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九百一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九百一十三 太平御覽 卷之九百一十四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九百一十五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一十四

 羽族部一

     鳥

周禮曰庖人供六禽辯其名物六禽鴈鶉鷃雉鳩鴿

又曰中秋献良裘王乃行羽物行羽物以飛鳥賜群吏中秋鳩化爲鷹順其始殺大

班羽

又曰射鳥氏掌射鳥𥙊祀以弓矢歐烏鳶凢賔客㑹同軍

旅亦如之

又曰羅氏掌羅烏鳥蜡則作羅𥜗天子大蜡謂十二月合取万物而 素饗 之𥜗細宻之

又曰中春羅春鳥獻鳩以養國老行羽物春鳥蟄而始出是 時鴈化爲

鳩 春鳥變舊爲新冝以養老生氣行謂賦物

又曰掌畜掌養鳥而阜蕃教擾之鳥之可養盛大蕃息𥙊祀供夘鳥

其夘丙薦之鳥四時貢鳥物鴞鴈之属以四時來共膳獻之鳥雉及鶉駕之属

又曰翨氏翨音掌攻猛鳥各以其物爲媒而掎之猛鳥鴈隼之属

置其所養之物於絹中鳥未下則掎其脚以時獻其羽翮

又曰硩簇氏硩音摘又他歴切簇音蒼獨切掌覆夭鳥之巢覆毀也夭鳥惡鳴之鳥若

以方書十日之號十有二辰之號十有二月之號十有

一歳之號

又曰庭氏掌射國中之夭鳥(⿱艹石)不見其鳥獸則以救日之

弓與救月之矢夜(⿱艹石)神也則以太隂之弓與枉矢射

之禮曰獻鳥者佛其首

又曰執禽者左首

又曰大羅氏天子之掌鳥獸者也

又曰鳥皫色而沙鳴鬰皫普表切

又曰凢生天地之間者有血氣之屬必有知之屬莫不知

愛其𩔖今是夫鳥獸則失䘮其群匹越月踰時焉則必反

廵過其故郷翔廻焉鳴號焉蹢䠱焉踟蹰焉然後乃能去之小者

至於䴏雀獨有啁噍之頃焉然後乃能去之故有血氣之

屬者莫智於人故人於其親也至死不窮傳曰或叫于宋

大廟曰譆譆出岀鳥于毫社如曰譆譆

又曰郯子來朝公與之宴叔孫昭子問焉曰少皡氏以鳥

名官何郯子曰我髙祖少皡摯之立也鳯鳥適至故紀於

鳥爲鳥師而鳥名

又曰鳥則擇木木豈能擇鳥

詩曰伐木丁丁鳥鳴嚶嚶嚶其鳴矣求其友聲

易曰比王用三駈失前禽邑人不誡吉

又曰井泥不食舊井無禽

又曰旅鳥焚其巢

又小過曰有飛鳥之象焉飛鳥遺之音不冝上冝下大𠮷

上逆而下順也

書曰日中星鳥以殷仲春厥民析鳥獸孳尾孔安國曰乳化曰孳交接

日永星火以正仲夏厥民因鳥獸希革夏時鳥獸毛羽希少改揚革改

宵中星虚以殷仲秋厥民夷鳥獸毛毨兟理也毛更生生整理也

短星夘以正仲冬厥民燠鳥獸氄毛鳥獸皆生毳細毛也

周書旅SKchar曰珎禽竒獸弗育于國

論語曰鳥之將死其鳴也哀

又曰鳥獸不可與同羣

爾雅曰鳥之雌雄不可别者以翼右掩左雄左掩右雌鳥

之美長醜爲鶹𪅃二足而羽謂之禽

春秋孔演圖曰鳥化爲書孔子奉以告天赤爵集書上化

爲黄玉刻曰孔提命仰應法爲赤制

又曰黒帝治生五角之禽以觸民宋均注曰陽數玉也

春秋考異郵曰鳥魚者隂中陽陽中隂皆𡖉生以𩔖翔故魚從

水鳥從陽凢飛翔羽翮柔良之獸皆爲陽陽氣仁故鳥哺

鳥飛於風魚浮之水是故陽氣輕勁也含二氣故生吞齕者八竅而𡖉生鳥雞𩔖也

序命暦羲皇燧人始名物蟲鳥獸之名

尚書考靈曜曰鳥爲春𠉀

歸藏啓筮曰金水之子其名曰羽蒙乃占之曰羽民是生百鳥

史記曰秦仲知百鳥之音與之語皆應焉

又曰楚莊王即位三年不出號令日夜爲樂令國中曰有

敢諌者死無赦伍舉入諌莊王左抱鄭SKchar右抱越女坐鍾

鼓之間伍舉曰願有進隱隱爲隱藏其意曰有鳥在於阜三年不

蜚不鳴是何鳥也莊王曰三年不蜚蜚將冲天三年不鳴

鳴將驚人舉退矣吾知之矣

又曰楚湏襄王十八年人有好以弱弓微繳加歸鴈之上

者王聞而召之問焉對曰小臣之好射鶀鴈羅鸗徐廣曰鸗野鳥

也音小矢之發也何足爲大王道哉且稱楚之國大王之

賢所弋非特此也昔者三王以弋道德五伯以弋戰國故

𥘿魏燕趙者其鴈也齊魯韓衛者青首也青首小鳬有青者

費郯邳者羅鸗也外則其餘不足射也見鳥六𩀱以喻下文秦趙

等十二國故曰六𩀱唯王何取王何不以聖人爲弓勇士爲繳時張

而射之此六𩀱者可得而囊載也其樂非特朝夕之樂也

其獲非特鳬鴈之實也

漢武故事曰武帝作玉堂以玉壁薄椽頭鑄爲太鳥黄金

𡍼長五丈拪屋上

續漢書曰楊震將葬大鳥來止亭樹下地安行到柩前正

立低頭淚出衆人更共摩牧抱特終不驚駭其鳥五色髙

丈餘兩翼長二丈三尺人莫知其名也

魏志曰髙唐隆臨終上䟽諌明帝臣觀黄𥘉之際天兆其

戒異𩔖之鳥育長鷰巢口𤓰俱赤此魏室之大異也

晉書曰趙王倫篡位時於殿上得異鳥問皆不知名其日

向夕宫西有素衣小皃言是服劉鳥倫使録小兒并鳥閉

置空室明旦開視户如故並失人鳥所在倫目上有廇以

爲妖焉

南史曰甄恬字彦約中山無極人也居江陵數歳喪父哀

感有(⿱艹石)成人家貧養母常得珎羞及居喪廬於墓側𢘆有

鳥𤣥黄雜色集於廬樹恬𡘜則鳴𡘜止則止

齊書曰曲江公蕭遥欣年七歳出齊時有一左右小兒善

彈無飛鳥不應弦墜落欣戲多端何急彈此鳥自空中

翔飛何關人事無趣殺此生左右感其言遂不復彈鳥

梁書曰何胤退居吴武丘寺講經論常禁殺有異鳥如鶴

紅色集講堂馴狎如家禽

南史曰海中浮鵠山去地千餘里上有女人年三百歳有

女道士百四五人年並出百俱在山中學道遣使獻紅席梁武

帝方捨身時其使適至此草常有紅鳥居下故以名觀其

圖狀則鸞鳥也

又曰梁武帝捨身時有男子不知何許人於衆中自割身

以飴飢鳥血流遍體而顔色不變開講日有三足鳥集殿

開講日有三足鳥集殿之東户自戸適于西南懸楣三飛

三集白雀一見于重雲閣前連李樹

後魏書曰波斯國有鳥形如橐駞有羽翼飛而不能髙食

草與肉亦能噉火馳走甚疾一日能七百里也

又曰彭城王𢣢從沔北除使持節都督南征諸軍事正中

軍大將軍府𢣢於是親勒大衆湏㬰有二大鳥從南而來

一向行宫一向府幕各爲所獲𢣢言於帝曰始有一鳥望

旗顛仆臣謂大𠮷帝戲之曰鳥之畏威豈獨中軍之略也

吾亦分其一耳此乃大善

北史曰周豆盧勣爲渭州鳥䑕山絶壁千仞由來乏水

諸羗苦之勣馬足所踐忽飛泉涌出有白鳥翔止㕔前乳

子而後去人爲之謡曰我有丹陽山飛玉漿濟戎夷人神

鳥來翔

隋書曰煬帝征遼東帝舎臨頓見大鳥丈餘縞身朱足游

泳自若上異之詔虞綽爲銘帝覽而善之命有司勒於

又曰大業十二年一月甲子夜有二大鳥似鵰飛入大業

殿止干殿至明而去

又曰王丗充將欲篡位羅取雜鳥書帛繫其頸自言符命

而散放之或有彈射得鳥而來獻者亦拜官爵

唐書曰太宗謂禇遂良學問稍長性亦堅正旣冩忠誠甚

親附於朕譬如飛鳥依人自加憐愛

又曰永徽中吐火羅國獻大鳥髙七尺其足如駞有翅而

能飛行日三百里能噉銅鐵夷俗呼爲駞鳥上以太宗懷

逺所致獻于昭陵乃刻像於陵之内

又曰永徽中萬年宫有小鳥生大鳥

又曰大暦八年有大鳥見於武功縣群鳥隨而噪之武功

縣神䇿行營將張日芬射而獲之以獻是鳥肉翅四足

足有𤓰其尺三寸其毛色赤形𩔖蝙蝠

又曰大中十年舒州吴塘堰有衆禽成巢闊七尺髙一丈

而水禽山鳥鷹隼鷰雀之𩔖無不馴狎又有鳥人面緑毛

𤓰喙皆紺色其聲曰甘人呼爲甘蟲

莊子曰飛鳥之影未甞動也

文子曰有鳥張羅待之得鳥者一目也今爲一目之羅

即無得鳥時

孫卿子曰鳥窮則啄人窮則詐

淮南子曰鳥排空而飛獸蹶石而走

又曰射者扞鳥號之弓彎綦衛之箭重之蒙子之巧以

要飛鳥猶與羅者競多何則以所持之小也張天下以

爲之籠因江海以爲𦊙又何亡魚失鳥之有乎

又曰一目之羅不可以得鳥無餌之鈎不可以得魚

禮不可以得賢德

又曰毛羽者飛行之𩔖也故屬於陽

又曰繫舟水中鳥聞之髙翔魚聞之沉淵

又曰鳥不于防者雖近弗䠶鳥燕之属是也其當道者雖逺弗釋

當道謂作防客者故曰不釋也

又曰夫飛鳥主巢狐狸主穴巢者巢成而得𪧐焉趍捨行

義亦人之所捿𪧐也

又曰鳥魚皆生於陰屬於陽故鳥魚皆夘魚游於水鳥翔

於雲

又曰羽嘉生飛龍羽加羽蟲之先也蜚龍龍之有羽者飛龍生鳯皇鳯皇生

鸞鳥鸞鳥生庻鳥九羽者生於庻鳥也

又曰蒲且之連鳥於百仞之上而詹何之鶩魚於大淵之

中此皆得清浄之道也

又曰羽者嫗伏毛者孕育

淮南萬畢術曰人靣擊地飛鳥自下取蘗木爲人形似鳥而血塗人面以擊地

飛鳥自下

抱朴子軍術曰衆鳥群飛徘徊軍上不過三日有𭧂兵至

焉鳥聚軍中將當賞功増秩鳥集將軍之旗將軍増官鳥

集軍中莫知其名軍敗也

阮子曰髙鳥相木而集智士擇士而翔

晏子春秋曰景公射鳥野人駭之公令吏誅之晏子曰鳥

獸故非人所養野人駭之不亦冝乎公曰善自尓巳來一

㢮鳥獸之禁

又曰景公好弋使顔𣵠主聚鳥而亡公召吏殺之晏子曰

諸侯聞之以君重鳥輕士公曰勿殺

春秋後語淳于髠曰夫鳥同翼者聚飛而獸同足者俱行

各有儔也

又曰魏有更羸脉者與王處廪下仰見飛鳥引弓虚發而

鳥墮下魏王恠而問曰何以得至此羸脉曰此孽生也生

曰先生何以知之對曰其飛徐其鳴悲其飛徐者故瘡痛

也其鳴悲者乆失群也故瘡未息而驚心未去聞弦音烈

而髙飛故隕也孽餘也先𬒳傷而餘瘡未差故聞弦而奮 驚而隕也五違切創與瘡同

又曰燕王使𮪍刼代樂毅奔趙王卒離心田單乃令城中

食者先𥙊先祖於庭中飛鳥悉飛舞其上或下啄其食燕人皆

恠之〇穆天子傳曰曠原之野飛鳥之所解羽春之山飛

鳥之所拪㫪山之澤清水温泉飛鳥百獸之所飲食

家語曰孔子在衛顔回侍側聞𡘜聲甚哀子曰回汝知此

何𡘜對曰此哭非但爲死又爲生離回聞桓山之鳥生四

子焉羽翼旣成將分于四海其母悲鳴而送之哀聲有似

於此謂其往而不返也回𥨸以音𩔖而知之

又曰蒼鳥群飛熟使萃之蒼鳥蒼鴈

又曰稷   帝  投之水上鳥何燠投弃燠温鳥以羽翼覆薦温之

白虎通曰鳥所以飛何鳥者陽也飄輕故飛也禽者何鳥獸

之揔名明爲人所禽制

蔡邕月令章句曰天官五獸前有朱雀鶉火之體凢鳥生

於水

衝波傳曰顔淵子路於洙泗見五鳥色由熒熒之鳥也

分明故曰熒熒

廣志曰東齊多鳥爵千百爲群小户種㯏或以爵爲患

文士傳曰張衡有巧藝甞作木鳥假以羽翮腹中施機能

數里飛

又曰山隂禹葬聖人化感鳥獸故象爲民佃春耕

草根秋啄除其穢故縣官禁民不得殺傷此鳥犯者刑之

無赦

㑹稽典録曰夏方字文昌家遭癘父母伯叔一時死九十

三喪方年十四晝則負土哀號暮則扶棺哭泣比葬年十

七烏鳥集聚猛獸乳其側

幽明録曰符堅時有射師經嵩山望見松樹上有一𩀱白

鳥似鵠而大至樹下又見一蛇長五丈許樹上取鳥未至鳥

一丈鳥便欲飛蛇張口歙之鳥不得去𦆯紛一食頃鳥轉

欲困射師引弩射三矢蛇隕而鳥得颺去湏㬰雲晦雷發

驚耳駭目而向鳥徘徊其上毛落紛紛雷息電滅鳥亦髙飛

十州記曰祖沷州有不死之草似菰苗秦始皇時死者横

道有鳥如烏狀御此草以覆死人面皆登時起坐而遂活

異苑曰蘭陵昌慮縣華山有井鳥巢其中金喙黒色而圓

翅此禽見則大水

荆楚歳時記曰春分日民並種戒火草於屋上有鳥如烏

先鷄而鳴架架格格民𠉀此鳥則入田以爲𠉀人架犁格

又曰夏七月有鳥民穫糓其聲自呼農人候此鳥則犂把

上岸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一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