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九百三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九百三十五 太平御覽 卷之九百三十六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九百三十七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三十六

 鱗介部八

  魚下   鯉魚   鰋魚  鱣魚

  鮪魚  䱎䲛魚

     魚下

辛氏三秦記曰昆明池人釣魚綸絶而去夢於漢武求去

其釣明日遊戲於池見大魚衘索帝曰昨所夢也取而去

之帝後得明珠

玄中記曰東方之東海有大魚焉行海者一日逢魚頭七

日遇尾其産則三百里水爲血

永嘉郡記曰青田溪冬天水𤍠如湯衆魚歸之名魚倉

三齊記曰青城山始皇𥙊此山築石城入海三十里射魚

水四里變赤如血于今猶爾

盛弘之荆州記曰長沙湖郷連水邊有石魚形(⿱艹石)鯉相重

沓如雲母炙之作魚腥

林邑國記曰飛魚翼如蟬飛則凌雲沉泳海底

王子年拾遺録曰𤅀洲一名魂洲亦曰環洲有洞淵廣千

里有魚身長千丈鱗色蘭徧鼻有角時鼔舞戲或有逺而

望者見水間有五色雲上就而視之此乃魚噴水爲雲也

又曰夏鯀治水無功沉於羽淵化爲玄魚大千丈後遂死

横於河海之間後世聖人以魚爲神化之物以玄字合於

魚爲鮌字

崔豹古今注曰水君狀如人乗馬衆魚導從一名魚伯大

水有之漢末有人於河際見之人馬皆有鱗甲如大鯉魚

但手足别耳目鼻與人不殊見人良乆入水而没

愽物志曰呉王江行食膾有餘棄於江中流化而爲魚今

江中有名吴王餘鱠魚者長四寸大者如箸猶作鱠形

嶺南異物志曰南方嘗晴望海中二山如黛海人云去岸

兩廂各六百里一旦暴風雷旦霧露皆腥雜以泥涎七日

方巳屬有人從山來說云大魚因鳴吼吹沬其一鰓掛山

巔七日山爲之折不能去鳴聲爲雷氣爲風涎沬爲霧

又曰海中所生魚唇置隂處有光初見之以爲恠異土人

甞推其義盖鹹水所生海水中遇隂晦波如燃火滿海以

物擊之迸散如星

嶺表録異曰新瀧等州山田㨂荒平處以鋤鍬開爲町疃

伺春雨丘中貯水即先買鯇魚子散於田内一二年後魚

兒長大食草根並盡旣爲孰田又収魚利及種稻且無稗

草乃齊民之上術也

異𫟍曰永嘉有人斷水捕魚宰牲祈𥙊了無所獲將棄罷

之其夕夢見老公云諸君何小停夜聞㹠聲驚起共看乃

是大魚剉以爲鮓頓得百薄故因以百薄爲瀬水

述異記曰桓冲爲江州遣人周行廬山見一湖中有赤鱗

魚使者欲飲水魚張鬐向之乃不敢飲

又曰𨵿中有金魚神云周平王二年十旬不雨遣𥙊天神

俄而生湧泉魚躍出而降雨

幽明録曰成彪兄䘮哀悼結氣晝夜哭泣後釣於澤經所

共飲處釋綸悲感有大魚跳入舡中俯視諸小魚彪仰天

號慟俛而見之悉放小魚大者便自出舡去

搜神記曰宫亭湖孤石有估客下都經其下見二女子云

可爲買兩量絲履自厚相報估客至都市好絲履并箱盛

之自市一書刀亦在箱中旣還以箱置廟中而去忘取書

刀湖中正㠶忽有鯉魚跳入舡破魚得書刀焉

廣五行記曰唐儀鳯元年愽州僧正滿行同凢俗數頭

於房作鱠食之至夜四更忽聞䆫外有𭧂風聲乃夢一佛

二佛二金剛語滿云爾是何物小兒將穢汚伽藍金剛手

執棒滿閉目因而兩目不開矣

又曰曹宋二州西界大劑陂村人陳君少小爲捕魚業於

後得患恒𬒳衆魚所食痛苦不能自持若以魚網蓋之其

痛即止後爲村人盜其網去數日之間不勝痛苦而死

樂府歌曰江南可採蓮蓮葉何田田魚戯蓮葉間魚戯蓮

葉東魚戯蓮葉西

宋玉對問曰夫鳥則有鳯魚則有鯨鯨魚朝發崑崙之墟

𭧂鬐於碭石夕宿於孟諸夫尺澤之鯢豈能與量江海之

大哉

東方朔客難曰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

曹植荅崔文始書曰臨江以釣不獲一鱗非江魚之不食

其所餌之者非也是以君子慎舉擢

    鯉魚

河圖曰黄帝遊於洛見鯉魚長三尺青身無鱗赤文成字

毛詩宛丘衡門曰豈其食魚必河之鯉

又臣工潜曰鰷鰋鯉鰷音

東觀漢記曰姜詩字士遊性至孝母常飲江水兒取水溺

死恐毋知詐云行學俄而涌泉出舎側并旦出鯉一𩀱

謝承後漢書曰羊續好食生魚爲南陽太守丞侯儉貢鯉

續受而懸之一歳儉復致一枚續乃以所懸枯魚以示儉

終身不復食魚

晉書曰王祥性至孝早䘮親繼母朱氏不慈數譛之由是

失愛於母父有疾衣不解帶湯藥必親甞母欲生魚時天

寒水凍祥解衣將剖氷求之氷忽自解𩀱鯉躍出持之而

歸○又曰劉聦將趙染爲索綝所敗殺其長史魯徽劉曜

聞之曰蹄涔不容尺鯉染之謂也

齊書曰崔祖思自相國從事中郎遷齊國内史髙帝旣爲

齊王置酒爲樂羹膾既至祖思曰此味故爲南北所推侍

中沈季文曰羮膾吴食非祖思所解祖思曰鼈鯉似非勾

吴之詩文季曰千里蓴羮豈𨵿魯衛帝甚恱曰蓴羮故

應還沈

南史曰梁南郡太守劉之亨甞夢二人姓李詣之乞命未

之解也其明日仲夏有遺生鯉魚二頭之亨曰必夢中所

感也乃放之其夜又夢來謝恩云當令君延筭

淮南子曰詹公之釣千歳之鯉詹公詹何古得道善釣者

又曰牛蹄之踵無盈尺之鯉踵牛踐處

符子曰務光自投盧盧川之伯以赤鯉送之

金樓子曰五尺之鯉一寸之鯉但大小殊鱗之數等

家語曰孔子娶于宋并官氏女一歳而生伯魚伯魚生三

日魯昭公以鯉魚賜孔子孔子榮君之貺因名子曰鯉字

伯魚

曹植辨道論曰甘始言取鯉魚一𩀱令一者含藥俱投沸

膏中有藥者奮尾皷鰭遊行沉浮有(⿱艹石)處淵其一者巳熟

而可噉余時問言可試不言是藥去此踰萬里非自行不

能得也慱物志同

陶朱公養魚經曰威王聘朱公問之曰公住足千萬家累

億金何術乎朱公曰夫治生之法有五水畜第一所謂水

畜者魚也以六𠭇地爲池池中有九洲即求懷子鯉魚長

三尺者二十頭壯鯉四頭以二月上旬庚日内池水中令

無聲魚必生所以飬鯉者不相食昜長又貴也

魏武四時食制曰郫縣子魚黄鱗赤尾出稻田可以爲醬

列仙傳曰吕尚釣於磻溪三年不獲比周曰可止矣尚曰

及果得大鯉有兵鈐在腹中

又曰㳙子齊人也好餌术接食其精至三百年乃見於齊

著天地人經四十八篇後釣於河澤得鯉魚膓中符隱於

宕山能致風雨

又曰琴髙趙人也以皷琴爲宋康王舎人行㳙彭之術浮

游冀州𣵠郡間二百餘年後辭入𣵠水中取龍子與諸弟

子期之期曰皆潔齊後於水旁設祠屋果乗赤鯉來出祠

中且有萬人觀之留一月復入水去

又曰子英者舒郷人也善入水捕魚得赤鯉魚愛其色持

著魚池中數以米榖食之一年長丈餘遂生角有翅翼子

英恠畏拜謝之魚言我迎汝耳上我背與汝俱去即大𭧂

雨子英上騰去歳歳來歸故舎食飲見妻子魚復來迎之

如此七年故吴中門戸作神魚子英祠

續述征記曰梁孝王家中有數尺水有大鯉人謂有靈不

敢犯

宣城記曰臨城縣盖山有舒姑泉相傳云昔舒氏女未嫁

與其父採薪此女坐處化爲清泉其母云此女好音樂乃往絃歌而泉涌有朱鯉一𩀱

及命作樂泉故涌出

河洛記曰諺云伊洛魴鯉天下最美洛口黃魚天下不如

崔豹古今注曰兖州人謂赤鯉爲玄駒白鯉爲白驥黃鯉

爲黃雉

搜神記曰宫亭孤石有估客至都因市一刀置神廟中而

忘取至湖中忽有一鯉跳入舡破之得刀具魚部中

續捜神記曰謝允從武當山還在梪宣武座言及左元放

爲曹公置鱸魚允便云此可得耳求大瓮盛水朱書符投

水中俄有二鯉皷鬐在水中

又曰㑹稽音懋縣有女子姓吴字望子爲蘓侯神所愛

望子心有所欲輙空中下之望子甞思鱠一𩀱鮮鯉應心

而至

幽明録曰孫權時南方遣吏獻犀簪吏過宫亭廟請福神

下教求簪而盛簪器便在神前神云臨入石頭當相還去

逹石頭三尺鯉魚跳入舡吏破魚得之

又曰平都縣南陂上有冢行人於陂取得鯉道逢冢中人

來云何敢取吾魚奪着車上而去

杜寳大業拾遺録曰四年梁郡有清冷淵水靣闊二里許

即衛平得大龜之處清冷水南有横瀆東南至宕山縣西

北入通濟渠是時大雨溝渠皆滿忽有大魚似鯉而頭一

角長尺餘鱗正赤從清冷水岀頭長三尺許入横瀆逆流

西北十餘里不没入通濟渠于時夾兩岸隨看者數百人

皆謂赤龍大鯉從淵而出此亦唐柞將興之兆

楊衒之洛陽伽藍記曰京師語曰伊洛鯉魴貴於牛羊

廣五行記曰隋煬帝大業𥘉爲詩令宫人唱之曰三月三

日向江頭正見鯉魚江上游意欲垂釣徃撩取恐是蛟龍

還復休鯉魚即唐之國姓俄而唐有天下故歌辭曰客從

逺方來贈我𩀱鯉魚呼兒烹鯉魚中有尺素書

古歌寗戚辭曰中有鯉魚長尺半弊布衣裳不覆骭

    鰋

爾雅曰鰋今鰋額白魚音偃

毛詩鹿鳴魚麗曰魚麗于罶鰋鯉鰋鮎

謝承後漢書曰陳蕃爲郡法曹吏正月朝見太守王龔客有

貢白魚於龔者龔曰汝南乃有此魚蕃曰魚大且明府之德

晉書曰夏統字仲御母病詣洛市藥㑹三月上巳洛中王

公巳下並至浮橋統並弗之顧太尉賈充恠而問之曰卿

居海濵頗能水戲乎荅曰可乃操柂正櫓折旋中流於是

風波振駭俄而白魚跳入舡中者有八九觀者皆悚遽

酈善長水經注曰聖水岀上谷東南流經大坊嶺下嶺之

東首山下有石穴東北洞開穴中有水𦒿舊傳言者有沙

門釋惠珎者常㝷之旁水入穴三里有餘穴分爲二一穴

漸小西北岀不知趣詣一穴西南岀入經五六日方還又

不測短長其水夏冷冬温春秋有白魚岀穴數日及人有

採食者美珎甞味蓋亦丙穴嘉魚之𩔖

列仙傳曰陵陽子明釣於溪得白龍子明解釣謝之後數

十年得白魚腹中有書教子明服食之法三年白龍來迎

     鱣

毛詩谷風四月曰匪鱣匪鮪潜逃于淵

又詩義䟽曰鱣身似龍銳頭口在頷下背上腹下皆有甲

大者千餘斤

後漢書曰楊震常客居湖城衆人謂之晚貴震志愈篤後

有冠雀銜三鱣魚飛集講堂前冠音貫即鸛雀也都講取魚進曰

虵鱣者卿大夫服之象也數三者法三台先生自此𦫵矣

淮南子曰牛蹄之涔不生鱣鯉

抱朴子曰探鷰窠而求鳯𡖉搜井底而捕鱣魚雖加至勤

其非所有也

水經曰漢水又東爲鱣湍洪波奔盪崩浪雲頺𦒿舊言有

鱣魚𡚒鰭遡流望濤直上至此則爆失濟故因名湍矣

又曰鱣鮪鯉也出鞏穴三月則上渡龍門得渡爲龍矣否

㸃額而還

張衡西京賦曰鱣鮪鱮鮦

郭璞江賦曰魚則叔鮪王鱣

孫綽望海賦曰文鯉黃鱣

    鮪魚

爾雅曰鮥鮪鱣属也大者名王鮪小者名鮛鮪今冝都郡自荆門以上江中通岀鱏

鱣之魚有一魚狀似鱣而小建平人呼鮥子即此魚也鱏音尋

毛詩淇澳碩人曰施𦊙濊濊鱣鮪撥撥

毛詩義䟽曰鮪魚岀海三月從河上形似鯉而色青黒頭

小而尖如鐵兠鍪口在頷下今東萊遼東人謂之尉魚或

謂仲明魚仲明者樂浪尉溺死海中化爲此魚也

禮記月令曰季春薦鮪於寢廟進時羹味

淮南子曰夫牛蹄之涔不生鱣鮪

又曰禹決江䟽河鑿龍門辟伊闕龍門本有水門鮪魚由其中上行得上過者便

爲龍門禹辟而大之故言鑿

抱朴子曰寸鮪汎濫啼水之中則謂天下無四海之廣也

芒蝪宛轉菓㧡之内則謂八極之界盡於兹也

愽物志曰河隂岫穴出鮪魚焉

    䱎公贈武亘

魏武四時食制曰䲛一名黃魚大數百斤骨軟可食出江

陽犍爲

淮南子曰季春天子始乗舟薦鮪於寢廟乃爲麥祈實

瞢魚也天子乗舟捕魚者以薦進廟也

司馬相如上林賦曰䱎䲛漸離

左思吴都賦曰筌䱎䲛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三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