純骨𩀱柱耳

有三門足蹈二五手把十丈

列女傳曰叔SKchar之生叔魚也生而視之曰是虎目而豕啄

鳶肩而牛腹谿壑可滿是不可猒也

李邰别傳曰公長七尺八寸多鬚髯八眉左耳有竒表項

枕如鼎足手握三公之字

管寧別傳曰寧身長八尺龍顔秀眉

論衡曰蒼頡四目而佐帝公子重耳駢脅爲諸侯霸蘇

𥘿骨鼻爲六國相張儀仳脅相𥘿魏

     頭上

說文曰首頭也顝口瓦碩顒大頭也顆小頭也

釋名曰頭獨也處體髙而獨尊也首始也

易未濟卦曰飲酒濡其首有孚失是飲酒濡首有孚失是酖酒無節

又曰說卦曰乹爲首

韓詩外傳曰禽息𥘿大夫薦百里奚不見納繆公出當車

以頭擊闑腦乃精出曰臣生無𥙷於國不如死也繆公感

悟而用百里奚

禮斗威儀曰君乗火而王其民銳頭君乗水而王其民大

禮記少儀曰頭容耳不傾頋也頭頸必中頭容直也

樂汁圖曰赤帝銳頭黒帝大頭宋均注曰銳頭像朱鳥也

左傳昭二年曰豎牛奔齊孟仲之子殺諸塞𨵿之外投其

首於寧風之𣗥上

春秋元命苞曰頭者神所居上貟象天氣之府也歳必十

二故人頭長一尺二寸

爾雅曰元首也左傳曰狄人歸先軫之元

孝經援神契曰頭圎象天足方法地

史記曰藺相如爲趙使𥘿持璧却立𠋣柱謂𥘿王曰趙王

齋戒五日使臣奉璧今大王見臣禮節甚倨得璧傳之美

人以爲戯弄臣故復取璧大王必欲急臣臣頭今與璧俱

碎於柱矣

又曰須賈使𥘿見范睢睢數之曰爲我告魏王急持魏齊

頭來不者我屠大梁賈歸告齊亡匿趙平原君所齊遂自

頸趙王取頭與𥘿

又曰欒布爲梁大夫使於齊未還漢誅彭越梟頭雒陽下

詔曰有敢收視者捕之欒布從齊還奏事於彭越頭下

戰國䇿曰三晉分智氏趙襄子最怨智伯⿰氵𭝠其頭以爲飲

史記

又曰白頭如新傾蓋如舊

漢書曰項籍顧見漢𮪍司馬吕馬童曰(⿱艹石)非吾故人乎馬

童面之指王翳曰此項王也羽曰吾聞漢購我頭千金邑

萬户吾爲公得乃自剄王翳取其頭

又曰髙祖招田横横至尸郷厩謂從者曰陛下欲一見我

面耳今斬吾頭馳三十里形猶未敗遂自剄令客奉其頭

又曰𥘿始皇即位三十七年内平六國外攘四夷死人如

亂麻𭧂骨長城之下額顱相屬於道

又曰孫敬字文寳好學晨夕不休及至眠睡疲寢以繩繫

頭懸屋梁後爲當丗大儒

又曰陳遵長八尺餘長頭大鼻容貌甚偉

又曰御史大夫陳萬年子咸亢直有異才萬年常召咸於

床下教戒之咸睡頭觸屏風萬年怒之咸叩頭爲謟也萬

年不復言

又曰建元中匈奴降者言匈奴破月氏王以其頭爲飲器

師古曰飲酒之器

東觀漢記曰岑彭引兵從車駕破天水與吴漢圍隗囂於

西城勑彭曰兩城(⿱艹石)下便可將兵南擊蜀虜人苦不知足

旣平隴復望蜀每一發兵頭𩯭爲白

後漢書曰賈逵自爲兒童常在太學不通人間事身長八

尺二寸諸儒爲之語曰問事不休賈長頭

又曰張讓叚珪誅何進爲詔以故太尉樊陵爲司𨽻校尉

少府許相爲河南尹尚書得詔版疑之曰請大將軍出共

議中黄門以進頭擲與尚書何進反巳伏誅

典略曰李傕移保黄白城梁與張横等破之送其首𥘉傕

兄子循及利等侍上無禮及傕頭到有詔髙懸之

魏略曰龐意手斬一級不知是郭援戰罷之後衆人皆言

援死而不得其首援鍾氏之甥意後於鞬中出一頭鍾繇

見之而哭意謝繇繇曰援雖我甥乃國賊也卿何謝焉

魏志曰辰韓國兒生以石𡑅其頭欲其𥚹故今辰韓人皆

𥚹頭

又曰𡊮紹辟牽招爲督軍從軍紹卒事𡊮尚後遼東送尚

首懸在馬市牽招覩之悲感設𥙊頭下太祖義之

又曰劉廙字恭嗣年十歳講堂上司馬德操撫其頭曰孺

子黄中通理寧自知不

蜀志曰𥘿密使呉呉主問密天有頭乎曰有詩云乃睠西

顧以此推之頭在西方

又曰魏延字文長義陽人延夢頭上生角以問占夢趙直

直告人曰角之爲字刀下爲用頭上用刀其凶甚矣延後

果誅楊儀蹋延頭曰庸能復作惡

又曰先主與張飛趙雲等泝流而上分定郡縣時巴郡嚴

顔率衆守城不降及城䧟縛顔至飛呵顔曰汝見大軍至

何以不降而敢拒戰顔荅曰我州但有斷頭將軍無降將

軍也飛怒命左右牽去斫頭大𥬇曰斫頭便斫頭何爲怒

耶於是飛壯而釋之引爲上客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六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