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二百三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百三十七 太平御覽 卷之二百三十八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二百三十九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三十八

職官部三十六

  大將軍寮屬 車 𮪍將軍  驃𮪍將軍

  驍𮪍將軍  衛將軍   前將軍

 後將軍   左將軍   右將軍

     大將軍

史記曰武帝伐匈奴以衛青爲大將軍位在諸公上公卿

皆拜唯汲黯獨揖有言大將軍尊貴不冝爾黯曰大將軍

有揖客獨不貴𫆀靑聞之愈重黯

漢書曰武帝以霍光爲大將軍輔昭帝田千秋爲丞相及

昭帝𥘉即位未任聽政事一决大將軍光千秋居相位謹

厚有重名光謂千秋曰始與君侯俱受先帝遺詔令光治

内君侯治外冝有以教督使光無負天下千秋曰唯將軍

留意即天下幸甚終不有所言

後漢書曰竇憲爲大將軍威震天下復出屯武威㑹帝西

祠園陵詔憲與車駕㑹長安及憲至尚書以下議欲拜之

伏稱萬歳韓稜正色曰夫上交不謟下交不黷禮無爲人

臣稱萬歳之制議者皆慙而止

又曰詔鄧騭班師朝廷以太后故遣五官中郎將迎拜騭

爲大將軍到河南使大鴻臚親迎中常侍齎牛酒郊勞王

主以下𠉀望於道旣至大㑹群臣賜束帛焉

應劭漢官儀曰和帝以竇憲爲大將軍乃冠三公

又曰梁兾爲大將軍以三世姻媾援立之功公卿希旨上

比周霍舉髙第茂才官屬皆倍餘府

魏志曰文帝以孫權爲大將軍呉王加九錫

又曰太傅司馬宣王奏免曹爽皇太后詔召髙文惠假節

行大將軍事據爽營太傅謂之曰君爲周勃矣

後魏書曰莫題有謀䇿爲大將軍平慕容驎賜爵東宛侯

後太祖欲廣宫宇規度平城四方數十里將摸鄴洛長安之

制運材數百萬以題機巧令監定焉

陳思王輔臣論曰知慮深奥淵然難測恭以奉上愛以接

下納言左右爲帝喉舌曹大將軍也

     大將軍寮屬附

魏志曰王謙爲大將軍何進長史進以謙名公之胄欲與

爲婚見其二子使擇焉弗許以疾免

臧榮緒晉書曰魯芝字世英躭思墳籍研精稽古自三代

之奥典聖人之微言皆該覽焉大將軍曹爽輔政髙選賢

明以爲官屬延芝爲司馬

續漢書曰李固字子堅拜議郎爲洛陽令大將軍梁兾請

爲從事中郎

晉書曰鄭冲字文和以儒雅爲業簞食瓢飲布衾緼𫀆

以爲憂大將軍曹爽以爲從事中郎

又曰李喜景帝輔政命喜爲大將軍從事中郎喜到引見

謂喜曰昔先公辟君而不應今孤命君而至何也對曰先

公以禮見待喜得以禮進退明公以法見繩喜畏法而至

帝甚重之何法盛晉中興書曰郭舒大將軍王敦以爲從

事中郎㑹郭討劉隗切諌敦大怒曰人中間言卿癡故炙

卿眉頭今疾復發𫆀勿復語也舒曰明公聽舒一言舒聞

古之狂也直周昌汲黯朱雲皆不癡也昔堯立誹謗之木

舜懸敢諌之鼔公爲勝堯舜𫆀而乃折舒使不得言敦黙

然也

竹林七賢傳曰阮籍字嗣宗爲太傅司馬宣王叅軍遷景

王大將軍從事中郎

通典曰從事中郎漢末官也陳陽爲大將軍王鳯從事中

郎是也在主簿上所掌與長史同

華嶠後漢書曰崔駰字亭伯辟大將軍竇憲府SKchar憲新輔

政貴重SKchar三十人皆故刺史二千石唯駰以處士年少擢

在其間憲擅權驕恣駰數諌之出爲長岑長不得意不之

官而歸

華嶠後漢書曰馬融字季長爲大將軍鄧騭舎人

晉陽秋曰義興周延爲左率轉尚書遷大將軍諮議叅軍

     車𮪍將軍

漢書曰元光元年以中尉程不識爲車𮪍將軍屯鴈門

應劭漢官儀曰帝以元舅馬防爲車𮪍將軍銀印青綬

呉志曰孫壹奔魏以壹爲車𮪍將軍儀同三司封呉侯以

故王芳貴人邢氏妻之邢美色妬忌下不堪命遂共殺壹

及邢氏

蜀志曰鄧芝字伯苗義陽新野人益州從事張𥙿相芝徃

從芝謂芝曰君年過七十位至大將軍封侯爲車𮪍將軍

賞罰明善䘏卒伍身之衣食資仰於官不茍素儉然終不

治私産妻子不免飢寒死之日家無餘財

後魏書曰王衍字文舒出爲散𮪍常侍征東將軍西兖州

刺史衍届治未幾屬尓朱仲逺稱兵内向州旣路衝爲其

攻逼衍不能守爲仲逺所擒以其名望不害也令𮪍牛從

車乆乃見釋還洛除車𮪍將軍

隋書曰長孫覽周武帝在藩與覽親善及即位彌加禮焉

超拜車𮪍大將軍毎公卿上奏必令省讀覽有口辯聲氣

雄壯凢所宣𫝊百寮屬目帝毎嘉歎之覽𥘉名善帝謂之

曰朕以万機委卿先覽遂賜名焉

     驃𮪍將軍

漢書曰武帝以霍去病爲嫖姚校尉征匈奴累有功寵冠

群臣置驃𮪍將軍秩與大將軍同

又曰明帝即位以東平王蒼爲驃𮪍輔政開東閣延英雄

及蒼歸國有驃𮪍時吏丁牧周相以蒼敬賢下士不忍去

之遂爲王家大夫數十年事祖及孫帝聞襃美

又曰驃𮪍將軍漢官也長史司馬各一人金璋紫綬五時

朝服武冠佩山𤣥玉光武中興諸將皆稱大後天下旣定

武官悉省

東觀漢記明帝詔曰東平王蒼寛愽有謀可以託六尺之

孤臨大節而不可奪其名以蒼爲驃𮪍將軍

又曰張意拜驃𮪍將軍討東甌備水戰之具一戰大破所

向無前

又曰其將軍不常置比公者又有驃𮪍將軍建武二十年

復置驃𮪍將軍位次公有長史一人

後漢書曰劉隆爲驃𮪍將軍行大司馬事隆奉法自守視

事八歳上將軍印綬罷賜養牛上樽酒十斛

應劭漢官儀曰漢興置驃𮪍將軍位次丞相

隋書曰崔彭轉驃𮪍𢘆典𪧐衛性謹宻在省闥二十餘年

毎當上在仗危坐終日末嘗有怠惰之容上甚嘉之上毎

謂彭曰卿當上日我寢處自安又甞曰卿弓馬固以絶人

頗知學不彭曰臣少愛周禮尚書毎於休沭之暇不敢廢

也上曰試爲我言之彭因說君臣戒愼之義上稱善

韋昭辯釋名曰驃𮪍將軍𮪍將軍秩比三公辯云此二將

軍秩夲二千石

世說曰何驃𮪍弟第五以髙情遜避而驃𮪍令仕對曰然

第五之稱何必减之驃𮪍

陳思王輔臣論曰魁傑雄特秉心平直威嚴足憚風行草

靡戎昭果毅折衝厭難者司馬驃𮪍

梁簡文帝讓驃𮪍楊州刺史表曰常願侯服就列希同特

進之班角巾還第不競龍驤之貴而天澤無涯名器惣集

竊以驃𮪍之官旣爲上將神州之重實號土中故以彈壓

六戎冠冕九牧豈止司𨽻絳節金吾緹𮪍况復任惣皇畿

位重連率何則驃𮪍之號歷選爲重元狩之中始自去病

永平之建特授劉蒼齊獻爲公主所申呉漢因群臣之舉

     驍𮪍將軍

漢書曰李廣爲驍𮪍將軍後出鴈門擊匈奴匈奴生得廣

廣時傷陽死睨傍胡兒善馬漸騰而上南馳得脫廣亡失

多當斬贖爲庶人

東觀漢記曰光武以劉桓爲驍𮪍將軍攻中山

又曰建武九年以劉喜爲驍𮪍將軍攻𣵠郡

華嶠後漢書曰馬成字君遷拜驍𮪍將軍北屯常山積數

年上以其勤勞徵歸京師邊民多上書請之上復以成鎭

撫之

魏志曰任城威王彰字子文性勇而鬚黃爲驍𮪍將軍北

出塞爲㓂所要彰獨與麾下數百𮪍突虜王聞之曰我黄

鬚兒定可用也

又曰董卓立獻帝表太祖爲驍𮪍將軍與計事太祖乃變

姓名間行東歸

齊書曰江斆爲侍中轉都官尚書領驍𮪍將軍王晏啓武

帝曰江斆今重登禮閣兼𭔃六軍慈渥所覃實有優忝但

語其事任殆同閑軰天旨旣欲𦫵其名位愚謂以侍中領

驍𮪍望實清顯有殊納言上曰斆常啓吾爲其鼻中惡今

旣以何胤王瑩還門下故有此㢠換耳

     衛將軍

漢書曰文帝至渭橋群臣奉天子法駕迎代邸皇帝即日

夕入未央宫夜拜宋昌爲衛將軍領南北軍

又曰文帝三年遣灌嬰擊匈奴發中尉材官兵屬衛將軍

軍長安

晉書曰虞潜字思奥爲衛將軍貌如不武内實堅明

     前將軍

漢書曰前後左右將軍皆周末官秦因之位亞上卿金印

紫綬

又曰武帝征西夷有前後左右將軍宣元以後𮦀錯更置

或爲前或爲後或爲左或爲右雖不出征猶有其官在諸

卿上爲國爪牙所以揚示威靈於四逺折衝萬人如虎如

又曰左右前後將軍皆周官也秦漢因置以征四夷後雖

不征伐其官常存

又曰𫝊喜爲右將軍𫝊太后與政喜數諌后不恱上印綬

病在家上䟽固請乃拜前將軍

又曰張遼字文逺鴈門馬邑人也聶壹之後以避𡨚變姓

少爲郡吏武力過人文帝即位轉前將軍又黃初二年

至洛陽宫文帝引遼㑹建始殿親問破呉意狀帝歎息顧

左右曰此亦古之邵虎也

蜀志曰先主爲漢中王遣費詩拜𨵿羽爲前將軍羽聞黄

忠爲後將軍怒曰大丈夫終不與老兵同列不肯拜受詩謂

羽曰夫立王業者所用非一昔蕭曹與髙祖少小親舊而

陳韓亡命後至論在班列韓最居上未聞蕭曹以爲怨也

今漢中王以一時之功隆崇於漢叔然意之輕重寜當與

君侯齊乎王與君譬猶一體同休等戚禍福共之愚謂君

侯不冝計官號之髙下爵位之多少也僕一介之使銜命

之臣君侯不受拜如是便還但相謂惜此舉動恐有後悔

耳羽太感悟即受拜漢叔黃忠字也

後魏書曰谷楷昌𥠖人濮陽公渾曽孫也稱有幹局遷前

軍將軍楷𦕈一目而性甚嚴忍時人號爲瞎虎

     後將軍

漢書曰趙充國爲後將軍西羗反上使御史大夫邴𠮷問

誰可將者充國時年巳七十餘對曰無踰於老臣者矣遣

問焉曰將軍度羗虜何如當用幾人充國曰百聞不如一

見兵難踰度踰逺臣願馳至金城圖上方略然羗戎小夷

逆天背叛滅亡不乆願陛下以屬老臣勿以爲憂

東觀漢記曰郅SKchar字瑋君信都人也爲曲陽卒正更始即

位上以大司馬平河北至曲陽SKchar舉城降爲後大將軍

魏志曰曹洪爲文帝所廢明帝即位拜後將軍

蜀志曰黄忠字漢叔先主爲漢中王欲用忠爲後將軍諸

葛亮說先主曰忠之名望素非𨵿馬之倫而今使令同列

馬張在近親見其功尚可喻指𨵿羽遥聞之恐必不恱得

無不可乎先主曰吾當解之遂與羽等同位賜爵𨵿内侯

晉中興書曰應詹字思逺太興三年爲後軍將軍

晉起居注曰太始八年置後軍將軍掌𪧐衛

     左將軍

漢書曰公孫賀封南⿱穴夘⿱穴夘音芳孝反以左將軍出定襄無功

失侯

又曰辛慶忌字子真爲左將軍爲國虎臣匈奴西城親附

敬其威信

東觀漢記曰賈復字君文治尚書事舞隂李生李生竒之

謂門人曰賈生容貌志意如是而勤於學此將相之器徴

詣洛陽拜左將軍南擊赤眉新城轉西入𨵿擊盆子於渑

池破之

魏志曰文帝即位以李郃爲左將軍詔郃與曹眞討安定

盧水胡及東羗

晉書百官名臣曰王濟字武子起家中書郎遷左軍將軍

山濤啓事曰左將軍裴楷通理有才義

     右將軍

漢書曰常惠以明習外國事勤勞數有功爲右將軍

又曰何武薦辛慶忌冝在爪牙乃拜爲右將軍

魏志曰徐晃字公明爲右將軍性儉約畏愼爲將常逺斥

𠋫歎曰古人患不遭明君今我遇之當以功自効

蜀志曰諸葛亮上䟽曰臣以弱才叨竊非據親秉旄龯以

厲三軍不能訓章明法臨事而懼至有街亭違命之闕令

箕谷不戒之失咎皆在臣授任無方臣明不知人恤事多

闇春秋責師臣職是當請自貶三等以督厥咎於是以亮

爲右將軍行丞相事所捴統如前

何法盛晉中興書曰郭黙爲右軍將軍黙旣逺人樂爲邊

將不願内轉謂劉胤曰我能衛胡而不用更用虚名者且

石軍主禁兵禁兵不妄出有急方更配給兵將無素是謂

棄之安得不亂

又曰王羲之字逸少導之從子也㓜訥於言人未之知年

十三嘗見周顗異之時重牛心炙座客未啖先割啖之羲

之於是聞名及長尤善草𨽻書爲今古冠絶累遷爲右將

軍不樂京師遂徃㑹稽與謝安孫綽等遊處山隂有道士

養群鵝羲之意甚恱道士云爲寫黄庭經當舉群相贈乃

爲寫訖籠鵝而去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三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