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三百六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三百六十七 太平御覽 卷之三百六十八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三百六十九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六十八

 人事部九

   脣吻    齒      牙

   喉咽    頤頷     承漿

     脣吻

說文曰脣口端也

釋名曰脣縁也口之縁也吻免也入則碎止則免也又取

枚也吹唾所出恒加枚栻因以爲名也

傳曰晉欲伐虢假道於虞虞君許之宫之竒諌曰諺有之

輔車相依脣亡齒寒其虞虢之謂乎

又曰吴將伐魯王問於子洩對曰諸侯將救之未可以得

老焉夫魯齊晉之脣脣亡齒寒君所知也不救何爲

春秋元命苞曰脣者齒之垣所以扶神設端(⿱艹石)有列星與

外有限故曰脣亡齒寒

春秋孔演圖曰八政不中則人無脣人恃脣乃語命無隂不制

孝經鈎命决曰仲尼斗脣吐教陳機授度

史記曰越王勾踐曰孤常不料力與吴戰困於㑹稽日夜

焦脣乾舌徒欲與吴王接踵而死

漢書曰張湯與顔異有𨻶人有告異以他議事下湯治異

云異與客語客云𥘉令下有不便者異不應徴反脣湯奏

異九卿見令不便不入言而腹非論死自是後有腹非之

又薛宣𫝊曰愽士申咸毀丞相宣家行不足宣子况賕

客楊明斫咸宫門外申斷鼻脣況坐從宣免爲庻人

王隱晉書曰寒儁傳曰劉升龍須昌人赤色文脣少言語

有大志自縣小吏至雍州刺史

梁書曰侯景僭位入登太極殿其徒數萬吹脣唱吼而上

莊子曰孔子謂盗跖曰將軍脣如激丹

淮南子說山曰孕見兎而子缺脣見麋而四目物固有然

不然也

賈𧨏曰沸脣投塞垣之下匈奴號也

通俗文曰脣不覆齒謂之齖祖家

廣志曰赤口濮嶃其脣以丹飾之

瀬郷記李母碑曰老君厚脣

趙志自叙曰志   長七尺四寸㓗白黒髮明眉赤脣

髭𩯭不多

燉煌實録曰王棽音參又丑林切卒有盗開棽冢者見棽與人樗

蒲舉杯酒賜盗者惶怖旣飲見牽銅馬出其夜有神告城

門我王孟曽使也人發孟曽冢以酒黒其脣明日入城有

黒脣者是也須㬰馬還流汗盗明詣城門不𮗜脣黒爲吏

縛孟曽棽之字也

宋玉神女賦朱脣(⿱艹石)

曹植洛神賦曰丹脣外朗皓齒内鮮

又曰啓朱脣以徐言

崔駰七依曰紫脣素齒雪白玉暉

廣雅曰咡謂之吻咡音

淮南子曰決吻治齲君子不與齲丘主切

     齒

說文曰齓毀齒也男生八月生齒八歳而齓女七月生齒七

歳而齓

釋名曰齒始也少長之別始乎此也以齒食多者長食少

者㓜也

禮曰母刺齒口口容止也

又曰濡肉齒決決猶斷也SKchar不齒决壑冝用乎

又曰髙子皐之執親之喪也泣血三年未甞見齒言𥬇之微

子以爲難

左傳曰陳僖子使召公子陽生立之將盟遂誣鮑子曰之

命也鮑子曰汝忘君之爲孺子牛而折其齒乎孺子荼也景公常銜繩爲

牛使荼牽之荼頓地 折其齒也

詩碩人曰齒如瓠犀

又閟宫曰旣受多祉黄髪兒齒

公羊傳莊公曰仇牧聞閔公弑趨而至遇之于門手劒而

叱之宋萬臂榝仇牧碎其首齒著乎門闔側手曰假𡊮葛切

春秋元命苞曰武王駢齒是謂剛強取象叅房誅害以從

天心宋均注曰房爲明堂主布政參爲大辰主斬刈兼此二者故重者爲表

孝經鈎命決曰夫子駢齒象鈎星也

史記曰顔回年二十九髮盡白齒早落

又曰范睢事魏中大夫湏賈賈使齊睢從齊襄王聞睢辯

賜金及牛酒賈以爲睢持魏事告齊故得饋以告魏相魏

齊大怒使人笞擊睢折脇摺齒睢佯死

漢書曰張蒼無齒唯飲乳百有餘歳而卒

謝承後漢書曰豫章項誦字叔和爲郡主簿太守爲屬縣

所誣章誦詣獄證要引自SKchar血出滂流齒皆墮地太守

獲免

晉書曰温嶠先有齒疾疾因拔齒中風而卒

又曰成帝杜皇右少有姿色長猶無齒有求昏者輙中止

及帝納采一夜齒盡生

又曰謝鯤隣家有美女鯤調之女以梭投鯤折其兩齒丗

俗爲之謡曰任逹不巳㓜輿折齒㓜輿鯤字也

山海經曰黒齒國爲人黒齒

河圖矩起曰帝嚳駢齒宋均曰所以駢齒齒星位

白虎通曰帝嚳駢齒上法曰叅秉度成紀以理隂陽

抱朴子内篇曰或問堅齒之道荅曰養以華池漱以濃液

永不動   次則服靈非散旣脫更生

楊泉物理論曰夫齒者年也身之寳也藏之斧鑿所以調

諧五味以安性氣者也

神仙傳曰老君䟽齒

神仙服經曰服神丹三百歳齒化爲石

王閎本事曰閎爲琅瑘太守張歩欲誅之閎出東武城門

馬奔墮車折齒閎心惡移病歸府遂得免

字林曰䶜牛於齒不相值也齼𥘉舉齒傷酢也齩午校

噬也齨老人齒如臼也齨音

叚國沙州記曰國人年五十以上四齒皆落將由地寒多

障氣也

異物志曰屠移在海外以草染齒因號黒齒𡊮子正書曰山梁氏泥於

西屠而染其齒

說曰孫子荆少時欲隠語王武子曰吾當枕石漱流誤

云漱石枕流王曰流非可枕石非可漱孫曰所以枕流欲

洗其耳所以漱石欲礪其齒

又曰王子猷詣謝玄林公先在坐王曰(⿱艹石)林公髮𩯭並全

神情當復勝此不謝曰脣齒相須不可偏亡

琴操曰聶政父爲韓王冶劒過期不成王殺之時政未生

及長入太山遇仙人學鼓琴⿰氵𭝠身爲厲吞炭變音七年琴

成入韓逢其妻從買櫛對妻而𥬇妻泣曰君何以似政齒政乃

入山援石擊落其齒

楚辭曰美人皓齒嫮以姱

臨海水土志曰夷州人俗女曰巳嫁皆缺去前上一齒

宋玉登徒子賦曰腰如束素齒如含貝

司馬相如上林賦曰皓齒粲爛

張恊禊賦曰清哇發於素齒

     牙

釋名曰牙植牙也隨形言之也

干寳晉紀曰賈庻人未害慜懷太子時有謡曰南風烈烈

吹白沙千歳髑髏生齒牙南風庻人名𢚓懷小名沙門

三國典略曰齊太上主生齻牙問於尚藥典御鄧宣以

對太上主怒而撻之中書監徐之才拜賀曰此智牙生者

聦明長壽太上恱而賞之

     喉咽

說文曰咽嗌也喉嚨也

釋名曰咽咽物也青徐謂之脰物投其中受而下之也

又謂之嗌氣所通流阨要之處也

傳曰敗狄于鹹獲長狄僑如冨父終生舂其喉以戈殺之

孝經鈎命決曰夫子輔喉

史記曰孫子曰夫救𨷖者不搏批亢擣虚形格勢禁

則自爲解耳亢音剛又音抗人喉也

又曰貫髙聞赦張王乃曰所以不死者白張王不反今王

巳出吾責巳塞死不恨矣且人臣有不簒弑之名何面目

復事上哉縱上不殺我不媿心乎乃仰絶亢而死韋昭曰亢咽也

漢書曰人有上書言息夫躬懷怨恨非𥬇朝廷所進候星

𪧐視天子吉凶與巫共祝詛上遣侍御史廷尉監逮躬繫

雒陽詔獄欲掠問躬仰天大謼火故因僵仆吏就問云咽

已絶師古曰咽喉嚨也音一千反

後漢書曰霍諿爲舅宋光𬒳誣上書曰譬猶療飢於附

子止渇於酖毒未入膓胃巳絶喉咽豈可爲哉

又曰王青字公然靑父隆建武𥘉爲都尉功曹青爲小吏

與父俱從都尉行縣道遇賊隆以身衛全都尉遂死於難

青亦𬒳矢貫咽音聲流喝

又曰李固對詔曰陛下有尚書猶天之有北斗北斗天之

喉舌尚書陛下之喉舌

魏志曰樂陵王茂兄東平王薨茂稱咽病不肯發哀詔削

蜀志曰彭葛亮書曰先民有言左手據天下之圖右

手扼其喉愚夫不爲也僕頗別菽麥哉

唐書曰幽州朱融鎮州王庭湊 叛東川節度王涯獻書

曰臣聞用兵(⿱艹石)𨷖先扼其喉今瀛莫易定兩賊之咽喉也

誠冝假之威柄戍以重兵俾其死生不相知間諜無所入

而以大軍先進兾趙次臨井陘此一舉萬全之勢也

抱朴子曰焦喉之渇遥指滄海

列女傳曰齊鍾離春者宣王后也極醜卭鼻結喉

益部𦒿舊傳曰犍爲楊鳯珪者其妻陳SKchar珪早亡兄弟欲

嫁之SKchar於是列刀割咽流血幾死九族驚異乃從其節

又曰蜀郡史賢妻張昭儀賢旣犯罪𬒳誅儀取刀自割咽

喉而死

物理論曰咽喉生之要孔

黄帝素問曰喉主天氣咽主地氣

     頥頷

釋名曰頥或曰輔車其骨強所以輔持其口或曰牙車牙

所載也或曰頷車頷含也

韓詩曰有美一人碩大且㜝薛君曰㜝重頥也五檢切

周易噬嗑卦曰頥中有物曰噬嗑

又頥卦曰頥貞𠮷觀頥自求口實

春秋元命苞曰后稷歧頥自求是謂好農盖象角元載土

食榖宋均注曰面皮有二象也頥面爲下部下部爲地巧於利也

戰國䇿曰静郭君善昆辨昆辯多疵門下不恱孟嘗君以

諌静郭君大怒舎之上舎令長子御旦暮進食威王薨宣

王立太子不善静郭君辭之薛昆辯至齊見宣王王 曰

子静郭君所聽愛者乎曰愛即有之聽即無有王之爲太

子辯謂静郭君曰太子相不仁過頥豕眎(⿱艹石)是法背父不(⿱艹石)

廢太子更立衛SKchar子嬰兒郭師静郭君泣而曰不可吾弗忍

爲聽辨而爲之必無今患矣宣王曰寡人殊不知此乃迎

静郭君

史記曰黄歇上書秦王曰本國殘社稷壞刳腹結膓折頸摺

摺盧合切

又曰蔡澤顩頥顩五撿切

漢書曰王莽蹙頥

范曄後漢書曰班超字仲升爲人大志不脩小節甞行詣

相者相者曰𥙊酒布衣諸生而當封侯萬里之外超問其

狀相者曰生䴏頷虎頭飛而肉食此萬里侯相也

江表傳曰孫權方頥大口

三國略曰徐之才年十三劉孝綽見之言曰徐郎鷰頷班

超之相也

帝系曰帝嚳方頥

莊子曰支疏頥隠於齊

又曰孔子遊緇惟之林弦歌鼓琴奏曲未半有漁父下舡

而來鬚眉交白𬒳髮揄𬒮行原而上距陸而止左手據膝

右手持頥以聽之

韓子喻老曰白公勝慮亂罷朝到杖䇿錣貫頥而血流至地而

弗知鄭人聞之曰頥之忘何不忘哉䇿馬箠也有針似馬謂之音竹劣陟

衛二

河圖曰黃帝兊頥

說苑曰田單攻翟三月不克嬰兒謡曰大冠如箕長劒柱

西京雜記曰匡衡字稚圭勤學能說詩時人爲之語曰無

說詩匡鼎來匡說詩解人頥鼎衡小字也

王粲七釋曰揚蛾眉而頥指

汝南先賢傳曰周爕顩頥折頞其貌甚醜也

談藪曰北齊李恕無鬚崔諶玩之曰何不錐刺頥作數百孔

拔左右好鬚者栽 之

     承漿

釋名曰口下曰承漿承水漿也

針灸經曰承漿一名懸漿也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六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