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九百四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九百四十一 太平御覽 卷之九百四十二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九百四十三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四十二

 鱗介部十四

   蛤     蛺變    三蝬

   車螯    移角    姑勞

   羊蹄    蛤蟍     蘆雉

   蚶     烏頭    下來𧍧

   越王    蠣      蜆

   蟹

     蛤

易進卦驗曰立冬鷰雀入水爲蛤

禮記月令曰季秋之月雀入大水爲蛤

汲冡周書王㑹曰東越海蛤東越則海際蛤文蛤

三國典略曰周天和元年夏齊冀州人於蚌蛤中得瑶環

一𨾏

又曰徐之才𥘉遷豫章王綜國常侍隨綜入北有一人患足

跟痛諸醫咸莫能識之才視之曰蛤精疾也得之當由乗

船入海垂脚入水中疾者曰實曽如此之才爲剖之得蛤

子二大如榆莢

淮南子曰土龍致兩鷰鴈代飛鷰春南而鴈秋北也蛤䖴珠龜與月

盛衰

吕氏春秋曰月者羣隂之夲月望則蚌蛤實羣隂盈月

晦則蚌蛤虚羣隂湫夫月形于天而羣隂化乎淵

漢武帝内傳曰西王母云仙家之藥有白水靈蛤

汝南先賢傳曰周爕字彦祖好潜靖養志唯典籍是樂有

仙人草廬廬下有陂魚蛤生非身所耕則不食也

南越志曰凢蛤之屬開口聞雷鳴不復閉

雲南記曰新安蠻婦人於耳上懸金環子聮貫瑟瑟帖於

髻側又繞𦝫以螺蛤聮穿繫之謂爲珂珮

愽物志曰東海有蛤鳥常啖之其肉消盡殻起浮出更薄

在沙中岸邊潮水往來碏薄蕩白如雪入藥最精勝SKchar

自死者

崔豹古今注曰島鴈常在河邊沙上食沙石悉皆銷爛唯

食蛤不銷隨其糞出用以爲藥倍勝常者

夲草經曰文蛤表文味鹹無毒主際隂蝕惡創五痔大孔

盡血生東海

左思賦曰蚌蛤珠胎與月虧全

     蛺爕

臨海水土物志曰蛺爕似蛤如

     三蝬

臨海水𡈽物志曰三蝬似蛤

     車螯

沈約宋書曰廬陵王義眞出爲南豫州刺史劉湛爲長史

義眞出時居髙祖憂使帳下備膳湛禁之義眞乃於齋内

別立厨帳會湛入煗酒炙車螯湛正色曰公當今不冝有此

設義眞曰且甚寒一盃酒亦何傷酒旣至湛因起曰旣不

能以禮自處又不能以禮處人

謝靈運荅弟書曰前月十二日至永嘉郡蠣不如鄞縣車

螯亦不如北海

     移角

臨海水土物志曰移角似車螯角移不正名曰移角

     姑勞

臨海水𡈽物志曰姑勞如車螯而殻薄

     羊蹄

臨海水土物志曰羊蹄似蚌味似車螯羅江小盧有之

     蛤蟍

宋書曰王融𥘉爲司徒法曹詣王僧祐因遇沈昭略未相

識昭略屢顧眄謂主人曰是何年少融殊不平謂曰僕出

於扶桑入於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谷照曜天下誰云不知而卿此問何也昭

略云不知許事且食蛤蟍融曰物以羣分方以𩔖聚君長

東隅居然應嗜此族

淮南子曰(⿱艹石)士方捲龜殻而食蛤蟍

抱朴子曰(⿱艹石)士所食此必草也又海中自有蛤蟍螺蚌之

𩔖未加煑凢人所不能噉况君子(⿱艹石)士乎

     蘆雉

臨海水𡈽物志曰蘆雉似蛤蟍殻小薄耳

     蚶火甘

唐書曰元和中嶺南節度使崔詠卒宰臣奏擬皆不可上

謂裴度曰甞有諌進海蚶淡菜者詞甚忠正卿可求此人

與之度出以訪人或有言孔戣諌者度即日以聞乃命之

廣志曰巨延州以蚶與行估𧵍昜

臨海水𡈽物志曰蚶側徑四尺也

盛弘之荆州記曰始安郡駭鹿山山上有石室鑿内輙得

骨并𫉬蚶

嶺表録異曰瓦屋子盖蚌蛤之𩔖也南中舊呼爲蚶

頃因盧鈞尚書作鎮遂改爲  瓦屋子以其殻上有稜

如瓦壠故名焉殻中有肉紫色而滿腹廣人尤重之多燒以薦

酒俗呼爲天臠炙喫多即壅氣背SKchar煩疼未測其本性也

     烏頭

臨海水土物志曰烏頭似蚶

     下來𧍧許咸均似蛤出海中

臨海水土物志曰下來𧍧雖似烏頭各自有種

又曰𧍧蛤有似烏頭

     越王

臨海水土物志曰越王形似𧍧殻赤尾如人爪形

     蠣

梁書曰何㣧𥘉侈於味食必方丈後稍欲去其甚者猶食白

魚䱉市漁脯糖蟹以爲非見生物疑食蚶蠣使門人議之

學生鍾玩曰䱉之就脯驟於屈中蟹之將糖躁擾彌甚仁

人用意𭰹懐如怛至於車螯蚶蠣眉目内闕慙渾沌之竒

獷殻外緘非金人之愼不悴不榮曽草木之不(⿱艹石)無香無

𦤀與瓦礫其何筭故冝長充庖厨永爲口味竟陵王子良

見玩議大怒汝南周顒與㣧書勸令食菜

茅君内傳曰欲合九轉先作取東海左顧牡蠣凢六物

令分等各擣三萬杵

異物志曰古賁灰牡蠣殻

臨海水土物志曰蠣長七尺

南越志曰南上謂蠣爲蠔甲爲壯蠣合澗洲圎蠣土人重

之語曰得合澗一蠣雖不足豪亦可以髙也

永嘉郡記曰樂成縣新溪口有蠣嶼方圎數十𠭇四靣皆

蠣其味偏好

謝靈運遊名山志曰新溪蠣味偏甘有過紫溪者

嶺表録異曰盧亭亭盧循遺𩔖也循昔據廣州旣敗餘

言奔於海島野居唯食蠔蠣疊殻爲牆壁

又曰蠔即牡蠣也其𥘉生海島邊如拳石四面漸長有髙

一二丈者巉巖如山毎一房内蠔肉一片隨其所生前後

大小不等毎潮來諸蠔皆開房伺蟻入即合之海夷盧亭

亭者以斧揳取殻燒以烈火蠔即啓房挑取其SKchar貯以小

竹筐趂虚市以易盧亭好酒以SKchar換酒也SKchar大者爲灸小者

炒食肉中有滋味食之即甚壅腸胃

     蜆戸典

爾雅曰蜃小者曰珧郭璞注曰新燕蛤也江東呼爲蜆也

     蟹

廣雅曰蟹蚭也其雄曰蜋螘其雌曰轉帶

山海經曰大蟹在海中盖十里之蟹又女丑有大蟹廣千

冢周書王㑹曰成王時海陽獻蟹

大戴禮曰蟹二螯八足非鱣之穴而無所𭔃托者心躁也

孫卿子同

禮記檀弓下曰成人者兄死而不爲衰者聞子皐將爲成

宰遂爲之衰成人曰蠶則績而蟹有筐范則冠而蟬有緌

兄則死子臯爲之衰

孝經援神契曰蟹二螯兩端傍行螯猶兵也小蟲而欲兩端自衛故使傍行也

晉書曰解系坐免官以白衣還第闔門自守及張華裴頠

𬒳誅也倫秀以𪧐憾収系兄弟梁王彤救系等倫怒曰

我於水中蟹且惡之况此人兄弟輕我𫆀此而可忍孰不

可忍彤苦爭之不得遂害之

又曰劉聦左都水使者襄陵王攄坐魚蟹不供斬於東市

三國典略曰周永定元年夏四月齊主禁取蟹蛤之𩔖唯

許私家捕魚

淮南子曰夫釋大道而任小數無以異於使蟹捕䑕蟾諸

捕蚤不足以禁姧塞邪亂乃逾滋以艾灼蟹筐上内置穴中廼𤍠走窮穴適能擒

又曰礠石引鐵蟹之敗漆置蟹⿰氵𭝠則漆敗也雖在明知弗能然也

抱朴子曰(⿱艹石)蟹之化⿰氵𭝠麻之壊酒此不可以理推者也

又曰山中稱無腹公子者蟹也

又曰兵地生蟹者冝急移軍太一在玉帳之中不可攻也

郭子曰畢茂丗云一手持蟹螯一手持酒盃拍浮酒池中

可了一生哉

國語曰越王召范蠡而問焉曰與子謀呉子未可也今其

稻蟹食不遺種其可乎范蠡對曰天應至矣謂稻人事未

也勤湏厲志

說曰蔡司徒渡江見蟛蜞大喜曰蟹有八足加以二螯

令烹之旣食委頓吐下方知非蟹後向謝仁祖說此事謝

曰卿讀爾雅不熟幾爲勤學死劉孝標云大戴礼𭄿斈篇日蟹八足二螯非蛇蛆之

穴無所𭔃托者用心躁也故爾雅云螖小者勞即彭螖也似蟹而小按今蜞小於蟹而大於螖爾雅所謂螖澤者

也然此三物皆八足二螯狀甚相𩔖蔡謨不精其大小食而致𡚁故云讀爾雅不熟也

永嘉郡記曰安國縣有山鬼形體如人而一脚裁長一尺

許好噉鹽伐木人鹽輙偷將去不甚畏人人亦不敢伐木

犯之即不利也喜於山澗中取石蟹伺伐木人眠息便十

十五五岀就火邊跂石灸噉之甞有伐木人見其如此未

眠之前痛燃石使𤍠羅置火畔便佯眠看之湏㬰魑出悉

皆跂石石𤍠灼之跳梁叫呼罵詈而去此伐木人家後𬒳

燒委頓

慱物志曰南海有水蟲名剻蛤之𩔖也其中有小蟹大如

揄莢蒯開甲食則蟹亦出食蒯合甲蟹亦還入爲蒯取以

歸始終死不相離

又曰蟹⿰氵𭝠相合成水神仙服食方云

又曰秋蟹毒者無藥可療目相向者尤甚

𤣥中記曰天下之大物北海之蟹舉一螯能加於山身故

在水中

淮南万畢術曰燒蟹致䑕

搜神記曰晉太康年中㑹稽郡蟛蜞及蟹皆化爲䑕甚衆

覆野爲災食稻

述異記曰出海口北行六十里至騰嶼之南溪有淡水清

澈照底有蟹焉筐大如笠脚長三尺宋元嘉中章安縣民

屠虎取此蟹食之肥美過常虎其夜夣一少嫗語之曰汝

噉我知汝尋𬒳噉不屠氏明日出行爲虎所食餘家人殯

瘞之虎又發棺噉之肌躰無遺此水今猶有大蟹莫敢復

廣五行記曰元嘉中冨陽人姓王於瀆中作蟹断且徃視

之見一材頭長二尺許在断中而裂開蟹出都盡乃治断

岀材岸上明旦徃視之見材復在断中而裂開如前王又

治断出材明晨徃視所見如𥘉王疑此材妖異乃取籠中

檐歸去家一二里聞籠中窣動聲王生顧見向材叚變成

一物人面猴身一手一足語王生曰我性嗜蟹比實入破

君斷食蟹以此相負望君恕我我是山神當相祐助王曰

汝犯暴人罪自應死何以多言此物曰君何姓名頻問不

已王終不荅去家轉近曰旣不放我又不告我姓名當復

何許王至家以火焚之土俗謂之山𤢖知人姓名則能爲

傷人耳

又曰軍行地無故生蟹者冝急移吉蟹魚之𩔖水失其性

則有此孽

嶺南異物志曰甞有行海得洲渚林木甚茂乃維舟登岸

㸑於水傍半炊而林没於水遽断其䌫乃得去詳視之大

蟹也

嶺表録異曰水蟹螯殻内皆鹹水自有味廣人取之淡煑

吸其鹹汁下酒黄膏蟹殻内有膏如黄⿱⺾⿰𩵋禾加以五味和殻

煿之食亦有味赤母蟹殻内黄赤膏如雞鴨子黄肉白以

和膏實其殻中淋以五味蒙以細麵爲蟹饆饠珎美可尚

紅蟹殻殷紅色巨者可以裝爲酒盃也虎蟹殻上有虎斑

可裝爲酒器與紅蟹皆産瓊崖海邊

夲草經曰蟹味鹹治胷中邪氣𤍠結痛

張敞集曰朱登爲東海相遺敞蟹報書曰蘧伯玉受孔氏

之賜必及郷敞謹分斯貺于三老尊行者曷敢獨烹之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四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