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九百九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九百九十三 太平御覽 卷之九百九十四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九百九十五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九十四

 百卉部一

   草   薜荔  石蘭  胡䋲

   覇薫  楚薫  楚蘅  秦蘅

   龍鬚 狼尾   燕夌  荆葵

   蜀葵  莵葵  鳬茈  烏韭

   鹿豆  鹿䓗

     草

爾雅曰卉草也草謂之華木謂之榮不榮而實者謂之秀

榮而不實者謂之英

尚書禹貢曰兖州厥草惟繇繇茂徐州草木漸包漸進也包叢生

楊州厥草惟夭 少長曰夫並出書注

毛詩緇衣野有蔓草曰野有蔓草零露漙兮蔓延也⿰氵専然盛多也

毛詩問荅曰國多兵役男女怨曠於是女感傷而思男故

出遊於洧之外託采芬香之草而爲媱妷之行時草始生

而云蔓者女情急欲以促時也

周禮秋官下薙氏曰薙氏掌殺草春始生而萌之夏日至

而夷之秋縄而芟之冬日至而耜之鄭玄日含實曰䋲也

大戴禮曰孟春氷冸百草權輿

禮記月令曰孟夏之月靡草死鄭玄曰舊說草薺葶𮒃之屬季夏之月

大雨時行燒薙行水利以殺草薙迫地芟草也薙草乾燒之至此雨水蓄水其中則

草死不生也

又曰霜降之日草木黄落

又曰檀弓上曰曽朋友之墓有𪧐草而不哭焉

左傳襄公曰松桓之下其草不殖

又僖公曰一薫一蕕十年尚猶有𦤀蕕臰草薫香草也

春秋潭潜巴曰下不廉蜚廉之草爲不生言瑞應之物應行上

論語曰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

漢書五行志曰元帝永光二年天雨草葉相紏結如彈九

續漢書五行志曰靈帝中平元年夏東郡陳留濟陽長垣

濟隂諸縣界有草生莖其大如手指狀似鳩爵龍虵鳥獸

之形五色各如其物毛羽頭目足翅皆具

又曰西夜國生獨白草煎以爲藥傅箭所射輙死

崔鴻十六國春秋西𥘿録曰永和二年國中地震百草皆

自及○晉書載記曰符堅至壽春與符融登城而望王師

見部陣齊整將士精銳又北望八公山上草木皆𩔖人形

頋謂融曰比亦勍敵也何謂以乎憮然有懼色

後周書曰宇文𭰹字奴干性鯁正有器𡱈年數歳便累石

爲營伍并折草作旌旗布置行列皆有軍陣之勢父永遇

乃大喜曰汝自然知此於後必爲名將

又曰宕昌羗俗無文字伹候草榮落以記歳時

吕氏春秋曰華有藟獨食之則殺人合而食之則益壽

南子曰神農始甞百草一日七十毒

又曰逮至衰世草木之勾萌衘華佩實而死者不可勝數

符子曰隣人謂展禽曰魯聘夫子夫子三黜無憂色何禽

曰春風皷百草敷蔚吾不知其茂秋霜降百草零落吾不

知其枯

人物志曰草之將精者爲英獸之將群者爲雄張良是英

韓信是雄也

水經曰魏興錫義山山髙谷𭰹多生薇蘅草其草有風不

偃無風獨揺

又曰建寜郡山生牧靡可以解毒百卉方盛鳥多悮食烏

喙口中毒必急飛徃牧靡山喙牧靡以解毒也

金樓子曰魯城北孔子塋中不生㓨人草木

崔豹古今注曰牛亨問曰草木生𩔖也有識乎荅曰物有

生而有識者有不生而無識者有不生而有識者有不生

而有識者不生無識 者夫生而有識者蟲𩔖是也生而無識者草木是

也不生而有識者鬼神是也不生而無識者水土是也

又曰天雨草狀如莎絞如丸無數皆名曰蓮蔞草

郭子横洞SKchar記曰東方朔曰臣有𠮷雲草十頃種於九景

山東二千歳一花此草難種東取璋琅山表之澗以灑之

臣種來一千九百九十九年矣明年應生臣走徃刈収之

以秣馬馬食飢帝許之朔平旦去至暮而返背負數束

其形葉似夌而金色裁長二尺剉以飼馬即不覺飢武帝

曰種之生否朔曰臣東遊過𠮷雲之澤多生此草移於九

景之山大不如𠮷雲之地

又曰甜溪水如蜜東方朔遊此水還將數斛以獻帝帝投

隂井井裏遂𢘆甜而寒洗SKchar肌理柔滑瑶琨去玉門九萬

里有碧草如夌剉之以釀則味如酒而釅烈看之則顔色

如醉飲一合則三旬不醒飲甜水則隨飲隨醒也

異苑曰青州劉㦎𫉬元嘉𥘉射得一麞割五藏以草塞之

䠞然起走㦎恠而拔塞便復還倒如此三焉㦎蜜録此種

以來其治傷痍多愈

三齊略記曰不其城東有鄭玄教授山山下生草如薤葉

長尺餘堅紉異常土人名作康成書帶

括地圖曰君子民帶劒使兩文虎衣野絲土方千里多薫

華之草好讓故爲君子國薫華草朝生夕死大極山西有

采華之草服之乃通萬里之言

服䖍通俗曰草盛曰菶脯朦生茂曰葆

方言曰凡草生而𥘉逹謂之䓲䓲小也荄杜根也東齊

曰杜或曰苃

愽物志曰太原晉陽已北生屏風草

又曰黄帝問天老曰天地所生豈有食之令人不死者乎

天老曰太陽之草名曰黄精餌而食之可以長生太隂之

草名曰鉤吻入口立死人信鉤吻之殺人不信黄精之益

壽不亦惑乎

又曰海上有草焉名曰蒒草其實食之如大夌從七月

稔熟民歛穫名曰自然糓或曰禹餘粮

又曰𩔖草也其根名爲弱頭大者大如升其外理白可以

灰 -- 灰 汁煑則凝成熟可以苦酒淹食之不以灰 -- 灰 煑則不

人珎貴之

異物志曰文草作酒能成其味以金買草不言其貴以羙

用之故也

王逸子曰草有玄巨暢威憙木有扶桑梧桐松栢皆受氣

淳羙異於群𩔖者也

風俗通曰靈帝光和七年陳留濟隂諸郡路邊草生作人

狀操持矛弩牛馬萬狀備具後關東誅董卓陳留濟隂弃

好即戎吏民殱殘草妖之興豈不或信

抱朴子曰草有黄精一名白及有鴟頭鵝尾鷄膓烏喙而

非有翼之鳥也

靈書記曰霍山上有神草三十四種

典術曰壽榮草出少室金山丘下服之令人不老取葉服

之可通百神

又曰餌玉長生草一名通天價直千萬隂乾方寸七日再

服之令人得仙

師曠占曰黄帝問師曠曰吾欲知歳苦樂善惡可知不對

曰歳欲豐甘草先生甘草薺也歳欲儉苦草先生苦草者

葶𮒃也歳欲惡惡草先生惡草者水藻也歳欲旱旱草先

生旱草者蒺䔧也歳欲潦潦草先生潦草者蓬也

淮南萬畢術曰廻風之草見八方取廻風草三寸三枚五寸五枚以城西靣士三

家不汲井中青泥南鷄欲上栖不上者并治合爲丸磨其靣目出户視八方矣

楚辭曰春草生兮萋萋王孫逰兮不歸

古詩曰廻車駕言邁悠悠涉長道四顧何芒芒東風搖百

又曰新樹蘭蕙葩𮦀用杜衡草終朝採草榮日暮不盈抱

採之欲遺誰所思在逺道

又曰穆穆清風止吹我羅裳𥚑青𫀆似春草長條從風舒

又曰青青陵中草傾葉晞朝日陽春𬒳惠澤枝葉可𭣄結

草木爲恩感况人含氣血

     薜荔

山海經曰小華之山有草焉曰薜荔狀如烏韮縁木而生

或生石上食之以已心痛

楚辭曰罔薜茘兮爲帷罔結也結辟茘爲帷帳也擗惠櫋兮旣張

也以折蕙覆櫋屋上也

又曰採薜茘兮水中搴芙蓉兮木末

又曰(⿱艹石)有人兮山之阿𬒳薜荔兮帶女蘿

     石蘭

楚辭曰䟽中石蘭兮以爲芳王逸曰石蘭香草䟽布也

     胡䋲

楚辭曰索胡縄之纚纚胡䋲香草也

    覇薫

范子計然曰覇薫出覇陵也

     楚薫

范子計然曰楚薫出洛陽也

    楚蘅

范子計然曰楚蘅出楚國也

     𥘿蘅

宋玉風賦曰夫風翶翔激水之上擊芙蓉之精獵蕙草離

𥘿蘅

     龍鬚

山海經曰賈超之山草多龍鬚

廣志曰龍鬚一名西王母簮

水經曰自洮強南北三百里中地草並是龍鬚而無樵柴

周景式廬山記曰石門峯石間多龍鬚

遊名山志曰龍鬚草唯東陽永嘉有永嘉有縉雲堂意者

謂鼎湖攀龍鬚時有墜落化而爲草故有龍鬚之稱

鄭緝之東陽記曰仙姥巖間不生蔓草盡出龍鬚

夲草經曰西超山多龍循鬚一名續断

     狼尾

爾雅曰孟狼尾也郭璞注曰似茅今人亦以覆屋

廣志曰狼尾子可作𮮐

     燕夌

爾雅曰籥雀夌郭璞曰即燕夌

古歌曰田中莵絲何甞可絡道邊燕夌何常可穫

     荆葵

爾雅曰荍音比婢支翹䖝切房左郭璞曰今荆葵也似葵紫色謝氏云小草多華少葉

葉又翹起

毛詩宛丘東門之枌曰視𠇍如荍詩義䟽曰荍一名楚葵

崔豹古今注曰荆葵一名茙葵一名芘芣花色奪目有紅

有白有赤但花異葉不殊也

     蜀葵

爾雅曰菺戎葵也郭璞曰今蜀葵花似木槿

傅玄蜀葵賦序曰蜀葵其苗如𤓰瓠甞種之一名引苗而

生華經二年春乃發

虞繁蜀葵賦曰惟兹珎草懷芬吐榮挺河渭之膏壤吸𭥦

井之玄精繞銅爵而䟽植映昆明而羅生

     莵葵

爾雅曰莃虚機莵葵郭璞曰頗似葵而葉小狀如藜有毛汋啖之滑

廣志曰莵葵爚之可食

    鳬茈

爾雅曰芍都了鳬茈也生下田苗似龍鬚而細根如指頭黒色可食

東觀漢記曰王莽末南方枯旱民多餓群入野澤掘鳬茈

而食之

     烏韮

廣雅曰昔耶烏韮也生乆屋之瓦在房曰昔耶在牆曰垣

     鹿豆

爾雅曰蔨音卷鹿藿也其實莥郭璞曰今鹿豆也葉似大豆根黄而香蔓延生莥音

說文曰莥鹿藿之實也

夲草經曰鹿藿味苦平無毒主治蠱毒女子𦝫腹痛不樂

膓癰瘰𤻤瘍氣生汶山山谷

     鹿䓗花曰冝男

風土記曰冝男草也冝懷娠婦人佩之必生男

傅玄冝男花賦曰猗猗令草生于中方華曰冝男號膺禎

嵇含冝男花序曰冝男花者丗有之乆矣多殖幽臯曲隰

之側或華林玄圃非衡門蓬宇所冝序也荆楚之土號曰

鹿䓗根苗可以薦於俎丗人多女欲求男者取此草服之

尤良也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九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