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九百九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九百九十五 太平御覽 卷之九百九十六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九百九十七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九十六

 百卉部三

   菊  (⿱艹石)  萱   蓿

  菅  茅  紫草  藍

   蒨

     菊

爾雅曰菊治蘠今人秋華菊也

又圖讃曰菊名曰精布華玄月仙客是尋薄採薄捋

禮記月今曰季秋之月菊有黄華

周書曰寒露之日鴻鴈來賔又五日菊有黄華無華土不

稼穡

晉書曰羅含致仕還家階庭忽蘭菊藂生人以爲德行之

續晉陽秋曰陶淵明甞九月九日無酒出菊叢中摘SKchar

坐其側乆之望見一白衣人至乃王弘送酒即便就酌

山海經曰九九之山其草多菊

廣志曰菊有白菊

風俗通曰南陽酈縣有甘谷谷中水甘美云其山上大有

菊菜水從山流下得其滋液谷中三十餘家不復穿井仰

飲此水上壽百二三十其中百餘七十八十名之爲夭司

空王暢太尉劉寛太傅𡊮隗爲南陽太守聞有此事令酈

月送水三十斛用飲食澡浴終然無益

抱朴子曰劉生丹法菊花汁蓮花汁地血汁樗汁和丹

蒸之服一年得五百歳仙方所謂日精

又曰日精更生周SKchar皆一菊也而根莖花實異名或無効

者以由不得真菊菊花與薏苡相似直以甘苦別之耳菊

甘而薏苦今所在真菊但爲少耳

神仙傳曰康風子服甘菊花栢實散得仙

愽物志曰菊有二種苗花如一唯味小異苦者不冝服

崔寔四民月令曰九月九日可採菊華

王韶之神境記曰滎陽郡西有靈源山其澗生靈芝石茵

巖有紫菊

風土記曰日蘠皆菊華莖之別名九月律中無射

而數九俗向九日而用候時之草也

盛弘之荆州記曰酈縣北八里有菊水其源悉芳菊𬒳

水甚甘馨太尉胡廣乆患風羸𢘆汲飲水後疾遂瘳年及

百歳非唯天壽亦菊所延也

名山記曰道士朱孺子吴末入王笥山服菊花乗雲升天

本草經曰菊有筋菊有白菊黄菊花一名節花一名𫝊公

一名延年一名白花一名日精一名更生一名隂威一名

朱羸一名女菊其菊有兩種一種紫莖氣香而味甘美葉

可作羹爲真菊菊一種青莖而大作蒿艾氣味苦不堪食

名薏非真菊也

呉氏夲草經曰菊華一名女華一名女室

淮南萬畢術曰以壯菊灰 -- 灰 散池中蛙盡死

楚辭曰朝飲木蘭之墜露兮夕飡秋菊之落英

又曰春蘭兮秋菊長無絶兮終古

鍾㑹菊賦曰縹幹緑葇青柯紅芒華實䂓圎芳頴四張故

夫菊有五美焉圎華髙懸准天極也純黄不𮦀后土色也

早殖晩登君子德也冒霜吐頴象勁直也流中輕體神仙

食也

潘尼秋菊賦曰汎流英於青醴似浮萍之隨波

嵇康菊花銘曰煌煌丹菊暮秋彌榮親尊是御永祚億齡

     (⿱艹石)

毛詩䟽曰(⿱艹石)饒也幽州謂之翹饒蔓生莖如勞豆而細葉

似蒺䔧而青其華細緑色可生食味如小豆藿

夲草經曰陵(⿱艹石)生下濕水中七八月華華紫似金紫草可

以染帛煑沐頭髮即黒

     萱

毛詩伯兮曰焉得諼草言樹之背背北堂也願言思伯使我心

說文曰萱忘憂草也

崔豹古今注曰欲忘人之憂則贈以丹𣗥一名忘憂草也

愽物志曰神農經曰上藥養性謂合歡蠲忿萱草忘憂

風土記曰花曰冝男姙婦佩之必生男又名萱草

本草經云萱一名忘憂一名冝男一名歧女

録異記曰婦人帶冝男草生兒

束晳發䝉記曰甘𬃷令人不惑萱草可以忘憂

任昉述異記曰萱草一名紫萱又名忘憂草吴中書生謂

之療愁

嵇康飬生論云萱草忘憂

     苜蓿

史記曰大宛有苜蓿草漢使取其實來於是天子始種苜

蓿離宫別觀旁盡種蒲陶苜蓿極望

漢書西域傳曰𦋺賔國有苜蓿大宛馬SKchar苜蓿武帝得其

馬漢使採蒲挑苜蓿種歸天子益種離宫別館旁

晉書曰華廣免官爲庶人晉武帝登凌雲臺見廣苜蓿園

阡陌甚整依然感舊太康𥘉太赦乃得襲爵

西京𮦀記曰樂遊𫟍中自生玫瑰樹下多苜蓿一名懷風

時或謂光風在其間常肅肅然照其光彩故曰苜蓿懷風

茂陵人謂爲連技草

愽物志曰張騫使西域所得蒲桃胡䓗苜蓿

述異記曰張騫苜蓿園在今洛中苜蓿夲胡中菜騫始於

西國得之

楊衒之洛陽伽藍記曰宣武塲在大夏門東北今爲光風

園苜蓿出焉

     菅

爾雅曰白華野菅菅茅屬也

毛詩宛丘東門之池曰東門之池可以漚菅

又白華曰周人刺幽后也白華菅兮白茅束兮

又題綱曰白華野菅草也其性柔刄堪用取此白華而將

白茅束之喻申后被褒姒所代惡人蒙善好人見弃

左傳成公九年曰雖有𢇁麻無弃菅蒯雖有SKchar姜無弃憔

周書曰成王時人獻以菅㑹或作禽亦東南蠻菅草堅刃

山海經曰天帝之山其下多菅

異物志曰香蓿似茅而葉長大於茅不生洿下之地丘陵

山崗凡所蒸享必得此菅苞褁助調五味益其芬菲

     茅

爾雅曰藗壯茅也白茅

易泰卦曰拔茅茹以其彚征𠮷王弼注曰茅之爲物抜其根而相牽引也茹相牽引

之貌也彚𩔖也陽以其𩔖引而升故爲茹而征吉象曰抜茅征𠮷志在外也

又大過卦曰藉用白茅慎之至也

尚書禹貢曰荆州厥貢苞匭菁茅孔安囯曰茅蓿酒也

毛詩鵲巢野有死𪊽曰野有死𪊽白茅苞之

陸機毛詩䟽義曰白茅苞之茅之白者古用包褁禮物以

充𥙊祀縮酒用之

毛詩𡺳七月曰晝尓于茅宵尓索綯

周禮天官上甸師曰𥙊祀供蕭茅

左傳僖上曰齊侯伐楚謂楚曰尓貢苞茅不入王𥙊不供

無以縮酒寡人是徴

史記封禪書曰管仲說齊桓公古之封禪江淮之間一茅

SKchar所以爲藉孟康曰所謂零茅也

典略曰武王伐殷微子啓肉𥘵面縛牽羊把茅SKchar行而前

吴書曰徐盛與曹休戰賊積茅草欲焚盛盛燒舩而去賊

一無所得

吴録地理志曰桂楊郴縣有青茅可染青零陵泉陵有香

茅古貢之縮酒

吴志曰劉備連營挑戰陸遜曰吾已曉破之術乃勑各持

一把茅以火攻拔之遜率諸軍同時俱攻破其四十餘營

晉書地道志曰零陵縣有香茅氣甚芬香古貢之以縮酒

沈約宋書曰江夏王義恭大明年有脊茅生后頭西岸又

累表勸上封禪上甚恱之

唐書曰開元十三年撫州三脊茅生石頭

六韜曰文王畋于渭陽見吕尚坐茅以漁文王勞而問焉

莊子曰小巫見大巫拔茅而弃此其所以終身弗如

尹文子曰堯爲天子衣不重帛食不兼味土階三尺茅茨

不剪

尹子曰湯禱旱素車白馬布衣身嬰白茅以身爲牲

說文曰茅菅也

陸賈新語曰伊尹居負薪之野修道德於茅廬之下

風俗通曰謹案詩曰手如柔荑者茅始熟中穰也旣白且

漢武故事曰帝拜欒大爲天道將軍使着羽衣茅上授

玉印大亦羽衣立白茅上授印示不臣也

神仙傳曰介象受氣禁術能茅屋上燃火煑雞使茅不焦

又曰曹公捕左慈數日不得便斷頭曹公大喜定視之是

一束茅耳

盛弘之荆州記曰零陵郡有香茅桓公所以責楚

廣州記曰董奉與士爕同處數積載思欲還䂊章爕情拘留

不能免後乃託以病死爕開棺看乃是茅人

楚辭曰蘭芷變而不芳兮荃蕙化而爲茅

楊雄反騷曰費椒楫以要神兮又勤索彼瓊茅一莖三脊茅

     紫草

爾雅曰藐芘草也郭璞曰可以染紫也一名芘䓞廣雅牙云

廣雅曰紫艿紫草也艿音

說文曰芘藐紫草

山海經曰勞山多芘草一名紫英

尋陽記曰石井山曽有行人見山上有採紫草者此人謂

村人掲鍤而徃見山上人便去聞有呼昌容者曰人來取

尓草旣至山頂寂寞無所見

列仙傳曰昌容常山之道士也自稱殷王女二百餘年而

顔色如少能致紫草與染家得錢以遺孤

淮南子曰紫草生於山不能生盤石之上

枹朴子曰黄金成以爲丸以紫草煑一丸咽其汁可百日

不飢

愽物志曰平氏陽山紫草特好其他者色淺

吴氏夲草曰紫草節赤二月花

夲草曰紫草一名地血

    藍

毛詩魚藻采緑曰終朝採藍不SKchar一䄡䄡衣蔽膝也

禮記月令曰仲夏之月令民刈藍以染爲陽長也此月藍

始可刈

謝承後漢書曰弘農楊震字伯起常種藍自業諸生恐震

年大助其功傭震喻而罷之

孫卿子曰青生於藍而青於藍

𥘿子曰常聞仁人當如園圃之藍不異衆草染而後彰

趙歧藍賦序曰余就毉偃師道經陳留此境人皆以種藍

染紺爲業藍田彌望𮮐稷不殖慨其遺夲遂作賦一章

     蒨

爾雅曰茹蘆茅蒐郭璞注曰令之蒨可以染絳

毛詩曰東門之墠刺亂也男女不待禮而相奔者也東門

之墠茹蘆在阪箋云城東門之外有墠墠𫟪有阪茅蒐生焉易越而出比女欲奔男之辭

說文曰茅蒐茹藘也人血所生可以染絳

漢書曰(⿱艹石)厄茜千蒨草根子可用染也千畦薑韮其人皆與千户侯

山海經曰𨤲山之隂多蒐郭璞曰蒐茅蒐也

范子計然曰蒨根出北地赤色者善也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九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