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二百九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百八十九 太平御覽 卷之二百九十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二百九十一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九十

兵部二十一

     料敵上

孫子曰用兵之道校之以五計而索其情索其勝負之情索搜索之義也

曰主孰有道將孰有能道德智能主君也先當校兩囯之君主知能否也(⿱艹石)荀息断虞公貪

而好宝宫之竒懦不能強諌天地孰得視兩軍所據知誰得天時地利法令孰行設而不犯

犯而必誅號出令知誰能施行也兵衆孰強士卒孰練知誰兵器強盛士卒簡練者故王子

曰主不素習當陣惶惑將不素習臨陣闇変是也賞罰孰明賞善罰惡知誰分明者也賞無度則費而

無恩罰無度則戮而無威吾以此知勝負以上七事料敵情知勝負所在敵知吾卒

之可用以擊之不知敵之不可擊勝之半也知敵之可以

擊而不知吾卒之不可以擊勝之半也知敵之可以擊知

吾卒之可擊而不知形之不可以戰勝之半也勝之半者未可知也

故曰知兵者動而不迷舉而不頓將能料敵以少合衆以

弱擊強兵無選鋒曰北其勢(⿱艹石)此必走北之兵也夫料敵制勝計極險

易利害逺近上將之道也知此而用戰者必勝不知此而

用戰者必敗夫唯無慮而易於敵者必擒於人也巳無智慮而外

易人者必爲人擒故䇿之而知得失之計䇿度敵情觀其所施則計數知𠉀之而

知動靜之理喜怒動作察其㪯止則情理可知也故知動靜權変爲勝形之而知死生

之地形相敵情觀其所得而知之角之而知不足有餘之處角量也角量彼我軍

馬之使則長短可知

又曰兵者詭道兵無常形以詭詐爲道故校之以五計而索其情一

曰度二曰量三曰數四曰稱五曰勝勝敗之數用兵之法當此事稱量敵之情

地生度因地形度形勢度生量量生數知其逺近廣狹知其數量數生稱

敵与稱生勝稱量人之故知其𫝑勝負所在也故勝兵(⿱艹石)以鎰稱銖敗兵

(⿱艹石)以銖稱鎰輕不能相㪯動也勝之戰者人也(⿱艹石)决水於千仞之

谿者形也仞七尺也其𫝑疾也

左傳曰呉子入越越子以甲楯五千保于㑹稽請行成伍

貟曰不可臣聞務德莫如滋去疾莫如盡違天而長讎雖

悔之不可矣王不聽退而告人曰二十年之外呉其爲沼

又曰呉師在陳楚大夫皆懼子西曰二三子恤不相睦無

患矣昔闔廬食不貳味居不重席勤恤其民而與之勞逸

今聞夫差次有臺榭陂池焉宿有妃嬙嬪御焉視民如讎

而用之日新夫差先自敗也巳安能敗我者也

又曰楚子伐鄭晉師救之楚子北師次于郔郔鄭北地郔音延

晉師濟河楚子欲還伍參言於楚子曰晉之從政者新未

能行令其佐先縠剛愎不仁未肯用命其三帥者專行不

欲專其所行而不得聽而無上衆誰適從此行也晉師必敗楚改

乗轅而北之次於菅以待之晉師在敖鄗之間敖五勞反鄗許各反

晉魏錡求公族未得欲爲公族大夫而怒欲敗晉師請致師不許

請使許之使所吏反遂往請戰而還趙旃求卿未得挑戰不許

請召盟許之與魏錡皆命而往郄克曰二憾往矣弗備必

敗隨㑹曰(⿱艹石)二子怒楚楚人乗我喪師無日矣乗猶登也不如

備之楚之無惡除備而盟何損於好(⿱艹石)以惡來有備不敗

且雖諸侯相見軍衛不徹警也先縠不可不肯設備隨㑹使鞏

朔韓穿帥七覆于敖前帥將也覆爲伏兵七処故上軍不敗而中軍

下軍皆敗績

又曰呉師伐楚州來楚救之呉人禦諸鍾離楚將子瑕卒

楚師熸呉楚之間謂火㓕爲熸軍之重主䘮亡故其軍人无復氣𫝑也熸子廉反呉將公子光

曰諸侯從於楚者衆而皆小國也畏楚而不獲巳是以來

吾聞之作事威尅其愛雖小必濟尅勝也軍事尚威胡沈之君㓜

而狂性無常也陳大夫齧壯而頑頓與許蔡疾楚政大將死其

師熸薳越爲帥帥賤多寵政令不壹越非正卿也軍多寵人政令不壹於越也

七國同役而不同心七囯楚頓胡沈蔡陳許也帥賤而不能整無大威

命楚可敗也先分師以犯胡沈與陳必先奔諸侯之師乃

摇心矣諸侯乖亂楚必大奔請先者去備薄威示之以不整以誘之

後者敦陳整旅呉子從之戰于雞父吴子以罪人三

千先犯胡沈與陳囚徒不習𢧐以示不整也三國爭之吴爲三軍以擊

之其後中軍從王光帥右軍掩餘帥左軍呉之罪人或奔

或止三國亂呉師擊之敗獲胡沈之君及陳大夫舎胡沈

之囚使奔許與蔡頓曰吾君死矣師譟而從之三國奔

許蔡頓也楚師大奔也

又曰晉侯將伐虢大夫士蔿曰不可虢公驕(⿱艹石)驟得勝於

我弃其民弃民不養之無衆而後伐之欲禦我誰與夫禮樂慈

愛戰所蓄也夫民讓事樂和愛親哀喪而後可使也上之吏民

以義譲哀樂爲本言不可以力強虢弗蓄也亟戰將飢言虢不蓄義譲而力𢧐也後終

爲晉所滅

又曰𥘿伯伐晉晉將趙盾禦之上軍佐㬰駢曰𥘿不能乆

請深壘固軍以待之𥘿人欲戰𥘿伯謂士㑹曰(⿱艹石)何而戰

晉士㑹奔𥘿對曰趙氏新出其屬曰㬰駢必實爲此謀將以老

我師也㬰駢趙盾屬大夫新出佐上軍趙有側室曰穿晉君之壻也側室枝子

有寵而弱不在軍事弱年少又未嘗渉知軍之事好勇而狂且惡㬰

之佐上軍也(⿱艹石)使輕者𨽻焉其可也𨽻暫往而追退𥘿軍掩𣈆上

軍趙穿追之不及上軍不動趙穿獨追之返怒曰裹糧坐甲固敵是

求敵至不擊將何俟軍吏曰將有待也待可擊之穿曰我不知

謀將獨出乃以其屬出趙盾曰𥘿獲穿也獲一卿矣晉自有敵

位從卿者𥘿以勝歸我何以報乃皆出戰交綏而退司馬法日逐奔不逺從綏

不及遂奔不逺則難誘從綏不及則難蹈然則古名退軍爲綏𥘿晉亦未能堅戰短兵未致爭而兩退故曰交綏也

又曰晉師伐楚四月甲午晦楚晨壓晉軍而陣晉大夫郄至

曰楚有六間古莧其二卿相惡子重子反王卒以舊罷老不代鄭陣

而不整不整蠻軍而不陣蛮夷從楚者不結陣陣不違晦晦月終隂之盡也故

兵家以爲忌在陣而囂囂譁喧也合而加囂陣合冝靖而益其声各頋其後莫

有𨷖心舊不必良以犯天忌我必克之終敗楚于𨻳陵

史記曰龐㳙追孫臏臏量其行暮當至馬陵道狹而旁多

阻險可伏兵乃大斫樹白而書之曰龐㳙死此下於是令

齊軍善射者萬弩夾道而伏期曰見火起 而俱發寵㳙

夜至斫樹下見白書乃鑚火燭之讀書未畢齊軍萬弩俱

發魏軍大亂龐㳙自知智窮兵敗乃自刎曰遂成竪子之

又曰漢王在漢中拜韓信爲大將信因問王曰今東嚮爭

權天下豈非項王耶漢王曰然曰大王自料勇悍仁彊孰

與項王漢王黙然良乆曰不如也信再拜賀曰惟信亦爲

大王不如也然臣嘗事之請言項王之爲人也項王喑噁

叱咤千人皆廢喑音隂噁烏路切叱尺栗切咤陟訝切然不能任屬賢將此

特匹夫之勇耳項王見人㳟敬慈愛言語姁姁人有疾病

涕泣分食飲至使人有功當封爵者刻印刓刓五元切忍不能

與此所謂婦人之仁也項王雖霸天下而臣諸侯不居𨵿

中而都彭城背義帝之約而以親愛王諸侯不平諸侯之

見項王遷逐義帝置江南亦皆歸逐其主而自王善地項

王所過無不殘滅者天下多怨百姓不親附特劫於威彊

耳名雖爲霸實失天下心故曰其彊易弱今大王誠能返其

道任天下武勇何所不誅以天下城邑封功臣何所不服以

義兵從思東歸之士何所不尅且三𥘿王爲𥘿將將𥘿子弟

數嵗矣所殺亡不可勝計又欺其衆降諸侯至新安項王

詐坑秦降卒二十餘萬唯獨邯欣翳得脫章邯司馬欣董翳秦父

兄怨此三人痛入骨髓今楚彊以威王此三人秦民莫愛

也大王之入武𨵿秋毫無所害除秦苛法與秦約法三章

耳秦民無不欲得大王王秦者於諸侯之約大王當王𨵿

中𨵿中人咸知大王失職入漢中秦人無不恨者今大王

舉而東三秦可傳檄而定也於是漢王大喜自以爲得信

晚遂聽信計定秦滅項

又曰項籍圍漢王於滎陽城乆之漢王患之請割滎陽以

西以和項王不聽漢王謂陳平曰天下紛紛何時定乎陳

平曰然項王爲人恭敬愛人士之廉節好禮者多歸之至

於行賞功爵邑重之言愛惜之士亦以此不附今大王慢而少

禮士廉節者不來然大王能饒人以爵邑士之頑鈍嗜利無

恥者亦多歸漢王誠各去其兩短襲其兩長天下指麾可

定矣

又曰漢王與項籍約中分天下漢王欲西歸張良陳平說

曰漢有天下太半而諸侯皆附之楚兵疲食盡此天亡之

時也不因其飢而遂取之今釋不取所謂養虎自遺患也

從之終滅羽

漢書曰陳王拜項梁爲楚上柱國梁自號武信君乃使宋

義於齊道遇齊使者髙陵君顯張晏日顯名髙陵縣名也曰公將見武

信君乎曰然義曰臣論武信君軍必敗公徐行則免疾行

及禍章邯夜銜枚擊楚大破之定陶梁死宋義所遇齊使

者髙陵君顯見楚懷王曰宋義論武信君必敗數日果破

未戰先見敗徴此可謂知兵矣召宋義與計事而恱之因

以爲上將

又曰西域都護爲烏孫兵所圍上召陳湯問之湯曰烏孫

瓦合不能乆攻詘指計其日不出五日當有吉語聞果四

日軍書言巳解

又曰黥布反帝召薛公問對曰使布出於上計東取呉西

取楚并齊取魯傳檄燕趙固守其所山東非漢之有也出

中計東取呉西取楚并韓取魏據敖倉之粟塞成臯之口

勝敗之數未可知也出下計東取呉西取下蔡歸重於越

身歸長沙陛下髙枕而卧漢無事矣上曰是計將安出對

曰必出下計布故酈山之徒也𮠑音自致万乗之主此皆

爲身不顧後爲百姓萬代慮也故曰出下計上自將東擊

布布之𥘉反謂其將曰上老矣厭兵必不能來使諸將獨

患淮隂彭越今皆巳死餘不足畏也故遂反果如薛公籌

之東擊荆荆王劉賈敗死時賈都丹徒也漢終破布

通典曰後漢末曹公擊馬超始賊毎一部到公輙有喜色

賊破之後諸將問故公荅曰𨵿中長逺(⿱艹石)賊各依險阻征

之不一二年不可定也今皆來集其衆雖多莫相歸服軍

無適主一舉可滅爲功差易吾是以喜

又曰後漢末青州黄巾衆百餘萬人起兖州界刺史劉岱

欲擊之鮑信諌曰今賊衆百萬百姓皆震恐士卒無𨷖志

不可敵也觀賊衆羣軰相隨軍無輜重唯以抄掠爲資今

(⿱艹石)蓄士衆之力先爲固守使彼欲戰不得攻則不能其

𫝑必離散然後選精銳據其要害擊之可破也岱不從遂

與戰果爲所殺劉岱爲之而敗

又曰後漢末荀攸從曹公征張繡攸言曰繡與劉表相持

爲强然繡以遊軍仰食表不能供也𫝑必離不如緩軍以

待之可誘而致也不從表果救之軍不利曹公謂攸曰不

用君言至是曹公違之而敗

又曰後漢末張遼屯長社軍中有謀反者夜驚起亂火一

軍盡擾遼謂左右勿動是不一營盡反必有造變者欲以

動亂人耳乃令軍中不反者安陣遼將親兵數十人中陣

而立有頃定即得首謀者殺之張遼審計立擒賊首亦同料敵之義

又曰後漢末曹公征荆州劉琮降得其水軍及歩軍遂遺

書孫權云今將水軍十八萬與將軍㑹獵於長州之菀將

士聞之恐權延見羣下問計咸曰曹操託名漢相挾天子

以征四方動以朝庭爲辭今日拒之事更不順且將軍大

𫝑可以距操者長江也劉表理水軍艨艟𨷖艦千數操悉

浮以㳂江兼有歩兵水陸俱下此則上江之險與我共之

矣而勢力衆寡愚謂大計不如迎之權將周瑜曰操雖名

漢相其實漢賊將軍神武雄才兼杖父兄遺烈據有江東

地方千里兵精足用英豪樂業尚當横行天下爲漢家除

殘去穢況操自送死豈可迎之耶請爲將軍籌之使北土

已安操無内憂能曠日持乆來爭疆埸又能與我校勝負

於舡檝可也今北土旣未安而加以馬超韓遂在𨵿西爲操

後患且捨鞍馬杖舟檝與呉越爭衡夲非中國所長又今

盛寒馬無藁草驅中國士衆逺渉江湖不曽習水土必生

疾病此數四者用兵之患也而操皆冒行之瑜得請精兵

三萬人徑進夏口保爲將軍破之權曰老賊欲廢漢自立

乆矣但忌二𡊮吕布劉表與孤耳今諸英雄已滅唯孤

孤與老賊勢不兩立君言當擊甚與孤合權抜刀斫前

奏案曰諸將吏敢復言迎曹操者與此案同果有赤壁之

捷焉

又曰蜀大將諸葛亮悉衆十萬由斜谷出始平據武功五

丈原魏大將司馬宣王帥師拒之與亮對於渭南亮分兵

屯田爲乆駐之本耕者雜於渭濵而百姓安堵軍無私焉

屢使交書復致巾幗婦人之飾以怒宣王王亦屢表請戰

魏使衛尉辛毗持節勒懿及軍吏以下不許出戰姜維謂

亮曰辛毗杖節而到賊不復出矣亮曰彼無戰心所以固

請者尓惑於衆耳將在軍君命有所不受茍能制吾豈千

里請戰耶宣王使二千餘人就軍營東西角大聲稱萬歳

亮使問之荅曰呉朝有使至請降亮謂曰計呉朝必無降

法卿是六十老翁何煩詭誑如此懿與亮相持百餘日亮

卒於軍中及軍退懿追焉亮長史楊儀結陣反旗鳴鼔(⿱艹石)

將向懿者懿遽退不敢逼經二日乃行其營壘曰天下竒

才也懿乃追之儀多布鐵蒺藜懿使軍士二千人著軟材

平厎木履前行蒺藜悉着履然馬歩徑進追至赤岸方知

審問百姓爲之諺曰死諸葛走生仲逹懿𥬇曰吾便料生

不便料死故也孔明料吴下降明矣司馬不料亮死暗也

呉志曰魏使大司馬曹仁歩𮪍數萬向濡湏爲欲東攻羡

溪朱桓分兵赴羡溪仁軍進拒濡湏桓聞追羡溪兵未到

而仁奄至諸將各懼桓喻之曰凢兩軍交對勝負在將不

在衆寡兵法所以稱客倍而主人半者謂俱在平原無城

池之守又謂士衆勇怯齊等故耳今仁旣非智勇又乆渉

人馬罷困桓與諸軍共據髙城南臨大江北陪山陵以逸

待勞以主制客此百戰百勝之𫝑雖曹丕自來尚不足憂

況仁等耶桓因偃旗鼔外示虚弱以誘仁果遣其子太攻

濡湏分遣將軍常雕王𩀱等乗油舡襲中州桓自拒太太

燒營退梟雕首生虜𩀱送武昌臨陣及溺死者千餘人

十六國春秋曰前趙劉曜敗石勒將石季龍于髙𠋫今絳州聞

喜縣界也遂圍洛陽勒將親救程遐等固諌曰劉曜乗勝兵盛

難與爭鋒金墉糧豐攻之未可卒抜曜軍千里𫝑不支乆

不可親動動無萬全大業去矣勒大怒按劒叱遐等出召

徐光而謂之曰劉曜乗髙堆之𫝑圍守洛陽庸人之情皆

謂其鋒不可當也然曜帶甲十萬攻一城而百日不尅師

老卒殆以我𥘉銳擊之可一戰而檎(⿱艹石)洛陽不守曜必送

死兾州自河以北席卷北向吾事去矣程遐等不欲吾親

行卿以爲何如光對曰劉曜乗髙堆之𫝑不能進臨襄國

更攻金墉此其無能爲也懸軍三時無攻戰之利(⿱艹石)鸞旗

親駕必覩旌奔敗定天下之計在今一舉勒𥬇曰光之言

是也使内外戒嚴有諌者斬命石堪石聦桃豹等各統見

衆㑹滎陽使石季龍進據石門以左衛石𮟏都督中軍事

勒統歩𮪍四萬赴金墉勒謂徐光曜盛兵城臯間上計也

阻洛水其次也坐守洛陽者成擒也勒諸軍至城臯勒見

曜無守軍大恱乃卷甲銜枚詭道兼路出于鞏訾之間知

曜陳其軍十餘萬人于城西弥恱勒入自宣門昇故太極

前殿季龍歩卒三萬自城北而西攻其軍石堪石聦等各

以精兵𮪍八千城西而北擊其前鋒大戰於西陽門勒躬

貫甲胄出自閶闔夾擊之曜軍大潰於陣擒曜以徇于軍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九十