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九百四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九百四十四 太平御覽 卷之九百四十五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九百四十六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四十五

 蟲豸部二

  蚊    䖟   蚋  蜉蝣  蠛蠓

  蝴蝶   螢  ⿰虫𡨋蛉 蠮螉

     蚊

說文曰𥘿謂之蚋楚謂之蚊

大戴禮夏小正曰丹鳥羞白鳥白鳥蚊也

漢書曰中山靖王朝天子置酒聞樂聲而泣問其故靖王

對曰臣聞衆喣漂山聚蚊成雷

後漢書曰趙炳有道術人服從者如歸章安令惡其惑衆

収殺之人爲立祠室於永康至今蚊蚋不敢入也

晉書曰道安曰猛虎當道食不覺蚊䖟來

唐史曰江東有吐蚊鳥夏夜鳴吐紋於蘆荻中湖湘尤

晏子曰東海有蟲巢蚊睫乳而不飛蚊不驚名曰焦SKchar

列子曰江浦之間生麽蟲麽細名曰焦⿰虫𡨋羣飛而集於蚊

睫弗相觸也

又曰焦⿰虫𡨋生於蚊睫離珠子羽拭眼而望弗能見也

莊子曰夫愛馬者以筐盛屎以蜄盛溺適有蚊䖟撲縁

而拊之不時則鈌御毀首碎𮌎

又曰肩吾見狂接輿狂接輿曰日中始何以語汝肩吾曰

告我君人者以已出經式義度民孰敢不聽而化接輿曰

是欺德也其於治天下也猶渉海鑿河而使蚊負山也

又曰孔子見老𥅆而語仁義老聃曰夫播糠眯目則天地

四方易位矣蚊䖟噆膚則通宵不寐矣

淮南子曰夫貴賤之於身也猶條風之時麗也時麗忽一過也

譽之於巳也猶蚊䖟之一過也

又曰蜂蠆螫指而神不能掞䖟噆膚噆齧而性不

能平今憂患之來嬰人心也非直蜂蠆之螫毒而蟁䖟之

怛也而欲静 漠虚無奈何哉

牟子曰昔公明儀爲牛彈清角之操伏食如故轉爲蟁䖟

聲則翹尾而躡蹀

夏侯子曰一螘之行一蚊之飛聖人皆知之

金樓子曰荆州髙齊盛夏之月無白鳥余亟寢處於其中

及移餘齋則聚蚊之聲如雷矣數丈之間如此之異吁可

恠哉

又曰白鳥蚊也齊桓公卧於柏寢謂仲父曰吾國冨民殷

無餘憂矣一物失所寡人猶爲之於邑白鳥營飢而求飽

寡人因之開翠紗之帳進蚊子焉其蚊有知禮者不食公

SKchar而退其蚊有知足者㗱子立公之肉而退其蚊有不

知足者遂長嘘短吸而食之及其飽也腹腸為之破潰公

曰嗟乎民生亦猶是矣

孝子傳曰呉猛年七歳時夏日伏於母牀下恐蚊䖟及父

蕭廣濟孝子傳曰鄧展父母在牗下卧多蚊展㐲牀下以

自當之

神異經曰南方蚊翼下有小蜚蟲焉目明者見之毎生九

𡖉復成九子蜚而俱出蚊遂不知

論衡曰蚊䖟不如牛馬之力牛馬困於蚊䖟蚊䖟有勢也

搜神記曰呉猛性至孝小兒時在父母邊卧夏時多蚊蚋

而終不揺扇恐蚊蚋去巳而及父母

嶺南異物志曰嶺表有樹如冬青實生枝間形如枇杷子

毎熟即拆裂蚊子羣飛唯皮殻而巳士人謂之蚊子樹

嶺表録異曰蚊母鳥形如青鷁觜大而長於池塘捕魚而

食毎呌一聲則有蚊蚋飛出其口俗云採其翎爲扇可辟

蚊子亦呼為吐蚊鳥

     䖟

晉書曰惠帝時洛陽南山有䖟作聲曰韓屍識者以爲韓

氏将屍戮俄而韓謐𬒳

淮南子曰䖟戢精血以𩔖推之也許慎曰䖟食血

又曰䖟與𩦸致千里而不飛無糗糧之資而不飢

又曰上古之時冬日則不勝霜雪霧露夏日則不勝暑𤍠

蟁䖟

     蚋

梁書曰梁武丁貴嬪諱令光譙國人也𥘉貴嬪少時與鄰

女月下紡績諸女並患蚊蚋而貴嬪弗之𮗜也

又曰孫謙居身儉素牀施蘧蒢屏風冬則布𬒳莞席夏日

無幬帳而夜卧未甞有蚊蚋人多異焉

列子曰目将眇者先睹秋毫耳将聾者先聞蚋飛

淮南子曰𣷉牛之鼎沸而蝇蚋弗敢入𣷉牛受一牛之鼎也崑山之

玉瑱崑山崑崙也瑱式也而塵垢弗能汙也

又曰羊肉不慕蟻蟻慕於羊肉羶也醯酸不慕蚋蚋慕於

醯酸也

吕氏春秋曰𦈢黄蚋聚之有酸也徒水則必不可以

狸致䑕以冰致蠅雖上聖不能以茹魚致蠅蠅愈至茹女居反

以致之之道不去也

     蜉蝣

毛詩曹蜉蝣曰刺奢也蜉蝣之羽衣裳楚楚蜉蝣渠略也朝生夕死猶

有羽翼以自脩飾楚楚鮮明貌

爾雅曰蜉蝣渠略似蛣蜣身狹而長角黄黑色叢生糞土中朝生暮死猪好啖之

說文曰𥘿晉之間謂蜉蝣爲渠略郭璞注曰似天牛而小有甲也

又曰蟲也一名蜉蝣朝生暮死

陸機毛詩䟽義曰蜉蝣方土通謂之渠略似甲蟲有角大

如指長三四寸甲下有翅能飛夏月隂雨時地中出令人

𤍜炙噉之美於蟬也樊光曰是糞中蝎蟲隨雨而出朝生

而夕死

淮南子曰龜三千歳蜉蝣不飲食三日而死以蜉蝣爲龜

憂養生之具必失之

廣志曰蜉蝣可燒啖美於蟬蜉蝣在水中翕上㝷死隨流

而去

傅咸蜉蝣賦曰讀詩至蜉蝣感其雖朝生夕死而能修其

翼可以有興遂賦之

王襃聖主得賢臣頌曰蟋蟀𠉀秋吟蜉蝣出以隂

     蠛蠓

爾雅曰蠛蠓小蟲似蚋喜亂飛

漢實録曰周太祖軍至北郊時慕容彦超自負沉勇謂上

曰北來都将臣盡諳知以臣觀之蜉蝣蠛蠓耳

列子曰朽壤之土春夏之月蠛蠓者因雨而生見陽而死

莊子曰孔子聞老聃之言出吿顔回曰丘之於道也其猶

醯雞歟醯雞者甕中之蠛蠓也

淮南子曰衰丗則聚虫滿野許愼曰飛虫蠛蠓

抱朴子曰蠓蟈之育於醢酢芝檽之産於木石蛣𧌑之滋

於洿游翠蘿之老於松枝非彼四物所創造也

字書曰蠛蠓小虫三風舂雨磑者也

     蝴蝶

北齊書曰魏収甞在洛京輕薄尤甚人號云魏収驚蛺蝶

文襄曽遊東山令給事黃門侍郎等宴文襄曰魏収愽

無冝適湏出其短徃復數畨収忽大唱曰楊遵彦理屈巳

倒遵彦從容曰我綽有餘暇山立不動(⿱艹石)遇當塗恐翩翩

遂逝當塗者魏翩翩者蝶也文襄先知之大𥬇稱善

梁書曰沈麟士年過八十耳目猶聦明反故抄冩火

下細書復成二三千卷满數十篋時人以爲養身静嘿所

致仍製黒蝶賦以𭔃意

漢實録曰右監門衛大将軍許遷言臣奉命愽州至愽

縣戴村有蝝弥亘數里一夕言並化蝶飛去

列子曰烏足以其根爲蠐螬其葉爲蝴蝶

莊子曰昔周夢爲胡蝶林林然胡蝶也不知周也俄覺則

瞿瞿然周也不知周之夢爲胡蝶與胡蝶之夢爲周與周

與胡蝶則必有分矣此謂物化

抱朴子曰髻孺背千金而逐蛺蝶越人弃八珎而甘龜蛇

金樓子曰陳思之文羣才之俊也而武帝誅之尊靈永蟄

明帝頌云聖體浮輕浮輕有似於胡蝶永蟄頗擬於昆虫

施之尊極不其蚩

崔豹古今注曰蛺蝶一名野蛾一名風蝶東人謂爲撻末

色白背青者是也其大有如蝙蝠者或黒色或亦斑名曰

鳯子一名鳯車一曰鬼車生江南甘橘園中

廣五行記曰晉安帝義熈中烏傷人葛輝在妻家𪧐三更

有兩人把火逕至堦前疑是惡人便打之欲下杖悉化爲

蝶蠙紛飛散有一物衝輝腋下便打倒地輝少時而死

嶺南異物志曰甞有人浮南海泊於孤岸忽有物如蒲帆

飛過海将到舟𥪰以物擊之如㠶者盡破碎墜地視之乃

蛺蝶也海人去其翅足秤之得肉八十斤噉之極肥美

嶺表録異曰鶴子草𦽦上春生𩀱虫只食其葉越女收於

粧奩中養之如蠶摘其葉飼之虫老不食而蜕爲蝶蝶赤

黄色婦女收而帶之謂媚蝶

     螢

毛詩𡺳七月曰町畽鹿場熠耀宵行螢火

大戴禮夏小正曰丹鳥羞白鳥丹鳥也者謂丹良也白鳥

也者謂蛟蚋也其謂之鳥者重其養也凡有翼者爲鳥

羞也者進也

禮記月令曰季夏之月腐草爲螢

爾雅曰螢火即炤夜飛腹下有火音照

廣雅曰景天螢火燐也

續晉陽春秋曰車㣧字武子好學不倦家貧不常得油夏

月則練囊盛數十螢火以夜継日焉

後漢書曰光熹元年秋張讓叚珪劫少帝及陳留王恊走

小平津帝與王夜歩逐螢火光行數里得民家露車共乗

還宫

隋書曰大業十二年煬帝幸景華宫徴求螢火得數斛夜

出遊山而放之光遍巖谷

崔豹古今注曰螢一名輝夜一名景輝天一名熠燿一名

燐一名丹良一名夜光一名宵燭腐草爲之食蚊蚋焉

月令曰丹鳥羞白鳥白鳥即蚊也丹鳥螢也

說文云𥘿人謂蚊曰蚋

淮南萬畢術曰螢火却馬注云取螢火裹以羊皮置土中

馬見之鳴却不敢行

祖台之志怪曰昔懷帝永嘉中譙國丁祚渡江至隂陵界

時天昏霧在道北有社見一物如人到立兩眼垂血從額

下聚地兩處各有升餘祚與從弟齊喝之滅而不見立

處聚血皆化爲螢火數千枚縱橫飛起

夲草經曰螢一夕夜光一名即照一名熠燿

潘岳螢火賦曰爛(⿱艹石)飛景之霄遊如移星之雲流動

集飄揚灼如隨珠熠爚(⿱艹石)丹蘂之𥘉葩彯頴(⿱艹石)流金之在沙

傳咸螢火賦曰余曽獨處夜不能寐顧見螢火意遂有感

於是執以自炤而爲之賦其辭曰感詩人之攸懷𠔃覽熠

耀於前庭不以姿質之鄙薄𠔃欲増輝乎太清雖無𥙷於

日月期自竭於陋形

     ⿰虫𡨋

毛詩節小宛曰⿰虫𡨋蛉有子蜾蠃負螟蛉桑蟲也蜾蠃蒲盧也負持也箋云蒲

盧取桑蟲之子負持而云煦嫗餋之以成子

毛詩義䟽曰⿰虫𡨋蛉似歩屈其色青細小或在草葉上土蜂

取之置木穴中或書卷間筆筒中七日而成其子里語曰

呪云象我象我

陸機毛詩義䟽曰⿰虫𡨋蛉犍爲文學舎人曰桑上小青蟲也

似歩屈

郭璞注方言曰尺蠖又呼歩屈其色青而細小或在草木

葉上今蜾蠃所負爲子者

爾雅曰⿰虫𡨋蛉桑蟲也俗亦謂桑蟃亦曰戎支

     蠮螉

爾雅曰蜾蠃蒲盧也郭璞注曰細腰蜂也俗呼爲蠮螉音咽翁

陸機毛詩䟽義曰蜾蠃土蜂一名蒲盧似蜂而小腰故許

愼云細𦝫也取桑蟲負之於木空中筆筒中七日而化其

子里語曰呪云象我象我也

禮記中庸曰哀公問政於孔子孔子對曰文武之政布在

方䇿其人存則其政舉其人亡則其政息人道敏政地道

敏樹夫政也者蒲盧也蒲盧蜾蠃土蟲也取螟蛉而化之以爲子為政化百姓亦如蒲盧也

故爲政在人

揚子法言曰⿰虫𡨋蛉之子殪而逢蜾蠃祝曰𩔖我乆則肖之

矣速哉七十子之肖仲尼也肖𩔖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四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