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九百二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九百二十八 太平御覽 卷之九百二十九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九百三十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二十九

鱗介部一

    龍上

河圖曰舜以太尉即位與三公臨觀黃龍五采負圖出置

舜前以黃玉爲押白玉檢黃金繩黃芝爲泥章曰黃帝符

春秋運斗樞同

又曰黃金千歳生黃龍青金千歳生青龍赤金千歳生赤

龍白金千歳生白龍玄金千歳生玄龍

又曰黃龍從雒水出詣虞舜鱗甲成字舜令冩之冩竟去

星經曰東方七𪧐爲蒼龍凢有鱗之𩔖皆屬於木故龍爲鱗蟲之長

歸藏明夷曰昔夏后啓土乗龍飛以登于天睪臯陶占之曰

吉〇周易乾卦曰雲行雨施品物流形時乗六龍

又曰坤卦龍戰于野其血玄黃

又文言曰雲從龍

又說卦曰震爲龍

易通卦驗曰立夏清風至而龍昇天

尚書中候曰黃龍負卷舒圖

又曰青龍衘玄圖

大戴禮冠曰鱗蟲三百六十而龍爲之長

禮記禮運曰龜龍在宫沼龍以爲畜故魚鮪不淰淰潛藏也

禮含文嘉曰龍馬金玉帝王之瑞也

左傳昭五曰鄭大水龍𨶜于時門之外洧淵國人請爲榮

焉子産不許曰我𨶜龍不我覿也龍𨶜我獨何覿焉穰之

則彼其室也吾無求於龍龍亦無求於我乃止

又昭七曰秋龍見於綘郊魏獻子問於蔡墨曰吾聞之蟲

莫智於龍以其不生得也謂之智信乎對曰人實不智非

龍實智言人實不智而謂之智非龍智也乃不智也古者畜龍故國有豢龍氏

有御龍氏豢養昔有飂叔安飂古國也安其君名也有裔子曰董父

矞逺也玄孫之後爲裔也實甚好龍能求其SKchar欲以飲食之龍多歸之乃

擾畜龍以服事帝舜帝賜之姓曰董氏曰豢龍故帝舜

氏丗有畜龍氏及有夏孔甲擾于有帝帝賜之乗龍河漢

各二各有雌雄孔甲不能食而未獲豢龍氏有陶唐氏旣

衰其後有劉累學擾龍于豢龍氏以事孔甲能飲食之夏

后嘉之賜氏曰御龍以更豕韋之後龍一雌死潜醢以食

夏后嘉之旣而使求之懼而遷于魯縣龍水物也水官弃

矣故龍不生得〇春秋元命苞曰龍之言萌也隂中之陽

故言龍舉而雲興

史記曰昔夏后氏之衰有神龍二止於夏帝庭而言曰余

襃之二君也夏帝卜殺之徙去之與止之莫𠮷卜請其漦

而藏之吉

又曰黃帝得土德黃龍見夏得木德青龍止於郊

漢書曰惠帝二年正月兩龍見蘭陵人家井中又曰文帝

時公孫臣以爲漢土德黃龍見張蒼以爲水德至十五年

黃龍見成紀下詔召臣爲愽士

東觀漢記曰公孫述有龍出其府殿中夜有光耀述以爲

符瑞因稱尊號改元曰龍興〇後漢書曰哀牢夷其先有

婦人捕魚水中觸沉木有孕生男子十人沉木化爲龍出

水上九男驚走一兒不去背龍因䑛之後諸兒推爲哀牢

主○魏志曰華歆邴原管寧三人爲友號曰一龍歆爲龍

頭原爲龍腹寧爲龍尾

魏略曰文帝欲授禪郡國奏黃龍十三見明帝鑄銅黄龍

髙四丈置殿前

晉書曰劉毅爲尚書左僕射時龍見武庫井中帝親觀之

有喜色百官將賀毅獨曰昔龍降鄭時門之外子産不賀

龍降夏庭沬流不禁卜藏其漦至周幽王禍釁乃發易稱

潜龍勿用陽在下也證據舊典無賀龍之禮

又曰陸機甞餉張華鮓于時賔客滿座華發噐便曰此龍

SKchar也衆未之信華曰試以苦酒濯之必有異旣而五色光

起機還問鮓主果云園中茅積下得一白魚質狀殊常以

作鮓過美故以相獻

崔鴻十六國春秋前燕録曰慕容晃十二年夏四月黒龍

一白龍一見於龍山晃親帥羣僚觀龍二百餘歩𥙊之以

太牢二龍交首嬉翔解角而去晃大恱還宫殿赦其境内

號新宫曰和龍宫

晉書曰符生𥘉夢大魚食蒲又長安謡曰東海大魚化作

龍男便爲王女爲公問在何所洛城東時符堅爲龍驤將

軍第在洛門之東其後果驗

又曰吕光伐龜兹軍其城南營外夜有一黒物大如斷堤

揺動有頭角目光(⿱艹石)電及明而雲霧四周遂不復見且視

其處南北五里東西三十餘歩鱗甲隱地之所昭然猶在

光嘆曰黒黒龍也俄而雲起西北𭧂雨滅其跡杜進言於光

曰龍者獸之君大人利見之象易曰見龍在田德施普也

斯誠明將軍道合靈和德符幽契願將軍勉之以成大慶

光有喜色

又曰馮跋弟素弗與從兄萬泥及諸少年遊于水濵有一

金龍浮水而下素弗謂萬泥曰頗有見不萬泥等皆曰無

所見也乃取龍而示之咸以爲非常之瑞

又曰雷奐子華度襄水劒躍入水化爲龍

又曰𥘉桓温南州起齋悉𦘕龍於其上號曰盤龍齋及玄

SKchar而劉毅字希樂討玄玄死於盤龍齋而毅居之

沈約宋書曰劉穆之字道和嘗夢與髙祖俱泛海忽值大

風驚懼俯視舩下見有二白龍挾舩旣而至一山峯崿聳

秀林樹繁宻意甚恱之

宋書曰徐羡之嘗從兄履之爲臨海樂安縣嘗行經山中

見黒龍長丈餘頭有角前兩足皆具無後足曵尾而行後

文帝立羡之竟以㓙終

又曰𫝊亮率行臺迎冝都王王舟輿發自江陵中流有黒

龍躍出負王舟左右失色王顧長史王曇首曰此大禹所

以受天命吾何德以堪之

齊書曰建武中荆大風雨龍入栢齋中柱壁上有爪足處

刺史蕭遥欣恐畏不敢居也

又曰𥘉武帝夢金翅鳥下殿庭搏食小龍無數乃飛上天

明帝𥘉宗室多遇害其夢竟驗〇梁書曰武帝郄后素妬

忌及終化爲龍入于後宫井通夢於帝或見形光彩照灼

帝體將不安龍輙激水騰涌於是井上爲殿衣服委積

南史曰梁江陵城壕中有龍騰出煥爛五色竦躍入雲六

七小龍相隨飛去羣魚騰躍墜死於道龍出處爲窟(⿱艹石)

百斛圌

三國典略曰陸法和拒任約至安南入赤亭湖法和乗輕

舟不介胄㳂流而下去約軍一里乃還謂將士曰彼龍睡

不動吾軍之龍其能踊躍(⿱艹石)待明日攻之當不損客而自

破賊

陳書曰隨師濟江荆州吕肅敗後別師廖世寵領大舴詐

降欲燒隋艦更決死一戰於是有五黃龍備色象各長十

餘丈驤首連接順流而東風浪大起雲霧晦SKchar陳人震駭

不覺火自焚故隋文下詔以告郊廟

又曰宣帝𥘉在江陵軍主李緫與帝有舊毎同遊處帝甞

𬒳酒張燈而寐緫適岀㝷反乃見帝是大龍便驚走他室

後魏書曰波知國有三池傳云大池有龍王次者龍婦小

者龍子行人設𥙊乃得過不𥙊多遇風雪

又曰正元元年有黒龍如狗南走宣陽門躍穿門樓下而

出此魏衰之徴也

後周書曰大象中榮州有黒龍見與赤龍闘於汴水之側

黒龍死

隋書曰源師𥘉在齊遷在外兵郎中又攝祠部屬孟夏以

龍見請雩時髙阿郍肱爲相謂真龍出大驚喜問龍所在

師整容報曰此是龍星𥘉見依禮當雩𥙊郊壇非謂真龍也

唐書曰貞觀中汾州言青龍白龍見白龍吐物𥘉在空中

有光如火至地䧟入二尺掘之則玄金也形圎斜廣尺餘

髙六七寸

又曰先天中玄宗以旱親性龍首池祈禱有赤虵自池中

而出雲霧四布應時澍雨

又曰禇無量字弘度杭州鹽官人㓜孤貧勵志好學家近

臨平湖湖中有龍闘傾里閭就觀之無量時年十三讀書

晏然不動及長精三禮及史記

又曰文宗太和二年五龍㑹於宻州禆産山之北次第而

至五方之色具焉自申及戍而没

後唐史曰莊宗時五臺僧誠惠自號降龍師帝雅重之毎

SKchar施敬諸王嬪御皆爲之拜誠惠悉倨坐而受之𥘉自

臺山謁帝鎭州王鎔不爲之禮誠惠恚怒曰吾有毒龍五

百豈勞于命一龍揭片石常山其爲沼乎踰年而滹川大

溢敗鎭之郛或聞其言益以爲神繇是帝敬之愈篤

周史曰徐州豐縣民單興井中龍岀民有子母三人同覩

之即時皆卒龍旣岀澍雨漂沬城内居民濟之以栰登城

以避水

管子曰龍𬒳五色而遊故神欲小則如蚕蠋欲大則凾天

地欲上則陵雲欲沉則伏泉

又曰蛟龍水蟲之神者也乗水則神立失水則神廢

墨子曰墨子北之齊遇日者曰帝以今日殺黒龍於北方

先生色黒不可以北

又曰帝以甲乙殺青龍於東方丙丁殺赤龍於南方庚辛

殺白龍於西方壬癸殺黒龍於北方(⿱艹石)用子言則禁天下

之行也

孫卿子曰積土成山風雨興焉積水成川蛟龍生焉

莊子曰朱泙漫學屠龍於支離益殫千金之家三年𠆸成

而無所用其巧也

又曰子張見魯哀公哀公不禮託僕大夫而去曰君之好

士也有似葉公子髙之好龍也葉公好龍室屋彫文盡以

寫龍於是天龍聞而下之窺頭於牖拖尾於堂葉公見之

弃而還走失其魂魄五色無主是葉公非好龍也好夫似

龍而非真今君非好士也好夫似士而非者也新序又載

又曰孔子見老聃歸三日不談弟子問曰夫子見老聃亦

得何規哉孔子曰吾乃今於是乎見龍龍合而成體散而

成章乗乎雲氣飬乎隂陽余口張而不能䝱子又何規老

聃哉

又曰河上有家貧恃緯蕭而食者其子没淵得千金之珠

歸與其父其父謂其子曰取石來鍜破也夫千金之珠必

在九重之淵而驪龍頷下子能得珠者必遭其睡也如使

驪龍悟子尚奚徼之有哉

韓子曰夫龍之爲蟲有狎而𮪍也然喉下有逆鱗徑尺(⿱艹石)

嬰之則殺人人主亦有之說者能無嬰人主之逆鱗則

淮南子曰人莫欲學御龍而皆欲學御馬莫欲學治鬼

皆欲學治人急所用也御龍治鬼不益丗用故以御馬治人爲務矣

又曰伯益作井而龍登玄雲神棲崑崙伯益夏禹之佐也𥘉鑿井泄地氣以

後必漉他而漁故龍登玄雲神棲崑嵛一日龍在黃泉下恐害及故去之知愈多而德愈薄矣

又曰夫騰虵游霧而騰龍乗雲而舉

又曰虎嘯而谷風生虎隂中陽獸也與風同類龍舉而景雲屬龍陽中隂蟲也

與雲同𩔖

又曰人不見龍之飛舉而能髙者風雨之奉也奉𦔳

又曰燭龍在鴈門北蔽于委羽之山不見日其神人靣龍

身而無足不見日故龍以目照之蓋長千里視爲晝瞑爲夜吹爲冬呼爲夏

新言曰漢祖SKchar三龍而乗雲路振長䇿而驅天下三龍人傑

又曰龍潜之水乗雲躍鱗虎嘯之聲因風𡚒烈逹則振纓

朝堂窮則身親南𠭇

抱朴子曰山中辰日稱雨師者龍也

又曰西域方士能神祝者臨淵禹歩吹氣龍即出浮其𥘉

出乃長十數丈於是方士更吹之一吹則龍輙一縮至長

數寸方士乃掇取著壷中或有四五龍以少水飬之以踈

物塞壷口於是方士聞有旱處便賫龍徃賣之一龍直數

十斤金舉國㑹歛以雇之直畢乃發壷出一龍着淵潭之

中因復禹歩吹之輙一吹一出長數十丈湏叟雲雨四集

又曰有自然之龍有虵蠋化成之龍

又曰夏時龍生於太廟之中

說苑曰呉王欲從民飲酒伍子胥諌曰不可昔白龍下清

冷之淵化爲魚漁且豫且射中其目白龍上訴天帝曰當

是之時(⿱艹石)安置而形白龍對曰我下清冷之淵化爲魚天

帝曰魚固人之所射也(⿱艹石)罪豫且何罪夫白龍天帝貴畜

也豫且宋國之賤臣也白龍不化豫且不射今棄萬乗之

位而從布衣之士飲酒臣恐其有豫且之患矣王乃止

吕氏春秋曰禹南濟江黃龍負舟人懼五色無主禹𥬇曰

吾受命於天竭力以飬人奈何憂於龍龍弭耳而逃

又曰晉文返國介子推不肯受賞自爲詩賦曰有龍于飛

周徧天下五虵從之爲之承輔龍反其郷得其處所四虵

從之得其露雨一虵着之死於中野懸書公門而伏山下

文公聞之曰嘻此必介子推

家語曰鱗蟲三百六十而龍爲長水之怪龍罔象夏食而

冬蟄

皇甫謐帝王丗紀曰太昊包犧氏風姓有景龍之瑞故以

龍紀官

又曰黃帝采首山銅鑄鼎荆山下有龍垂胡髯而下迎黃

帝羣臣欲從持龍髯髯㧞遂墮

說文曰龍鱗蟲之長能幽能明能小能大能短能長春分

而登天秋分而入淵

山海經曰夏后啓乗兩龍雲盖三層左手操翳右手操環

又曰鍾山之神名曰燭龍視爲晝瞑爲夜身長三千里

括地圖曰龍池之山四方髙中央有池方七百里羣龍居

之多五花樹羣龍食之去㑹稽四千里

論衡曰龍少魚衆少者爲神

列仙傳曰𮪍龍鳴者於池中求得龍子狀如守宫十餘頭

結草廬而守飬之龍大稍稍去後五十餘年水壞其廬一

旦𮪍龍來語云吾馮伯昌孫也此間人不去百里當皆死

信之者皆去不信者以爲妖言至八月水出死者以萬計

又曰陵陽子明者好釣釣得白龍子明解釣拜謝放之後

數十年得白魚魚腹中有書教子明服食遂上黃山採五

石脂石肺服之三年白龍來迎止陵陽山上百餘年

又曰馬師皇者黃帝馬毉有龍下垂耳張口師皇針其唇

飲以甘草湯而愈後一旦負之而去

又曰陶安公者六安鑄冶師也數行火一旦散上紫色衝

天安公伏冶下求哀湏㬰朱雀止冶上曰安公冶與天通

七月七日迎汝以赤龍至期赤龍來安公𮪍之大雨東南

上而去

又曰呼子先者漢中𨵿下卜師也老壽百餘年臨去呼酒

家老嫗曰急裝常與汝俱夜有仙人持二茅狗來呼子先

子先持一與嫗嫗得而俱𮪍𮪍乃龍也上華隂山甞於山

上大呼言子先酒母在此耳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二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