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九百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九百五 太平御覽 卷之九百六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九百七

太平衘覽卷第九百六

 獸部十八

  鹿   麋   麂   麈   麑

     鹿

說文曰麚牝鹿也夏至解角麟大牝鹿也𪋯鹿

鹿迹也麛鹿子也鹿之絶有力也麠舉郷

鹿也

爾雅曰鹿壯麚牝其子麛其迹速絶有力麉音堅又音磬

周易卦曰六三即鹿無虞惟入于林中

詩韓弈曰魴鱮甫甫麀鹿SKchar2SKchar2虞矩

又靈臺曰麀鹿濯濯白鳥翯翯

又吉日曰獸之所同麀鹿麌麌虞矩

又野有死𪊽曰林有撲樕野有死鹿白茅純束有女如玉

又曰鹿鳴宴群臣嘉賔也SKcharSKchar鹿鳴食野之苹

又蕩桑柔曰瞻彼中林甥甥其鹿

左傳文下曰晉侯不見鄭伯以爲貳於楚鄭家使執訊而

告趙宣子曰古人有言曰畏首畏尾身其餘幾

又曰鹿死不擇音小國之事大國也德則其人也不德則

其鹿也挺而走險急何能擇

又襄十四年傳曰范宣子執戎子駒支數之曰今諸侯之

事我寡君不如昔者盖言語漏洩則職汝之由戎子駒支

曰昔文公與𥘿伐鄭秦人𥨸與鄭盟於是乎有殽之師晉

衘其上戎亢其下秦師不復我諸戎實然譬如捕鹿晉人

角之諸戎掎之與晉踣之

禮記月令曰仲夏鹿角解

又禮器曰居澤者不以鹿豕爲禮

史記曰趙髙欲爲亂恐群臣不聽乃先驗持鹿於二丗曰

馬也二丗𥬇曰丞相誤耶謂鹿爲馬問左右左右或言馬

以阿趙髙或言鹿髙因隂中言鹿者以法

又曰邑中人民俱出獵任安常爲人分麋鹿雉兎部署大

小劇易衆人皆喜鹿無傷也任少卿分別平

又曰古者皮幣諸侯以聘享漢武帝乃以白鹿皮方尺縁

以藻繢爲幣直四十萬王侯朝覲享聘必以爲薦璧然後

得行

漢書曰蒯通教韓信反髙祖髙祖召通至問曰汝何教韓

信反耶蒯通曰臣聞狗各吠非其主當彼時臣以知齊王

不知陛下且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髙才者先得

又曰伍𬒳諌淮南王曰昔子胥諌呉王呉王不用迺曰臣

今見麋鹿遊姑⿱⺾⿰𩵋禾之臺今臣亦見宫中生荆𣗥也

東方朔別傳曰武帝時有殺上林鹿者下有司収殺之朔

時在旁曰是固當死者三使陛下以鹿殺人一當死天下

聞陛下重鹿賤人二當死匈奴有急湏鹿觸之三當死帝

黙而赦之

范曄後漢書曰雲南縣有神鹿兩頭食毒草

又華陽國志曰熊蒼山有神鹿食毒

謝承後漢書曰鄭弘爲臨淮太守行春兩白鹿隨車俠轂

而行弘怪問主簿黄國鹿爲吉凶國拜賀曰聞三公車𦘕

作鹿明府當爲宰相後弘果爲太尉

魏志曰蘇則從文帝獵失鹿帝大怒踞胡牀㧞刀悉収行

督吏將斬之則諌之乃止

晉書曰許孜字季義東陽呉寜人也二親𣳚弃妻𪧐墓所

列植松栢亘五六里時有鹿犯其松栽孜悲歎曰鹿獨不

念我乎明日忽見鹿爲猛獸所殺置於所犯栽下孜悵惋

不巳乃作塚埋於隧側猛獸即孜前自𭠘而死孜益歎息

復埋之

又曰謝鯤在豫章嘗行經空亭中夜𪧐此亭舊毎殺人將

晚有黄衣人呼鯤字令開户鯤澹然無懼色便於窓中度

手牽之膞斷視之鹿也㝷即獲焉𠇍後此亭無復妖怪

晉中興書曰陶淡字處浄太尉𠈉之孫一身孑然無有同

産齠齓之時雅好導飬謂仙道可祈至年十五六便服食

絶榖不㛰娶居長沙臨湘縣下去家十里於山中立小草

屋裁足容身時還家設小床常獨坐不與人共於野得白

鹿子馴而養之至七八𡻕𢘆與之俱徃還後遂不復還家

又曰殷仲堪上白鹿表曰巴陵縣青水山得白鹿一頭白

者正色鹿者景福嘉義

晉書載記曰石勒甞傭於武安臨水爲遊軍所囚㑹有群

鹿傍過軍人競逐之勒乃獲免俄而又見一父老謂勒曰

向群鹿者我也君應爲中州主故相救耳勒拜而受命

蕭子顯齊書曰始興盧度隱居西昌三頋山鳥獸隨之夜

有鹿觸其壁度曰汝勿壞我壁鹿應聲去

南史四夷傳曰扶南有鹿車國人養鹿如中國畜牛以乳

爲酪

隋書曰開皇十七年群鹿入殿門馴擾侍衛之内

後周書曰文帝獵於邙山圍不齊獸多越逸帝怒諸將股

慄俄有一鹿亦突圍而走賀(⿱艹石)敦躍馬逐之鹿上東原弃

馬歩逐山半便及掣之而下帝大恱諸將免罪

唐書曰太宗幸懷州乙未狩於濟源之陵上親御狐矢太

宗曰古者先駈以供宗廟今所獲鹿冝令有司造脯⿰酉𬐚

充薦享

又曰禇無量丁母憂解職廬於墓側其所植松栢時有鹿

犯之無量泣而言曰山中衆草不少何忍犯吾先塋樹栽

因通夕守護俄有群鹿馴狎不復侵害

魏名臣奏曰時殺禁地鹿者死郎中黄觀上䟽曰臣深思

陛下所以不早取此鹿誠欲使亟蕃息然後大取以爲軍

國之用也然臣切以爲今鹿但有日耗終無得多也

魏末傳曰明帝爲平原王母甄后妬文帝殺之𣣔不立爲

太子甞從帝獵見鹿子母帝射鹿母語明帝射鹿子明帝

曰陛下旣巳殺其母臣不忍復殺其子因大涕泣帝放弓

矢由是立太子意定

國語曰周穆王征犬戎得四白鹿而荒服者不至史記又載

穆天子傳曰天子賜曹奴之人金黄之鹿白銀之𪊽

又曰天子西升于藜丘之陽過并公愽乃駕鹿遊乎山上

又曰天子征于菹側魚臺狎菹之獸於是有白鹿一迕

乗逸走出天子乗渠黄之乗馳焉

山海經曰上申之山其獸多白鹿

辛氏三𥘿記曰有白鹿原周平王時白鹿岀此原

太公六韜曰取天下(⿱艹石)逐野鹿得其鹿天下共食肉

莊子曰至德之丗不尚賢不使能民如野鹿

韓子曰夫馬似鹿者而題千金有百金之馬而無一金之

鹿者馬爲人用而鹿不爲人用

列子曰鄭人有薪於野者遇駭鹿却而擊之斃恐人見之

遽而藏諸隍中覆之以䕌不勝其喜俄而遺其所藏之處

遂以爲夢焉從塗而詠其事傍人有聞者用其言而取之

旣歸告其室人曰向薪者夢得鹿而不知其處吾今得之

管子曰桓公問管子楚之強國舉兵伐之恐力不能過奈

何對曰公貴買其鹿公即爲百里之城使人載錢二千萬

求生鹿於楚人楚人釋其耕農而田鹿管子告楚人賈曰

爲我致生鹿賜子金百斤什至金千斤

尸子曰鹿走而無頋六馬不能望其塵謂不反頋也

吕氏春秋曰晏子遭崔杼之患其僕將馳晏子安之曰疾

必不生徐必不死鹿生於山命懸於厨今嬰有所懸也

抱朴子曰昔張盍蹹及儒寗成二人並精思於蜀雲臺

山石室中忽有一人着黄練單衣葛巾到其前曰勞乎道

士乃辛苦幽深於是二人頋視於鏡中乃見是鹿也因問

曰汝是草中老鹿何敢詐爲人形也言絶即還成鹿而走

去〇瀨郷記李母碑曰老子乗白鹿下託於李母

韓詩外傳曰齊景公逐白鹿畒丘見封人曰使吾君壽金

玉是賤人民是寳公曰善

孫柔之瑞應圗曰黃帝時西王母使使乘白鹿獻白環之

休符以有金方也

春秋歴命序曰神駕六飛鹿化三百𡻕

淮南子曰四九三十六六主緯緯主鹿鹿故六月而生

春秋運斗樞曰瑶光散而爲鹿江淮不祠則瑶光不明彘

生鹿

抱朴子玉䇿篇曰鹿夀千𡻕滿五百𡻕則其色白

瑞應圗曰天鹿者能夀之獸五色光暉王者孝道則至

又曰王者承先聖法度無所遺失則白鹿來

禮斗威儀曰君乘水而正其政和平北海輸白鹿

衝波傳曰鹿生三年其角自墮

崔豹古今注曰鹿有魚不能觸

𡊮山松白鹿詩序曰荆門山臨上皆絶壁峭峙五百餘丈

亘帶激流禽獸所不能履北岸有一白鹿常過江行人見

之競逐之謂至山下必得鹿忽飛超陶而去于今此壁謂

之白鹿山泅音囚言浮過也

神仙傳曰魯女生者長樂人服胡麻餌术絶糓八十餘年

甚少丗傳見之二百餘年入華山中有故人與女生別五

十年入華山廟逢女生乗白鹿車從玉女數十人

列仙傳曰⿱⺾⿰𩵋禾躭與衆兒俱戯獵常𮪍鹿形雖如常鹿遇險

絶之地能超越衆兒問曰何得此鹿異常鹿耶荅曰龍也

𫐠異記曰漢成帝末年宮中雨一蒼鹿殺而食之味甚羙

又曰鹿一千年爲蒼鹿又百年化爲白鹿又五百年化爲

玄鹿漢成帝時山中人得玄鹿烹而視其骨皆黒色仙者

說玄鹿爲脯食之夀二千𡻕餘干縣有白鹿土人皆傳千

𡻕矣晉成帝遣人捕得有銅牌有字在其角後云寳鼎二

年臨江所獻

愽物志曰雲南郡出茶首茶首其音爲蔡荗是兩頭鹿名

也獸似鹿兩頭其腹中胎常以四月中取可以治虵虺毒

永昌亦有之

異苑曰鄱陽樂安彭丗咸康中以捕射爲業入山輙與児俱

丗後忽蹙然倒地變成一白鹿咷蹻而去其子終身不復

捉弩至孫復襲此事曽射得一鹿兩角間有道家七星符

其祖名字郷居年存焉覩之懊悔遂斷獵

伏侯古今注曰漢明帝永平九年三角鹿出江陵孝和帝

永元十二年豫章餘干得白鹿髙丈九寸

楚辤曰青莎雜樹薠草靃靡白鹿𪊽麚或騰或𠋣

樂府歌詩曰白鹿乃在上林西𫟍中射工尚得脯腊之黄

鶴摩天極髙飛後宫尚得烹煑之

金樓子曰夏禹之時神鹿行於河水

搜神記曰淮南陳氏於江西種豆忽見二女子姿色甚美

着紫纈𥜗青裙天雨而衣不濡其壁先挂一銅鏡中見二

鹿以刀斫獲之以爲脯

宣驗記曰呉唐廬陵人也少好驅媒獵射發無不中家以

致富後春月將兒岀射正值麋鹿將麑母覺有人氣呼麑

漸出麑不知所猥逕前就媒唐射麑即死鹿母驚還悲鳴

唐乃自藏於草中出麑致浄地鹿母直來地俯仰頓伏絶

而復起唐又射鹿母應弦而倒至前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復逢一鹿上弩將

放忽發箭反激還中其子唐擲弩抱兒撫膺而哭聞空中

呼曰呉唐鹿之愛子與汝何異唐驚聽不知所在

髙堂隆集曰近日有司宣令有殺禁地鹿者身死財産没

官有能先𮗜白者賞賜之此爲重禽獸而賤人過於齊宣矣

杜𥙊酒別傳曰君弟子三人隨道士邢邁入宣城涇縣白

水山去縣七十里餌术黃精經歴年所有鹿走依舎邊伏

眠邁等怪之乃爲虎所逼邁乃呪虎退鹿經日乃去

南中八郡志曰麋冷縣深山中有大虵長數丈圍三尺於

樹上野鹿過便低頭繞之鹿於是有頃而死先含水濡之

令濡乃合頭角併吞之訖便不能動至數日鹿乃消盡虵

自繞樹鹿角骨悉鑚皮岀飬瘡得一月乃愈又永𥘉山川

記曰髯虵吞鹿至角乃止

交州記曰合浦口有䴥角當額上載科藤一株三四條長

可一尋射師從禽毎見而不敢射

蕭廣濟孝子傳曰伍襲字丗公丁父憂廬墓側有一鹿毎

襲哭輒踞墳而悲鳴

廣州先賢傳曰丁茂字仲慮交阯人至孝母終負土治冢

列樹松栢白鹿遊乎左右

又曰唐頌字德雅番禺人遭䘮六年廬於墓次白鹿拾食

冢

習鑿齒襄陽記曰習郁從光武幸𥠖丘與光武通夢見蘇

頷神帝嘉之使立祠二石鹿夾道口百姓謂之鹿門

     麋

爾雅釋獸曰麋牝麎其子其跡𨇠絶有力狄麋音眉麔平表切麎

音臣於道切

說文曰麋鹿屬也冬至解角

春秋運斗樞曰摇光星散爲麋

春秋命歴序曰有人黃頭大腹岀天齊號曰皇次駕六飛

靡上下天地與神合謀

周禮天官獸人曰獸人夏獻麋

左傳宣下曰晉楚戰楚致晉師晉人逐之左右角之樂伯

左射馬而右射人角不能進矢一而巳麋興於前射麋

麗龜晉鮑癸當其後使攝叔奉麋獻焉

又曰魯莊公十七年多麋害稼

又哀十四年傳曰宋桓魋之寵害於公將討之召左師曰

迹人來告曰逢澤有介麋焉

離騷曰麋何食𠔃庭中蛟何爲𠔃水裔

莊子曰鰌與魚遊麋與鹿

淮南子曰孕婦見兎其子缺脣見麋而子四日

又曰逐麋者不頋雉兎

新序曰晉文公逐麋而失之問農夫古老古老以足指如

是徃公問其故對曰虎豹厭閑而近人故得魚鱉厭深而

之淺故得諸侯厭衆而亡其國文公懼歸有恱色欒貞子

問焉公曰今日逐麋失之而得善言故忻也

魏略曰文帝將受禪有白麋見

戴延之西征記曰徽音殿西南姚興起波(⿱艹石)臺有逍遥園

西去三百歩有鹿子𫟍羗王飬麋鹿數百頭

     麂

爾雅曰麂大𪊽九筠旄毛狗足旄毛㺜長

山海經曰女几之山有獸多𪊽郭璞曰𪊽似麞而大

孫氏瑞應圖曰晉中興書元帝時有二白麂見于南昌郡

臨海記曰郡西北𠉀官山有三足麂其聲嘶嗄二千石官

長將有代謝則嗄麂鳴矣民以爲常占未曽一失

     麈

說文曰麈鹿屬也大而一角

搜神記曰馮乗虞蕩夜獵見一大麈射之麈便云虞蕩汝

射殺我耶明晨得一麈而入少時蕩死

鄱陽記曰李嬰弟縚二人善於用弩嘗得大麈解其四

脚懸着樹間以臓爲炙烈於火上方欲共食山下一人長

三丈許皷歩而來手持大囊旣至取麈頭骼皮并火上新

SKchar悉内囊中遥還山嬰兄弟後亦無恙

     麑音倪

淮南子曰孟孫獠而得麑使𥘿西巴歸之麑母隨而

啼西巴不忍蹤而與之孟子歸求麑安在西巴以實對

孟子怒逐之居一年復以西巴爲子傳

𥘿子曰虎能雄猛不可以託麑鷹能飄擊不可以𭔃鶵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