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九百九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九百九十八 太平御覽 卷之九百九十九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一千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九十九

 百卉部六

   芙蕖  蒲   菖蒲   菰

   馬藻   鳬葵  馬SKchar   蕣

     芙蕖

爾雅曰荷扶蕖別名芙蓉江南呼荷其莖茄其葉蕸其夲蔤莖下白蒻在泥

其華菡蓞其實蓮其根藕其中的蓮中子也的中薏中心苦者也薏

廣雅曰菡蓞芙蓉

周書曰魚龍成則藪澤竭即蓮藕掘

毛詩澤陂曰彼澤之陂有蒲與荷荷芙渠也

又山有扶⿱⺾⿰𩵋禾曰山有扶⿱⺾⿰𩵋禾隰有荷華荷華扶渠也

毛詩義䟽曰芙蕖莖爲荷其華未發爲菡蓞已發爲芙蕖

其實蓮蓮青皮裏白子爲的的有青長三分如鈎爲薏語

曰苦如薏也的五月中生生啖脆其秋表皮黒的成食或

可磨以爲飯䡖身益氣令人強徤幽荆楊豫取備飢年其

根爲藕幽州人謂之光爲光如牛角

謝承後漢書曰鄭敬爲新遷功曹甞與同郡鄧敬因折芰

爲坐以荷獻肉瓠瓢SKchar酒言談弥日○宋書曰臧質說南郡

王義宣反兵敗無所歸乃入南湖逃竄無食摘蓮噉之追

兵至窘急以荷覆頭自沉於水唯出𤾁軍主鄭俱兒望見

射子中心兵刃乱至膓胃SKchar2縈水草

沈約宋書曰文帝元嘉二十一年天泉池樂遊𫟍池玄團

池生蓮同榦

宋起居注曰㤗始二年嘉蓮一𩀱駢花實合跗同莖生豫

州鱧湖

宋紀曰文帝元嘉年蓮生建康額擔湖一莖兩華

齊書曰涪陵王鑿金蓮花以貼地令潘妃行其上曰此歩

出芙蓉

三國典略曰齊師伐梁梁以糧運不繼調市人餽軍建康

令孔奐以夌屑爲飯用荷葉褁之一𪧐之間得數萬褁

又曰梁江從簡光禄大夫革之子也頗有才學年十七爲

採荷調以刺何敬容其文曰欲持荷作柱荷弱不勝梁欲

持荷作鏡荷暗夲無光敬容弗覺唯唯嗟其工

管子曰五沷之土生蓮

王子年拾遺記曰漢昭帝遊栁池有芙蓉紫色大如斗花

葉柔甘可食芬氣聞十里之内蓮實如珠

郭子横洞SKchar記曰北及玄坂去崆峒十七萬里日月不至

其地自明有紫河萬里流珠千文中有寒荷霜下方香茂

抱朴子曰千歳神龜巢於蓮葉之上

萬歳歴曰齊太和二年烏程縣閣下生蓮華

頋啓期婁地記曰婁門東南有華墽口殼陂中生千葉蓮

花其荷無異菡蓞色白豈佛經所載者乎

古今注曰芙蓉一名荷華生池澤中一名澤芝一名水花

色有赤白紅紫青黄紅白二色苦多華大者至百葉

華山記曰山頂有池池中生千葉蓮華服之羽化因名華

諸草木方曰七月七日採七分八月八日採蓮根八分

九月九日採蓮實九分隂乾下簇服方寸匕令人不老

真人閞尹傳曰老子語喜天崖之淵真人所遊各各坐蓮

華之上一華輙徑十丈

說文曰茄芙蕖莖也荷芙蕖實也蓉芙蕖夲也

捜神記曰王敦在武昌鈴下儀仗生蓮華五六日而落說

曰易稱枯楊生華何可及也今狂華生枯木敦終逆而身

王韶之神境記曰九嶷山過半路皆行竹松下夾路有青

澗澗中有黄色蓮蓮華芳氣SKchar

幽明録曰晉末黄祖至孝母病篤庭中稽顙俄頃天漢開

明有一老翁以兩丸藥賜母服之衆患頓消翁曰汝入三

月可汎河而來依期行見門題曰善福門内有水曰𭰫源

池有芙蕖如車輪

浮圖澄傳曰澄以鉢盛水燒香呪之湏㬰青蓮華出外國

外國事曰𥝠訶條國大洲上有大山上有石井井自生千

葉白蓮華蓮華出

陶隠居夲草注曰宋時太官作羊血舀空紺血切削藕誤落中

遂皆散不凝醫仍用治血多効

神農夲草注曰血藕實莖一名水芝所在池澤皆有生豫

章汝南郡者良苗髙五六尺葉團青大如扇其花赤名蓮

荷子黒狀如羊矢

范寗爲豫章表曰新涂令孟佃民解列縣㕔事前二丈陸

地生蓮華入冬死至陽更生四枝今年三月復生故處繁

殖轉多華有二十五杖鮮明可愛有異常蓮

古詩曰渉江採芙蓉蘭澤多芳草採之欲遺誰思之在逺

楚辭曰芙蓉始發雜芰荷紫莖屏風屏風水葵丈緑波些言復有水

葵生於中也莖紫色風起動波緑其葉而生紋也或曰紫莖言荷莖紫色屏風爲荷葉如屏風

張奐芙蓉賦曰黄螺圎出垂蕤散舒纓以金牙㸃以素珠

曹植羙芙蓉賦曰竦芳柯以從風兮𡚒纎枝之璀璨其始

榮也曒(⿱艹石)夜光尋扶木其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煇也晃(⿱艹石)九日出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谷芙蕖

騫産菡蓞星屬絲條垂珠丹莖加緑混混兮韡韡爛(⿱艹石)

潘尼芙蓉賦曰或擢莖以髙立似彫輦之翆盖或委波而

布體擬連壁之攅㑹

古詩曰江南可採蓮蓮葉何田田

楚辭曰令薜茘以爲理兮憚舉趾而縁木因芙蓉而爲媒

兮憚褰裳而濡足

又曰製芰荷以爲衣集芙蓉以爲裳

又曰築室兮水中葺芝兮以荷盖

傳玄歌曰曲池何澹澹芙蓉敞清源榮華盛壯時見者誰

不歎一朝光采落故人不廻顔

     蒲

爾雅曰莞苻蘺其上蒚今西方人呼蒲爲莧蒲蒚謂其頭臺首也今江東謂之芙蘺西方亦

名蒲中莖爲蒚謂之爲席蒚音翮

毛詩澤陂曰彼澤之陂有蒲與蕳

又魚藻曰魚在在藻依于其蒲

左傳文公曰仲尼曰臧文仲其不仁者三下展禽廢六𨵿

妾織蒲三不仁也

又昭公二十年晏子對齊侯曰澤之萑蒲丹鮫守之

漢書曰蒲輪安車以徴賢晉灼曰以蒲褁車輪

又曰路温舒字長君父使牧羊温舒取澤中蒲截以爲編

用寫書

又曰元帝病數問景帝立SKchar東王故事史丹侍疾候上獨

𥨊直入卧内頓首伏青蒲上服度曰青緑蒲也孟康曰以蒲爲廢蔽也太子由

是得不廢

東觀漢記曰劉寛遷南陽太守温仁多恕吏民有過但蒲

鞭罰之示辱而已

晉書曰王育字伯春京兆人也少孤貧爲傭牧羊毎過小

學必歔欷流涕時有暇即折蒲學書忘而失羊爲羊主所

責將鬻已以償之東郡許子章敏逹之士也聞而嘉之代

育償羊給其衣食使與子同學遂愽通經史

齊書曰崔景真爲平昌太守有惠政常懸一蒲鞭而未嘗

用去任之曰土人思之爲立祠焉

北齊書曰尉瑾少威儀子德載以蒲鞭責之便自投井瑾

自臨井上呼云兒出聞者皆𥬇

三齊略記曰鬲城東南有蒲䑓𥘿始皇東遊海上於臺下

蒲繫馬至今歳歳蒲生榮委猶(⿱艹石)有繫狀似水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以爲箭

穆天子傳曰天子于珠澤之藪方三十里爰有萑蒲萖葦

說文曰蒲草也以作席蒻蒲子也以爲平席丗謂蒲蒻

風土記曰蒲生於陸葉如烏扇而紫于詭一曰𫉬蒲好

草也

續述征記曰烏常沉湖齊人謂湖爲沉中有九 臺皆生結蒲云

𥘿始皇遊此臺結蒲繫馬自此蒲生則結

前𥘿記曰符洪家生蒲長五丈節狀如竹咸以異之謂之

蒲家因氏焉洪後以䜟文草付應王遂改姓爲符

幽明録曰河東常醜奴寓居章安縣以採滿爲業將一小

兒湖邊拔蒲見一女子容姿殊羙乗一小船蒪徑前投

醜奴舎𭔃住醜奴嘲之㓕火共卧覺有腥氣又指甚短惕

然疑是魅女已知人意便求出戸變而爲⿰犭頼

嵇康集序曰孫登夏甞編蒲爲裳冬披髮自覆

淮南萬畢術曰酒薄復厚漬以宛蒲断蒲漬酒中有湏出之即酒厚也

楚詞曰抽蒲兮陳坐援堇兮爲盖

     菖蒲

左傳僖下曰王使周公閱來聘饗有昌歜歜菖蒲𦵔也

春秋運斗樞曰玉衡星散爲菖蒲菖蒲逺雅頌着倡優則

玉衡不明菖蒲冠環也

梁書曰太祖后張氏諱尚柔甞於室内忽見庭前菖蒲生

花光彩照灼非丗所有后驚異之謂侍者曰汝見否皆云

不見后曰甞聞見菖蒲花當貴因取食之生髙祖

吕氏春秋曰冬至五旬七月昌本者百草之先生也

說𫟍曰丈公好食昌夲葅本草即菖蒲

風俗通曰菖蒲放花人得食之長年

神仙傳曰王興咸陽人採菖蒲食以得長生一寸九節者

羅浮山記曰宣山中菖蒲一寸二十節堅芬之極

方言曰菖蒲得石上生九寸節以上紫花尤善

吴氏夲草曰菖蒲一名堯時薤

本草經曰菖蒲生石上一寸九節者乆服輕身明耳目不

忘不迷惑生上洛

典術曰聖王仁功濟天下者堯也夫降精於庭爲薤感百

隂爲菖蒲焉今之菖蒲是也

     菰

廣雅曰菰蔣也其米謂之彫胡

周官曰鳥冝菰鄭玄注曰蔬彫胡

說文曰蔣菰也彫胡一名蔣

晉中興書曰毛璩爲譙王司馬時海陵縣地多菰蒲處所

幽𮟏亡戸保之璩請討放火而進天旣旱地皆菰封封燃

叛人走出近得萬户

廣志曰菰可食以爲席温於蒲生南方

莊子曰孔子之楚舎於蟻丘之蔣

宋玉賦曰主人之女爲臣炊彫胡之飲

     馬藻

爾雅曰莙牛藻似藻菜大江東呼爲馬藻

毛詩采蘋曰于以采藻于彼行潦

陸機毛詩䟽義曰采藻水草也生於水底葉似鷄⿱⺾⿰𩵋禾可食

荆楊人食以當榖救飢飢荒時蒸而食之

顔氏家訓曰或問東宫舊事六色𦋺䋿是何等物當作何

音荅曰案說文云莙牛藻也讀(⿱艹石)威音塢瑰𥨸即陸機所

謂藴藻葉如蓬者也又郭璞注三蒼亦云蕰藻之𩔖也細

葉蓬茸然生今水中有此物一節長數寸細茸𢇁圎繞可

愛長者二三十節猶呼爲莙又寸斷五色𢇁撗着線股間

䋲之以象莙草用以飾物名爲莙於時當紲六色𦋺此莙

以飾緄帶張敞因造𢇁傍畏耳作隈

郭子横洞SKchar記曰昆靈池有倒藻枝葉横倒水上長九尺

餘縱横而生狀如結䋄有野鴨鵝鳬及鷗鷁來翔觀水池

上入此草障皆不得出如入𦌘䋄也亦曰水䋄草

     鳬葵

說文曰𦭘鳬葵也

纂文曰鳬葵其實可作醬

     馬蓼

爾雅曰紅蘢古其大者蘬俗呼紅草爲蘢殼語轉耳

毛詩緇衣山有扶⿱⺾⿰𩵋禾曰山有橋松隰有遊龍毛云紅草也

毛詩義䟽曰紅草一名馬蓼葉麄大赤白色生外澤中

     蕣

爾雅曰椵木槿櫬木横别二名也似李樹華朝生夕殞可食或呼爲日及亦曰王蒸

廣雅曰日及木槿也一名朱槿一名赤槿

說文曰蕣木槿也

毛詩有女同車曰有女同車顔如蕣華蕣木槿也

禮記月令曰仲夏之月木槿榮

𫝊玄曰蕣華麗木也謂之曰冾或謂之冾容或謂之愛老

潘尼以爲朝菌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九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