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二百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百六 太平御覽 卷之二百七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二百八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七

 職官部五

   太尉       司徒上

     太尉

禮記月令曰孟夏之月命太尉賛傑俊蔡邕章句曰太尉卿官

春秋運斗樞曰赤龍負圖以出河見堯與太尉舜等百二

十臣集發藏大麓

春秋合誠圖曰堯坐中舟與太尉舜臨觀鳯皇授圖

史記曰孝惠帝六年置太尉官

漢書曰太尉𥘿官也掌武事

又曰髙祖言周勃重厚而少文然安劉氏者必勃也可爲

太尉

東觀漢記曰劉彪字智伯爲太尉在位清白廉讓以率下

又曰張輔字孟侯爲太尉父尚在輔每遷轉乃一到雒父

來適會正臘公卿罷朝俱賀歳奉酒上輔父壽極欣醼莫

不嘉其榮也

後漢書曰楊震字伯起嘗客於湖外不荅州郡禮命數十

年衆人謂之晩暮而震勵志踰篤後有鸛雀衘三鱣魚飛

集講堂前都講取魚進曰凡鱣者卿大夫之服象也數三

者法三台也先生自此昇矣後果位至太尉

又曰劉寛爲太尉靈帝頗好學藝每引見寛令講經寛嘗

於坐𬒳酒睡伏𬒳加也爲酒所加也帝問太尉醉耶寛仰對曰臣不

敢醉但任重責大憂心如醉

又曰張禹爲太尉時連歳災荒府藏空虚禹上䟽求入三

歳租稅以𦔳郡國廪假廪給也假貸也許之

又曰楊震代劉愷爲太尉帝舅大鴻臚耿寳薦中常侍李

閏兄於震震不從寳乃自徃𠉀震曰李常侍國家所重欲

令公辟其兄寳唯傳上意耳言非巳本心傳在上之意震曰如朝廷欲

令三府辟召固冝有尚書勑遂拒不許寳大恨而去

又宦者傳曰曹嵩靈帝時貨賂中官及輸西園錢一億万

故位至太尉

續漢書百官志曰太尉一人掌方岳事物功課歳盡則奏

其殿最而行賞罰丗祖即位爲大司馬

又曰太尉郊廟掌亞獻大喪告謚南郊

又曰王龔爲太尉在位恭愼自非公事不通州郡書記其

所辟命皆海内長者

謝承後漢書曰鄭𢎞爲臨淮太守行春有二白鹿隨車夾

轂而行𢎞怪問主簿黃國鹿爲吉凶賀曰聞三公車轓𦘕

作鹿明府當爲宰相𢎞後果爲太尉

又曰陳蕃拜太尉臨朝歎曰黃憲若在不敢先佩印綬

又曰鄭𢎞字巨君爲太尉舉將第五倫爲司空班位在下

每正朝見𢎞曲躬自卑帝知遂置雲母屏風分隔之由此

以爲故事

又曰京兆朱寵字仲威爲太尉家貧食脫粟飯卧布𬒳

廷賜錦𬒳梁肉皆不敢當

華嶠後漢書曰安帝即位太尉徐防以災異宼賊䇿免就

國凡三公以災免自防始也

𡊮山松後漢書曰太尉劉虞讓位於羊續靈帝時爲三公

者皆輸禮錢千万續舉褞𫀆以示之曰臣之所有唯此而

巳遂不代虞

張璠漢記曰楊秉字叔卿爲太尉常曰我有三不惑酒色

財也天下稱爲名公

漢書百官表曰太尉秦官金印紫綬掌武事周勃灌嬰周

亞夫等爲之

又百官表注曰太尉古官也自上安下曰尉故官以爲號

應劭漢官儀曰章帝詔曰司空牟融典職六年勤勞不怠

其以融爲太尉録尚書事

又曰冲帝𠕋書曰太尉趙峻貳掌樞衡有匪石不貳之心

又曰三公國之楨𠏉朝廷取正以成斷金大司農李固公

族之苗忠正不撓有史魚之風其以固爲太尉

又曰河間相張衡說明帝以爲司徒司空府已榮欲更治

太尉府府公南陽趙喜也西曹SKchar安衆鄭均素好名節以

爲朝廷新造北宫整飭宫寺今府夲館陶公主第舎貟職

鮮少自足相授喜表陳之即見聽許其冬帝幸辟雍歴二

府光觀壯麗而太尉府獨卑陋顯宗東顧歎息曰屠牛縱

酒勿令乞兒爲宰

漢官典職曰太尉孝文三年置七年省武帝建元二年

五年復省更名大司馬建武二十七年復置太尉

魏志曰文帝踐祚鍾繇遷太尉時華歆王朗並先丗名臣

帝罷朝謂左右曰此三公者乃一代之偉人也後日殆難

繼矣

又曰華歆拜太尉歆疾乞退讓位於管寕文帝不許臨當

大㑹乃遣散𮪍常侍繆襲奉詔諭旨曰朕新蒞庻事一日

万機懼聽斷之不明賴有德之臣左右朕躬君其力疾就

㑹以惠予一人將立几筵命百官揔巳以須君到然後御

又曰鄧艾字士載旣平劉禪詔曰艾曜威𡚒武𭰹入虜庭

斬將搴旗梟斬鯨鯢使僭號之主稽首係頸歴丗逋誅一

朝而平兵不踰時戰不終日雲徹席卷蕩定巴蜀雖白起

破强楚韓信克勁趙呉漢擒子陽亞夫滅七國計功論美

不足比勲其以艾爲太尉増邑二万户

又曰王祥字休徴爲太尉司馬文王進爵爲王祥與司徒

何曽司空荀顗並詣王顗曰相王尊重今可相率而拜祥

曰相國𫝑位誠爲尊貴然乃是魏之宰相吾等魏之三公

公王相去一階而已班列大同安有天子三司可輙拜人

者耶損魏朝之羙𧇊晉王之德君子愛人以禮吾不爲也

及入荀顗遂拜祥獨長揖文王謂祥曰然後知君子見顧

之重

呉志曰孫皓詔曰范慎勲德俱茂朕所敬慿冝登上公以

副衆望可爲太尉

晋中興書曰郄鑒爲太尉雖在公位沖心愈約勞謙日庂

誦翫墳索自少及長身無擇行家夲書生後因喪亂解巾

從戎非其夲願常懷慨咸康五年秋寢疾上䟽遜位優

詔不許

又曰桓温授侍中太尉固讓不受旬月之中使者八至軺

軒相望於道温遂親職

謝靈運晉書曰𥘿有太尉掌兵漢仍修之或置或省是故

司馬之官主九伐之職

齊職儀曰魏文黃𥘉二年日蝕奏免太尉賈詡詔天地灾

害責在朕躬勿貶三公遂爲永制

五代史後唐書莊宗御文明殿𠕋齊王張全義爲守太尉

如常儀禮畢全義於尚書都省領事宰臣羣官在列左諌

議竇專不降階爲御史所劾專援引舊典以對時宰臣不

記故事無能詰責寢而不行

汝南先賢傳曰陳蕃拜太尉讓曰齊七政訓五兵臣不如

議郎王暢

天文録曰三公星在北斗杓南主宣徳化和隂陽若今之

太尉司空之象也

摯虞𠕋隴王太尉文曰朕惟君行爲時表親則宗臣論道

邦保乂皇家是用進登上台

     司徒上

尚書舜典帝曰契百姓不親五品不遜五品五常遜順也汝作司

徒而敬敷五教在寛五常之教務在寛也

禮記王制曰司徒脩六禮以節民性明七教以興民徳齊

八政以防民滛一道徳以同俗養𦒿老以致孝恤孤獨以

逮不足上賢以崇徳簡不肖以黜惡司徒地官卿邦教也

又月令曰孟夏之月司徒行縣鄙蔡邕月令章句曰司徒教官也

又曰契爲司徒而民成謂知五教之禮也

毛詩緇衣曰緇衣羙武公也父子並爲周司徒善於其職

國人冝之故羙其德以明有國善善之功焉

周禮曰乃立地官司徒使帥其屬而掌邦教以佐王安擾

邦擾亦安也

又曰大司徒之職掌建邦之土地之圖與其人民之數以

佐三安擾邦國以天下土地之圖周知九州之域廣輪之

數辨其山林川澤丘陵墳衍原隰之名物

又曰地官曰大司徒之職凡建邦國以土圭土其地而制

其域土其地猶言度其地也

又曰大司徒之職以五禮防万民之僞而教之中禮所以節止民

之侈僞使其行得中以六樂防万民之情而教之和樂所以蕩正民之情思使其心

應和

又地官曰大司徒之職以保息六養万民一曰慈㓜保息謂安

之也慈㓜謂愛㓜少也二曰飬老三曰振窮四曰恤貧五曰寛疾六

曰安冨安富謂平其徭役不專取

春秋傳曰祝鳩氏司徒也

尚書大傳曰百姓不親五品不訓則責司徒

韓詩外傳曰君臣不正人道不和國多盗賊人怨其上則

責之司徒

論語摘輔像曰仲尼爲素王顔淵爲司徒

家語曰地冝不殖則物不蓄万民飢寒教訓不行風俗滛

僻人民流散曰危危則飭司徒飭謂整攝

漢書曰祝良字仲子東海人爲大司徒鮑恢爲長史以事至

東海過其家見良妻布衣徒跣曵柴從田中歸恢告曰我

司徒史也故來授書欲見夫人妻曰妾是也若SKchar耶恢下

拜之歎息而歸

東觀漢記曰鄧禹爲司徒討赤眉不以時進光武與書日司

堯也赤眉桀也今長安飢民孰不延望

又曰𡊮安爲司徒每朝會憂念王室未嘗不流涕

又曰郭丹爲司徒在朝名清廉公正

後漢書曰蔡茂字子禮代戴渉爲司徒在職清儉匪懈茂

初在廣漢夢在大殿之極上有三穗禾茂跳取之得其中

穗輙復失之主簿郭賀離席慶曰大殿者官府之形像也

極而有禾人臣之上禄也取其中穗中台之位也於字禾

失爲秩雖曰失之乃以得禄秩也衮職有闕君其𥙷之旬

月而茂徴焉辟賀爲SKchar

又曰光武即位髙邑使使者持節拜鄧禹爲大司徒䇿曰

前將軍禹𭰹執忠孝與朕謀謨帷幄決勝千里孔子曰自

吾有回門人日親斬將破軍平定山西功效尤著百姓不

親五品不訓汝作司徒敬敷五敎五教在寛今遣奉車𮪍

都尉授印綬封爲鄼侯邑万户其敬之哉禹時年二十四

又曰范遷爲司徒有宅數畒田不過一復推與兄子其

妻常謂曰君 有四子而無立錐之地

又曰張湛稱疾不朝後大司徒戴渉𬒳渉字叔平兾州清河人也坐所

舉人盗金下獄帝強起湛以代之湛至朝堂遺失溲便溲小便也溲音所流

反因自陳疾篤不能復任朝事遂罷之

又曰馮勤遷司徒先是三公多見罪退帝賢勤欲令以善

自終因讌見從容戒之曰朱浮上不忠於君下陵轢周列

竟以中傷至今朱浮爲大司空坐賣弄國㤙免又爲陵轢同列帝銜之借其功不忍加罪死生

吉㐫未可知豈不惜哉人臣放逐受誅雖復追加賞賜賻

𥙊不足以償不訾之身訾量也言無量可比之貴重之極也訾與資同忠臣孝子

覽照前代以爲鑑誡能盡忠於國事君無二則爵賞光乎

當代功名列於不朽可不勉哉勤愈恭約盡忠號稱任職

又曰宣秉字巨公拜大司徒所得俸禄以収養親族自無

檐石之儲

又曰鮑昱代王敏爲司徒賜錢帛什器帷帳

又曰司徒公一人掌人民事凡教民孝悌遜順謙儉養生

送死事則議其制建其度凡四方民事功課歳盡則奉其

殿最而行罰凡郊祀之事掌牲視濯

謝承後漢書曰劉寵爲司徒卧麤布𬒳

漢官典職曰司徒夲丞相官哀帝改爲大司徒主司徒衆

馴五品府與蒼龍闕對厭於尊者不敢稱府也

魏志曰華歆字子魚拜司徒歆素貧禄賜以賑施親戚故

人家無擔石之儲公卿嘗並賜没入生口唯歆出而嫁之

帝歎息下詔曰司徒國之儁老所與和隂陽理庻事也今

太官重膳而司徒𬞞食甚無謂也特賜御衣及其妻子男

女皆作衣服

又曰黃初元年改相國爲司徒御史大夫爲司空奉常郎

中令爲大司農

魏名臣奏曰黃門杜恕奏曰漢故事人民病疾責之司徒

蜀志曰許靖字文休及先主即尊號䇿靖曰朕𫉬奉洪業

君臨万國夙宵徨徨懼不能綏百姓不親五品不遜汝作

司徒其敬敷五教五教在寬君其朂哉秉哉無怠稱朕意

焉靖雖年踰七十愛樂人物納誘後進清談不倦丞相諸

葛亮皆爲之拜

呉録曰丁固爲司徒初爲尚書夢松樹生其腹上謂人曰

松字十八公也後十年吾當爲公乎遂如夢焉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