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九百六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九百六十四 太平御覽 卷之九百六十五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九百六十六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六十五

果部二

     𬃷

爾雅曰𬃷壷𬃷也郭璞注曰今江東呼𬃷大而銳上者爲壷壷猶SKchar邊要𬃷細要𬃷也

今謂之鹿盧𬃷白𬃷即今𬃷子曰熟樲酸𬃷樹小實酢孟子曰養其樲𬃷遵羊𬃷

實小而貟紫黑色今俗呼爲羊矢𬃷孟子曰曽晳嗜羊𬃷洗大𬃷今河東猗氏岀大𬃷子如雞夘

苦𬃷子味苦也音歳也晳無實𬃷不着子也還味稔𬃷還味短味也稔音荏還音旋

又曰𬃷李曰㚄之孫炎曰㚄去其抵㚄音帝

京房易妖占曰天雨𬃷小民流亡也

焦贑易林師之豫曰北山有𬃷使叔壽考

說文曰樲酸𬃷也

毛詩豳七月曰八月剥𬃷

周禮天官籩人曰饋食之籩其實𬃷

大戴禮夏小正曰八月剥𬃷剥者取也

禮記曲禮下曰婦人之贄脯脩𬃷栗

又内則曰𬃷曰新之

又曰𬃷栗飴宻以甘之

春秋繁露曰握𬃷與錯金以示嬰兒必取𬃷而不取金故

物之於人小者易知

史記曰楚莊王之時有所愛馬㗖以𬃷脯

又曰李少君以却老方見上少君言上曰臣曽遊海上見

安期生食巨𬃷大如𤓰

漢書曰廣陵厲王胥宫園中𬃷樹乃生十餘莖莖正赤葉

白如素王㘴祝咀自殺

又曰王𠮷少時學問居長安其東家有𬃷樹垂𠮷庭中𠮷

婦取𬃷以啖𠮷後知之乃去婦東家聞而欲伐其樹鄰里

共止之因固請𠮷令還婦里中爲之語曰東家有樹王陽

婦去東家𬃷完去婦復還

又曰安邑千樹𬃷此其人皆與千户侯等

東觀漢記曰自馮愔反後鄧禹威稍損又乏食敗走至髙

陵軍士飢餓皆食𬃷葉

又曰中黄門孫程謀誅江京後程於盛化門外與馬國等

相見詐謂國曰天子與我𬃷脯與(⿱艹石)𬃷者早成之乃與國

等共爲謀立順帝

謝承後漢書曰河南陶碩郷曲餉之碩無所受但食𬃷飲

水美談而巳

又曰孟節能含𬃷核不食可至五年

應劭漢官儀曰光武封太山上壇見酢梨酸𬃷上問其故

主者曰百官上者所置上曰封禪大禮千歳一㑹衣冠士

大夫何故爾也

魏志曰杜恕上䟽曰冀州户口最大又有桑𬃷之饒國家徴

求之府

說曰魏文帝忌弟任城王饒壯因在卞太后側共圍棊

並啖𬃷文帝以毒置諸𬃷蔕中自選可食者而王弗悟遂

𮦀進之旣中毒太后索水救之帝預勑毀器太后徒跣赴

井無器可汲湏㬰遂卒

又曰王大將軍甞至石崇家如厠見⿰氵𭝠箱中盛乾𬃷夲以

塞𤾁王遂食盡羣婢莫不𥬇

晉書曰賈后將廢太子詐稱上不和呼太子入朝旣至后

不見置于別室遣婢陳舞賜以酒𬃷逼飲醉之

晉史曰光禄卿李郁因晝寢夢食巨𬃷覺而有疾謂其親

友曰甞聞𬃷字重來呼魂之象今子神氣逼抑將不免乎

未幾而卒

孟子曰曽晳其嗜羊𬃷而曽子不忍食公孫丑問曰鱠炙

與羊𬃷孰羙曰膾炙哉曰曽子何爲食膾炙孟子曰膾炙

同也羊𬃷獨也

韓子曰𥘿飢應侯謂王曰五苑之果蔬橡𬃷栗足以活民

請發之

又曰子産治鄭桃𬃷之䕃於衛者莫援也

鄒子曰夏取𬃷杏之火

淮南子曰十一月官都尉其樹𬃷

晏子春秋曰景公謂晏子曰東海之中有水而赤水中有𬃷花而不實何

也晏子曰昔者𥘿穆公乗龍治天下以黄布裏蒸𬃷至海

而投其布故水赤蒸𬃷故花而不實公曰吾佯問子對曰

嬰聞佯問者佯對之

盧毓冀州論曰安平好𬃷地産不爲無珎

杜氏新書曰杜畿爲河東太守平虎將軍劉勲爲太祖所

親貴震朝SKchar常從畿求大𬃷畿拒以他故後勲伏法太祖

得其書歎曰杜畿可謂不媚竈也

英雄記曰孔文舉爲東萊賊所攻城欲破其治中左承祖

以官𬃷賦與戰士

蔡邕奏事曰程末年十四時祖父叔病物故末抱伏叔尸

號泣悲哀舅哀其羸劣嚼𬃷肉以哺之末見食歔欷不能

呑咽

漢武内傳曰七月七日西王母當下爲帝設玉門之𬃷

東方朔傳曰武帝時上林献𬃷上以所持杖擊未央前殿

檻呼朔曰叱叱先生來來先生知此筐中何等物也朔曰

上林献𬃷四十九枚上曰何以知之朔曰呼朔者上也以

杖擊檻兩木兩木林也來來者𬃷也叱叱者四十九枚上

大𥬇賜帛十疋

王子年拾遺記曰北極有𡵨峯之隂多𬃷樹百㝷其枝莖

皆空其實長尺核細而柔百歳一實〇真人𨵿令尹喜内傳

曰老子西遊省太真王母共食玉文之𬃷其實如瓶

神仙傳曰吴郡沈羲爲仙人所迎上天云天上見老君老

君賜義𬃷二枚大如雞子

又曰李意期於成都角中作一土窟居其中冬夏單衣長

髮剪去之但使長五寸許多飲酒食脯及𬃷栗或百日二

百日不岀窟是時無可所食也

魯女生别傳曰李少君曰SKchar海之𬃷大如𤓰鍾山之李大

如瓶臣巳食之遂有竒光

劉根别傳曰有道之士不可識徃者有陳孜如癡人江夏

𡊮仲陽知事之孜謂仲陽曰今年春當有疾可服𬃷核中

仁二十七枚後果大病

又曰能常服𬃷核中仁百邪病不復干也仲陽服之有效

馮明生別傳曰明生爲縣吏捕賊爲賊所傷殆死道間見

女人年可十六七姿容絶丗以肘後管中一丸如小豆與

服即愈隨神女還岱宗見安期生曰共與女郎遊於安息

西母之際食𬃷異羙此間𬃷小不及憶此𬃷未乆巳二千

年矣神女云昔與君共食一枚乃不盡此間小𬃷郍可相

比也

髙士傳曰胡昭字孔明晉宣帝爲麻衣時與昭有舊昭同

郡周士等謀帝昭聞而歩險邀士於肴澠之間止士士不

肯昭泣以示誠士感其義乃止昭斫𬃷樹共士盟而別昭

雖有隂徳於帝口終不言時人莫知

風俗通曰鮑焦耕田而食穿井而飲於山中食𬃷或曰此

𬃷子所植也遂強吐立枯死

水經注曰酸𬃷縣故城南古韓國昔天子建國名都或以

山林故豫章以樹氏都酸𬃷以𣗥名邦故曰酸𬃷也

水經曰髙唐縣大河右溢丗謂之甘𬃷溝水側多𬃷故俗

取名焉

廣志曰東郡榖城紫𬃷長二寸西王母𬃷大如李核三月

熟衆果之先熟者也種洛陽宮後園河内伋郡𬃷一名墟

𬃷一名安邑𬃷東海蒸𬃷洛陽夏白𬃷安平信都大𬃷單

父𬃷梁園國夫人𬃷大白𬃷一名曰慼咨小核多肌三星

𬃷駢白𬃷灌𬃷此四者官園所種𬃷有狗雞心牛頭羊矢

彌猴細𦝫之名又有玄𬃷大𬃷﨑廉𬃷桂𬃷

鄴中記曰石虎園中有西王母𬃷冬夏有葉九月生花十

二月乃熟三子一尺又有羊角𬃷亦三子一尺

東陽記曰信安縣有懸室坂晉中朝時有民王質伐木至

石室中見童子四人彈琴而歌質因留𠋣柯聽之童子以

一物如𬃷核與質含之便不復飢俄頃童子令其歸質承

聲而去斧柯漼然盡爛旣歸質去家巳數十年親舊凋落

無復此時矣

楊衒之洛陽伽藍記曰景陽山南有百果園果别作一林

林名有一堂有仙人𬃷長五寸把之兩頭俱出核細如針

霜降乃熟食之甚美俗傳云岀崑崙山一曰西王母𬃷

晉宫閣名曰華林園𬃷六十二株王母𬃷十四株

盧諶𥙊法曰春祠用𬃷油

夲草曰凡𬃷九月採日乾𥙷中益氣乆服神仙

郭子横洞SKchar記曰𡸰嵣細𬃷岀𡸰嵣之山山臨碧海萬年

一實子如今軟𬃷笮之有膏膏可燃燈西王母握核以献

帝因名曰握核𬃷

杜寳大業拾遺録曰二年八月信都献仲思𬃷四百枚𬃷

長四寸五寸圍紫色細文文縐核肥有味勝於青州𬃷北

齊時有仙人仲思得此𬃷種之亦名仙𬃷時海内唯有數

西京雜記曰𥘉脩上林苑羣臣各献名果樹亦有製有羙

名弱枝𬃷西王母𬃷出崑崙山棠𬃷王門𬃷青華𬃷梬𬃷赤

心𬃷

神異經曰北方荒中有𬃷林焉其髙五尺子長六七寸圍

過其長熟赤如朱乾之不縮氣味甘潤殊於常𬃷食之可

以安軀體益氣力

異苑曰鄭鮮之女脚患攣癖就王濮陽請水澆之餘灌庭

中枯𬃷樹𬃷樹旣生女脚亦差

又曰沙門笁慧献太元二年夜夢讀詩五首其一篇後曰

陌南酸𬃷樹名爲六竒木遣人以伐取載還柱馬屋

又曰太元中南郡忻陵縣有𬃷樹一年忽生桃李𬃷三種

花子

幽明録曰太原王仲徳年少時遭亂避胡賊絶粒三日草

中卧忽有人扶其頭呼云可起㗖𬃷王便寤瞥見一小兒

長四尺即隱乃有一囊乾𬃷在前噉之小有氣力便起

任昉𫐠異記曰魏丗河内冬雨𬃷𦒿舊說周𥘿時河南雨

酸𬃷遂生野酸𬃷今酸𬃷縣是也𬃷之甚小者謂之酸𬃷

廣五行記曰馮宣上黨人仕爲北平護軍䘮於官時年三

十八還家郷里服始畢婢在外聞叫喚聲開門見宣婢驚

入白宣妻韓韓悲愕良乆見宣宣曰生必有死恨早別恩

情宣外甥嚴翊至宣曰 當有兵亂継以飢疫并土不可

復居侯宅東𬃷樹死便走可免翊受𭥍宣告别湏㬰而没

後二百日𬃷樹死翊與宣家東投漁陽發後四旬而上黨

遭㓂𭧂兵人死荒乱塗炭存者尠矣

嶺表録異曰波斯𬃷廣州郭内見其樹樹身無閑枝直聳

三四十尺及樹頂四向共生十餘枝葉如海㯶亦呼爲海㯶廣州

所種者或三五年一畨結子亦似此中青𬃷但小耳自青

及黄撲巳盡又朶着子每朶約三二十顆劉珣曽於畨酋

家食夲國將來者色𩔖沙榶皮肉軟爛餌之乃永樂天蒸

之味也其核與北中𬃷殊異兩頭不尖𩀱卷而圎如小塊

紫礦珣亦収而種之乆無萌芽疑是蒸熟也

魏文帝詔羣臣曰南方龍眼荔枝寧比西國蒲陶石蜜

酢且不如中國凡𬃷味莫言安邑御𬃷也

曹植鷂雀賦曰雀得鷂言意甚不移依一𬃷樹藂蕽多刺

潘岳笙賦曰𬃷下纂纂朱實離離宛其落矣化爲枯枝

潘岳閑居賦曰周文弱枝之𬃷防陵朱仲之李

傳玄𬃷賦曰素華離朱實甚脆色如霜雪甘如含蜜

左思魏都賦曰淇園之筍信都之𬃷

古詩曰甘𤓰抱苦蔕美𬃷生刺𣗥

郭璞𬃷讃曰赤心鯁直

傅玄歌詞曰黄葉離髙柯丹𬃷坐自零不惜𬃷自零念我

少弟兄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六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