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九百二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九百一十九 太平御覽 卷之九百二十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九百二十一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二十

羽族部七

     烏

春秋運斗樞曰揺光星散爲烏

左傳曰子元以車六百乗伐鄭諸侯救鄭楚師夜遁鄭人

將奔桐丘諜告曰楚幕有烏乃止

又曰晉侯伐齊齊師夜遁師曠告晉侯曰鳥烏之聲樂齊

師其遁鳥烏得空營故樂也叔向告晉侯曰城上有烏齊師其遁

毛詩曰莫赤匪狐莫黒匪烏

又曰瞻烏爰止于誰之屋具曰予聖誰知烏之雌雄

又曰弁彼䮸斯歸飛提提

爾雅曰䮸斯鵯鶋楚烏也又曰雅烏小而多聲腹下白

又曰烏SKchar醜其掌縮飛縮脚復下

又曰有燕白脰烏鸀山烏鸀似烏而小赤觜穴乳出西方

春秋運斗樞曰飛翔羽翮爲陽陽氣仁故烏反哺

春秋元命苞曰火流爲烏烏孝鳥陽精天意烏在日中從

天以照孝也

尚書緯曰火者陽也烏有孝名武王卒大業故烏瑞臻

漢書曰成帝時御史府中列栢樹常有野烏數千栖𪧐其

上晨去暮來號曰朝夕烏

又曰黄覇爲頴川太守遣吏有所伺察吏岀不敢舎郵亭

食於道旁烏攫其SKchar民有欲詣府言事適見之覇與語道

此後日吏還見覇迎勞之曰甚苦食於道旁乃爲烏所盗

SKchar吏大驚以覇具知其起居所問毫𨤲不敢有所隱

後漢書馬援曰當吾在西黒浪泊間詔書每到腹如湯火

下潦上霧毒氣上蒸仰視鳥鳶跕跕墮水中

謝承後漢書曰廣漢儒叔林爲東郡太守烏巢於㕔事屋

兎産於床下

司馬彪續漢書曰桓帝時童謡曰城上烏尾畢逋一年生

九鶵公爲吏子爲徒一徒死百乗車

吴暦曰吴王爲神王表立廟蒼龍門時有烏巢朱雀門上

晉書載記曰慕容沖之亂有群烏數萬翔鳴于長安城上

其聲甚悲占者以爲𨷖羽不中年有甲兵入城之象

梁書曰髙國有烏旦旦集王殿前爲行列不畏人日出後

然後散去

陳書曰司馬申短毛喜於後主使其廢錮又與施文慶李

脫兒比周譛殺傅縡奪任忠部曲以配蔡徵申甞晝寢於

尚書下省有烏啄其口流血及地時論以爲譛賢之効也

北史曰西魏裴俠年七歳不能言後於洛城西見群烏蔽

天從西來舉手指之而言遂志識聦慧甚異常童

又曰齊蕭放居䘮以孝聞居廬 門室前有二慈烏來集

各據一樹爲巢自午以前馴庭前飲啄午後更不下樹毎

臨時舒翅悲鳴全似哀泣家人則之未甞有闕

又曰齊丗辯性怯武平末爲開府周師入鄴令辯千餘𮪍

覘𠉀岀險口登髙阜西望遥見羣烏飛起謂是西軍旗幟

即馳還比至紫陌橋不敢返顧

後周書曰宗懔遭母憂去職哭歐血兩旬之内絶而復⿱⺾⿰𩵋禾

者三毎旦有群烏數千集于廬舎𠉀哭而來哭止而去

又曰皇甫遐字永賢少䘮父事母以孝聞後母亡廬於墓

負土爲墳乃有鴟烏各一徘徊悲鳴不離墓側(⿱艹石)助遐

隋書曰煬帝起宫丹陽將遊于江左有烏鵲來巢幄帳駈

不能止

唐書曰武德中張志寛純孝丁母憂於墓側負土成墳有

烏巢於廬前樹上志寛哭臨烏輙悲鳴髙祖聞之遣使弔

賜帛三十叚表其門閭

又曰李義府召見太宗試令詠烏其末云上林多許樹不

借一枝栖帝曰吾將全樹借汝豈唯一枝

又曰貞元四年夏鄭汴二州烏群皆去分入田緒李納境

内銜木爲城髙二三尺方十餘里緒納惡而命焚之信𪧐

如故烏口多流血

又曰栁仲郢爲尚書左僕射東都留守盗發先人墓棄官

歸華原除華州刺史不拜後以夲官爲天平軍節度受節

龯於華原別墅卒於鎮𥘉仲郢自拜諌議後毎遷官群烏

大集於昇平里第庭樹㦸架皆滿凡五日而散詔下不復

集家人以爲𠉀唯除天平烏不集

又曰長慶中濮州雷澤縣百姓張憲莊榆樹有烏巢因風

墜二鶵有SKchar巢於東南樹引所墜二鶵於其巢哺之

太公六韜曰武王登憂臺以臨殷民周公旦曰臣聞之愛

其人者愛其屋上烏憎其人除胥

燕丹子曰燕太子丹質於𥘿𥘿王遇之無禮不得意欲歸𥘿

王不聽謬言令烏白頭馬生角乃可丹仰天歎之烏即白

頭馬爲生角𥘿王不得巳而遣之

韓子曰夫馴烏者斷其下翎則必搏人而食焉得不馴乎

夫明主之畜臣亦然全臣不得全利夫利君之禄不得無

服上之名君焉得不復禄

淮南子曰堯時十日並出堯命羿仰射十日中其九烏皆

死墮其羽翼

抱朴子曰石先生丹法取烏之未生毛羽者以真丹和牛

SKchar以吞之至長其毛羽皆赤乃殺隂乾百日并擣服百日

得夀五百歳

說苑曰孔子曰存亡禍福皆在巳而巳天災地妖亦不能

殺也昔者殷王帝辛之時爵生烏於城之隅工人占之曰

凢小以生巨國家必祉王名必倍帝辛喜爵之德不治國

家凶𭧂無極外㓂乃至遂亡殷國此逆天之時詭福反爲

楚辤曰羿焉畢日烏焉解羽

焦氏易林曰城上有烏自名破家

風俗通曰案明帝起居注上東廵泰山到滎陽有烏飛鳴

乘輿上虎賁王𠮷射之中而祝曰烏鳥啞啞引弓射洞左

掖陛下壽萬年臣爲二千石帝賜錢二百萬令亭壁悉𦘕

爲烏

又曰烏號弓者柘桑枝條暢荗烏登其上垂下着地烏適

飛去從後撥殺取以爲弓因名曰烏號

說文曰烏孝鳥也

異苑曰陽顔以純孝著聞後有群烏衘皷集顔所居村烏

口皆傷一境以爲顔至孝故慈烏來萃衘皷之興故令聾

者逺聞即於皷處立縣而名爲烏傷王莽改爲烏孝以章

其行迹云

崔豹古今注曰烏一名鷙鳥

述征記曰相風烏在靈臺上遇千里風則動

成公緩烏賦序曰有孝烏集余之廬乃喟尓歎曰無仁惠

之德祥禽SKchar爲而至哉夫烏爲瑞乆矣以其反哺識養故

爲𠮷鳥是以周書神其流変詩人瞻其所集國有道則見

國無道則隱斯鳯鳥之德何以加焉服惡鳥而賈生懼之

烏善禽而吾嘉焉懼惡而作歌嘉善而賦之不亦可乎

洞林曰寜逺叅軍弘景則其姉適吴病 四十餘年暫來

歸在其家令 卦之得明夷之小過然病毎欲動時輙有

烏來鳴即便發作案卦中當時得獨蹄猪畜之江東名之爲獨足腤

後婦人如欲眠而見一丈夫衣服盡黒在户前立遥呼婦

人語其來前不肯言有所畏遂泣而去病如小間吾與殷

侯共論此事曰烏日之禽猪月畜水火相忌自然之數故

取玄隂之伏物用消太陽之飛精日中三脚故以獨足者

當之

南越記曰烏賊魚常自浮水上烏見以爲死便啄之乃卷

取烏故謂烏賊魚今匹烏化爲之魚

地理志曰孤山正在江中有烏飛入舡人以飯與之烏且

飛且啖

譙子法訓曰夫孝行之夲替夲而求未有得之者也如或

得之君子不貴矣烏者猶有返哺况人而無孝心者乎

孝子傳曰李陶交趾人母終陶居干墓側躬自治墓不授

鄰人助群烏衘塊助成墳

劉義慶丗說曰徐干木年少時甞夢烏從天下衘長繖敬

樹其庭前烏復上天衘繖下樹凡三繖竟烏大鳴作惡聲

而去徐後果 遂以惡終

春秋運斗樞曰維星得則日月光烏三足禮義循物𩔖合

春秋元命包曰日有三足烏者陽精其僂呼也僂呼温潤生長之言

東觀漢記曰章帝元和二年三足烏集沛國三年代郡髙

栁烏子生三足大如雞色赤頭上有角長寸餘

後漢周書曰明帝三年秋七月景申順陽獻三足烏八月

甲子群臣上表稱慶詔曰夫天不愛滛地稱表瑞莫不威

鳯巢閣圖龍躍沼豈直日月珠連風雨玉燭是以鈎命决

曰王者至孝則出元命苞曰人君至治所有虞舜蒸蒸來

兹異祉周文翼翼翔此靈禽文考至德下覃遺仁爰𬒳

符千載降斯三足將使三方歸夲九州翕定惟此大禮景

福在民予安敢攘宗廟之善弗宣大惠可大赦天下文武

官並遣進三級

隋書曰大業四年蜀郡𫉬三足烏張掖獲玄狐各一

唐書曰天授元年有進三足烏者天后以爲周室嘉應睿

宗時爲皇嗣言曰烏前足僞也天后不恱湏㬰一足墮地

果如其言

又曰寳應元年秋七月巳夘京兆府萬年縣𫉬三足烏獻之

淮南子曰日中有踆烏月有蟾蜍踆獨蹲止不行謂三足也

抱朴子曰青冷傳云熒火精生朱鳥古今注所謂赤烏者

朱鳥也其所居髙逺日中三足烏之精三足烏何以三足

陽數竒也以是有虞至孝三足集其庭曽叄鋤苽三足萃

其冠

司馬相如大人賦曰吾乃覩西王母皜然白母首戴勝而

穴處有三足烏爲之使

論衡曰儒者言日中有三足烏日火也烏入火中燋㦨安

得立然烏日氣也

張衡靈憲曰日陽精之宗積而成烏烏有三趾陽之𩔖數

括地圖曰崑崙之弱水中非乗龍不得至有三足神烏爲

西王母取食

孫氏瑞應圖曰三足烏生王者慈孝天地則至

晉諸公賛曰丗祖時西域獻三足烏遂累有赤烏來集此

昌陵後縣案昌字重曰烏者日中之鳥有託體陽精應期

曜質以顯至德者也

尚書中𠉀曰周太子發渡孟津有火自天止於王屋爲赤

又曰有火自上復於王屋流爲烏其色赤其聲𩲸

瑞應圖曰赤烏武王時衘榖米至屋上兵不血刃而殷服

一本曰王者不貪天下而重民命則至

墨子曰赤烏衘珪降周之歧社日命周文王伐殷河出圖

地出乗黄天錫武王黄鳥之旗

帝王丗紀曰豐公家于沛之豐邑中陽里其妻夣赤烏若

龍戲巳而生執嘉是爲公即太上皇

吴志曰赤烏元年八月武昌言赤烏見集於殿前朕所親

(⿱艹石)神靈以爲嘉祥者改年冝以赤烏

又曰孫休永安三年春三月西陵言赤烏見

常璩華陽國志曰𭶚道縣孝子吴順養母赤烏巢其門

孝子傳曰吴叔和犍爲人母没負土成墳有赤烏巢門甘

露降户

薛綜赤烏頌曰赫赫赤烏惟日之精朱羽丹質希代而生

孝經援神契曰王者德至鳥獸則白烏下

漢書曰孝昭元鳯三年有白烏數千下集泰山萊蕪山南

古今注曰成帝河平四年白烏集孝文廟殿下黒烏從之

和帝元興元年白烏一見廬江足皆赤

王隱晉書曰虞⿰氵専爲鄱陽内史觀勵學業爲政嚴而不猛

寛𥙿簡素白烏集郡庭止于𬃷樹就執不動

宋起居注曰元嘉十三年戚羡縣民談含送白烏皓質㓗

映有(⿱艹石)輝璧爰稽瑞圖寔惟嘉祥

齊書曰髙帝時有獻白烏帝問此何瑞范雲位卑最後荅

曰臣聞王者敬宗廟則白烏至時謁廟始畢帝曰卿言是

也感應之理一至此乎

薛綜烏頌曰粲焉白烏皓體如素宗廟致敬乃胥來顧

禮斗威儀曰江海不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鴻波東海輸之蒼烏

又曰君乗木而王其政升平南海輸以蒼烏

孫氏瑞應圖曰文王時見蒼烏王者孝悌則至一本曰賢

君帝主修行孝慈𬒳於萬姓不好殺生則來

隋書曰髙祖授禪之年三月辛巳髙平獲赤雀太原獲蒼


太平衘覽卷第九百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