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二百一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百一十八 太平御覽 卷之二百一十九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二百二十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一十九

 職官部十七

     侍中

六典曰侍中之職掌出納帝命緝熈皇極緫典吏職賛相

禮儀以和萬邦以弼庶務蓋以佐天子而統大政者也凢

軍國之務與中書令叅而揔焉坐而論之舉而行之此其

大較也

應劭漢書曰侍中周官也金蟬有貂金取堅剛百鍊不耗

蟬居髙食潔口在掖下貂内勁悍而外温(⿰氵閠)侍中便蕃左

右與帝升降卒思近對拾遺𥙷闕百僚之中莫密於兹𥘿

始皇破趙得其冠以賜侍中

史記曰二丗用趙髙計不悉廷見大臣居禁中趙髙常侍

中用事

漢書曰張彭祖宣帝時爲侍中少與帝微時同硯席書以

舊恩封侯出常叅乗

又曰史丹元帝丗爲侍中出常陪乗甚有寵九男皆以丹

任爲侍中

又曰桑𢎞羊雒陽賈人子以心計年十五爲侍中

又曰霍去病以皇后姊子年十八爲侍中善𮪍射

又曰孝惠時侍中皆冠鵕䴊具帶傅脂粉矣

又曰張良子辟強年十五爲侍中

又曰上官桀隴西人爲中厩令上甞疾及愈見馬多痩怒

曰汝以我不復見馬邪桀頓首曰臣聞聖體不安日夜憂

惶意誠不在馬言未卒泣數行下帝以爲忠親近之爲侍

又曰衛尉金敞疾甚成帝拜子渉爲侍中緑車載送衛尉

如淳曰載以皇孫車寵之也

東觀漢記曰戴慿字次仲爲侍中正旦朝賀百僚畢會帝

令羣臣能說經者更相難詰義有不通輙奪其席以益通

者慿遂重坐五十餘席故京師爲之語曰解經不窮戴侍

又曰馮魴字孝孫父子兄弟並帶青紫三代侍中

後漢書曰趙典再遷爲侍中時帝欲廣開鴻池典諫曰鴻

池汎漑巳且百頃猶復增而深之非所以崇唐虞之約巳

遵孝文之愛人也帝納其言而止

又曰楊震孫竒靈帝時爲侍中帝常從容問竒曰朕何如

桓帝對曰陛下之於桓帝亦猶虞舜比德唐堯帝不恱曰

卿強項眞楊震子孫强項言不低屈也光武謂董宣爲強項令也

又曰朱穆因進見乃陳曰臣聞漢家舊典置侍中常侍各

一人省尚書事黄門侍郎一人傳發書奏皆用姓族

引用士人有族望者自和熹太后以女主稱制不接公卿乃以閹人

爲常侍小黄門通命兩宫自此以來權傾人主窮困天下

冝皆罷遣愽選𦒿儒𪧐德與叅政事帝怒不應穆伏不肯

起左右傳出傳聲令出也良乆乃趨而去

又曰爰延爲侍中帝遊上林苑從容問延曰朕何如主也

對曰陛下爲漢中主帝曰何以言之對曰尚書令陳蕃任

事則化中常侍黄門豫政則亂是以知陛下可與爲善可

與爲非此中主之謂也帝曰昔朱雲廷折檻今侍中面稱

朕違敬聞命矣

又曰桓帝末侍中皇禪叅乗上問貂璫何法不知所出又

問地震云不爲灾還宫乃左遷議郎

又曰王逸字叔師南郡冝城人也順帝時爲侍中著楚辭

章句行於代其賦誄書論及𮦀文凡二十一篇又作漢詩

百二十三篇

續漢書曰侍中比二千石無貟

漢官儀曰侍中左蟬右貂夲𥘿丞相史徃來殿内故謂之

侍中分掌乗輿服物下至䙝器虎子之屬武帝時孔安國

爲侍中以其儒者特聽掌御唾壷朝廷榮之至東京時屬

少府亦無貟駕出則一人負傳國璽操斬蛇劒叅乗與中

官俱止禁中

謝承後漢書曰公孫曄拜愽士侍中國有疑事常使進見

問其得失所陳皆據經依義𥙷益國家深見省納

又曰劉淑爲侍中朝夕建議竭忠於朝𥙷政二百餘事悉

有篇章朝廷有疑事密詔問焉

又曰周舉字宣光時詔遣八使廵行風俗皆選有威名者

乃拜舉侍中與杜喬周翊馮羡欒巴張綱郭尊太尉長史

劉班分行天下使同日而拜號曰八俊

應劭漢官儀曰侍中迺存年𦒿口臭上出雞舌使含之雞舌

香頗小辛螫不敢咀咽自嫌有過得賜毒藥歸舎辭訣欲

就便冝家人哀泣不知其故賴僚友諸賢問其𠎝失求視

其藥及口香共𥬇之更爲吞食其意遂解存鄙儒蔽於此

漢官曰侍中殿下稱制出則叅乗佩璽抱劒

又曰史丹爲侍中元帝寢疾丹以親密近臣得視疾候上

間獨寢時丹直入卧内頓首伏青蒲上應劭曰以青規地曰青蒲

漢官儀曰侍中秩千石黄門有𦘕室署玉堂署各有長一

漢舊儀曰侍中無貟或列侯將軍衞尉光禄大夫爲之得

舉非法

又曰侍中左右近臣見皇后如見帝見婕妤行則對壁坐

則伏茵

漢書典職曰侍中常伯選舊儒髙德愽學洞逹仰瞻俯視

切問近對喻指公卿貟八人在尚書僕射下尚書上

漢𮦀事曰金敞爲元帝侍中帝崩故事近臣皆隨陵爲園

敞丗名忠孝太后使侍成帝

魏志曰盧毓爲侍中先是散𮪍常侍劉劭受詔定律未就

毓上論曰古今制律之意以爲法冝一正不冝有兩端使

姧吏得容情及侍中髙堂隆數以宫室事切諫帝不恱毓

曰君明臣直古之聖王恐不聞其過故有敢諫之鼓近臣

盡規此乃臣等所以不及隆隆諸生名爲狂直陛下冝容

之毓在職三年多所駮易

又曰劉曄字子陽爲侍中在朝略不交接時人或問其故

曄荅曰魏室即祚尚新智者知命俗或未咸僕在漢爲支

葉於魏備膓心寡偶少徒於冝末失也

又曰王粲字仲宣山陽髙平人拜侍中愽物強識問無不

對時舊儀㢮廢方興造制度粲𢘆典之

又曰⿱⺾⿰𩵋禾則拜侍中與董昭同寮甞枕則膝卧則推之曰⿱⺾⿰𩵋禾

則之SKchar非佞人之枕也

又曰辛毗遷侍中于時帝欲徙兾州户十萬貫于河南毗

曰陛下不以臣不肖置之左右安得不與臣議帝不荅起

入内毗隨而引其𥚑帝遂奮衣不還

又曰⿱⺾⿰𩵋禾則與𠮷茂同隱於太白山後則爲侍中侍中舊親

省起居故俗謂之執虎子茂見則嘲曰仕進不止執虎子

則𥬇曰誠不能效汝蹇蹇鹿車驅也

蜀志曰宗預字德艷南陽人也預將命使呉孫權問預曰

東之作與西譬猶一家而聞西更増白帝之守何也預對

曰臣以爲東益巴丘之戍西増白帝之守皆事勢冝然俱

不足以相問也權大𥬇嘉其抗藎甚愛待之見敬亞於鄧

芝費禕遷爲侍中

又曰𨵿興字安國少有令問丞相諸葛亮深噐異之弱冠

爲侍中

又曰董扶字茂安靈帝徴扶即拜侍中在朝稱爲儒宗甚

見噐用

又曰馬良字季常襄陽冝城人也先主稱尊號以良爲侍

中及東征呉遣良入武陵招納五谿蠻夷蠻夷渠帥皆受

印號咸如意指

晉書曰王濟字武子累遷侍中與侍中孔恂楊濟同列爲

一時秀彦武帝常㑹公卿藩牧於式乾殿頋濟恂而謂諸

公曰朕左右可謂恂恂濟濟矣

又曰沈演之爲侍中衛將軍文帝謂之曰侍中領衛俱爲

優重此蓋宰相便座卿其勉之

又曰陸玩遷侍中玩雖登公輔謙不辟SKchar屬成帝聞而勸

之玩不得已而從命所辟皆寒素有行之士玩翼亮累丗

常以𢎞重爲人主所貴加性通雅不以名位格物誘納後

進謙(⿱艹石)布衣由是搢紳之徒莫不廕其德宇

又曰韋誕以能書留𥙷侍中魏氏寳噐銘題皆誕書也

又曰安平王孚𥘉爲魏太子中庶子魏文帝𥘉即位選侍

中常侍等官太子左右舊人頗諷主者便欲就用不調餘

人孚曰雖堯舜必有稷契今嗣王新立當進用海内英賢

猶患不得如何欲因際㑹自相薦舉邪官失其任得者亦

不足貴遂更他選

又曰王戎爲侍中南郡太守劉肇賂戎筒中細布五十端

爲司𨽻所糺以知而未納故得不坐然議者尤之帝謂朝

臣曰戎之爲行豈懷私苟得正當不欲爲異耳帝雖以是

言釋之然爲清愼者所鄙

又曰禇翼字謀逺爲侍中⿱⺾⿰𩵋禾峻作亂王師敗績火及宫室

翼手抱天子登太極殿峻兵入叱翼令下翼不動曰⿱⺾⿰𩵋禾冠軍

未覲至尊軍人豈得逼斥宫禁於是兵士不敢上太極峻

執政猶以爲侍中

宋書曰陸仲元者晉太尉玩曾孫也爲侍中自呉郡太守

玩至仲元四丗爲侍中時人方之金張二族

又曰劉湛爲侍中時王華王曇首殷景仁亦爲侍中文帝

於六合殿與四人宴飲甚恱華等出帝目送良乆歎曰此

四賢一時之秀同管喉舌恐後丗難繼

又曰殷景仁遷侍中與王華王曇首劉湛四人並時爲侍

中俱居門下皆以風力局幹冠冕一時同列之美近代莫

又曰王僧綽遷侍中任以機密時年二十九始興王濬甞

問其年僧綽自謙早逹逡廵良乆乃荅其謙虚自退(⿱艹石)

又曰謝莊爲侍中領前將軍時孝武出行夜還勑開門莊

居守以棨信或虚湏墨詔乃開上後因酒宴從容曰卿欲

效郅君章邪對曰臣聞蒐廵有度郊祀有節盤于遊田著

之前誡陛下今蒙犯塵露晨徃宵還容致不郢之徒妄生

矯詐臣是以伏湏神筆

又曰孝武時侍中何偃南郊陪乗鑾軺過白門閫偃將匐

帝反手接之曰朕反陪卿也

又曰王華等每與帝接膝共語貂拂帝手抜貂置案上語

畢復手挿之

齊書曰江淹累遷侍中𥘉淹年十三時孤貧常採薪以養

母曾於樵所得貂蟬一具鬻以供養其母曰此故汝之休

徴也汝才行(⿱艹石)此豈長貧賤耶可留待得侍中着之至是

果如母言

南史曰謝朏爲侍中及齊受禪朏當日在直百僚陪位

侍中當解璽朏佯不知曰有何公事傳詔云解璽授齊王

朏曰齊自應有侍中乃引枕卧傳詔者懼乃使稱疾欲取兼

人朏曰我無疾何所道遂朝服歩出東掖門乃得車仍還

宅是日遂以王儉爲侍中解璽旣而武帝請誅朏髙帝曰

殺之則成其名正應容之度外

齊職儀曰魏侍中掌儐賛大駕出則次直侍中護駕正直

侍中負璽陪乗不帶劒皆𮪍從御登殿與散𮪍侍郎對挾

帝侍中居左常侍居右備切問近對拾遺𥙷闕也

又曰東漢侍中便蕃左右與帝升降法駕出多識者一人

叅乗兼負傳國璽操斬蛇劒

南史曰朱异居權要三十餘年善承上旨故特𬒳寵任歴

官自貟外常侍至侍中四官皆珥貂自右衛率至領軍四

職並驅鹵簿近代未之有也

梁書曰蕭介㑹侍中闕選司舉王筠等四人並不稱㫖髙

祖曰我門中乆無此職冝用蕭介爲之介愽物強識應對

左右多所匡正髙祖甚重之

又曰王訓字懷範爲侍中武帝問何敬容曰禇彦回年幾

爲宰相對曰少過三十帝曰今之王訓無 彦回彦回宋

明帝時爲侍郎

又曰栁慶逺爲侍中甞失火禁中驚懼帝悉歛諸門鑰問

栁侍中何在即至悉付之

後魏書曰羅結丗祖𥘉遷侍中外都大官揔三十六曹事

年一百七歳精爽不衰丗祖以其忠慤甚見信待監典後

宫出入卧内

又曰甄琛拜侍中以其衰老詔賜御府杖朝直杖以出入

五代史百官志曰北齊侍中因後魏置六人掌獻納諌正

及進御之職叅與諸公論國政也

唐書曰魏徴代王珪爲侍中尚書省滯訟有不決者詔徴

評理之徴性非習法但存大體以情處斷無不恱服

又曰楊師道爲侍中性周愼謹密未甞漏泄内事親友或

問禁中之言乃更對以他語甞曰吾少窺漢史至孔光不

言温室之樹每欽其餘風可庶幾也

唐書官品志曰侍中髙功者在職一年詔加侍中𥙊酒與

侍郎髙功者一人對掌禁令

華陽國志曰譙隆爲上林令武帝欲廣上林苑隆言堯舜

至治廣德不務林苑帝後思其言徴爲侍中

益部𦒿舊傳曰蜀郡張寛字叔文漢武帝時爲侍中從祀

甘泉至渭橋有女人浴於渭水乳長七尺上怪其異遣問

之女曰帝後第七車者知我所來時寛在第七車對曰天

星主𥙊祀者齋戒不嚴則女人見

又曰李固字子堅諌帝云臣一日㑹朝中見諸侍中皆諸

家年少無一𪧐儒可顧問者乃進楊厚黃瓊

三輔故事曰金日磾字翁叔封秺侯有忠勤之節七葉侍

又士傳曰張衡拜侍中𢘆居帷幄從容諷議拾遺左右

竹林七賢傳曰山濤太始七年爲侍中詔書曰濤清風淳

履思心通逺冝侍帷幄盡規左右

顔含別傳曰顔髦字君道儀狀嚴整風貌端美大司馬桓

公歎曰顔侍中廊廟之望喉舌機要

魏明帝先賢傳曰盧植字子幹拜侍中逆臣董卓議欲廢

帝羣僚之士唯卓是順獨植正色卓遂大怒欲害植議郎

彭伯羣與卓親入爲卓議曰夫善人者天下之紀盧侍中

海内大儒天下之望今先害之則天下怖卓遂止

孔叢子曰孔臧與子琳書侍中安國特見崇禮不供䙝事

獨得掌御唾壷朝廷之士莫不榮之此親汝所見

環濟要略曰侍中古官也或曰風后爲黄帝侍中周時號

常伯常者言其道德可常遵也𥘿始皇復故冠貂蟬漢因

而不改侍帷幄受頋問拾遺於左右出則負璽以從秩二

千石

語林曰晉孝武好與虞嘯父飲酒不醉不出後臨出拜殆

不復能起帝因呼人扶上殿扶虞侍中嘯父荅曰臣位未

及扶醉未及亂非分之賜所不敢當帝羙之勑左右䟽其

續搜神記曰程咸字延休其母始懷咸夢老公授藥與之

服此當生貴子晉武帝時歴位至侍中有名於丗

摯虞決疑要注曰晉武帝時彭權爲侍中帝問侍臣旄頭

之義何謂邪權對曰𥘿紀云𥘿國有竒怪觸山截水無不

崩潰唯畏旄頭故使虎士執之以衛至尊

山公啓事曰侍中太常河南尹並缺皆顯職冝必得其人

右軍裴楷通理有才義僉論以爲侍中才又啓云詔侍中

缺當復得人誰可者雍州刺史郭弈左衛將軍王濟皆忠

亮有美才侍中之最髙者也

𫝊咸詩序曰朗陵公何敬祖咸之從兄也國子𥙊酒王武

子咸從姑之外孫何公旣登侍中武子俄而亦作二賢相

得甚欣咸亦慶之乃賦詩以申懷曰吾兄旣鳯翔王子亦

龍飛𩀱鸞游蘭渚二難掦清輝

梁王筠爲從兄讓侍中表曰至如元勲舊儒之胄積徳累

仁之基九丗七葉之華相韓事漢之貴不然則子駿之學

洞古今平子之思侔造化仲宣之辯識無滯次仲之解經

不窮然後可以喻旨公卿問對曰帷扆陪六尺之輿通四

方之意求之微臣此途頓隔

梁丘遟爲范衛軍讓梁臺侍中表曰是以懷鈆早歳不以

隕穫累心躡屩晚年豈以充詘在念易農伊泰仕焉已幸

遂復分竹九疑擁旄百越值天地中開神武再廓麻𢇁是

蓄菅蒯靡遺今霸運肇基四海明目樞機規獻寔在得人

况在庸微何用膺荷

北齊邢子才爲彭城王韶讓侍中表曰貂鼲映首日月在

躬冠蓋庶寮跨躡多士雖智慙量力明闕自知在梁之譏

無待諠譁之議素飡之責豈湏噂𠴲之口何悟天情方眷

復延今寵遂揔録百揆寅亮萬機文昌治夲得失所繫用

才長短隆替以之何容以斯寡薄用應兹忝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一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